古人拯救系统

点击 穿越架空 |作者:淡水青衣| 正版 | [收藏]

古人拯救系统
豆瓣评分:★★★★☆ [免费]
杨小束的冒险之旅,都说路边的野花不要采,不采就不吧。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为公版书籍,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或上传的文件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阅读平台!
全站资源均免费。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第1章 飘渺秦时(1)

杨小束一直以为自己是不同的,比如,她从小就知道自己是妈妈捡回来的,而隔壁的小孩却傻乎乎以为自己是充话费送的。

简直愚蠢极了!

她跑过去好心告诉她,是捡的,没想到哭的更厉害了,她老妈横眉冷对杨小束,爷爷也揪着她耳朵回家。

爷爷大概六七十岁了,也可能七八十岁,满脸的褶子,可是他说自己十八岁,并且翻出自己的户口本。

没错,上面是写的十八岁,可是那是她的户口本。

爷爷笑哈哈说自己老眼昏花了,可他昨天跳广场舞回来,还在说张奶奶的蕾丝花边是什么颜色。

大概他真的老眼昏花了吧。

大概除了她,爷爷也是不同的吧,有种东西不是叫基因么?

当晚,爷爷说要吃鸡,搓搓手还差点东西,于是跑到张奶奶家借鸡,被张爷爷一拐杖捅了回来。

最后还是她有办法,跑到隔壁孔丽丽家买了鸡,孔妈还夸她心眼好,就砍了半价。

在狭小,房顶还漏水的厨房里炖鸡,锅里咕噜噜翻出白泡,在炸开飞溅出香味,她坐在电视前眼神不住往厨房飘。

美美吃过晚饭,爷爷语重心长的对她说,“束儿啊,明天去市中心帮爷爷带绢花回来呀!”

“爷爷,张奶奶名花有主了。”她淡定说。

“什么!”爷爷声音蓦然拔高惊讶看着我,仿佛才知道这件事,“她有男朋友了?”

“不,她结婚了。”

爷爷突然表情萧瑟,连身子骨都塌拉下来,抱着剩下的鸡腿啃,她觉得,凡事没有影响到食欲的都不是悲伤,索性就没理他。

可是,她没想到第二天的一走,竟成了永别。

歪脖子筒子楼,还歪着脖子,连门前大榕树也难得的长歪了,这大概就是命运吧。

律师坐在小凳子上,长腿没地方放,依然笑容温柔,“杨小姐,杨老先生临死之前,有遗嘱给你。”

“哦。”她摊开手,嫩黄色,和张奶奶蕾丝边一样颜色的绢花,静静躺在手心。

爷爷,绢花来了,你人呢?

也许是她眼神太悲伤,律师好心告诉她,爷爷在郊外留了大别墅。

见她没反应,又重复遍,“是,大…别…墅…哦。”

杨小束傻子似得看着他,律师不应该精明?这人看起来怎么和隔壁孔丽丽一样傻?

他咳嗽一声,“还有这份保密合约,你签字别墅立刻是你的了。”

“哦,我不签。”她撇开眼,眼神落在未吃完的鸡汤上。

律师一口气憋住,然后深呼几口气,“若是不签,房子只好送给隔壁孔小姐。”

孔丽丽?

你真是我亲爷爷哎。

她抓过笔鬼画符似得写上名字,连条约都没看。

律师留下地址和钥匙拍拍屁股走了,他似乎早有准备,笃定别墅能送出去似得。

本来就狭**仄的房间,没有因为少了一个而显得空荡,她觉得更加透不过气了。

炖了鸡汤,放了两双碗筷,她对着空荡荡的空气默默一笑,“爷爷,我开始吃了。”

临走之前,没忘把绢花送给张奶奶。
 

第2章

下了出租车,她微微仰头看着眼所谓的别墅,突然觉得自己还是太单纯了。

天色欲晚,摇摇欲坠的大铁门,风一吹铁锈脱落,里面荒草索性有我大腿那么高,要不是石板小路没被掩盖,她考虑要不要回去再说。

谁知道里面有没有蛇。

吱呀!咚!

大铁门终于不堪重负,难道是看见她太高兴了?

她紧了紧拉杆箱,往里面走,原来的房子已经退了,身上工资还不够住宾馆的。

而且荒郊野外,除了来时的出租车简直人迹罕至。

一想靠两条腿走回遥远的城,简直能死。

汪——

突然一只东西从树丛里狂奔而来,直扑她门面,她下意识后退并轮起箱子甩了过去。

感觉箱子貌似一沉,一个东西被甩了出去,大概被赶走了吧。

哼哼,跟我斗,我三岁就能对付楼下大黄了。

现在它也没被找到。

她不屑一笑,大步踏进去,若是仔细看能发现她不稳的腿。

不出所料的,情理之中的,房间内部黑漆漆一片,而且断电,也不知爷爷多久没交物业费了。

她摸到沙发,缩成一团,直勾勾盯着房顶的大吊灯,隐约能看清形状,等心脏稳定下来,黑暗如潮水般涌来。

爷爷,我好想你。

她从小没有父母,听爷爷说,母亲生她难产血崩而死,父亲伉俪情深也随她去了。

小时候上学被同学骂野种,有人生没人养的时候,她怨恨过父亲,怨恨过母亲,唯独不恨爷爷,因为爷爷二话不说冲上去揍了那群人。

虽然,之后的结局是退学。

而如今,连爷爷都走了么?全世界似乎只剩下她一人了……  不知不觉她昏沉睡过去。

梦里她看见爷爷的背影,她死命追上去,但是距离越来越远,突然她扑通一声掉进水里。

她醒了,阳光透过玻璃射进来,她揉揉屁股从地下爬起来。

但是转眼对上一双琥珀色,充满鄙夷的眼睛。

她心脏一跳,抓过箱子准备在轮一次,黑猫这次灵敏的跳跃上吊灯,居高临下的俯视我。

“卧槽,师傅,有妖怪!”

从沙发越上吊灯,起码有四米的距离,是她眼花了?

“汪!”

她身子又一抖,我耳朵也不好使了?

“无知的人类。”会外语并且弹跳力超级好的猫说。

“无知的黑猫。”她脸色一板,瞪着它说。

她想通了,反正我孤家寡人,死了就去找爷爷吧,至少这世上没什么值得她留念了。

就算猫妖把她吃了也无所谓了。

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念头,反倒镇定下来,瞪着猫妖。

“你比你爷爷好多了。”猫妖看着她,半会高冷的说。

“你什么意思?你认识我爷爷?”她蹭的站起来,那爷爷的死,会不会和猫妖有关,或者就是猫妖害死我爷爷的!

有迫害症的杨小束想。

猫妖一跃而下,窜上二楼,居高临下说,“既然是选择你,我也没办法,想知道就跟我来吧。”

她连忙跑上二楼,可是黑猫已经不见了,她推开一扇扇门,在最后一道漆黑的,画着古怪花纹的门前停下。

咔。

门开了。
 

第3章

她踌躇下就推开门,反正来都来了,也要看清楚什么牛鬼蛇神再走吧。

但是她推开门的瞬间脚下失去支撑,整个身子像是坐过山车一样往下掉,强烈的失重感几乎要把心脏甩出来了。

杨小束在心里我屮艸芔茻了一万次,都没控制住像吊打黑猫的心思,吊打什么的太辛苦了,直接送它和大黄狗聚餐吧!

仿佛过了很久,又或许是一瞬间,她柔软的屁股触及到坚实的地面,发出令人心酸的怒喊声,“黑猫你给我出来!!!”

杨小束半天都没爬起来,坐在地下差点蒙了,等到小黑猫迈着优雅的步子走过来,杨小束才迅速的跳起来,一把抓住黑猫,面色狰狞,“我要吃了你。”

“呵呵呵呵,很有活力啊啊,不错不错。”一个中年大叔突然出现,头戴古代皇帝那种帽子,珠帘在眼前晃啊晃的。杨小束看着心烦一脚踹翻了旁边的凳子,烦躁说,“快说,你两是不是一伙的!这是什么鬼地方,趁早把我放出去!”

阎王惊悚了一下,他没想到这一任继承人脾气这么火爆,搁平时谁见了他不得客客气气的,不然直接扔油锅滚三滚可是这个不能丢啊,有点棘手啊。

阎王脸皱成疙瘩,然后解释说,“我对你没有恶意,你放心。”

“没恶意?这么高的地方你摔下来试试?你试试?”杨小束还是记仇的,一般的淑女标准在她那里都是渣渣。

阎王开始自我介绍说,“我是阎王,你要相信我,我的眼神很真诚。”

你眼睛躲在珠帘后边,鬼知道你是什么眼神,杨小束翻白眼。

“并非我故意,只是有规则,我不能出现在人间,只好请你过来了,还有你是穿越任务的守护者,你的时间不多了,要赶紧!”

杨小束觉得这是她今年听到的最大的笑话,蔑视他一眼,说,“还骗我,当我三岁小孩是不是,你不让我走,我自己走还不行?”她刚才就看见门在哪里,瞅准了直接跑过去,但是拉开门一瞬间傻眼了。

门外天是黑色的,但每个东西都是自带荧光,看起来就像是荧光剂吃多了在周身形成光圈,守在门口的牛头马面见到有人出来也吓了一跳,这阴曹地府居然有人擅闯?还跑到阎王卧室里去了?莫不是窥探阎王美色的歹徒?

二话不说把杨小束叉起来了,杨小束一脸懵逼啊。

这两个牛头马面骨骼惊奇的两个大哥,脾气怎么这么爆啊,说叉就叉!

杨小束自然挣扎不开,被五骨朝天叉一架,就感觉浑身冰凉如坠冰窖,眉毛上都起了寒冰,这玩意就是专门用来叉鬼的,凡人被这么一碰对身体损害是极大的。

阎王一看完了完了,这小姑奶奶怎么跑外面去了,还被牛头马面给上岗上架了?

阎王赶紧吩咐放开人,但是杨小束已经被冻成冰棍,原地被小黑猫伸爪子戳了戳都没反应。

“阎王你完了,这姑奶奶记仇,”小黑猫淡定的说。

阎王脸色一垮。

这阴间本是一片祥和安宁的世界,那时候天空也是蓝色的,水也是清的,只不过近几千年以来,人间冤死的亡魂越来越多,什么百年不遇的冤案,千年难得一见的屠杀,万年有幸碰到一次的道德伦桑  怨气全窜阴间来了。

这本是司命星君手底下的事,但是司命和阎王是好基友,两人小时候穿一条裤子,这祸事阎王帮忙兜着,真要是兜不住到时候再说吧。

两人合计着,偷偷私下打开命运轮,安抚冤魂,派人回去改写下历史,最起码死的正常点。于是从几百年前就不断有人前仆后继在拯救古人的道路上。

而这一次,降临到杨小束身上了。

杨小束躺在床上张着嘴,黑猫站在远处的桌子上眯眼瞄准,然后投吃的进去,她在吧嗒吧嗒嘴。

阎王在一旁抹汗,“这命运关闭时间快到了,姑奶奶快点上路吧!”

杨小束冷笑,“阎王我也不是不讲理,你当初冰冻我,我感觉身体不好使,走不动这不怪我。”

“是是是,”阎王知道她在提要求,“您要什么尽管说。”

“第一,我要随时能到阴曹地府来!”

阎王大惊,“这可使不得,不说这有损你的阳气,还会惊动上面的人!”

“第二,我要宝贝,就是指谁谁死那种。”

阎王说这样的东西他手里没有。

杨小束站起来板着脸说,“那算了,你啥都没有,我还是感觉腿疼胳膊疼”

最终在杨小束的逼迫下,阎王答应送给她一个愿望,前提是在能力范围内的。

否则他猜杨小束应该满意他的王位。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古人拯救系统 杨小束的冒险之旅,都说路边的野花不要采,不采就不吧。  作者:淡水青衣

下载地址:

验证码:123456

×

QQ扫一扫,关注右侧QQ群" 领取[验证码]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