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上枝头

点击 古代言情 |作者:故筝| 正版 |

飞上枝头
豆瓣评分:★★★★☆ [收藏]
萧家五小姐是个黑心肝的小姑娘,她克死了继母,害瘸了庶姐,据说还面丑凶恶如夜叉。
 
她被宁小侯爷退婚的那日,人人拍手称快,都道她要气得绞了头发做姑子了。
 
谁知道一道圣旨砸下来,萧五飞上枝头做了安王妃。
 
***
江舜初时也以为萧五该是面目凶恶的女子,
 
谁晓得,初一见,
 
萧五裹着一身素纱,面细嫩而苍白,唇不点而绯红,
 
却原来是个柔柔弱弱、眉眼昳丽的小姑娘!
 
阅读指南:
 
宠文,又苏又爽,双重生,外表病恹恹内里彪悍女主,真·黑心男主。
 
作品简评:
 
传言女主角萧五姑娘是个黑心肝的小姑娘,她克死了继母,害瘸了庶姐,据说还面丑凶恶如夜叉。她被宁小侯爷退婚的那日,人人拍手称快,都道她要气得绞了头发做姑子了。

谁知道一道圣旨砸下来,萧五飞上枝头做了安王妃。本文设定男女主双重生,女主重生前吃了不少苦头,重生后意外和男主达成定亲协议。

本文主角人设讨喜,剧情节奏不拖沓,文风轻松爽快不憋屈。同时作者笔触细腻,笔下的男女主对手戏甜又宠,令人忍不住好奇男主会将女主宠到何等无法无天的地步。全文引人入胜,推荐阅读。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为公版书籍,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或上传的文件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阅读平台! 注册用户:每天均可免费下载1本书籍。 VIP用户:每天可下载3本。可下载VIP精品书籍。 加书友QQ群:650923332 ,送3天VIP会员!!!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第1章 萧五姑娘(修)

萧七桐做了一个梦。

她梦见自己又回到了年少的时候,继母狠狠地掌掴了她,斥骂她没有教养。

庶姐也在一旁讥讽她,就她的身子骨,没几年恐怕就要奔着她的短命母亲去。

她隐忍了两年方才动手。

终于,继母身亡,庶姐断了腿。

自此父亲将她视作霉星。

未婚夫与她取消了婚约。

……

但萧七桐浑然不在乎,那时候的她,年纪小,却一身的倔骨。

她独自上了山,剃度修行。

许是修身养性的日子过得久了,她的身子反倒渐渐强健起来了。

而随后朝中动荡,她的父亲被处死,萧家上下仅只余下她得留性命。

萧家已不复存在,她心下的仇恨便也跟着消了。于是随后一人收拾包袱,四下游历。待她行至古滇时,不慎染上了热病……  是了。

她似乎快要病死了。

所以才会梦到过去。

“姑娘。”

“姑娘快醒醒……”

“这里风大,莫受了凉……”

是谁在唤她?

像是……像是许久以前跟在她身边伺候的乐桃的声音。

萧七桐艰难地撑开了眼皮:“唔?”

面前的人影晃了晃,紧跟着那人将一件披风裹在了萧七桐的身上。

“姑娘喝杯热茶,咱们再走。”说着,她又塞了一个瓷碗,到萧七桐的掌心。

萧七桐叫那热茶烫得一个激灵,霎时清醒了过来。

“乐桃?”

跟前的女子,穿着浅黄褙子白色长裙,五官普通,但眉间却噙着一丝柔色。

的确是从前在她身边伺候的丫鬟乐桃。

乐桃叹了口气:“那小沙弥说,主持正在接待贵客,没工夫见咱们。姑娘,你便打消这个念头罢。姑娘总归是府上正经的嫡小姐,老爷总要念一念父女情分的……”

待听清乐桃的话,萧七桐霎时明白了——她竟然在濒死之际,回到了自己年方十四的时候。

那时候,她的继母刚刚身亡,庶姐又瘸了腿。

继母认下的儿子撺掇着父亲拿她问罪,萧七桐便带了丫鬟上山,说要做姑子去,以证自身清白,好堵了萧家上下的嘴。

萧七桐抬手摸了摸手腕。

她的脉搏虚弱,但却确实在跳动着。

她活过来了。

她在她最好的年纪……活过来了!

“走罢。”萧七桐抿了一口热茶,将那瓷碗还给乐桃,“我们下山。”

这辈子,比起做尼姑,她有更好的路能去走。

乐桃面上一喜:“姑娘想明白了?那咱们走吧!”

说罢,乐桃将那瓷碗还给了沙弥,随即便搀扶着萧七桐,往院门口走去。

待跨过了那道门。

旁边的院子里也出来了一行人。

那为首的正是佛光寺主持,了悟方丈。

了悟年过六十,身形却不见半点佝偻之态,颇有几分世外之风。

然而,了悟身边的年轻男子气质更为出众,叫人一眼望去,便再难挪开视线了。

男子着一身青白色竹纹锦袍,脚踩云靴,头束玉冠。

他身形挺拔,立在了悟身旁,如青松一般。

实在风姿特秀,姿仪俊美。

正应了那句“朗朗如日月之入怀”。

萧七桐一怔。

她认得他。

这人是安王,江舜。

如今皇帝最为宠爱的一个儿子。

江舜其人,自幼聪颖,容貌俊秀,极善诗书工笔,诸皇子中,唯他一人气质最出众。

常有人说他像是自天上来历劫的神仙,身上实在不沾一丝的世俗气。

凡京中女子,莫有不向往者。

但萧七桐却不觉得,他似外界说的那样霁月清风。

因为,一眼望去的时候,萧七桐先望见的是他眼底的冷色。

那惊鸿一瞥的冷意,几乎将人冻在原地,不敢动弹。

萧七桐垂下眼眸,敛起神色,朝着对方落落大方地施了一礼,随即带着乐桃便要转身离开。

“可是萧五姑娘?”江舜却突然朝她看来,并且低低地问出了声。

“是。”萧七桐也不怯他,只微微歪着头瞧他,似少女一般,眼底印着天真烂漫,长长睫羽一眨,目光柔软,轻轻挠在人的心上。

江舜突地顿住了。

他很早便听过萧七桐的名头。

京中都传萧家有个黑心肝儿的小姑娘,那小姑娘克死了继母,又害瘸了庶姐,目无礼法,行事狠辣……几乎所有能抹黑一个人的词儿,都一骨碌全栽在她的头上了。

就连她的未婚夫,都忍不住与她解除了婚约。

江舜知道的东西,比旁人要稍微多上一些。

他知道,那萧家待萧七桐本就冷酷刻薄,萧七桐若是逆来顺受,方才叫人瞧不上。

只是他也不免受了那些流言的影响,以为萧七桐该生得面目凶恶,眉宇冷厉……无论如何,都不该是眼前这样——裹着一身素纱,面细嫩而苍白,唇不点而绯红。

那传言中的夜叉。

却原来是个柔柔弱弱、眉眼昳丽的小姑娘!

只消一眼,就让人心底没由来地跟着一软。

忍不住想要疼一疼她。

江舜收了目光。

暗自摇头,他何时又成了那等重外貌的人物?

江舜心念一转,低声道:“萧五姑娘可否与我说两句话?”

萧七桐怔了怔。

上辈子,她可不曾在佛光寺遇见安王。

更莫要说,能有机会与安王说上话了。

她自然是不能拒了一个王爷。

想来想去,这人在她身上应当也无所可图的地方。倒也没什么可畏惧的。

萧七桐微一抿唇,掐住了手中的帕子,瞧上去像是有些怯怯的味道:“好……去哪里说话?”

江舜侧过身子,指了指身后的院子:“请。”

江舜今日来佛光寺,身边带了不少人。

那些个侍卫,目光如炬地盯着萧七桐,目送着萧七桐往江舜身边行去。

乐桃吓得腿都软了,她不由攥了攥萧七桐的袖子:“姑娘……”

萧七桐年纪更小,个头也更小些,但她却拍了拍乐桃的手背,口吻平稳:“你在外头等我。”

乐桃不敢跟上去,便也只好面色发白地等在了那里。

萧七桐就仿佛无知无畏的小姑娘一般,顶着侍卫们的目光,慢吞吞地跟着江舜踏进了那个院子。

侍卫们连同那了悟方丈,都一并留在了院门外。

他们牢牢把守着院门,看得乐桃心肝胆颤。

“喝茶吗?”江舜问。

萧七桐抬头直视着他:“您与我有什么话说呢?”

江舜见她如此直接,便也不再作铺垫,他嗓音温和、低缓:“萧五姑娘可是刚解除了婚约?”

萧七桐眨眨眼,点头。

“那萧五姑娘瞧我如何?”

萧七桐又眨了眨眼。

嗯?

江舜傻掉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了=3=

***

男女主双重生。

上辈子,彼此都只听过对方的各种传闻。

女主角两世都心理强大坚韧,只不过有了上辈子的经历,这辈子她的心胸、见识都会变得更宽广。脑子也会更加的活泛聪明。

以及男主角其实才是真心肝黑。
 

第2章 安王江舜

江舜刚及弱冠。

他很好地继承了皇贵妃仙逸的风姿。

他五官俊美,生而聪颖,自出生始便得了皇帝的宠爱,在他的兄长尚未封王时,他便因为皇帝寿诞时献上的一篇诗作,而得封安王。

到今日,他依旧风光无两。

满京城都知晓,他是宣正帝最为宠信的儿子。

乍一看,满身光华。

可没有谁知晓,江舜早已活过一世。

上一世,他的妻子乃是由宣正帝所赐。

这一世,他却偏要自己来选这人。

倒也巧了,上辈子声名狼藉的萧五姑娘,骤然出现在了他的跟前。

这姑娘后来剃度出家为尼,他若娶她,至少可护得住她不受萧家欺凌。而她顶了他正妻的位置,也就免了宣正帝于他婚事上指手画脚。

“为什么?”萧七桐的声音在院儿里响了起来,“王爷瞧上我了吗?”

这话问得大胆。

全然不似别的闺阁女孩儿娇羞不敢言。

江舜微微压低了声音:“因为合适。”

萧七桐绷着下巴点了点头:“我知道啦。”

江舜的目光不由落到了萧七桐的面庞上。

少女的年纪尚小,五官才堪堪长开,标致的眉眼,颇有几分昔日京城第一美人的味道。

这张尚显天真的脸上,带着几丝毫不掩饰的惊讶和困惑。

却独独没有喜色。

如果换做其他的女子,得他伸出这样的橄榄枝,恐怕早已经喜不自禁,再难绷住冷静的姿态了。

是因为跟前的少女,年纪尚小吗?

江舜望进她的眼底,瞥见些许天真稚嫩之色,心底不由一软。

是了。

尽管萧五姑娘早早与宁小侯爷订了亲,更传出克继母的名头……但说到底,她的年纪也不大。若她母亲尚在人世,她该是叫人护佑在闺阁中,无忧无虑的娇憨女儿。

江舜将萧七桐视作小姑娘的时候。

萧七桐脑子里却已经以更快的速度,分析出了利弊。

她想要过和上辈子不一样的生活,想要获得日后游历天下更大的资本……若有安王甘愿做这块垫脚石,自然是好的!

于是萧七桐眨了下眼,带着小姑娘特有的水灵气息。

她应了声:“好呀。”

……

等萧七桐再踏出院子的时候,已经是半炷香以后了。

乐桃惊恐地攀住了她的袖子:“姑娘……”

她想问发生了什么事,却又不敢问。

相比之下,萧七桐的姿态竟显得要稳重多了。

只是江舜在后头瞧见萧七桐的模样,有些忍俊不禁。

明明自己生得更为瘦小,在丫鬟的跟前,却硬是作出了强大的姿态。就像是小姑娘偷穿了大人的衣裳,令人觉得好笑,但又忍不住觉得有那么一丝可爱。

江舜转头点了个侍卫:“顾刚,你送萧五姑娘下山。”

顾刚没有质疑江舜的决定,他沉声应了,随即向萧七桐一抱拳:“五姑娘请。”

萧七桐微一颔首,将手腕搭在乐桃的掌心,好叫她稳稳扶住自己,道:“告退。”

说罢,便与乐桃朝着寺外行去了。

江舜动也不动地立在那儿,目光一直送着萧七桐出了寺庙。

他方才转头与了悟方丈,低声闲谈起来。

待下了山,坐上了萧家的马车。

顾刚也返身回山上去了。

乐桃这才拍了拍胸口,道:“好吓人的阵仗……那么多侍卫跟在安王身旁,奴婢连多瞧一眼都不敢。姑娘没被吓着罢?”

萧七桐摇摇头,打起了车帘。

外头的风灌了进来,扑在脸上,带着微微的凉意。

萧七桐却不觉得冷,相反,她的嘴角还翘了翘,显然心情愉悦。

“安王与姑娘说了什么?”乐桃紧张地抓着帕子,“府里姑娘,与王爷皇子素来是没有交集的,他怎么突然寻了姑娘去说话?”

“说了两句闲话罢了。”她私下应了江舜,如今没有明旨,不见婚书,她自然不能往外说。尽管乐桃是她贴身伺候的丫鬟,也不能说。

乐桃倒也没有追问,她旋即提起了另一件事。

“待回了府中,姑娘与老爷好生说说罢,如今继夫人已经没了,又哪能真怪姑娘克了她呢。老爷向来不喜神鬼之论,姑娘好生说说,老爷自然不会再怪罪姑娘……”

萧七桐知晓乐桃所言是为她着想。

只是乐桃目光局限,脑子里想的法子,也只有让她去讨好父亲一途。

萧七桐转头望着马车外,一言不发。

见她久不出声,乐桃也只好讪讪住了嘴。

只是乐桃那颗心却止不住地沉了下去。

待回了府中,还不知晓大公子要如何发作呢。
 

第3章 长兄萧靖(修)

萧七桐的母亲祝琇莹,是萧成的第一任妻子。

她产下萧七桐后,便重病去了。

萧成倒也没有薄情到,发妻一去,便迎娶了新夫人进门。

毕竟萧家敢干,那祝家还不肯呢。

于是萧成便认了个义子,说将来百年后,也算有人摔丧盆捧牌位。

这个义子,便是如今的萧家大公子,萧靖。

萧靖常跟在萧成左右,也学了几分萧成的威势。

府中下人莫有不畏惧这位大公子的。

乐桃便怕极了她。

待马车回了府,乐桃便忍不住道:“大公子怕是在等咱们呢。”

萧七桐的眉头都不带动一下,她抬起手,冲一个小丫头勾了勾。那小丫头有些怕萧七桐,颤巍巍地走过来了。

萧七桐扶着她的手,道:“吩咐人去打了热水来,再铺好床。我沐浴后要先睡上一觉。”

乐桃呆了呆。

她以为姑娘肯回来,该是作好了向老爷示弱的准备。

可,可姑娘怎么还惦记着先睡一觉呢?

萧七桐并未对乐桃作解释,她将半个身子的力气都倚在了那小丫头的身上。

如此步履缓缓地回到了她平日住的小院儿。

府中不少人都知晓,这次萧七桐怕是要吃大亏了。

但他们到底是下人,并不敢在这个节骨眼上,明着违抗萧七桐的命令。

于是真吩咐了下去,烧热水、铺新床。

约莫半个时辰后,萧七桐终于躺进了被窝里。

乐桃小心地合上屋门,愁容满面地转过身去。

却见有道身影正站在檐下,那身影高大英武,惊得乐桃一顿,唤了声:“大公子……”

“妹妹睡下了?”萧靖问。

乐桃小心地点着头:“姑娘今日天不亮便上山去了,在寺里头倚着栏杆还睡着了。想来困得厉害。”

“那便等她歇息好了,我再来瞧她。”萧靖绝口不提萧成的态度,转身便走了。

乐桃瞧着他的身影远了,忙抬手拍了拍胸口。

随即自个儿搬了个绣凳放在门口,坐在上头便守了起来。

如此若有人闯来,她倒也好赶紧进门唤醒姑娘。

萧七桐这一觉睡得有些久。

但她从未这样的安稳过,当睁开双眼,瞥见床帐顶的确是熟悉的大片芙蓉绣纹。

她才确认,自己的确是重生了。

萧七桐起了床,将丫鬟叫进来,伺候着自己洗漱、梳妆,又换了一身素白的衣裳。

她本就生得纤弱,面上又是瓷光般的白。

立在那儿,便无端让人心生怜惜之感。

乐桃瞧了她的模样,不由暗暗感叹。

想来老爷见了姑娘弱不禁风的模样,也该要将火气收敛一二的。

“走罢。去见父亲。”萧七桐淡淡道。

乐桃瞧了瞧她,不知为何,乐桃心中总觉得,自寺庙中走了这一遭,姑娘似乎并不将萧家上下瞧在眼里了。

萧七桐带了乐桃并另一个小丫头,往正厅去了。

萧成并不在。

他在处理政务。

于这个男人来说。

哪怕那继室曾经百般得了他的宠爱,如今没了,也不能唤起他半点的伤感与悲痛。

萧七桐早习惯了男人的做派,因而并不觉惊讶。

“妹妹来了。”男人低沉的嗓音在厅中响起。

萧七桐抬眸看去。

原来萧成不在,萧靖却是在的。

萧七桐盯着他看了会儿,却没叫人。

她同这个义兄的关系并不亲近。

萧靖年长她近十岁,自然没兴致陪着年幼的还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顽,而萧七桐那时失了母亲,又不得父亲的爱护看照,便也瞧萧靖不顺眼。

更何况,正是打认了这个义子后,祝家便多觉愧疚,于是将祝琇莹的表妹程敏月说给了萧成作继室。

程敏月一过门,萧七桐的日子便难过起来了。

她又哪里喜欢得起来这个义兄呢?

“这些日子府上都顾着料理母亲的后事,冷落了你,你能想通,从山上下来。是好事。”萧靖开口,口吻间颇有几分萧成的味道。

说罢,他拍了拍手。

丫鬟端了碗红枣羹送到萧七桐的手边。

萧七桐没动。

她觉得有点奇怪。

上辈子,她在佛光寺里并未遇着安王江舜。

同样的,她也没有再回到萧家,自然也就不会和萧靖说上话。萧靖与萧家的姊妹关系都不亲近,要他记得吩咐丫鬟给自己做羹吃,实在比登天还要难。

见萧七桐不去接,萧靖也并未生气。

他用一成不变的语调道:“小侯爷之事,你也莫要放在心上。”

萧靖话音才刚落下,便听见一声讥笑:“萧七桐克死母亲,得了个丧门星的名头,于是遭宁小侯爷退了亲。如今满京城都知道这桩事,外头嘲讽的话都说了一箩筐了。她一人坏了名声也就罢了,还带连了府中一众姐妹。大哥怎能让她莫要放在心上?”

这声音略有些尖利。

萧七桐听着实在耳熟。

毕竟这道嗓音,从前总在耳边咒骂她,早该随她那早死的娘,一并去了!

萧七桐扭过头,朝对方看去。

只见一个穿着水绿色衫裙的年轻女孩儿,由丫鬟扶着手臂,斜斜倚在门槛处。

只是这样弱不禁风的姿态,由萧七桐做来,自然叫人心生怜惜。

而由她做来,却叫人觉得有东施效颦之嫌。

毕竟女孩儿的五官虽然算得上标志,容貌却实在不及萧七桐一分。

“是你呀。”萧七桐淡淡道。

女孩儿本能地缩了缩左脚,身子往后倾去,像是又憎恨萧七桐,却又惧怕萧七桐。

萧七桐忍不住轻笑了一声:“胆儿真小。”

女孩儿面上青红一面,她掐住了丫鬟的手腕,好像能借此从中汲取力量似的。随后才听见她尖声道:“萧七桐!你知道如今外头怎么传你吗?说你的心肝儿黑得很。是个母夜叉!按我说,你就应当去做剃了发做姑子才好。如今回来,也不过是自取其辱!小侯爷退了你的亲,又哪里有人再肯娶你呢?”

“那有什么关系。”萧七桐盯着她,屈了屈手指,一指她长裙下掩住的腿脚:“也没有谁愿意娶一个跛子呀。”

“你!”萧咏兰心胸小、心眼也浅,此时叫萧七桐一堵,反倒自己脸色变得更厉害,当即拼命地往后缩脚,想要藏起来。

庶姐萧咏兰,萧成的通房丫鬟所出。

萧成当年为娶祝家的姑娘,正妻进门前丫鬟有了孕自然不光彩,于是萧咏兰险些被溺死在水里。后头萧咏兰从她母亲口中得知此事,倒是不曾怨怼父亲萧成,反而瞧萧七桐母女不顺眼。

萧七桐的母亲早亡,萧咏兰便以为得意日子来了。她年纪大,身子骨强健。而萧七桐身形瘦小,因母亲早亡并不爱与人来往言语。萧咏兰便总暗地里坑害她。

将她推进水里。

玩耍时失手打了她。

更甚至将萧七桐母亲的遗物扔上树枝,哄骗萧七桐去爬树,好叫她摔下来。

萧咏兰乃是庶出,按理自然不该如此无礼。

但萧成从不管后院之事。

程敏月过门前,此事便是交由老夫人来管,老夫人不喜祝琇莹,连带也不喜萧七桐,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等程敏月过门后,萧咏兰百般讨好这位继母,反倒和程敏月形成了一致同盟。二人合起来,克扣萧七桐的用度,又整日欺侮她。

不过如今再回想种种。

倒如梦一般了。

萧七桐敛起目光,这才接过了那碗红枣羹。

问:“这是大哥命人熬给我吃的?”

萧靖皱着眉,本欲斥责萧咏兰的不守规矩,此时听了萧七桐的问话,便先扭头应了声:“是。”

萧七桐用调羹搅动着红枣羹,仿佛不经意地道:“还是大哥命人送来的这红枣羹用料足。”

萧七桐的身子气血亏,所以常吃红枣枸杞等物。

萧靖一听这话,便觉得不对。

“从前用的是什么料?”

“从前用的是宁州的枣子,那枣子颜色更深些,味涩些。”

萧靖面色微沉:“我知晓了。”

萧咏兰脸色微变,忙出声道:“萧七桐,我也不与你斗嘴。老夫人让我来问你,你既回了府,今日为何不与老夫人请安去?”

一旁的萧靖也皱了下眉,显然不认同萧七桐的做法。

毕竟在当今,万事以孝当先。

一旁的乐桃腿都软了。

光是见着萧靖她就吓得不行了,更莫说此时搬出老夫人来了。

老夫人掌管后宅多年,手段实在吓人。

萧七桐却不急不缓地道:“我身子骨弱,不知哪日就要跟着我那早死的娘去了。便不去老夫人跟前添晦气了。”

萧咏兰面上又白了。

这话是她说过的。

只是那时,只有她、萧七桐与已经死了的程敏月在场。

萧七桐从前性情偏激,憎恨萧府上下。

因而并不爱将这些话往外说,只是自己吞咽下去。

那会儿萧咏兰可开心了。

她就想瞧萧七桐将自己憋得吐血,却还不能与外人道起的模样。

可如今……

如今她怎么就说了呢?

萧七桐吃了两口那红枣羹,便瞧向萧靖道:“我身子乏得很,便不与兄长说话了。”

萧靖知晓她被退亲一事,折磨得瘦了许多。

便点了头:“去罢。”

萧咏兰咬牙出声:“大哥!老夫人要见她……”

“老夫人近来身子骨也不大好,还是避着些好。”

萧咏兰呆在了那里。

怎么……怎么就这样便结束了?

萧七桐克死了母亲啊!

她更害自己瘸了啊!

父亲为何……没有立时责罚她?

她原本还指着老夫人罚了萧七桐,毕竟近来外头的流言,可是将整个萧家的名声都坏了,这是老夫人最不能容忍的事。

可现在萧七桐不去,她又不敢越过萧靖去抓人。

她一个庶小姐,平日里只仗了老夫人的疼爱,与程敏月的势,方才能欺侮萧七桐。

而如今程敏月已经没了,老夫人又不会作出大动干戈的事,她手底下无可用之人,又能如何?

*****

江舜在佛光寺中住了几日,待回到皇城中,宣正帝便急忙将他召了过去。

“怎么好好的,想到去寺里住几日?”宣正帝问他。

“做了个梦。”江舜一笑,“说来倒也奇妙,这梦里有个声音与儿臣说,儿臣将在佛光寺中,遇着意中人。”

宣正帝只当他讲笑话听呢,便问:“那可遇见了?”

谁晓得江舜微微抬起头来,露出那张俊美的面庞:“遇见了。”

作者有话要说:  女主是真的战斗力很强的,外表娇弱脆皮不堪一击,实际……  ***

新文新挑战,写得不是很顺,重新理了理剧情。-3-接下来会正常更新了。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飞上枝头 萧家五小姐是个黑心肝的小姑娘,她克死了继母,害瘸了庶姐,据说还面丑凶恶如夜叉。她被  作者:故筝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