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巧舌太子妃

点击 穿越架空 |作者:仙苑其灵| 正版 | [收藏]

穿越之巧舌太子妃
豆瓣评分:★★★★☆ [免费]
皇宫是个吃人的地方,可房索吟不怕,只要安生苟日,什么权利,地位,与她无关!咦?这堂下跪着的人甚是眼熟……这不是自己穿越前的闺蜜嘛!!!

完了完了,再也不能安安静静的做个吃瓜群众了!——且看一个穿越异世的少女,与闺蜜……撕逼?争皇上?大写加粗的“NO!”

房索吟霸气表示:老娘不走寻常路!文案君:再来一次!——且看一个穿越异世的少女,与闺蜜手撕心机婊!登上权利之巅……穿越时空 复仇虐渣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为公版书籍,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或上传的文件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阅读平台!
全站资源均免费。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第1章 第一回
十一月的寒风,瑟瑟如刀,一个干瘦的太监,持着扫帚,正在清理石阶上的积雪,忙将脖子缩进衣领中。昨日的一场大雪,将本是金瓦红墙的皇宫,笼罩在一片茫茫白色中……
  
  “滴答”
  
  一滴被暖阳融化的雪水,落在瑞德宫殿外的石阶上。
  
  “滴答”
  
  一滴豆大的汗珠,从程曦的发丝间滑落在地。
  
  这是她第一次进到瑞德宫的主殿——曼音殿,这是后宫最为富丽堂皇的宫殿之一,而她面前的这个女人,有着鹰一般的厉眼,却总是说话间带着笑意,越是这样,越令她毛骨悚然。
  
  她不敢抬眼,尽力稳住呼吸,小心翼翼道:“奴婢只是去慈安宫给太后说书,没有办法接触到内寝的东西啊!奴婢就是有心替主子办事,也没有机会啊!”
  
  燕贵妃缓步上前,将吓得浑身无力的程曦,慢慢扶起,微笑的将铜币大小的瓶子放在她手中,俯在她耳旁低声道:“放心,这就是一瓶无色无味的花露,你滴一滴在白玉脂里,太后用起来肤色会更加红润。”
  
  程曦心中一颤:“可奴婢没有办法接触……”
  
  “本宫知道你向来聪明伶俐,这点小事定不成问题,不要让本宫失望。”燕贵妃刻意将“失望”二字加重了语气。
  
  程曦望着手中的小瓶,噤若寒蝉,这是要她谋害太后,这可是死罪啊!
  
  她真的不想,再死一次了!
  
  但她若敢拒绝,怕是连今日都活不过......
  
  程曦不敢再回话,只是深深俯下身,一步一步向外退去,她知道,一旦她离开这儿,她就再也不是半年前,那个初到异世的小宫女了。
  
  ——半年前——

  慈安宫的大殿上,宫人们各种忙碌。

  不一会儿,后宫丽人便陆续进殿,分站主殿两侧。

  殿内不时还传来几声莹笑,还有嬷嬷们的叮咛之声。

本还喧闹的殿,随着一抹嫣红之色映入眼帘,倏然安静了下来。
  
众人皆叹,好一位身姿曼妙,倾国倾城的佳人,肤如凝脂,一双宛转蛾眉,目光亲善随和,美的如此动人,让人心生羡慕而又不忍嫉妒,这正缓步入殿的美人,便是当今最得盛宠的欣妃娘娘。

  欣妃前些日子,命人专门制作了梅花香囊,谁人都知陛下独喜爱梅,还专门令人在御花园建造了一片梅园,她将做好的香囊,赠予今日选妃的宝林们,宝林们皆很欣喜。

  忽然殿外传来男子尖细的声音:“太后驾到!”
  
  殿内之人皆俯身行礼:“恭迎太后,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一位白发朱颜,头顶鹅黄凤斗冠,身着黛蓝如意祥云飞鹤镶金边尾裙的老人家,步伐虽慢,但稳中有劲地来到大殿之上,语气缓缓,却苍然有力道:“平身。”
  
  太后落座于主殿最高居中之位,而高位旁还留有一座,那是留于皇上的,此时殿内除了皇上与燕妃未到,其余妃嫔均已在场。
  
  眼见时辰将至,一太监疾步进殿传话来,皇上朝事未散,大典全凭太后主理。
  
  国事为重,太后没多言语,就是瞧了眼燕妃座处还空着,便不悦地竖起了眉端。

  旁殿的一个小隔间里,有一扇小窗直对主殿,这小隔间外,放置着一会儿将要展示才艺的宝林们的衣物和乐器,这会儿程曦便藏身于此。

  不由轻叹,这后宫佳丽果然是美女如云啊,放眼望去风韵各不相同,怪不得人人想做皇上,程曦抿嘴偷笑。

  她穿来大安国,已有一个月了,成天只是打扫庭院,简直无聊透顶,今儿全当看联欢晚会啦!

  要问她是怎么穿来的呢?

  她自己也说不清楚,脑子里记得的最后一件事,就是与闺蜜一道喝酒。

  再一睁开眼时,整个世界都变了。

  本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家里独女,好不容易熬完了学业生涯,准备拥抱社会做出一番贡献,谁料来到这未曾听过的异世,人家一穿就成了妃子公主,大俯千金,而自己天天点头作揖,日日干活吃糠,每想到此,便叫苦连天怨天不公,唯独想到自己从二十二,回到了及笄之年,倒是赚了七年的青春,才有那一丝慰藉。

  她现在是尚宫局的宫人,在尚宫局的存书房中,翻看了这肉身的底细,原这房索吟年不过十五,乃西州知县之女,这西州为偏远小地,据说连宫中杂役都少有出自那里的,真不知道她爹是怎么想的,她又没有倾城之貌,干吗没事儿把好好的闺女往后宫里送,如今还不是给人家当奴仆使。

  思绪正飘着,忽然余光瞥见一个小脑袋,吓的程曦险些叫出声来,忙捂住了嘴。
  
  原来是一个矮她半头的小太监,与她一起趴窗偷看,程曦杏眼圆睁,强压住声道:“知道这是哪儿吗?谁让你进来的?快出去!”

  小太监模样倒生的俊俏,瞧也不过十二三,那略带稚气的小脸上,竖着两道剑眉:“哼,这是哪儿我当然知道,你又是谁,在这儿偷偷摸摸,鬼鬼祟祟有何居心!”
  
  诶呦,还是个经吓的主儿!

  程曦可不想和他过多的纠缠,立马拉着小太监向后退,生怕声音传到主殿,硬的不来就来软的,轻声哄着他:“喂!你小点声,不要命啦!我可是为你担心呢!”

  小太监冷哼一声:“那咱俩谁也别搭理谁,各看各的,互不相干!”
  
  这太监真是人小心胆大,虽然是个阉人,可一会儿小主们若是过来换服饰,岂不是会被躲在这儿的他看光了!
  
  想到这儿程曦直摇头:“不行不行,一会儿她们要表演了,你可得出去!”
  
  “女人就是啰嗦,那我大叫了哦!大不了同归于尽!”小太监装作满不在乎,似乎认定了程曦也是偷摸进来的,便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哇哇哇,你个采花小贼!年龄不大心眼儿这么坏啊!一会儿在外面换衣服的可是皇上的女人,要是被你看了去,小心你的脑袋!”边说还边用指头使劲儿戳了戳小太监的脑袋,小太监头如捣蒜。

  “你!竟敢点我脑门儿!到时候我就跟人说,是你带我进来的!”小太监气急败坏将程曦手推开,揉着被戳红得脑袋。
  
  “嘘……小声点,我是怕了你了,那咱俩谁也甭管谁,要是谁被发现,不许连累对方!”程曦最终还是服软了。
  
  小太监不再吱声,朝着程曦吐了吐舌头,便又趴窗户向主殿望去。

  此时大典已经开始,程曦有些疑惑:“咦?皇上没来,怎么就开始了呢?”
  
  一旁的小太监接过话道:“这你就不懂了吧!选妃是后宫的事,皇上忙于朝政,来不来都无所谓的!”

  本来还想一睹帝王风采的程曦,有些失落。再说,这给自己选老婆,哪能自己不来把关呢,真是搞不懂,程曦无奈叹了口气。

  这是皇上自登基以来,第一次选妃大典,为了以表重视,今儿个他就算再忙,也定是会出现的,小太监是知道的,但他不说,他以为旁边站着的这个丫头,如殿内那些女人一般,无非做这个攀龙附凤的梦罢了,不由心里对程曦一顿鄙夷。

  在二人说话之际,殿上传来了莹莹歌声,一位身着黄色衣裙的宝林,边唱边轻轻起舞,那歌声婉转动人,如山涧潺潺流水,再加上灵动的身姿,让人仿佛置身于湖泊密林中,而她就是那歌唱的银雀,太后望着她,也满意地点了点头。
  
  谁知身旁的小太监却道:“嗯,声音不错,词也妙,只是曲儿太过平凡,可惜。”
  
  程曦白了一眼身旁的鬼机灵,啧啧道:“就你懂的多啊,做太监真是屈才了,去做评委吧!”
  
“说的什么鬼话。”小太监也还她了一记白眼。

  一曲唱罢,免不了要询问家世,看来不管哪个年代,都还得拼爹。最终太后将这位王姓宝林封了美人,虽是位份低,可她家室确实平平,只能如此。

  这些宝林中,有一身材高挑,丹凤媚眼的女子,不由面露嗤笑,美人?她刘云香今日一定要被封妃。

  待会儿便轮到她弹奏古琴,一女官引她入旁殿看琴,这琴自然是极好的,可刘云香瞥见了一旁靠着的琵琶,想起在新秀宫时,蓝婀帑那一手绝妙的琵琶,让人赞叹不已,今日她可不能被蓝婀帑抢了风头。
  
  刘云香心出一计,对一旁女官道这古琴有些瑕疵,女官略微一惊,立刻弯下身子仔细检查,借此时机,刘云香从袖中掏出一根银钗,背身挡住琵琶,悄摸对弦做了手脚,见女官直起身子,刘云香忙装作无事一般。
  
  “罢了,可能就是边上有些灰尘,轻拂几下便可。”刘云香说罢微微一笑,便回到了大殿上,她以为这一计使的神不知鬼不觉,可哪想她的小动作被隔间里的程曦和小太监尽收眼底。
  
  这位宝林长的很是标志,可没想到心底却如此黑暗啊,不知道哪个可人儿要遭殃了,随后程曦又暗自庆幸,幸好一月前房索吟落选了答应,不然她还得日日防着这些个蛇蝎美人,想想便觉可怕。
  
  瞧着小太监却似乎司空见惯,一副坐等看热闹的架势。

  不一会儿就到了这刘云香,还未弹时,便先是行礼自报家门,太后听她是太医院院使刘左夫之女,倒很是期待,刘家向来是医药世家,太医院,尚食局,刘家的人都在担任要职。这些年刘氏一族为了皇家也是做足了贡献,理应得到褒奖。
  
  这刘云香的古琴,乃是刘左夫请了号称当今天下第一的古琴大师亲自传授,只见那玉指轻轻在琴弦上奔逸绝尘,琴声高利却不突兀,时而悠扬低吟,时而激进如裘马清狂……
  
  一曲作罢,众人还来不及反应,殿外便传来一男子的高声的赞叹:“好曲!”
  
  众人向外看去,只见一席明黄之上是张俊美的面容,眉宇之间尽显帝王气息,那乌黑深邃的眼眸,高挺的鼻型,红润的薄唇,这样精致的搭配,让人深感他富有成熟男人魅力的同时,又不失优雅与高贵。

  此人,便是大安国皇帝,林胥年。



作者有话要说:
小白新起笔
天更直到黎
使此文迎客
请君点拨策
收点愿高走
藏头诗一首
比评不求赏
心盼勿凉伤

绝不会坑的笔折表示,皇上不是男主。
这两章出场人物稍稍多了,大家姑且看着,记不住也不打紧,只是留个印象。









第2章 第二回

  大殿上的宝林们,都是头次望见这个面如冠玉的男人,这会儿各个都羞红了脸。

  先帝病逝,当今圣上乃四皇子,年已三十二,但丝毫未看出岁月在他面上留下的痕迹,瞧着也不过二十有五罢了。

  继位这两年勤勉朝政,后宫妃嫔方不足十人,膝下子嗣仅两位皇子和一位公主。此次充盈后宫,可正是殿内丽人的天赐良机。

  林胥年来到殿前恭敬的对太后俯下身,薄唇微张,便听温和之声,如千雪融化般道来:“儿臣来晚,母后多有辛苦。”

  太后忙唤皇上起身落坐,这时程曦才注意到在他身后跟着,那一直未露面的燕妃。

  燕妃虽不及欣妃的貌若天仙,但那双沉着尖利的双眸,散发着一种令人屏息的气场,这一席紫色貂绒华服,尽显雍容,再加她刻意来晚,随皇上一起入殿,无疑不向众人暗示,她在后宫的地位。

  燕妃也是来到太后面前行礼欠身道:“陛下忙于朝政,臣妾恐陛下误了大典,便是一直在殿外恭候,还请太后不要责怪。”

  这话中表有歉意,可那眉眼中分明未见一丝自责。

  也是,皇上都未多言语,必是默许了她的所为,太后面色一黯,摆摆手让她落座,虽未责言她,但瞧着神色便能猜出几分来,这太后不待见燕妃。

  程曦正津津有味的品着宫廷大戏,耳边却传来小太监不屑的轻哼:“又丑又爱作怪。”

  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他口中作怪之人正是殿上那位燕妃,这小太监显然对燕妃很是讨厌,此时的眉毛都拧成了一团,原本可爱的小脸,也变的颇为可笑,程曦扬了扬下巴轻声道:“怎么?燕妃娘娘处罚过你?”

  小太监横眉冷声道:“这个妇人面露狠劲儿,一点都不和善。”

  程曦又是瞧了瞧,觉得并没有那么夸张:“还好吧,虽然没有欣妃娘娘漂亮,但还是挺有气质的。”

  “那是,虽然殿内那些女人年不过二十,可欣妃依旧艳压群芳!”说着脸上竟还露出了自豪,莫不是欣妃宫的。

  殿上又有了新的动静,二人也紧忙闭声向外窥去。

  这方才弹奏古琴的刘云香,真真是好命,皇上对她的赞赏有加,不仅亲自封妃,还赐字为“玉”。

  接着比较出众的还有舞好的文昭娴,被封了娴妃,还有那封了贵人的杨慧,献上了一幅亲绣的观音坐莲,深得太后欢心。家世好相貌出众又讨喜的,皆是给了不错的位份,家世平平又才艺相貌不出众的,就美人良人不等了。

  要说最惨的,便是王宝林了,家世尔尔,模样倒还清秀,谁料在弹奏琵琶时,将一根琴弦弹断,这在宫中可是大忌,王宝林连同准备器乐的尚仪局女官,都被剥了品级,贬为宫女。

  倒是立在最末的一位宝林,引起了程曦的好奇,这位宝林身型纤瘦,着一件缟色素绢裙,流云髻上竟无半分妆饰,面上还蒙着薄纱,望眼瞧着似弱不禁风,殿内就只剩她一人,未有展示才艺,也未上前听封。

  “那是何人,大殿之上,为何掩面?”显然太后也是注意到了她,语气很是不悦。

  这女子立刻上前跪在殿中,薄纱上那双眸子闪现出一丝不安,柔柔道:“回禀太后,嫔妾蓝婀帑,前几日一直身体欠安,卧床不起,今日托陛下太后洪福,得已入殿,大典上未能有所展示,嫔妾羞愧,愿陛下太后见谅。”

  早前太后时常听嬷嬷们说起蓝婀帑,这是工部尚书蓝博邢之女,在新秀宫表现不俗,才艺出众,又知书达理,若真是染了疾,今日就不便封妃,如果相貌娇好,倒也可以封个嫔。

  太后语气有所缓和:“嗯,身子不适,才艺就先免了吧,快些把面纱脱去,让哀家瞧瞧模样。”

  “回太后,嫔妾......嫔妾面上起了疹子,不敢污了陛下太后,及各位娘娘们的眼,请陛下太后恕罪。”说完,蓝婀帑双手抵额,伏在地上。

  人群中颇有些言辞,有的低声唏嘘,有的暗自窃喜,太后转过脸来问皇上意思,皇上面色淡然,瞧不出心思,只说全凭母后做主。

  这时边上落座的月嫔忽然起身,缓步来到殿中,竟主动向太后请责:“回禀太后,蓝宝林入住华林宫,嫔妾乃一宫之主,却疏于照顾,请太后责罚。”

  这月嫔说话声音清晰明亮,人也长得丰容盛鬋,不似欣妃般娇美,也不像燕妃般压人,给人一种清理爽快之感。月嫔简单几句话,就坐实了蓝婀帑的确身体不适,又将过错转到了自己头上。

  太后知晓后宫就属月嫔不争不抢,性子寡淡,连她都替蓝婀帑求情,看来这蓝婀帑还算是品行端庄。

  “嗯.....”太后略微思量了一番,平和道:“都起来吧,月嫔还要照顾荷淋,只怕是人手不够,难免疏忽,这样,再派些宫女去华林宫伺候着。”

  非责还赏,看来是托了小公主的福。至于蓝婀帑,太后也免了罚,只言让她回宫好生调理,当然,也没有任何封赏。

  燕妃细眼一翻,蓝婀帑面容出众才艺俱佳,在新秀宫时她就早有耳闻,再凭借她的家世,今日若就此作罢,岂不养虎为患,怎么不也得让她吃吃苦头。

  “回太后,臣妾觉得不妥。”

  “哦?”太后望向一旁的燕妃,不知她又要出什么蛾子,便语气冷冷道:“燕妃觉得该是如何?”

  燕妃面上尽显关切,眸子却是一沉:“既然蓝宝林出了疹子,又感染了风寒,不如搬去柳清殿,那边清净,更适合修养。”

  太后瞧着殿下晃晃悠悠的蓝婀帑,没想蓝博邢的女儿,身子竟如此赢弱,的确,出了疹子,若还在华林宫,万一传染了小公主或其他妃嫔,可如何是好,太后便允了燕妃的意。

  这大典的最后,皇上亲自将燕妃与欣妃,升为贵妃,月嫔升了妃位,还令燕妃代掌凤印,欣妃协理后宫。

  程曦见殿内之人几近散去,扭了扭酸痛的脖子,一脸疲惫道:“小孩,我先撤退了,你也注意啊,别被发现了!”

  小太监瞥了一眼她的腰牌:“小孩?你可比我年长不了几岁吧?”

  程曦急忙捂住腰牌,要知道今日尚宫局上殿帮忙的宫人里,并没有她,还是同屋的婉儿,将自己的腰牌给了她,她才能浑水摸鱼溜进来,千万不能连累婉儿。

  小太监轻哼一声:“我看这腰牌根本不是你的,不过我也不想知道你是谁,你最好也莫要打听我。”

  回到了尚宫局,程曦也没歇着,这选完妃后,又是一阵忙碌,毕竟新晋了这么些个娘娘,还得整理新的名讳宫册,编排各宫人手,待忙完了,已是夜阑人静。

同屋的两个人,一个开始背记宫训,一个在书写练字,下个月尚宫局又要应试女官。

不是程曦不求上进,而是她实在用不惯毛笔,没写两个字,就手指头抽筋,再加上屋内油灯昏暗,让她眼睛也干涩酸疼,最终放弃,起身来到院子里伸展伸展,吸吸这日月精华,一个抬眼便瞧见今晚的月亮无比巨大。

  忙回屋叫那二人来瞧,婉儿淡淡向窗外瞟了一眼,便又翻起了宫训,学霸就是不一样,佩服佩服!

  卫敏儿倒是练乏了,搁下笔,随着程曦来到院内,长这么大还未见过如此大的明月,便一脸兴奋道:“今日之月仿佛照亮了整个夜空,连旁的星星也明亮不少。”蓦地眸子黯然,不由惋惜:“只是咱们的院子过于小了。”

  卫敏儿说的是,这么美的月色,在这狭小的院子里欣赏,确实有些可惜,程曦四处瞅了瞅,扬了扬眉道:“那咱们换个地儿?”

  要知道现代的环境污染恶劣,雾霾当道,天空时常灰蒙蒙一片,夜里的市区,连星星都少有几颗,而今夜美月高挂,又有无数璀璨的星辰相伴,放眼望去,真是叫人心醉。

  程曦忽而记起,以前在新闻上看到过,这好像是数年一次的“超级月亮”,据说稍后还会有流星雨!

  若真是错过,岂不可惜!

  此时已是亥时,宫中人大多都已歇息,程曦与卫敏儿二人,悄摸来到御花园边上的一处假山附近。

  御花园另一边,一个年长的太监,正气喘吁吁急步追着前面一个瘦小的身影:“二皇子......您慢点......老奴要追不上喽,诶呦!”

  这老太监险些摔倒。

  那身影停住脚步,转身一脸责怪道:“小点声听到没有!你怎么这样笨手笨脚?早知道就带二宝,不带你了!”

  假山这边,程曦三下五除二便如只小猴般爬上了假山,她掏出方才出门时特意带的宫训,垫在了屁股底下,要知道初春的夜晚还是很寒凉的。

  卫敏儿可不敢爬,只得老实靠在山脚下。

  这时一颗流星骤然在夜中划过一道完美的弧度,卫敏儿轻呼;“那是什么?”

  话音刚落,越来越多的流星出现在这深蓝的夜空,宛如一个个舞动的天使,从仙界坠落人间……

  程曦忙闭上眼,双手合十在胸前道:“快快许愿,这是流星!”

  快让我回家!

  我要回到现代!

  程曦在心中默念不断默念......

  一旁的卫敏儿也学着程曦的模样道:“我希望可以享受富贵,不用受累!”

  “噗嗤”程曦笑出了声,哪儿有人将自己的愿望说出来的。

  卫敏儿抬眼看向假山上正笑着的程曦道:“索吟,你许了什么愿望呢?”

  程曦上扬的嘴角瞬间僵住,眉眼间也失了神色,微微张嘴,轻声道:“我想回家......”

  卫敏儿也想起了家,父亲重男轻女,偏爱家中兄长,大夫人对自己与母亲也极为苛刻,她本想借今年的选秀,进宫享受荣华,何曾料到,就在初审过后,父亲就被罢了官,自己也被牵连落选成了宫女,受人差使,想至此,便连连叹气:“唉,索吟的家,一定甚是和睦,才会让你如此思念。”

  程曦望着天上那轮明月,百般滋味涌上心头,她的思乡之情又能与谁道得清,不禁吟吟唱道:“明月几时有……”

  “真是太美了!”

  这时身后传来一人称赞之声。

  卫敏儿与程曦皆是一惊,程曦慌忙从假山向下爬,卫敏儿着急的不知所措,又想去扶程曦,又想赶紧离开。

  程曦边爬边道:“敏儿你先走,我自有办法!”

  卫敏儿叮咛了一句,便迅速跑开了。

  待程曦刚落地,便被两个身影挡住了出路。

  海公公喘着粗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大、大胆!见了二皇子殿下还不,还不行礼!”

  二皇子林枫益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行了,你先退下。”

  “诶。”海公公没在言语,站在了不远处候着。

  本以为只是巡视的侍卫,没想竟是皇子,程曦不敢怠慢,急忙俯身行礼。

  林枫益则借着月光细细的打量着眼前这位女子,方才那一曲,曲妙词佳,而吟唱的方式,更是他从前未曾听到过的。那一字一句,竟让他一时失神......

  程曦听着二皇子的声音很是耳熟,悄悄抬眼一望......

  是他?!

  程曦使劲儿眨了眨眼睛,生怕自己看错,因为面前这人,竟是白天选妃大典上,那个和自己一起趴窗的小太监!

  待林枫益看清这吟曲之人是谁时,也是微微一怔:“方才......吟曲之人,可否就是你?”

  程曦这才回过神,白日里的根本不是小太监,而是二皇子,应是二皇子顽皮,冒充太监混进大典的,但眼下最关键的,是该如何面对二皇子的追问。

  程曦故作慌乱道:“回禀二皇子,刚刚奴婢也听到这附近有人唱曲,谁知一过来,那人已经走了。”
  
  林枫益从面前这位宫女脸上看到了一丝紧张的神态,他眯起眼睛:“莫要紧张,如实作答便好,方才那曲令我心动不已,如若真是你所唱,那我便会好好赏赐与你!甚至可以将你从尚宫局要出,到我身边伺候着。”

  这一席话听的程曦后背发凉,这位小皇子,看似年纪比她小,说起话来竟显得如此老成,刚刚那席话,对寻常宫女来说,定是莫大的赏赐,可她在尚宫局待的自在,才不要去伺候皇子殿下呢。

  忽然程曦意识到,刚才二皇子提到了尚宫局?

  二皇子怎么知道她是尚宫局的人呢?

  莫非今日大典结束后,他找人调查了自己?

  想想白天她还用手指使劲儿戳二皇子的脑袋......

  程曦一时心乱如麻,眉毛也皱成一团。

  林枫益仰起脸望见她这副鬼样子,不解道:“你这是何表情?”

  程曦心中默念淡定,好歹自己是表演专业,此时便让眼前之人好好瞧瞧什么是影后,她默吸一口气,便开始表演。

  “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神情中尽显惶恐又略带哭腔道:“回殿下,奴婢不敢......”

  抽泣一声继续道:“奴婢即便今日拿到了赏赐,可他日,殿下发现唱曲之人并非奴婢......”

  又是一声狠狠的抽泣:“奴婢不就是犯了期满之罪么!”

  这一段将真听、真看、真感觉,发挥的淋漓尽致。

  林枫益见状,心中略有一丝失落,他自幼极其喜欢音律,这如此独特的唱腔,多希望可日日听到。

  他还是有些不甘心道:“你唱两句听听。”

  程曦清了清嗓子,慢慢起身,一脸献媚道:“月儿圆~月儿大~月儿亮又美啊~~~”

  接着缓步上前眼中带媚,细语道:“二皇子殿下,奴婢唱的可还行?”

  林枫益吓得连忙后退:“难听至极!快快退后!”

  眼前这丫头简直五音不全,并且心思不纯,他又记起白日里在大典上时,她见父皇时那副神情,典型的想攀龙附凤,如若真是她所唱,应该早就承认了。

  想至此,林枫益没了好气,立刻板起脸,厉声道:“大胆宫女!深夜来御花园,有何目的?”



作者有话要说:
小手一挥,收藏不亏!
大笔一评,天下共赢!

只点不藏
吾心凉凉

两个女主都出来啦,蓝宝林和程曦。

发过的文如果有更新提示,只是改了一些错字,或者不通顺之处,内容不会变。

这点日日涨啊~
收表示很心酸……









第3章 第三回

  方才还一脸温柔的二皇子,竟翻脸比翻书还快!

  程曦灵机一动,从袖中抖出那本宫训,递上前来:“回殿下,白日里路过御花园,遗失了宫训,方才过来寻,忽闻有人唱歌,便过来瞧瞧,没想正巧遇见二皇子。”

  林枫益不信:“那为何白日里,不过来寻?”

  “白日里忙着选妃大典,顾不上,这夜里刚得空便来寻,还望殿下不要罪责。”

  林枫益想起今日大典上,这丫头对自己的无礼,气不打一处来:“你的罪责,可不止这一条吧?遗失宫训,夜闯御花园......”

  接着,林枫益上前一步,踮起脚,俯在程曦耳畔,轻声道:“还有偷偷溜进选妃大典,而且还冒犯了本皇子!”

  程曦一惊,吞了口唾沫。

  二皇子要拿自己问罪?

  不对!

  这二皇子大半夜跑御花园绝非赏花,更何况堂堂一个皇子,假扮太监,传出去岂不是惹人笑话?

  莫非他是在试探自己?

  程曦不慌不忙道:“殿下,选妃大典时,奴婢一直在尚宫局忙碌,没有见任何人,何谈冒犯殿下,而现在,奴婢也只是借着今夜巨月的光亮,独自一人在背诵宫训。”

  林枫益嘴角微扬:“那可有到过?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穿越之巧舌太子妃 皇宫是个吃人的地方,可房索吟不怕,只要安生苟日,什么权利,地位,与她无关!咦?这堂  作者:仙苑其灵

下载地址:

验证码:123456

×

QQ扫一扫,关注右侧QQ群" 领取[验证码]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