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我为刀俎 [强推]

点击 青春校园 |作者:竹米| 正版 | [收藏]

[综]我为刀俎 [强推]
豆瓣评分:★★★★☆ [2金币]
上辈子,她是个受害者。
 
这辈子,她要做个挂逼。
 
食用指南:
 
①非日常系重生文。
 
②综设定不综剧情,没食用过原著不影响,但我强烈安利你们。
 
③苏破天际,私设超级超级多。
 
④女主名字与能力无关。
 
⑤不要在意cp这种小问题。
 
作品简评:
 
vip强推奖章
 
上辈子的雪村清凛温婉端庄,新婚没多久就因为意外惨死。重生之后的她决定要成为把握命运的那个人,踏上成为英雄的道路。新的成长、新的眼界、新的人际交往,与上一世完全不一样的人生展现在她的面前。

本文文笔流畅,高潮迭起。女主的一举一动牵动读者的心绪,具有强烈代入感,让人迫不及待想知道接下去的情节发展,和女主一起品尝成长过程中的喜怒哀乐。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为公版书籍,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或上传的文件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阅读平台!
注册用户:每天均可下载5本书籍(按单本收费),免费区域不收费。
VIP用户:每天可下载5本。全站资源无限制。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第1章 No.001

当今社会,因为不明的原因作祟,80%的人都具有了特殊的体质,换言之,就是拥有了神奇的能力或特征。

官方说法是“个性”。

因为被赋予了强大和特别的力量,肆无忌惮为所欲为的人越来越多,体现在节节攀升的犯罪率。

此时此刻,另一方拥有正义感的人站了出来,以“个性”而维护人类世界的和平,被世人称之为“英雄”。

在很多年前,政府就承认了英雄这一职业,享有国家待遇,同时也使这个职业肩负起必要的责任和应有的荣誉。

但是巨大的压力和责任,也使这个英雄成为并不是谁都能轻易胜任的职业,即使它备受世人憧憬。

考取英雄执照的程序复杂且困难。

然而,在这个人口总数20%是职业英雄、20%是罪犯的世界里,还有60%是普通的民众。

雪村清凛就是普通民众的一员。

她并不是很关注如今活跃的英雄、攀升的犯罪率、谁谁谁又成为英雄界冉冉升起的新星这些事情。

这些实际上离她非常遥远的事情,对于她来说远不及楼下超市明天酸奶要涨价更引人在意。

不过那是三个月前的她。

现在的她,结婚了。

丈夫是英雄界首屈一指排行前三的英雄,轰焦冻。

相识的过程非常简单。

清凛因为母亲是医院一把手的原因,也在医院寻得了一份普通的工作。

而医院中有位长期住院的女性,一直颇受清凛母亲的照顾,便是轰的母亲轰夫人。

她介绍了两人相识。

好吧,确实是相亲认识的。

而且过程也不是特别愉快。

当时的情况有点尴尬。

还没等清凛从对方【长得这么帅居然没有女朋友】这种事实里回过神来的时候,对方已经一跃而起,冲出咖啡厅,直奔对面街道的抢劫犯而去了。

清凛后知后觉地追出咖啡厅的时候,刚好看到她那个一脸冷酷表情的相亲对象,手轻轻从上往下一划,突然从地面冒出的冰凌横穿过一条街,直接困住了逃跑中的罪犯。

瞬杀。

清凛看着表情严肃的相亲对象,在他深深呼出一口气,站直身体在路人的欢呼声中向对面街的罪犯走过去的时候,有点失神。

——英雄,原来是那么帅气的职业吗?

后来的剧情就比较正常及俗套了。

轰对于冷落了相亲对象这件事表示歉意,并告诉清凛自己的职业就是这样充满了突发性,请她不要介意。

对此,清凛只是温和地笑着回应:“我倒是觉得轰君制止罪犯的样子非常帅气。希望以后能一直跟你联系。”

轰当时是愣了愣的。

清凛凝视着他,轻声说:“我的意思是,我对您很有好感,希望能继续发展关系。如果您不介意的话。”

接下来的事情就这么顺理成章了。

虽然发展有些迅速,而且因为轰的身份特殊,并不能大张旗鼓准备婚礼,但是他们还是结婚了。

×

“您的快递,请在这里签收。”

“喔,谢谢。”

清凛接过快递,在签收单上签下“雪村”二字后,忽然反应过来,重新修改成了“轰清凛”。

——还没有习惯已婚的事实呢。

清凛叹了口气,接过包裹,关上了门。

洗完澡的轰正好从房间内走了出来。

清凛迎了上去:“早上好。吃早饭吗?今天不用去事务所吗?”

“嗯。”轰抓着搭在脖子上的毛巾,轻轻擦着湿漉漉的短发,“还在婚假中。”

“……但是昨天前天大前天你都早起出去了啊。”

“啊,抱歉,因为事务所有急事,所以……对不起。”

清凛将包裹放在桌上,转身走进了厨房:“我又没有怪你的意思。准备吃饭吧。”

“要帮忙吗?”

“不用。已经好了,你坐下就是了。”

说话间,清凛已经手脚麻利地将汤水盛起,放在了轰的面前。

轰的注意力却在电视机上。

目前电视上正在播放着目前的No.1英雄人偶的专访,看起来略显羞涩的他依旧对镜头开朗地笑着,熟练地应对着主持人的采访。

“哦——这个不是轰君你的朋友吗?”清凛稀奇地盯着电视屏幕,“我记得结婚的时候他还特地上门恭喜了的。”

“……你不知道他吗?”轰看起来有点讶异。

清凛卷了卷自己的鬓发,在轰对面坐下:“我对英雄啊这些,不是太关注。”

“啊,这样。”轰端起碗喝了口汤,又将视线转移到电视上,“我在学生时代周围都是想要成为英雄的人,倒是很少有像清凛这样的。”

清凛也杵着下巴偏头看着电视机屏幕:“因为轰君你念的是专门培养英雄的英雄学校吧,还是著名的英雄科的。我就读的是普通学校……啊虽然这样,但是还是有很多憧憬英雄想要成为英雄的同学存在。”

清凛咬着筷子,回忆了一下自己的幼年时候。

“说起来当时爸爸也有问过我想不想成为英雄这样的……”

“哦?”轰似乎有了点兴趣,“岳父大人似乎也作为英雄活跃过一段时间。”

清凛的父亲雪村刀语,确实是一名职业英雄。

但是因为就职过程中手臂遭到了严重的创伤,便早早退役了,转而开了间道场。

“我当时拒绝了,因为我并没有遗传到父亲的个性。”清凛看着电视,“我的个性怎么看也太不英雄了。倒是轰君这种强势而具有压迫性的个性,算得上是天生的英雄吧……会成为英雄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不对,你的看法是错的。”

“诶?”

轰注视着电视屏幕上的人,淡淡地说:“个性这种东西,跟适不适合成为英雄,一点关系都没有。”

“……”

电视上那位传说中的No.1英雄安定温和的声音传了出来: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孩子都憧憬着英雄,想要成为英雄,这是很好的。因为这是一个正面的职业,我们职业英雄也努力营造着英雄的这种正面、积极、勇敢、不畏邪恶的形象。”

“那么在您看来,拥有什么样的个性,更适合成为英雄呢?”

“成为英雄与个性无关。”电视上的少年沉默了一会,似乎陷入了某种回忆,紧接着他回答,“重要的是想要成为英雄的心意,和为之奋斗所要付出汗水的觉悟。”

他笑了笑,补充道:“我认识的很多优秀的英雄,个性都很平常,但是他们都很棒。”

“……”清凛无言,她将目光移到对面的人身上,与他对视一眼。

轰对她微微一笑:“看吧,就是这样。”

“……”

饭后,清凛收拾饭桌,而轰也接到了事务所的电话。

清凛将袖子挽到手肘处,才拧开水龙头,就看到已经换上战斗服的轰伸头探进厨房。

“清凛,事务所有事,我要去一下。”

“……喔。”

清凛将水龙头拧回去,追着轰走出厨房,默默站在玄关看着他换鞋。

“早点回来哦。”清凛小声叮嘱。

“嗯。”

“要小心。”

“知道了。”

轰站起身,径直开门打算出去。

袖子就被已经扑上来的清凛抓住。

“……?清凛?”轰有点诧异地看着跳下玄关阶梯拽着自己的妻子,放柔声音,“怎么了吗?”

“……轰君,要小心。”清凛抿进唇,慢慢放开了轰的衣袖,“我等你回来。”

轰轻轻摸了摸清凛的头:“怎么?是你的个性吗?”

“……直觉这种个性,也不是很好用。”清凛低着头,有点委屈的样子,“但是感觉我好像会跟轰君分开很久,有点讨厌。……大概是要外派出差之类的。”

轰轻笑出声:“让新婚甚至婚假还没过完的人去外派出差也太过分了一点吧。放心,我会争取的。”

“嗯……”清凛缓缓松开他的袖子,“我会想你的。”

轰注视着清凛,低头在她额头轻触了一下:“有事给我打电话。”

“嗯。”清凛红了脸,垂着头不看他。

“什么时候也试着叫我的名字吧。”轰推开门走了出去,“毕竟我们已经结婚了,不是吗?”

“……呃,嗯!”清凛扑到门口,向他的背影挥手,“路上小心!”

直到目送轰的背影远去,清凛才关上门。

她捂着脸靠着门蹲了下来,小声自言自语:“什么‘叫名字’嘛,轰君太犯规了。”

“‘焦冻’什么的……”

“啊,那不是他的英雄名吗?”

“我要特别的才行。……叫亲爱的吗?”

她自娱自乐地蹲在门口傻笑了半晌,才想起还有家务没做完。

重新回到厨房,她挽起袖子,刚从水槽里拿起盘子,莫名其妙地手一滑,盘子掉落在地面,啪地一声碎成几块。

“……”

不好的预感呢。

清凛盯着地上的盘子碎片发呆。

这已经不是“直觉”,而是“预兆”了吧?

清凛的个性是直觉,遗传自母亲家族。

听说母亲这边的祖先出过好几个大人物,这些大人物也都拥有清凛的这种个性。

但是清凛倒是没觉得这种个性有什么好用的地方,顶多就是学生时代蒙选择题、超市里购买中奖产品。

以及在危险到来之前徒劳无用地预警。

比如现在,她深深地知道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但是却无能为力。

她甚至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发生在哪里。

能做的只有一遍又一遍地叮嘱自己的丈夫。

——要小心。

她正抿着唇兀自不安,清脆的电话铃声打破了满屋的寂静。

她的心提了起来,看向客厅桌面亮起屏幕的手机。

作者有话要说:好久不见,终于开新坑啦,请多指教嗷!

新文如本章所见并不日常,希望自己能写好吧_(:з」∠)_

记得看文案!





第2章 No.002

电话是清凛的母亲雪村夫人打过来的。

一向稳重冷静的雪村夫人声音有点颤抖,她告诉清凛,清凛的父亲雪村先生因为一点点意外,现在正在医院入院治疗中。

清凛一怔,立马明白了不安的预感来自于何处。

她匆忙安抚了一下母亲,挂上电话就急急忙忙地出门向医院奔去。

在医院门口,清凛遇到了等候在病房门口的雪村夫人。

她急匆匆地跑过去,握住了母亲的手:“妈妈!”

雪村夫人失神的瞳孔这才有了焦距。

一向精明而温和的她看上去有些憔悴,她回握住清凛的手:“你要好好说说你爸爸!”

“?”清凛一边推开病房门,一边听着雪村絮絮叨叨的抱怨:

“本来身体就不好,非要逞能。对方是残暴的通缉犯,在大街上被认出来被逼急了更可怕,偏要凑上前去逞什么英雄……”

雪村夫人跟在女儿身后进了病房,一边念叨着一边悄悄擦去眼角溢出的泪水。

“明明早都是个退役英雄了,还这么不知轻重……”

“我的心可是一直都是职业英雄的心!”

“而且打击罪犯可是每个公民的职责!”

左腿吊着石膏板,躺在病床上的雪村先生抗议地往半空挥了挥拳头。

清凛在病床前坐了下来,她轻轻握住父亲搭在床边的手:“您还好吗?”

面对一直疼爱娇宠的女儿,雪村先生的声调顿时降了八个度。

“哎,没事没事,别担心。”

“区区通缉犯,在我的刀下也是难逃一死!”

清凛轻笑着问道:“那罪犯是已经被抓获了?”

“呃,这倒是没有……”雪村先生讪讪地说,“有职业英雄去追了。”

“既然有职业英雄,爸爸就不要逞能了。”

清凛软言劝慰着,起身拿着杯子去倒水。

“唉,爸爸我当年也是非常出色的英雄呢。”雪村先生靠在枕头上,惆怅地说,“如果不是负伤被迫提前退役的话,就算比不上当年的欧尔麦特,但是跟安德瓦还是有一拼之力的……”

雪村夫人坐在床边,没好气地冲他翻了个白眼:“别白日做梦了。这种话可千万别当着安德瓦和焦冻的面说。”

安德瓦这个人清凛还是知道的。

因为是自己丈夫的亲爹。

也在出嫁前被家里人疯狂科普了一番安德瓦的丰功伟绩。

但是。

“欧尔麦特?”清凛抬起头看着天花板,在记忆中检索了一下这个名字,“好耳熟啊,是很有名的英雄吗?”

雪村先生:“……”

雪村夫人:“……”

雪村先生若有似无地叹了口气,不再提起这些对于清凛来说有点陌生的名字。

“你果然对英雄的事毫无关心呢,清凛。”雪村先生看着清凛,接过女儿递过来的水杯。

清凛以为自己扫了父亲的兴,微微红着脸小声辩解:“我现在有在认真了解了。比如现在的No.1英雄,叫做人、人偶……英雄人偶先生!”

“不用勉强迁就你的父亲。”雪村夫人慈爱地看着清凛,“你选择你喜欢的就好。”

雪村先生也点了点头:“是呢,我也是这样认为的,也一直都是这样教育你的。”

清凛一直陪着父母在医院呆到了傍晚,直到雪村夫人催促她早点回家她才起身离开医院。

雪村夫人说:“你又不是小女孩了,家里也有丈夫……早点回家吧。”

清凛走出医院,暗暗松了口气。

虽然有不祥的预感,但是好在父亲并没有什么大问题。

就算是直觉,也会有出错的时候啊。

真是相当不适用的个性呢。

清凛边想边掐着指头盘算晚上要吃什么晚饭。

丈夫大概率是不会回家吃饭了,不如买点速食小吃回去凑合凑合吧。

她这样想着,拐进了旁边的购物商城。

这个购物商城是附近最大的商场了,临近傍晚却依旧人声鼎沸。

清凛顺着货架漫无目的地走着,她伸手从货架上取了盒牛奶,翻到背面看生产日期。

这时候,她听到有人用清脆的声音叫她:“姐姐!”

清凛低头看向脚边,一个留着黑色板寸的小男孩正挥舞着双手吸引她的注意。

“姐姐姐姐!”见清凛看向自己,小男孩活泼地双手向上,“可不可以帮我拿一盒牛奶!我现在还拿不到!”

这个小家伙也太可爱了吧?

清凛只觉得萌,将手上的牛奶递给他,还不忘伸手揉了揉他刺刺的脑袋:“你一个人吗?你的妈妈呢?”

小家伙将那盒牛奶抱在怀里,清脆地答道:“我已经八岁了,可以自己来买牛奶了!”

清凛被他逗乐了:“真棒。”

他向清凛咧开嘴灿烂一笑,挥了挥手以示道别,转过身两腿一踢一踢准备离开。

异变突生。

整个商场忽然开始摇晃了起来。

不仅仅是货架、天花板灯、地板,整个商场似乎都陷入了大动荡中。

清凛瞳孔一缩,眼疾手快地扑上前,一把把小家伙捞进怀里。

货架上一个四四方方的电饭锅盒子哐嘡掉了下来,将她砸得眼冒金星。

整个商场被恐惧的气氛笼罩着。

尖叫声和惊魂未定的质疑声充斥着清凛的耳膜。

她的视线有点模糊。

动荡终于停止了,似乎是停电了,四周都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

小家伙捧着清凛的脸,声音有点紧张:“姐姐,你的头流血了!”

“……没事。”清凛擦了擦自己的额头,果然有粘稠的液体躺下,一向娇气的她疼得嘶嘶抽气,“你呢?有没有受伤?”

他摇了摇头,从清凛的怀里挣脱出来,四下看了看。

到处都很黑,走道里堆满了从货架上掉落下来的东西。

隔着货架,清凛可以听到不远处人们惊慌的交谈声,以及他们试图跑出商场,但是却被路上的障碍物绊倒的声音。

地震?并且伴随着停电吗?

是意外?

“姐姐你没事吗?能站起来吗?脚疼不疼?”小家伙跑到清凛旁边,用力试图将她扶起来。

清凛一边感叹“你力气真大”,一边借着小家伙的力站了起来。

头有点晕,脚好像也扭了。

清凛扶着货架,看着小家伙站在自己的面前,手向前伸,烟花一样的火光在他掌中闪现,勉强照亮了前方的路。

他扭过头来稍有得意地对清凛说:“这是我的个性,很酷吧?跟世界前三的那个英雄爆杀王一样哦!我以后也会变成像他一样厉害的英雄!”

“爆杀王?听起来不像英雄名,倒像反派。”清凛跟着小家伙一瘸一拐地缓步往前走,语气倏然严肃,“而且小朋友,监护人不在场的情况下,是不能随意使用个性的吧?”

小家伙僵了僵,没什么底气地说:“……情况紧急嘛。”

清凛忍耐着腿疼,紧走几步,拉住了小家伙,慢慢向商场大门的方向走去。

已经有不少滞留在商场内的人群反应过来,一窝蜂往商场的门口往外挤。

清凛因为腿受伤落在了后面。

小家伙还安慰她:“我们慢慢来,不慌。”

清凛正想笑他小大人,忽然在空气中闻到一丝腥味,她莫名心一紧,拉住小家伙顿住了脚步。

“姐姐?”

清凛瞳孔扩大,瞪大眼看着从打开的门后汩汩流淌过来的深色液体。虽然因为光线黑暗而看不太真切,但弥漫的腥味、不祥的的暗色,以及心中萦绕着的不安,正在告诉她,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就在门后面发生了。

趋利避害的本能使她退后一步,她咬紧唇,拉着小家伙想要退到角落。

这时候,一具躯体从门外弹飞进来,噗地一声重重地落在地上。

飞进来的那个人脖子上一条细细的血线,血淅沥沥地从那道细细的伤口涌了出来,他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只徒劳地抽搐了几下,便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死去了。

商场门附近目睹这一切的人们发出刺耳的尖叫。

清凛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蹲下/身,揽住浑身僵直的小家伙的。

她的牙齿轻轻打战,但却异常平静,甚至还轻轻拍着小家伙的背安抚着他。

一个高大的身影从门后走了出来。

他眼睛狭长,戾气四溢,一把长刀刀背向下,被他随意地搭在肩膀上。

刀身淌下的血液沾湿他的衣物,他也丝毫不在意。

“战栗吧,庶民们。”他的声音嘶哑且洋溢着兴奋的情绪,“在恐惧中祈祷英雄到来拯救你们,然后在绝望中死去,真是诗意的下场。”

他说着话,握住刀柄,随意一挥,又一个无辜的群众无声无息地倒下。

四溅的鲜血让周围的人发出恐惧的呼声,混合着无助的抽泣,让人心底发寒。

握刀的凶手似乎特别享受这种氛围,愉悦地大笑起来。

“我的个性‘密闭空间’,将特定的区域封印起来,区域外的人完全不会察觉,等到我解除能力,这里早已无人生还了。”

他眯起眼:“死心吧,没有人会来救你们的——当然了,如果在场的有英雄的话,我倒是乐意陪你玩玩。”

人群一片死寂。

“看来是没有了。”他愉悦地笑着,“那么你们就安静地等待着死亡的来临吧——”

清凛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她觉得自己的大脑已经完全丧失了机能,只能徒劳地半跪在地上,抱着轻轻颤抖的小家伙。

他还这么小。

他说他几岁来着?七岁?八岁?

他就要死了吗?

我也要死了吗?

清凛的大脑因为高度紧张而莫名其妙地开始胡思乱想,她甚至没有来得及在小家伙挣开自己的那一瞬间,反应过来拉住他。

小家伙向凶手扑了过去,他双手向前,爆炸的火花在他掌心啪啪闪烁着。

“你这种人!”他边哭边喊,“会有英雄来惩罚你的!”

“哈?”

凶手只不耐烦地瞥了他一眼,刀刃从下往上一划。

刚刚一直活蹦乱跳的小家伙就软软地倒了下去。

一切发生得太快,清凛都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她愣愣地看着小家伙躺倒在地,血从他胸口喷射出来。

刚刚还紧紧握着自己的小手,现在正摊在地上,微微颤抖着。

清凛发出一声小声的茫然的“啊——”,膝行上前,跪在小家伙的身边。

“会有英雄……痛……”小家伙的嘴唇轻轻颤抖,“等……等我长大了……”

他不动了。

也不会再长大了。

清凛发出一声短促的哀泣,眼泪顿时滚落下来。

她不知道自己是因为悲伤,还是因为恐惧。

持刀凶手的视线与她的对上,那冒着森森寒气的刀刃已经贴在了她的耳边。

“倒是个美人。”那人咂咂嘴,“可惜了。”

“……为什么、要杀人啊……”

清凛听到自己悲伤无助的声音轻轻飘散在空中。

“为什么?”凶手就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嘻嘻一笑,“当然是因为有趣啊!血溅在刀尖,多么诗意的一件事啊!”

说着,他没有任何犹豫,举刀挥下。

死亡,原来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

至死,清凛总算是明白了一件事。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在英雄和罪犯相互抗争的这个时代,作为被保护者同时也是被害者的普通民众,从来都是被鱼肉的一方。

清凛自己也是。

作者有话要说:看文案应该可以知道这是一个重生的故事……





第3章 No.003

“小清凛的梦想是什么呀?”

清凛忽然想起,自己当年还在很小很小的时候,父亲将自己抱上膝头,揉着自己软软的长发,温柔地问了自己以上的问题。

自己当时是怎么回答的来着?

“我以后要当公主喔!”

小小的清凛摆弄着作为五岁生日礼物的洋娃娃,大声地回答。

雪村刀语失笑:“小清凛一直都是爸爸的公主哦。”

清凛笑了起来,抱住爸爸的脖子,大方地在他下巴上啾了一下。

“爸爸会一直做小清凛的骑士哦,因为爸爸是英雄嘛。”

刀语轻轻揉了揉自己受伤的腰部,眼底有了点点失落漏出。

“小清凛想做英雄吗?”

清凛毫不犹豫地摇头:“不要。英雄是骑士才对,我是要做公主的!”

“哈哈。这样吗?……也对呢。”刀语摸了摸清凛的发顶,“不论怎么样,只要你幸福就好了。”

……

……

清凛站在房间里,看着面前的洋娃娃发呆。

金色长卷发、碧蓝的超卡通大眼睛,确实是自己五岁的生日礼物没错。

她伸手将娃娃拿了起来,晃了晃,娃娃的眼睛随之眨了眨。

……非常适合五岁小女孩的玩具。

“怎么啦?不喜欢吗?”

一双大手握着清凛的腰将她轻松举了起来。

清凛顺势靠着父亲刀语的胸口,盯着他那张过分年轻的脸。

“……喜欢的。”

虽然是正常的语调,但依然摆脱不了音色里的稚嫩与奶气。

没错。

这就是清凛自己这几天暂时都还接受不了的事实。

她居然回到了自己五岁的那一年。

人死之后确实有会回忆起自己生前画面这种说法,也就是俗称的跑马灯。

但是像这种真真实实一天经历24小时这种事情,确是闻所未闻。

她有种自己沉溺在过去无法轮回的错觉。

但是……

清凛伸手摸了摸刀语的下巴,手上传来真切的被胡子轻扎的微刺感。

“噢,爸爸又忘记刮胡子了。”刀语说着,将清凛抱出了她的房间,在客厅沙发坐下,将她放在膝头,“亲爱的,你最近是不是不舒服?有事情跟爸爸说好吗?”

清凛扭头,发现一向忙碌的母亲也坐在沙发旁边,正关切地看着自己。

清凛反省了一下,因为带着记忆穿越回自己五岁的时候这件事情太过惊悚了,她发呆的时间显得就比较长。

一定让自己这双一直都宠爱女儿的父母担心了。

她搂着父亲的脖子,试探地伸长脖子,嘴唇在父亲的脸颊上贴了贴,小声说道:“没有不舒服。”

“那、是不喜欢生日礼物吗?”

清凛低头,摇了摇手中的洋娃娃,回答道:“喜欢的。”

刀语揉了揉女儿的头,还是有些担心。

如果真的是五岁的清凛的话肯定不会注意到,但内里是二十五岁的清凛,她便很轻易地解读了父亲眼里的担忧。

她想了想,郑重地说:“晚上会做噩梦,睡得不太好。”

母亲皱起眉,心疼地摸了摸她的脸:“这样啊,那晚上跟爸爸妈妈一起睡吧。”

呃……

清凛愣了愣,有点不习惯,但是她还是乖巧地点了点头。

刀语又逗她说了一会话,看她眉眼间也没什么阴霾,笑得也开朗,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小姑娘长大之后想做什么呀?”

清凛张大眼,抬头看了刀语一眼。

刀语以为她没理解,又解释了一遍:“就是说,小清凛你有什么想成为的人之类的……啊,对了,是公主吗?前几天你看动画片上的公主的时候很喜欢来着。”

清凛看着洋娃娃一眨一眨的眼睛,摇了摇头。

“我以后要当英雄哦。”

“诶?”

“哈?”

似乎是太过意想不到的答案,父母同时发出代表惊讶的单音节,对视了一眼,有点不敢置信的样子。

“真的吗?清凛?”刀语将她抱高一点,有点惊喜地问,“你果然是我的女儿。”

“孩子随便说的,你还这么兴奋。”母亲嗔怪地瞪了刀语一眼,“当英雄很辛苦的……”

刀语大手一挥:“我的女儿怎么可能怕吃苦?!”

……讲道理还真的挺怕的。

但是如果经历了一次生死的话,就不一样了。

清凛昂着头,坚定地嗯了一声:“我不怕吃苦!”

“好!”刀语乐了,“那明天早起跟爸爸去跑步?”

“行的呀!”

于是,在清凛母亲不怎么赞同的目光下,成为英雄的第一步便制定好了。

就是早起跑步,锻炼体能。

刀语将清凛举起来在客厅转了几个圈,兴奋之情溢于言表:“真棒,我的清凛!”

母亲虽然不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综]我为刀俎 [强推] 上辈子,她是个受害者。这辈子,她要做个挂逼。食用指南:①非日常系重生文。②综设定不  作者:竹米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