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帅爆全红楼的族长 [强推]

点击 耽美同人 |作者:区区某某| 正版 | [收藏]

[红楼]帅爆全红楼的族长 [强推]
豆瓣评分:★★★★☆ [2金币]
穿成贾珍怎么破?
 
自然是高举“法治富强敬业”的新时代贾家族规,走富有红楼特色的第一家族道路。
 
=====
 
友情提醒
 
1、CP一言不合就以武服人的霸道攻X只好吹枕头风说理的遵纪守法受
 
2、一如既往黑贾母等,十二金钗等随缘改运
 
3、武力苏破天,剧情一切为男主服务
 
作品简评:
 
末日霸主穿成贾珍,以武力为保障,律法为准绳,毫不犹豫解决贾家现存的乱象——包揽诉讼,放利贷,贪污受贿,豪奴作乱。

避免抄家之危后,贾珍更是努力奋斗,为自己闯出一条大将军王的青云路来,且不忘族长之身,重新制定家规族规,高举“法治富强敬业”的旗帜,发挥族人所长,将沉迷修仙的敬道长发展成为红楼第一军事专家;让贾赦在古玩界成为翘楚,书写红楼版《国家宝藏》;贾琏成为第一所会计学院的创办者……在他影响下,贾珍之子,贾蓉更是成为红楼第一外交家。
 
本文男主从根本上根除贾家弊端,非但推动贾家族人积极上进,且推动了整个红楼世界的发展变化,开创了一条具有穿越者特色的红楼第一家族路线。全文基调轻松,情节跌宕起伏,读来酣畅淋漓,意犹未尽。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为公版书籍,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或上传的文件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阅读平台!
注册用户:每天均可下载5本书籍(按单本收费),免费区域不收费。
VIP用户:每天可下载5本。全站资源无限制。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第1章 夜黑风高时

今夜圆月高挂,哪怕人在山间无烛火照明,入目的风景也显得格外的清晰。

贾蓉瘫坐在草地上,手里紧紧抱着已经熄火了的灯笼,眼眸带着丝茫然看着周围那一片轰然倒下的树木,感觉耳畔还回荡那呼啸而过的劲风,久久不能回神,直到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声。

霎时间,贾蓉打了个冷颤,眸光顺着声音,看着朝他一步步走来的人。哪怕夜色越黑,无法清清楚楚的辨认那来者的面容,但是那铺天盖地的杀气却早已压得人踹不过气来。

贾蓉瑟瑟发抖,瞧着那逐步逼近的身形,牙齿上下打颤,喉咙似乎被人掐住了一半,艰难无比的憋出一个词来—“老……老爷。”

贾珍眉头拧了拧,扫眼月光下那小脸惨白,冷汗直冒,抱着灯笼完全傻啦吧唧的贾蓉,脑海里莫名浮现一句话“男要俏,一身孝”。一想到此,贾珍缓缓吁一口气,嘴角咧开,努力将脸上冷漠狠戾的表情变得温和些,轻轻松松将猎户间以凶狠难抓出名的野山猪拎到人跟前,沉声道:“看见没了?我不是你爸!但从今后会是你爸爸,哦,是你爹!别叫什么老爷,什么破规矩,万一把你当其他小厮给打了,怕你爹半夜给我托梦。”

贾蓉:“…………”

“虽然他们是奸、夫、淫、妇,但好歹临走前记得你。古代守孝好像不能吃肉吧?这猪肉我就自己吃了,不分给你了。”贾珍边说,边动手生火准备烤肉。

“您…………您……你你你你……”贾蓉呆呆的看着自家亲爹弯腰,手上似乎拿着刀一般,然后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周边已经弥漫着浓郁的血腥气,以及分割好的猪肉。

“鬼鬼鬼……”

“再狼嚎,揍你了信不信?”贾珍看眼近在咫尺的食物,眼眸迷了迷,拧着眉头斜倪眼敢打断他进食的贾蓉:“再敢昏过去试一试?你这承受能力怎么那么弱?”

贾蓉被吓得双手紧紧捂住自己的嘴巴。他怕对方掐死他,把他分、尸了。

瞧着跟个小白兔一样的便宜儿子,贾珍想着自己能活着的前因后果,揉揉头,“我再努力和善且耐心的跟你说一遍。你那个亲爹,贾珍,因为他无能傻逼败坏了祖宗基业,临死前倒是幡然悔悟一番;你媳妇,你爹的姘、头秦可卿,这有点玄幻的神通,死后魂魄一直在贾家徘徊。荣宁两府落败了,宁府和荣府大房是彻底绝种待遇,这两人激起了复仇欲。但他们无法重来,故而选择了我。”

“我想活着,所以同意了他们的条件,让贾家能够传承有序。”贾珍说到最后一句时,眸光幽幽看眼贾蓉,带着挑剔神色。

实在是太弱逼了。

幸亏贾珍就一个儿子,幸亏现在是和平时期,没有丧尸,否则这完全就是个赔本买卖。至于《红楼梦》,至于原著记载的宁府种种,关他屁、事。在末日,更多狗屁倒灶的事。

他只知道自己真的活了下来,在上一秒被最信任的队友背叛,推出去当炸、药、包抵挡丧尸群时,他下一秒能够活着,有吃有喝,那就是人间天堂。

想起这一日味蕾的享受,肚腹的满足,贾珍下手剥皮的速度又快了一分,边自觉带着抹慈善看眼贾蓉:“懂了没?”

贾蓉下意识的想摇头,但看着射、过来恍若利箭的眼刀子,忙不迭点点头,努力张了张口,声音还带着丝喑哑:“我……我懂了,别……别别杀我。”

贾珍翻白眼:“杀你干什么?又没两斤肉,再说了,我还没到吃人、肉的地步。我把这些事原原本本告诉你,只是让你脑子清醒点,别认贼作父。没事别跟荣府那些人玩,知道吗?”

“对了,《红楼梦》我早就还给老师了,只记住大概情节,你先介绍一下自己的情况,什么兴趣爱好朋友之类的,要当你爹,也得先了接了解你。还有说那一堆奇葩亲戚,还有现在什么朝代?”

“…………是。”贾蓉看着那燃烧起来的篝火,看着那据说不是亲爹的爹一脸认真盯着木架子上的肉块,那泛着幽幽绿光的眼,活像饿死鬼投胎,忍不住揉了揉身上的鸡皮疙瘩,结结巴巴着:“您……您……您先回去,我们……可以让仆从上些酒菜,边……边吃边聊啊。”

他冷!

十月的山风很冷的。

绝对不是怂冷。

“厨房没肉。”贾珍遗憾无比回了一句。秦可卿停灵的铁槛寺,没点油水。他魂穿贾珍后,哪怕全是素菜,他也吃了两桌了。反正贾珍为了秦可卿的丧事,隆重怪异的已经让人说嘴了,他吃个两桌饭菜也正常。

“而且到底隔墙有耳。”贾珍眼中露出一抹阴鸷:“当时时间紧迫,我得到的消息有限。就知道这点秦可卿似乎死的有问题。”

贾蓉手用力的捏着灯笼,可惜到底娇生惯养的,哪怕奋力捏了许久,这灯笼也没变形,反倒是自己手被竹条刺得有些生疼。吃疼得抽口冷气,贾蓉咬咬牙:“可卿是他取的字吗?”

闺阁女子取表字之事,是长辈或夫君所为。他娶秦氏之前,秦氏已有表字—兼美。他虽然听得些风言风语,但是如今被证实,还是受不住这等男子屈辱,可偏偏这屈辱是亲爹给的,偏偏现如今亲爹还不是亲爹。

“她不叫秦可卿,叫啥?”贾珍听得问话,连眼睛都没移动一下,只顾盯着猪肉,只开口回了一句:“你们古人就是麻烦,她……好像还叫什么美来着?”

贾珍使劲回想了一番,那时他杀丧尸已经杀红了眼,脑子里只有活下去的念头,哪里还主意得了这种旁枝末节。

这魂穿一回,也不像末日前流行的穿越小说,给他塞一堆原生的记忆。幸亏他82版的《红楼梦》跟着老妈看过,还偶尔记得点梗概。也上过学,为了考试,抄过四大名著的八百字读后感。

“你……我……”贾蓉愤愤捶了一下灯笼:“他……他们……”

听着贾蓉话语中带着份恨意,贾珍难得抬头看了眼人,手指指远处的树木,道:“去撞一个?或者哭一回?看开了点,也别矫情,你不是还那……”

瞧着那血红的眼,贾珍虽说已经被末日磨砺的没多少三观和同情心,但也咽下了他想说的话语。原著里,似乎这贾蓉跟他爹还有贾琏,双飞小姨妈呢。

“咱说开了就好,别憋心里成神经病啊,我可没空关心你脆落的小心灵。”贾珍边说边翻了一下肉块。他已经闻到了肉香了,忍不住喉咙滚动,咽了咽口水。

贾蓉见状终于双手将灯笼压扁,愤懑咆哮:“吃你的肉去,大……大坏鬼!”

“什么破外号,你爸爸我可是末日里大名鼎鼎的狼王雇佣兵团长,是风系异能老大,号称风王。”贾珍骄傲道:“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我没准都已经在暴丧尸头了。对了,你几岁了?别岔话题。回答先前的问题!”

“二……二十。”贾蓉被最后那加重的音调吓得一抖,也没心思纠结“他爹送了一顶绿帽”而他憋屈的没地方找理的事情,声音打颤着先自我介绍:“我……我叫贾蓉,二十岁,属猪,生辰是九月一日,没什么特别爱好的,反正就是吃喝玩乐,偶尔跟着学学管理家务族务,跟蔷哥儿和琏二叔算得上朋友,其……其他倒是没什么朋友。都说我们宁府连石狮子都是脏的,同等勋贵官僚子弟官面上还好,私下都不跟我玩,要不然就是把我当小肥羊,要哄我月钱的,我其实也知晓,不跟他们好;其他五六品芝麻官的子弟,我不跟他们玩,跌身份。”

“…………”

贾珍瞟眼认真自我介绍的贾蓉,抬起木架子咬口肉,虽然佐料上差了点,但鲜嫩多汁现杀现宰现烤的肉,就是香。他已经九年没有吃过肉了,末日里的动物也逆天,就算能猎杀到变异的鸡鸭鱼,也没胆往嘴塞。

边大口吃肉,边听着自家便宜儿子那些小孩子事,贾珍倒也难得带了一分笑意,礼尚往来自我介绍了一番:“我原名贾邦,现在自当顶了你爹的名。性子也算好,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最讨厌背叛,你只要不背叛我,你爸爸……等等,我才三十就有这么个儿子,让我接受一下。”

本尊贾珍他倒是打听过了,今年三十有四。

咬了口肉安抚了一下自己苍老的心,贾珍继续道:“我会好好教你,让你有独立活下去的本事。从今晚起,你别当男孩子,要做男人,懂吗?女人不重要,爱情也不重要,只要你有事业,有自己的实力,别说女人投怀送抱,男人也会自荐菊花,给你采。”

说到最后,贾珍眸光飞快闪过一道恨意。谁没遇到个爱情渣呢!

“是……是跟你一样,那……”贾蓉闻言,眼里迸发出一抹诡异的亮光,在篝火的映存下显得格外的闪亮,看得贾珍倒是有些好奇起来,鼓励的点点头,示意人继续往下说。

“那能一下子就把两个人都抱不过来的树木给砍了吗?”

“你达不到这程度。”贾珍毫不客气泼冷水。末日,人也在变异。等级能力随着战斗以及丧尸晶核的吸收逐步增强。他穿越前,风能等级已经达到了科学家研究的最高等级S级,若是竭尽全力,配合高科技的战刃,能跟古代神话传说那样,劈山了。但是如今,只不过最次一等的B级(等级CBAS逐级递增)。

他刚才已经试过了,拼尽全力,凝聚出的风刃最多能平掉周围二十米以内的树木,能够利用风窃听到的也只有两百米的距离,只够他掏个野猪窝,哦,不对,他提溜这贾蓉来交流前还听到了王熙凤跟老尼姑吹牛逼,三千两拆姻缘。

恩,换个角度想,也是金手指了。人还能活着,还有异能,在古代也算能够大杀四方了。

“哦。”贾蓉焉哒哒应了一句:“不过,我……我又不用砍柴劈火手撕野猪的,老……还是老爷待我好点。”

说到最后,贾蓉抱着扁了的灯笼,失声痛哭了起来:“为什么?为什么啊啊啊!老爷虽然凶了点,可待我很好的!不然他那么风流的,怎么会连个庶子庶女都没有,娶的继室也是没子嗣,京城诸家都没有!光这一点,就已经让很多人羡慕嫉妒了。宁府就我一个,一个子嗣,他还从来不拘着我要上进,还不扣着我的月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他怎么会干出那样的事情来?秦氏比我年长三岁,俗话说女大三抱金砖,自打我们成亲后,也是温柔可亲,我们也是和和睦睦没吵过架红过脸,为什么?”

“…………”那你得问曹公去。

贾珍瞧人一时半会也哭不完,只顾低头吃肉。虽然太娘们唧唧了点,但哭出来也好,总比窝心理强。

吃顿完美饱腹的夜宵,贾珍扫眼还在小声抽噎的贾蓉,忍不住了:“够了,再哭也改不了既定事实!跪下磕头叫爸爸,从今后咱都重获新生。”

“你……”贾蓉抬眸,幽幽的看眼贾珍。他现在理解了爸爸为爹的意思,但是对方比他亲爹更凶,万一……

“你也那么凶,而且对这种事还那么冷血淡漠,没有道德伦理观,万一也瞅上儿媳妇了怎么办?那……”贾蓉大哭:“我不得受两次伤害?”

听着这话,贾珍一拳捶地,他怕控制不住自己这暴脾气,抬手化风刃把这便宜儿子脑袋削平了。

“你爹我是gay,古意叫做断袖,龙阳。”

贾蓉吓得忙不迭跪地,顾不得枯叶沙土震了他一身,开口:“爹。”


第2章 父子两聊天

贾珍对贾蓉的识相还颇算满意。至于告诉贾蓉由来,会不会让人传出去当“妖孽”这事他还真不甚在意,在末日里都能活下来的人,还怕这点事?真有那一天,他也算完成了交易条件,自己个潇潇洒洒,从此海阔天空任鱼跃。

哪像现在还给人当奶妈子。

太信守承诺,责任感太重也是太不好了。可做人还得有些底线在,哪怕身处秩序崩坏的末世。

贾珍听着不远处那虫鸣和乐奏出的祥和之曲,想了想那些年看过的听过的些亲子家庭教育理念,缓缓放下烤火木架子,走了两步,弯腰揉揉便宜儿子的脑袋,以示亲近。

瞧着人血红的眼珠子里因他动作露出的一抹错愕,带着分毫不掩饰的欣喜与期待,活像没断奶的小奶狗,贾珍不由得眉头挑了一挑。他总算有些理解某些人哪怕是末日物资匮乏的情况下,也宁愿养动物了。毕竟,动物乖巧,不会背叛人,训练好了,还能当战斗伙伴。

哪像人啊,人心难测。

而且撸毛也真是件令人身心愉悦的事情。

又揉了揉便宜儿子,还别说贾蓉头发光滑柔顺,真跟绸缎似的,摸起来手感不错。要知道末日两年后,基本上都是光头了。水资源极度缺乏,但头发三两天不洗,别说出油头皮屑了,跳蚤等等都有。能够有一头秀丽乌黑的短发,那是大佬中的大佬。

想想自己多年“卤蛋”头,贾珍又忍不住揉了两下,声音带着分愉悦:“起来吧,慢慢说。”

贾蓉闻言垂眸敛下了各种复杂的心绪,起身坐好,带着分亲近与崇拜,接着介绍起宁府其他人和荣府情况。

“太太尤氏,是继室,娘家不显且还落败了,也无子也没多少宠,在家里没甚地位。自打秦氏入门后,家里后宅事物都是秦氏在管理,按理她也是未来宗妇,也在管理族务的,但宗妇事物大部分还是老祖宗……”

贾蓉敏感的发觉周遭刹那间有些冷飕飕的,瞧着那早已端坐回去又开始低头烤肉的爹,感觉特委屈的抬手摸了摸头。然后看着自己手上黏糊糊的血和黑毛,贾蓉舌尖一咬,之前那一瞬间涌出来感动破碎得彻彻底底—这坏爹是把他当手帕擦了吧?

憋着气,贾蓉侧了侧身,将自己视线望向远方群山,回道:“是荣府贾史氏在管理的。她诰命辈分都高,据闻是昔年我母亲生产时没养好,卧病在床,她代劳着代劳着这宗妇之责就……就不知不觉成她的了。”

宁府是贾氏一族的长房,是族长。时下宗法的效力在某种程度上与律法等同。与族长并肩而立的便是宗妇。普通女子,一辈子终究一生,唯有嫁入男方时,能够去宗祠里拜见老祖宗上记名上族谱。但是宗妇却是代表宗族内的妇女权利,能够在祠堂里说得上话。

光凭自己脑子一想,贾蓉都忍不住后怕起来。荣府老祖宗贾史氏积威甚久,他也挺怕人的。不说其他,光荣府那赖大管家,贾史氏的心腹仆从,他都得唤一声赖爷爷。

可他是宁府继承人啊,是主子,主仆尊卑贵贱有别!

贾蓉把自己心底里那无法说出的情绪全一股脑儿对准了荣府与贾史氏而去,眼里带着恨意,扭头看贾珍,告状:“爹,他们荣府好坏,二房鸠占鹊巢,排挤打压大房便罢了,没准按着这样的趋势下去,他们还能把我们宁府也给占了。真的!”

荣府真说起来也是乱。

荣府与宁府两位开府老太爷是兄弟,一同跟随本朝太、祖爷打天下,靠着赫赫战功封国公。贾源居长,封宁国公,其弟贾演为荣国公。相比宁府几乎一脉相传—贾源传嫡长贾代化,贾代化虽有两子,长子贾敷幼年早殇,次子贾敬毫无任何波澜继承家业。贾敬虽中举入仕,但又好了道去,上书让爵其独子贾珍,荣府却要热闹许多。

荣国公贾演之子贾代善娶了金陵老亲忠靖侯之女史氏。贾史氏生有两子,长子贾赦,现袭一等神威将军。可虽是家主,却未住荣禧堂,反而居住荣府东院,是官宦圈子里的鼎鼎有名的“马棚将军”。其虽然昏聩贪、花好、色,却因蜗居马棚之举,倒也有几分愚孝之名。次子贾政,靠着其父临终遗折,皇帝恩赐其五品工部员外郎出身,也是蜗居了近十几年,从没升过官。但在贾家圈子里,名声却不错,有端方清贵君子之称。不过靠着所谓的“孝顺”居住当家之主能住的荣禧堂,至今是众人暗中嘲讽的一点。

从荣府两房之争,想到荣府取代宁府,也算是有前车之鉴的。

怕贾珍不信,贾蓉急急忙忙举例:“我想起来了,秦氏昔年去荣府宴会,回来还跟我说过,小姑姑在荣府跟庶女住一起,那什么女先生之类的也很敷衍,教养上很没什么规矩。我们非但给钱的,而且要知道昔年老……贾史氏带人走的时候,将祖母的嫁妆也一半带走了。说是怕老爷挥霍乱用,给小姑姑存一份体己。也不想想,我们宁府才几个主子,也不过上青楼买戏子偶尔请客吃饭送礼罢了,我们父子再一掷千金,一辈子都败不光的。哪里像隔壁,赦叔祖父和政二祖父跟竞赛似的,一个买孤品字画,一个买古懂玉石,一个聘清客,一个就纳小妾。更别提叔叔们也很会败家,尤其是宝二叔,我一年都没准还他一月会败家。”

“所以我才要告诉你真相,我不是你爹。”贾珍将肉块翻了个身,边老神在在回道:“和颜悦色跟你说,你没准还不信。你跟那谁,王熙凤关系还不错啊?之前贾瑞是不是被你和贾蔷仙人跳了?”

虽然话语不咸不淡的,但是伴随着山风飘荡开来,贾蓉一颤,慌慌解释着:“那……那是那贾瑞不要脸,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琏二叔当时又不在家,凤嫂子寻了我,我……我和蔷儿帮帮忙,也就吓唬了五十两银子而已。没……没想到……他他是病死的。”

“敢作敢当一点,也没说你这事不对,先、撩、者、贱!但是你以后做事动动脑子,还有别听人瞎指派。”贾珍冷脸:“宁府一场丧事,你那啥亲爹用银子跟流水一样哗啦啦的,小半进王熙凤荷包里就罢了,先前她那跟人放豪言壮语:“【从来不信什么阴司地狱报应的,凭是什么事,我说要行就行。”】吹牛的能耐倒是有的,被人一激将法就上钩,又没能力处理干净尾巴。还用贾琏的名义,到头来吃官司的是贾琏。但谁叫贾琏是他丈夫呢,夫妻两之间的事情,你别往里参合,懂吗?”

贾蓉点头似小鸡啄米,“回老……爹的话,孩儿懂了,懂了。”

“荣府那乱摊子,我也没心思管,到时想办法分宗?有这个词吧?”贾珍看眼目瞪口呆的贾蓉,道:“你且说说如今什么朝代皇帝。”

对于帝王,贾蓉说起来眼中还有敬畏之色,见贾珍转了话题,也不敢再想他听到的惊骇之语—分宗,忙不迭张嘴跟倒豆子一样噼里啪啦道来人先想知晓的消息,唯恐自己说慢了,对方又异想天开。这世上多有合宗之说,像他们贾家,前两年还有个落魄的书生贾雨村由荣府推荐连宗呢,还从来没听闻过有分宗的!

“现国号为周,寓意以复从前大周之辉,太、祖爷自入主京城……”

贾琏听了大半夜的古,倒是略微有些了解了。这相当于元朝后的明朝。本朝太、祖爷司徒康出身背景跟明太、祖朱元璋差不多,乞丐逆袭成帝王。只不过相比朱元璋,这司徒康倒是没狡兔死走狗烹,辅佐他开国的以四王八公为代表的勋贵们大都平平安安活了下来,富贵延续至今,也有三代了。像宁府传承四代了,当然按说也该第三代的。只不过第三代贾敬爱修仙,直接让爵炼丹去了。

至于皇家,也是传承第三代了,不过这第三代上头,还有个长寿的第二代和宁帝。详细的朝政局势,贾蓉也说不清,只晓得他的祖父贾敬曾经当过先太子的伴读。先太子因病早亡,其嫡长子得忠义亲王封,而不是皇太孙,又和宁帝其他子嗣争夺太子之位,发动兵变,最后自绝而亡。

经此一事,和宁帝整顿朝纲过后,将皇位传给继后养子,原九皇子司徒阶。司徒阶现已继位五年。现如今依旧延用和宁帝的年号,今年为承泰五十六年。

知晓了大概背景,贾珍提溜着贾蓉回了铁槛寺,让人梳洗一番,休息去,自己洗漱过后,却是来到了停灵之处。

铁槛寺是宁荣二公修建的,权当京城贾家人口死后暂时栖息之所,毕竟京城距离金陵也山高路远,一人一家行走多有不便。换句话说,等棺材多了,宗族出面一同带回金陵入土为安。

眼看“昏昏欲睡”过去的看守仆从,贾珍手指扣了扣棺材,听着那声若玉石咚咚响,眉头拧了拧,后世红学有说法,秦怀孕了,秦是忠义之私生女。

得想个办法解剖验尸一下,他要知晓秦可亲到底怎么死的。

这事必须得搞清楚,由此他还得追查蛛丝马迹,看看荣宁是毁于家乱还是站队。

而且,他书还是没白读的,秦可卿丧事过后,红楼梦接下去的故事情节便是元春封贵妃,要修大观园了。似乎大观园还有宁府的土地以及财物出资?

想想就肉疼!

末日没来之前,京城二环房子就贵!末日来了,基地里围靠着军方的房子依旧贵!

房子简直是安身立命的根本,哪能白白让出那么大片土地?

更为重要的是,元春封妃和大观园,宁府似乎没捞到一点好处。

这种简直跳楼血亏的买卖完全不能再干。

一个时辰后,贾母还在睡梦中,听得守夜的鸳鸯来报,王夫人有急事求见,眉头紧蹙,一脸不耐,待听完王夫人禀告的消息后,瞬间眼中不见困顿之意,带着分清醒,“珍哥儿这是巴不得贾家成个笑话不成?”

这世上,哪有公爹跟着一同返乡守丧的!哪怕用带族人灵柩回乡,祭祖之词当遮羞布又有什么用?

再者,秦氏的遗体哪能离京。

贾母面色沉沉,“马上让赖大把珍哥儿给我唤过来,还有让老二老大过来劝劝。”

已经回宁府账房打包东西的贾珍闻言,瞥了眼来请人的赖大,看得贾蓉赶紧抱了抱账本,忍住自己下意识要屈膝跪地的腿。

爸爸他又又又又要暴揍揍揍揍了。


第3章 离间荣府计

介于贾珍在家一贯的权威,又介于秦丧事之中贾珍的种种出格行为,仆从还真一时间没发现贾珍有啥不对劲的。哪怕要回扶灵返乡,哪怕要带走宁府现存所有现银,全都二话不说照办。

只除了被拎着教育过的贾蓉。

贾蓉只见他爹瞧着坐在库银箱子上翘着二郎腿,手翻动着账本,虽然没说一句话,连头都没抬一下,但他敏感的发现对方身上散发出的肃杀之气了,跟昨晚一样,先运功,然后狂风大作,紧接着周边所有树木都倒下了,也不知道便宜了哪个上山砍柴的。

贾珍若是知道刚认的便宜儿子还有心思吐槽,他得反过来先拎着人暴揍一顿。这贾家得没规矩成什么样子?说好的封、建、吃、人社会呢?

仆从一个个倚老卖老,视若现代公司,老板都得把人给炒鱿鱼了。

赖大见状,笑意弱了一分,又开口道了一遍:“珍大爷,老太太唤你过去,道有要事相商,还请快些动身吧。”

贾珍扫了眼眉眼间带着倨傲之色的赖大,也没心思思索着行礼对不对,伸手抄起旁边的一锭银子对准赖大脸上砸过去,面色沉沉吩咐道:“来人,去把二房房主给本族长唤过来!”

仆从摸不着头脑,贾蓉已经脚步迈开打算去叫人了。

“你给老子我站住!”贾珍将账本甩贾蓉身上,恨铁不成钢:“堂堂少族长,宁府继承人,把自己活成跑腿的?腰杆子给你爸……你霸道的身份给挺直了!”

贾蓉下意识接过账本,闻言止住了步伐,一句一个动作,挺了挺胸膛。待回过神来,贾蓉望着那不耐的眼色,忍不住鼻子一酸,委屈极了。整个荣宁两府,他辈分最小了,都……都已经习惯了。

“身份你有,但是做人还是要靠自己立得住身,有实力,知道了没?别给我哭哭啼啼,男人,顶天立地,帅气硬气点。”贾珍对这“娇气哭包怂便宜包袱”没法了,瞧着人眼还留着红血丝,跟个小兔子一样的,尽量和善拍拍肩膀,让人坐在箱子上先休息休息。

随后,贾珍看眼被他砸得满头血昏厥过去的赖大,眼眸沉沉扫过扶着人的赖二—宁府的管家,面色愈发阴沉了一分:“从今后革掉赖二管家之职,打发去庄子倒夜香。宁府少奶奶丧,少主闭门守妻孝期却胆敢迎人进府,还真是好管家!”

“至于赖大,直接上门无拜帖还敢对本家主用“唤”,当爷是他们荣府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下人不成?”贾珍横眉倒竖:“去把二房房主唤过来,我倒是要问问他们怎么训的奴才!毫无规矩!”

赖二听了这些话面色变了变,虽然惊骇贾珍的突变,但到底多年的习惯使然,仗着自家都是贾母信任得用的仆从,开口意有所指着:“珍大爷,老奴也知晓您悲伤过度,但凡事还得讲究个礼法。您忽然间要回扶着少奶奶的灵柩回金陵,也太过令人浮想联翩。老太太念着您,念着贾家的名声,想要劝说一二而已。您何苦要为难我们这些当仆从的?”

此话一出,屋内氛围瞬间带着几分凌冽的寒气。

“不为难你。”贾珍一步步走进,垂首看了眼赖二,带着份笑意:“你是家生子吧?世世代代奴才的?我刚翻了翻《律法》。”

边说,贾珍抬腿直对着赖二的胸膛踹过去,一脚让人穿透木制的房门,直飞出院,然后垂首看了看靴。

贾珍的靴子没啥好的,就一个字舒适华贵。

不适合打架!

他想念军、靴了。

听得屋外重重的“啪嗒”一声,屋内宁府的仆从反应过来,忙不迭垂首称是,赶紧去请二房的房主。

=========

半个时辰后,贾珍看着二房房主一行了。

恩,一行。

贾母左边是一身官袍的贾政,长得倒是国字脸,眉目端正;右边是睡眼惺忪的贾赦,脚步飘浮,纵、欲、过度模样,不过哪怕眼圈再黑,倒也掩盖不住好模样。

贾母拄着拐杖,率先兴师问罪着:“珍哥儿,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叔祖母了?”她已经收到消息了,知晓贾珍竟然是咬文嚼字起来,非但砸昏了赖大,还直接踢残了赖二。这赖大赖二都是她心腹赖嬷嬷的子嗣。

这自来有讲究的人家长辈跟前的仆从在小主子面前有份体面的,这体现小辈的孝。

如今,她无亚于被人接连煽打了三?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红楼]帅爆全红楼的族长 [强推] 穿成贾珍怎么破? 自然是高举“法治富强敬业”的新时代贾家族规,走富有红楼特色的第一家  作者:区区某某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