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福运滔天

点击 玄幻奇幻 |作者:云清流| 正版 | [收藏]

女帝福运滔天
豆瓣评分:★★★★☆ [2金币]
朕一定是拯救了世界,还不止一个。万千世界,有谁及的上朕福运滔天。这是一篇农家女,如何成为女帝皇帝的故事。

背景是在古代,不过是架空,和我们中国历史稍微有所不同。与众不同者,名为巫,无所不能。修炼内功之人,为武者。修道修佛着,为方外之人。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为公版书籍,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或上传的文件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阅读平台!
注册用户:每天均可下载5本书籍(按单本收费),免费区域不收费。
VIP用户:每天可下载5本。全站资源无限制。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第1章 干旱医馆算命
  灿烂而深邃的天空,散发着明亮的光芒的太阳。
  那万里无云的美好景色,却没有任何人愿意欣赏。
  一阵风吹来,黄沙四处飞扬。仿佛在呼吸之中,都带着细小的沙子一般。
  农历三月中旬下种的稻谷,现在已经变得没精打采的,没有一点气力。就连禾苗上的绿色,仿佛都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一个30多岁的妇人,嘴唇干裂的看了一眼天空,眼神中带着深深的失望,乃至绝望。
  ——没有云飘过来,今天恐怕还是不会下雨。
  现在已经是农历四月了,可是从年初以来到现在都没有下一场雨。
  再这样下去的话,或许连村口的那口公用井,也再也打不出一滴水来。
  等到了那个时候,他们这些老百姓又该怎么活哦?
  “娘,不好了,荷花今天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仅恶心想吐,甚至连饭都吃不下去了。”
  一个嘶哑如同鸭子叫声的声音传来,中年妇人连忙转头看去。
  只见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从房间里跑了出来,一脸焦急的看着她。
  “大郎,把牛牵出来,套上车,再把你媳妇扶上车,我带你们去镇上看一看大夫。”
  30多岁的中年妇人听到这样的话,脸色都没有变一下,十分冷静的吩咐了一句。
  “二郎,你带着你媳妇。三郎,你也跟着,我们今天一起去镇子上面看一看。”
  话音刚落,用劣质的石头,青砖,黄泥土搭建而成的房子里,就走出了几个少年少女。
  他们穿着暗沉,还打着补丁的衣裳,全身上下没有一个装饰。
  更让人心疼的是,这一家人都瘦瘦弱弱的,身上仿佛没有一点血色。
  一炷香的时间过后,吴美丽收拾妥当,又拿了一些银钱,关上院落的大门,带着自己的儿子媳妇离开了家。
  赶着牛车走了大半个时辰,原本就缺乏营养,缺乏水分的一家人更不好了。如果不是牛车上面可以歇歇脚,估计早就已经过去了。
  幸运的是,他们的目的地已经到了。只是比起年前,镇子里面的人口少了很多,也没有先前那般热闹了。
  来到一个没有多好的医馆,吴美丽掂量了一下怀中的财产,最终还是咬着牙,带着儿子媳妇走了进去。
  财产再怎么重要,也比不上人重要。而且娶那么一个媳妇,需要的聘礼可不少。
  现在这个时候,医馆里面也没有什么人。只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大夫坐在柜台后面,一边拿着蒲扇扇风,一边看着手中的医书。
  吴美丽将面前不知何时散落的碎发拢到耳后,虚弱的笑着走近那位白发苍苍的老大夫,嘴唇发白的说道。
  “麻烦大夫帮我们全家人看一看,我们其他人还好,就是我这大媳妇身子有点不太好。”
  老大夫虽然老了,可是动作十分利索。他麻溜的放下手中的医书,取了一个布包放在面前的柜台上。
  “一个一个的来,我来把把脉。”
  吴美丽笑了笑,率先将手腕放在了那布包上。任由这个白发苍苍的老大夫,伸出了两只苍老的手指。
  那老大夫闭着眼睛沉吟片刻之后,就收回了自己的手指,睁开眼睛笑着说道。
  “老夫人身体很好,非常健壮。如果平日里能够吃好喝好,补充点营养,那就更好了。”
  听到这样的话,吴美丽心中苦笑。现在这个年头,那还能吃好喝好。年后四个月了,到现在可是一滴雨也没下。
  暗自摇了摇头,她将自己的大儿媳妇荷花推到了老大夫的面前,感慨般的说道。
  “麻烦大夫帮我做儿媳妇看一看,到底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
  老太夫从善如流的点了点头,又给这十七八岁就已经结婚的少女把脉。
  短短数个呼吸的时间过后,他一脸笑意的睁开眼睛,语气欢快的说道。
  “恭喜老夫人,贺喜老夫人,您家这儿媳妇怀孕了啊!相信过不了多久,您的膝下就要添一个孙子孙女了。”
  听到这样的话,吴美丽先是高兴,后是忧愁。其实,她听到这家那个儿子的描述的时候,就有了这样的预感。
  可是,她看了看自家儿媳妇那瘦弱的身体,又看了看那仍然不见一丝云彩的天空,打心里没底。
  这个孩子,十有**得活不下来。就算活下来了,恐怕也长不大。
  哀叹着摇了摇头,吴美丽又将其他的儿子媳妇推到了老大夫的面前,让老大夫帮忙把把脉。
  幸运的是,这些人的身体还可以,就是因为营养不足的缘故,身体有些瘦弱。日后有机会,好好补补就是了。
  听完老大夫的判断,吴美丽心中是松了一口气。她看了一眼身边娇弱的大儿媳妇,略有些担忧的问道。
  “大夫,我这儿媳妇的怀相怎么样?需不需要吃点保胎药,让孩子可以平平安安的生下来。”
  老大夫摸了摸自己白花花的胡须,坚定的摇了摇头。
  “老夫人,您这儿媳妇虽然瘦弱了一些,可是怀相却非常好。您就放心了,您这未来的孙子孙女,一定可以平平安安的活下去。”
  听到这样的话,原本不抱什么希望的吴美丽心中突然有了一丝期待。或许这个苦命的孩子,能够在这苦难的世界中挣扎的活下来吧!
  ————
  自称神算子的中年男人坐在街道上,死鱼眼的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他已经一天没开张了,这日子可怎么过?
  非常眼尖的发现一家几口人从医馆里面走出来,其中几个人还喜气洋洋的。特别是其中一个新妇,无意识的将手放在自己的腹部,仿佛是在保卫着什么。
  神算子看到这,心中突然有了点。他连忙调整了一下形象,看着即将路过自己摊子的一家几口人,连忙开口说道。
  “恭喜老夫人,贺喜老夫人。”
  陡然间听到一句耳熟能详的恭贺语,吴美丽带着儿子,媳妇们,顿时停下了脚步。
  “道长,敢问一下,我喜从何来”
  神算子摸了摸自己装门面的黑色长胡须,意味深长的回答道。
  “血脉传承,香火有望,自然有喜。”
  吴美丽看了一眼神算子,原本平静的脸上立刻多了一丝信任。她给自己的儿子儿媳们招呼了一声,就毫不犹豫的坐到了神算子的对面,嘴角含笑着问道。
  “道长手段高超,我也是佩服的。麻烦道长帮我算一算,我这大儿媳妇怀中的孩子,将来是怎样的命格。”
  神算子心想:今天一天没有生意了,能赚多少就赚多少吧!反正这家人也没有多少钱,套路也套不出多少来。
  于是,他在折腾了好半天之后,终于给出了一句批语。
  ——坤载万物,德合无疆,洪福齐天,贵不可言。
  神算子的话音刚落,不远处路过的一位书生就嗤笑一声,掩面走了。
  批的这么好的命,难道那孩子还能成为帝皇不成?现在这年头,算卦的也不专业,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到底是没读过什么书,吴美丽虽然不知道前面那两个词是什么意思。不过,单单洪福齐天,贵不可言这两个词,就说明了这孩子未来的命特别好。
  “道长,您的意思是?”
  神算子摸着自己长长的胡须,肯定的点头回答道。
  “没错,这个孩子的命非常好。老夫人的一家老小,日后一定因为这个孩子而尊贵。”
  吴美丽听到这样的话,笑都不知道有多么开心。不管这位道长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反正她现在心情挺愉悦的。
  于是,她从怀中取出去医馆没有用完的钱财,准备分出一小部分给道长做报酬。
  就在这时,有一个老人家仰望着天空,惊喜的大喊大叫道。
  “你们快看,天上有云了。过不了多久,我们这里就要下雨了。”
  神算子听到这样的话,同样仰头看了一下天空。然后,他低头看着面前的吴美丽,再接再厉的说着好话。
  “老夫人,你看我说这个孩子是个好命的吧!你看看,这孩子还没出生呢!就要给我们这干旱了四个月的地方,带来一场史无前例的大雨。”
  听到这样的话,吴美丽更加信任面前这位道长了。她欣喜的从荷包中取出一大半的孔方兄,足足六个放在了神算子的桌子上。
  “多谢道长吉言,希望这孩子真的如你所料,日后是一个好命的人。我这个老婆子,或许也可以享受一下这孩子带来的福。”
  不动声色的看了那六个铜板一眼,神算子心中稍微有些失望。可是他也知道这普通老百姓的艰难,估计是压榨不出什么油水来了。
  于是,他高深莫测的点了点头,道。
  “一定,一定,这孩子一看就是个有福的。”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求收藏,求评论,么么哒。


第2章 馅饼粟米粥大风
  “娘,刚才他们不是说快下雨了,我们要不要赶紧回家。我记得我们家的衣服还在外面晒着,是不是要回家收一收衣裳。”
  14岁的少年穿着灰色的短衣,昂着头拉着吴美丽的袖子,脸色苍白的问道。
  吴美丽听闻此言,轻轻摇了摇头,不容置疑的说道。
  “看这个天色,想要我们这里下雨,还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我们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再喝点茶水,然后再返回家去。你们赶了大半个时辰的路,本就有些受不了,再赶大半个时辰的路回去,你们就得躺在床上起不来了。”
  “谢谢娘,”
  周三郎眼前一亮,语气欢快的说道。可不是所有的人都有这样的待遇,能够在镇子里面吃点东西的。
  可是在下一个瞬间,他却有些担忧起来,眉头紧蹙的询问道。
  “可是,娘,你手里还有铜板吗?”
  用手指点了点小儿子的额头,吴美丽自信满满的说道。
  “老三,钱财的事情你不用担心,你娘的手中还有三个铜板,够我们吃一顿了。”
  周三郎听闻此言,顿时松了一口气。不由得放下拉着吴美丽的手,乖巧的跟在吴美丽的身后。
  再看看周大郎和周二郎以及他们的媳妇,一个个都是兴高采烈的。
  农家人一向省吃俭用的,能不多花些银钱,就不多花些银钱。
  这一次能够在镇子里面尝尝鲜,不管能不能够吃到什么好东西,都是托了这场马上就要下大雨的福。
  一家人决定好了,就在吴美丽的带领下,朝着镇子里面的一个小摊子走去。
  没错,就是一个小摊子,非常便宜,甚至是不太卫生的小摊子。
  一家六口人,还带着一条牛,手里仅仅只有三个铜板,又能到什么好地方呢?
  “大郎,去把牛车栓好了。绿芽,你扶着你大嫂。”
  吴美丽轻车熟路地吩咐了一句,就放开了手中的缰绳。
  周大郎点了点头,兴奋的道了一句。
  “好的,娘,我马上就去。”
  说完,他就身形一转,将身边的媳妇交到了弟妹的手中。然后,拉着正在反刍的牛,将牛车赶到了一旁。
  绿芽接过自家大嫂,一边笑着挽着荷花的胳膊,一边对着吴美丽说道。
  “娘,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大嫂的,一定不会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吴美丽满意的点了点头,率先往前走了好几步,坐在那小摊子摆放在外面的桌椅上。
  周二郎和周三郎连忙跟了上去,最后便是相互搀扶的妯娌两人。
  就在周大郎还在处理牛车的时候,一个40多岁的中年妇人走了过来,笑着询问道。
  “几位客官,请问你们想要吃些什么?”
  几个小辈没有说话,都期待的看着吴美丽。而吴美丽则是看了摊位一眼,同样笑着回答道。
  “帮忙拿三个馅饼,用刀子割开了送上来。还有,你们这粟(su小米)米粥是免费的吧,管饱是不是?”
  “几位客官是明白人,想必也知道了这已经有几个月没下雨了。所以现在这粟米粥不能管饱,只能一个馅饼一碗。”
  40多岁的妇人笑了笑,镇定自若的回了一句话。
  几个小辈听闻此言,心中稍微有些失望。就连刚刚返回的周大郎,眼神也有些黯然。
  免费管饱以及只能一个馅饼一碗,可是存在着相当大的区别的。
  倒是吴美丽脸色不变,抬着头指着天空说道。
  “大嫂子有所不知,你看这天色,恐怕过不了多久就要有雨了。等这一场雨一下,我等还怕缺水吗?”
  摊位的老板娘顺着吴美丽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曾经万里无云的天空多了白云朵朵,看起来十分厚实的模样。
  “大妹子,这天上有云,可未必有雨啊!”
  老板娘低下头来,满是忧愁的说道。可是仔细看一看,就可以十分轻易的发现,她的嘴角却是多了一抹微笑。
  吴美丽听到这样的话,也低下头来,看着站在不远处的老板娘,面不改色的说道。
  “大嫂子,你说的对,有云未必有雨,可是你却忘了一件事情,我们这个地方已经四个多月没有下雨,也没有云了。听那些老人家说,在这种情况下,有云必定有雨。”
  老板娘笑着点了点头,满脸宽慰的说道。
  “既然大妹子这么说,我就相信一回又何妨?”
  吴美丽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意,试探着问道。
  “那大嫂子,这粟米粥……”
  “原来大妹子说了这么半天,就是为了这粟米粥。”
  老板娘笑容满面的调侃了一句,就大方的挥了挥手。
  “既然大妹子都这么努力了,我也不能不给大妹子面子。这一次,这粟米粥还是和以前一样,免费又管饱。”
  得到这样的保证,一家六口人都露出欢快的笑容。这样一来,他们又能够省下一点粮食了。虽然不是很多,可是也是一种慰藉。
  “好了大妹子,你现在在这里坐一会,我这就去给你安排。”
  老板娘搓了搓手,礼貌性的笑着说道。
  吴美丽自然没有不允的道理,轻轻点了点头,看着老板娘离去,对着摊位边上的老板说着什么?
  作为兄弟中的老大,周大郎在老板娘走后没多久,就慢慢的站了起来,小声的说道。
  “娘,我去拿几个碗,打点粥回来。”
  “让老二和老三跟着你一起去,来回两趟就够了。”
  吴美丽点了点头,随口就吩咐道。然后,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嘱咐了一句。
  “打粟米粥的时候,记得用舀子晃几下,让沉在底下的粟米粥都起来。”
  “好的,娘,我都记下了。”
  说完这句话,周大郎就带着两个弟弟找摊位上的老板和老板娘拿了几个碗,按照吴美丽教的方法,打了六碗粥,来回送到了桌面上。
  可是,即使是这样,免费赠送的粟米粥里面的小米也不多,只有零星的一点点。说是一碗粥,还不如说是一碗清水,只是里面多了一些小米罢了。
  不过,在场的一家六口人都非常满意,没有觉得自己是被欺骗了。粮食本就不便宜,摊位的老板能够免费赠送一点点,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周二郎的媳妇,方才16岁的绿芽突然崛起嘴巴,有些不满意的问道。
  “娘,你怎么不让我去,这种事情本该我这个女儿家做的。”
  吴美丽喝了一口粟米粥,随意的抬起眼看了自己的二媳妇一眼,不以为意的回答道。
  “你照顾你大嫂就好,这种事他们做也行。都有手有脚的,打一碗粥又怎么了?”
  绿芽听闻此言,觉得这话很有道理,可又有哪里不对?她想了半天,没想明白,只好点了点头默认了。
  与此同时,店家也将一家六口人点的东西送上来了。那是每一个都是两个成人巴掌大,有两寸高,用各种杂粮磨成粉制作的馅饼。
  三个大馅饼已经被刀子划开了,露出里面厚厚实实的一层。虽然没有多少肉,可是有各种各样的蔬菜配合在一起,呈现出五颜六色的模样。
  一家六口人看着从馅饼里面流出来的油,不约而同的咽了咽口水,真不愧是能够在镇子里面摆摊的人家,闻着就觉得味道非常好。
  喝过粟米粥,吃过味道不错的馅饼,又给十分辛苦的那条牛喂了一点水,一家人便拉着牛车返航。
  “荷花,你还是坐在牛车上。”
  临走之前,吴美丽拉着牛车,毫不犹豫的对着身边的大儿媳妇说道。
  “你可是我周家的大功臣,可不能委屈了你。特别是你怀里的这个孩子,绝不能受到任何损伤。”
  荷花笑着应了,在弟妹的搀扶下,柔弱无依的坐在了牛车上面。
  都分配好了,一家人离开小镇子,继续赶路回家去。刚刚走到半路的时候,天地间就突然起了大风。呼呼的吹着,仿佛能够吹起一个少女的裙子。
  吴美丽看了看天色,当机立断的说道。
  “起大风了,肯定马上就要下雨了。荷花怀里的这个孩子,果然是一个好命的。绿芽,你也坐到牛车上面去,替你大嫂挡挡风,别伤了孩子。我们继续赶路,争取在下雨之前回到家。”
  “娘,我这就上去。”
  绿芽应了一声,欢欢喜喜的爬上了牛车。能够正大光明偷懒的时候,她可不愿意继续走路。
  周三郎感受着四周吹拂发丝的大风,心里有些担忧,面上也带了一些来。
  “娘,在下大雨之前,我们能够回去吗?我们这些人淋淋雨也没什么,可是大嫂肚子里有了孩子。”
  吴美丽看了看天色,笑着摇了摇头,淡然自若的说道。
  “老三,你别担心,等我们回家以后,过一段时间了才会下雨。”
  周三郎眼中闪过一丝诧异,满脸疑惑的问道。
  “娘,你是怎么知道的?”
  吴美丽笑了笑,意味深长的回答道。
  “老三,等你活得久了,有了一些阅历,也就会看天色了。”
  听闻此言,周三郎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作者有话要说:  每天晚上凌晨两点钟是蹭玄学时间,小仙女们可以不用管它。


第3章 打水 宣扬 屋顶
  又赶了三刻钟时间的路,一家六口人终于回到了村子,远远的就看到了自家的房子。
  周三郎站在吴美丽的身边,十分兴奋的说道。
  “娘,你可真厉害,我们都回来了,现在还在起风,没下雨勒!”
  吴美丽微微一笑,不以为然的回答道。
  “这没有什么厉害的,你以后也会知道的。”
  说笑着继续往前走,一家人就回到了自家门口。吴美丽一边轻车熟路的从怀中取出院落的钥匙,打开院落的门,一边口齿伶俐的吩咐道。
  “老大,你把我们家的大黄牛赶到牛棚里面去,顺便喂点水和草,不让大黄牛给饿着了。老二,我把仓库钥匙给你,你等会儿把车赶到仓库里面去,顺便把门关严实了,等会儿再把钥匙还给我。老三,你年纪还小,没那么好避讳的,就扶着你大嫂,把她送到你大哥房间里去。绿芽,你记得收拾一下院子里面的衣裳,是谁的就送到谁的屋子里。”
  话刚说完,院子里的门就打开了。吴美丽推开院落的大门,率先走了进去。然后一眼就看到院子里面的竹架子上,那被风吹得扭扭捏捏的衣裳。
  几个儿子媳妇连连称是,开始按照一家之主吴美丽的吩咐行事。赶牛的赶牛,拉车的拉车,搀扶大嫂的搀扶大嫂,收衣裳的收衣裳。
  吴美丽也没有闲着,拿着放在一边的水桶和扁担,就直接往院落外走。离开之前,她看着自己的几个儿子,又一次的吩咐道。
  “老大、老二、老三,你们把该做的做完之后,记得去棒一些干稻草回来,把我们的屋顶给收拾一下。免得起大风又下雨,把我们的屋顶给弄没了,又淋雨淋到我们了。”
  等到三个儿子乖巧的应了一声,吴美丽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挑着两个水桶就往村口走。
  打一口井是非常耗费钱财的事情,整个村子里面都没有多少人家有私人的井。其中,并不包括吴美丽家。所以,村子里面大部分的人包括吴美丽一家的用水,全部依赖村口的那一口公共用井。
  离开家还没走多远,吴美丽就遇到了村子里面的熟人。那是一个中年男人,长得瘦瘦弱弱的,肩上也挑着两个水桶。
  “周大嫂子,你又来打水啊!”
  那人看着并不高大的吴美丽,眼中闪过一丝怜悯和唏嘘,十分热情的喊了一声。
  吴美丽点了点头,同样热情的回了一句。
  “他根叔,你也来打水啊!马上就要下大雨了,我打点井水回去,把我家大水缸装满。也不知道这雨要下多久,估计短时间内是无法打水了。”
  根叔笑着应了一声,回答道。
  “是啊,周大嫂子,我也是这么想的。这不,我家婆娘特意让我出来打水,也是为了把水缸装满,免得要用的时候都没水了。雨水虽然也是水,可是需要放一天一夜才能用,也不知道是啥原因。”
  “他根叔,我曾经听说,说雨水里面不干净。”
  吴美丽一边往前走,一边随口说了一句话。
  根叔点了点头,不解的问道。
  “雨水怎么就不干净了?我看着挺干净的啊!”
  吴美丽哑然失笑,径直摇了摇头,漫不经心的回答道。
  “他根叔,你问我,我又怎么知道?不过我听说,隔壁村子里有人去年喝了刚接下来的雨水,疼了好几天就去了。”
  根叔听闻此言,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他单手摸了摸自己的胳膊上面的鸡皮疙瘩,有些后怕的说道。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我们这些人还是要听老人们的话,果然该忌讳的还是要忌讳。”
  “是啊!”
  吴美丽附和了一句,昂首挺胸的继续往前走。等到和根叔一前一后得走了一段时间之后,遇到了一个提着一个大水桶的年轻男人。
  “石头,你也来打水啊!”
  吴美丽和根叔异口同声的打了个招呼。
  皮肤黝黑的年轻男人点了点头,小声的嗯了一声,喊了喊人。
  “周大婶子,根叔。”
  三人会面之后,继续按照以往的速度往前走去。在接下来的路程当中,吴美丽没有遇到和他们一样去打水的人。
  反倒是看到不少人或是挑着水桶,或是提着水桶,或是慢悠悠,或是火急火燎的从村口往家里赶。
  来到村口的水井,三个人就看到一大群同村的村民正在排队。他们也没有插队什么的,直接落到了队伍的最后面。
  排队的人很多,大多数都是男人,只有少部分才是女人。吴美丽来得巧,在她前面站着的恰好是一个妇人。
  “孟家嫂子,你家的还在外面做工,没有回来呀?”
  吴美丽放下肩上的水桶,一边活动着身体,一边嘴角带笑的问道。
  孟家嫂子点了点头,十分无奈的说道。
  “是啊,没回来。也不知道他今天赶不赶得回来,我看是不抱什么希望了。”
  吴美丽笑了笑,安抚着说道。
  “你家那位留在镇子上也不错,免得回来了还弄脏了衣服。”
  孟家嫂子点了点头,又好奇的问道。
  “周家弟妹,你家那几个小子呢?怎么不让他们过来打水,可别惯坏了他们。”
  吴美丽微微一笑,淡定自若的解释道。
  “我把我家那几个小子留在屋里,让他们帮忙翻修一下屋顶。免得这大雨下的,把我们家都给淋湿了。”
  孟家嫂子将散落在额头前的碎发拢在耳后,笑嘻嘻的说。
  “这可真巧,我也把我家小子留在家里,让他们把屋子收拾一下。”
  “什么巧不巧的,这不就是惯例嘛?”
  吴美丽调侃了一句,和孟家嫂子相视一笑。
  突然想到了什么,孟家嫂子又一次的问道。
  “我先前看到你们一家六口去镇子上面呢,你们去干什么啊?”
  吴美丽眼珠子一转,突然提高了声音说道。
  “今天我家那大儿媳妇身体不舒服,我就带人去镇子上面看一看。结果医馆里面的老大夫一把脉后,就告诉我说我那大儿媳妇有喜了。而且怀相特别稳,一定可以生个健健康康的孩子。”
  孟家嫂子一听,眼中闪过一丝诧异,连忙大声的道喜。
  “周家弟妹,恭喜恭喜。看样子明年开春的时候,你家就会有一个大胖小子啦!”
  周围的人听到两人的对话,也连忙给吴美丽道喜。只是因为现在正是排队打水的时候,都没怎么靠近。
  笑容满面,心花怒放的和众人应对了几句,吴美丽得意洋洋的对着孟家嫂子说道。
  “其实那孩子是大胖小子,还是个女娃娃都无所谓,那就是一个好命的,日后我这个做奶奶的,绝对可以享到他/她的福。”
  孟家嫂子一愣,疑惑不解的问道。
  “周家弟妹,你这话怎么说?”
  其他的人也竖起了耳朵,想要听一听吴美丽有什么说法?
  吴美丽环顾一周,非常骄傲,非常自豪的大声说道。
  “我在镇子里面的时候,遇到了一个非常灵验的道长。那位道长给我大儿媳妇里面未出世的孩子算了一卦,说那孩子的命非常好,洪福齐天,贵不可言。还有两句我不记得了,反正是很好很好的批命。那孩子如果是男娃娃的话,估计以后会位极人臣,封侯拜相。如果是女娃娃的话,说不定会嫁个很好的人家,甚至还能成为宫里的人。”
  这话一说,周围的人一大半都露出不信任的神情来。一个农家的小娃娃,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好的命?能够通过科举取士,成为一个七品县令,已经是祖坟里冒青烟了。
  察觉到周围的人的小心思,吴美丽顿时有些急了。她使劲的拍了拍自己的大腿,赶紧举例说明。
  “你们还别不信,我家那孩子就是一个好命的。你们是不知道,那道长刚把命算完,天空中就突兀的冒出了云。还有老一辈的望着天空,高喊要下雨了。”
  这话一出,众人就有些半信半疑起来。难道周家的真的找道长算了命,而且还是一个非常好的命。贵不可言这样的批语,可不是什么小猫小狗就能得到的。
  ————
  村子里的人家很多,吴美丽排队排了整整一刻多钟的时间,这才轮到她自己。而在她的身后,又多出了一长排的打水的人。
  听着周围的人对她家那未出世的孩子的讨论,吴美丽嘴角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的同时,熟练的打起了两桶水。
  然后,她腰一弯,背一直,艰难的将水桶挑在肩上,在天气阴沉,大风飞扬的环境当中,晃晃悠悠的回家去了。
  厨房里的大水缸的水,其实还是半满的。可是为了以防万一,吴美丽才去水井那边挑着两桶水回来。
  于是,等到大水缸已经满了的时候,一个木桶里面还剩下一大半的水。
  处理好了用水的问题之后,吴美丽终于有时间处理其他事情了。大儿媳妇怀着一个金尊玉贵的孩子,又来回走了一趟,现在正在休息,还不能打扰。
  二儿媳妇绿芽虽然刚嫁过来,可也是一个乖巧?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女帝福运滔天 朕一定是拯救了世界,还不止一个。万千世界,有谁及的上朕福运滔天。这是一篇农家女,如  作者:云清流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