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超高校级的审神者 [强推]

点击 青春校园 |作者:曲奇碎可可| 正版 | [收藏]

[综]超高校级的审神者 [强推]
豆瓣评分:★★★★☆ [免费]
一日征召,半生奔波。

被赶鸭子上架成为审神者的水落时江,顺带还被塞过了个推特账号。

时政:去吧少女,你的目标是星辰大海,啊不,成为一个网红!

水落时江:WTF???

刀男们:WTF???

不久后。

某红透半边天的推特账号下,日日有人沉迷美(dao)色无法自拔。

网友A:这破身体吃枣药丸_(:з」∠)_

网友B:曾经我爱冲田总司,现在我爱他的刀/w\

网友C:救命我都在脑补我们家的菜刀了还有的救么?

网友D:醒醒,又疯了一个。来人,把我家菜刀拿来!

阅读指南:

1.本文又名《原本想成为超高校级的摄影家的我努力磨练摄影技巧最后却成了超高校级的审神者(?)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审神者今天更新推特了吗》、《手把手教你如何成为一名网红》【喂

2.部分原作时间线有变动,存在私设。

VIP强推奖章:

一日征召,半生奔波。被赶鸭子上架成为审神者的水落时江,手里顺带还被塞了个推特账号。为了完成时之政府下达的“成为一个网红的任务,她拿起相机,开始完成模特们一个个稀奇古怪的要求。与此同时,现世的日常竟逐渐出现了崩坏的裂痕

作品简评:本文设定新颖,将刀剑男士与社交网络相结合,且看一张张为刀剑男士量身定做的照片如何在推特上引起热潮,拍摄过程中发生的种种趣事也是本文一大看点。灵异神怪 少年漫 黑篮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为公版书籍,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或上传的文件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阅读平台!
全站资源均免费。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第1章 不存在的日常

  “东西我放桌上了。”

  桐皇学园的摄影部部长松沢阳向正在试着调试他的新镜头,听见这句话时眼也不眨地“嗯”了一声。

  合焦完美。

  光圈状态完美。

  他松了口气,抬起头。

  接下来只要……

  不经意瞥到放在桌面上那张纸,在看清上面“退部申请书”五个大字时,松沢吓得差点直接松了手,才用整整一年零花钱攒下来买的镜头险些就这么跟相机一起摔在地上毁于一旦。

  “喂喂,开玩笑的吧。”

  他满头冷汗地嘀咕道,随即立刻提高了声音,“水落同学,水落同学——”

  “水落时江,你给我站住!”松沢忍无可忍。

  这一声喊出来,已经走到活动教室门口的水落时江才终于停下脚步。

  她的手还没从门把手上松开,只是闻声回过头,“啊?”

  “啊什么啊?”

  他们部长明显处在暴走的边缘。

  “你这是对待前辈的态度吗?!”

  “只不过比我大一岁,用你部长的身份压我我都更服气一点。”时江调整了下单反的肩带,“我是按规定流程走的哦,申请书放在那儿了,有什么问题吗?”

  有什么问题——问题大了去了啊!

  “为什么突然要退部?”

  松沢难以置信地问道。

  “也没什么特别的理由,”水落时江的视线有些游移,“只是觉得自己可能不太适合摄影……之类的。”

  松沢:“……”

  这是学妹,这是学妹,不能动手。

  “这话听着真让人火大。”他捂着脸,咬牙切齿地叹气,“连你都这么说,还让我们这些凡人怎么活——而且,你是要让我放走我们部的招牌吗?”

  入部还不满一个月的一年级新生成为摄影部的主力,这种事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看在隔壁的篮球部也有类似存在的份儿上,这倒也不算太奇怪。更何况,只要把“水落时江”这个名字拿出去,得到的只会是些“哦是她啊,那就怪不得了”的感叹。

  水落时江,业内闻名的新生代摄影师,打从国中时代起将各种大赛的奖项拿到手软。她在摄影上的天赋,用一句“天才”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按理说这是个需要积累经验的行当,没个十年八年的正经学习不可能屡屡拿得出有资格参与这样级别大赛的作品。然而,天赐的才能足以弥补任何时间和经验上的差距,这是无论如何也艳羡不来的。

  松沢是跟水落时江混熟了后,才知道她被杂志编辑在光影和构图上吹到天花乱坠的前期作品不过是玩票性质的练手作。当时正逢两人一起出外景吃午饭,松沢听完心态崩得差点忍不住叫服务员给她多加五人份的芥末。

  但这不代表她不努力,松沢也听说了她后来为了补足理论知识啃完了一厚本一厚本的大部头教材,甚至最近在提早来到活动教室时撞见她正把一本他没看清楚全名的英文原版理论书往书包里塞——看来本土的那些已经不足以满足她了。

  得了,比天才更可怕的是什么?

  是勤奋的天才。

  在松沢阳向的认知里,谁都有可能放弃摄影,水落时江是最不可能的那一个。

  他很好奇她这么做的理由。

  “看看这个。”

  时江摸出手机,划拉几下打开网页,举到部长面前。

  “啊……我记得这个,”松沢看着那一溜获奖名单,“你上个月参加的,出结果了?”

  一般高中生至多参与一下学生联赛,像这样全国性质的观望一下就可以了,毕竟——技术和设备都比不上那些专业人士。

  他这位学妹就不同了。

  他怨念地瞄了一眼她肩膀上挂着的那架哈苏。

  “第二名的银奖……”

  松沢咬牙切齿道:“这成绩不是超好的吗?”

  “请念一下金奖的名字。”

  “小泉真昼……”沉默两秒,“小泉真昼?!”

  见他明白了她的意思,水落时江“咔哒”按灭了屏幕。

  “部长,谢谢你让我又坚定了一次——不,两次,”她微笑,“坚定了两次放弃的决心。”

  真是气到窒息。

  ——等等不是你让我念的吗?!

  看着她暗含杀机的笑容,松沢阳向吞咽了一下,这会儿已经用不了“你被小泉刷下去都是快半年前的事了别想太多”这种理由了,大赛结果可是新鲜出炉的。

  这是个天才辈出的时代。

  隔壁篮球部招来了“奇迹的世代”其中一人,摄影界里也同时涌现出两名同龄女生的身影——水落时江和小泉真昼,两人的才华不分上下,自从国二起,各类大赛的冠军基本在她们俩手里轮轴转。这个是第一,另一个就必然是屈居的第二,季军在这俩人轮番较劲儿下便沦为了嗑瓜子看戏的路人甲。

  尘埃落定在几个月前希望之峰的入学考上。

  这所私立学园每年从全国的国中毕业生中选拔各领域的精英,每个领域中只有一人能被冠以“超高校级”的名号就读本科。据说,只要能从这间政府公认超级特权的学校以本科生的身份毕业,就相当于拥有了成功的人生。

  水落时江不在乎所谓的成功人生,她想要的是那个“超高校级的摄影家”的名头。

  可最后拿到它的是小泉真昼。

  而在评委席前,在他们两相比较之下,她最终得到的只是“你的照片没有灵魂”的评价。

  ——凭什么?

  落选了希望之峰,时江憋了一口气,她坚信自己的才能,才不想去读希望之峰为普通学生准备的预备学科,而是转头跟朋友一起报考了桐皇。

  她跟松沢阳向结识的契机就这么奇妙。

  完全不服气的水落时江决定到了桐皇也要发光发热——当然,是作为一名独立摄影人,她没有跟人合作的习惯。偏巧那天摄影部开学招新不顺,作为部长的松沢在放学后的部活时间把事全撂给了副部长,自己上天台透气顺心。

  于是就撞见了那一幕。

  “我要成为世界第一的摄影家——!”

  穿着打扮面孔都明显是刚入学第一天的一年级新生的栗发少女正扒着栏杆扯足了力气喊道:“听好了!总有一天,我——会办出世界上最棒的摄影展——”

  松沢没忍住,笑出了声。

  水落时江:“……”

  她完全没想过自己一气之下的羞耻PLAY被人当面抓了个正着。

  输人不输阵。

  她慢慢扭过头,质问道:“有什么好笑的?”

  “不不,”松沢翻遍口袋,找出一团揉得皱巴巴的纸,“只是觉得你很有意思,要不要加入我们社团?”

  “你们?”时江狐疑道,“社团?”

  “对啊,摄影部。”

  松沢阳向咧嘴一笑。

  “将来会出个世界第一摄影家的摄影部。”

  水落时江一直觉得,是松沢太会说话,她才会接下他手里那张皱得不成样子的入部申请表。

  今天入部刚满一个月,在跟那天同样的时间递上退部申请,也算有始有终。

  “不是第一名有那么重要吗?”

  松沢正对着她的退部申请书唉声叹气。

  “我想做到最好,而且连着被小泉这么打败两次是个人都会挫败啊。”时江烦躁道,“不过呢,这都不是主要原因。”

  接连两个星期,她都觉得自己怎么拍都不对劲,照片删了拍拍了删,压力最大的时候登出了上次大赛的获奖名单。

  这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时江清楚她是陷入了瓶颈期,挺过去也许能找到胜过小泉的办法,可龙门哪是那么好逾越的,每代不知有多少艺术家栽死在了这上面。屡战屡败下,她也难免生出了“可能我并不适合摄影”这样的念头。

  “我是不懂你们这些天才的心气啦。”

  松沢挠了挠他那翘得乱糟糟的黑发,“再考虑考虑怎么样?”

  “申请书我收了,”他拿过那张纸,“但三天内我不会签,到时候如果你没改主意——”

  声音一停。

  她没改主意他也不想签。

  “那就三天。”

  一心惜才的松沢还在纠结是不是该把这时限定长点,那边的水落时江没给他任何反悔的机会。

  “这期间的部活我还是会按时报道的,”她开门时回头跟松沢阳向比了个“OK”,“明天见啦,部长!”

  一直到下了楼梯,水落时江才渐渐放慢步伐,她深吸一口气,往后撩了下有些乱了的发丝,不掩失落地跟等在门庭的好友打了声招呼。

  “抱歉让你久等了……五月。”

  “真是的,小时江有什么好道歉的啦。”桃井五月从她的神情中看出了点什么,“……真退部了?”

  “难道你以为我开玩笑?”

  时江摸了摸腰侧的单反,“我是认真在考虑要不要放弃的,但部长让我过三天再做决定……提前问一句,你们篮球部还缺人吗?”

  “这不是缺不缺人的问题啦。”

  桃井顺着她的动作也看过来一眼,“小时江要放弃真的很可惜,就算别的都不说,你的相机不是新换的吗?”

  “没关系啊,”水落时江一脸的无所谓,“看我今晚就把它挂亚马逊跟论坛上。”

  犹豫地张了张口,桃井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反正这价位的单反挂着一时半会儿也卖不出去,她不确定地想,也许这期间小时江就改主意了。

  “别用看青峰那样的眼神看我啊。”

  时江叹了口气,“我跟他又不是一回事。”

  “是是。”

  桃井苦笑。

  言谈间,两人早已走出了学校。

  开学一个来月,樱花尽谢,三两支蝴蝶姜招摇地从绿叶中探出头。不知是谁刚帮忙浇过水,嫩白色的花瓣尖尖上坠着晶莹的几滴,时江习惯性地摸向腰间的单反包,意识到自己的动作后不由一僵。

  ……旧习难改。

  但从今天开始也没有举起相机的必要了。

  她不动声色地把手从包上移开,桃井正似有所感地看过来,水落时江不想自己的动作显得太突兀,顺手抽出了旁边兜里的手机——就好像她一开始真打算这么做似的。

  这不看还好,她在看清锁屏上的提示时一愣。

  “……啊。”

  “怎么了?”桃井关切道。

  “不……”时江纠结着要不要解锁,“没接上赤司的电话。”

  手机调到了静音模式,电话打来是在五分钟前,她那时应该刚出摄影部的活动教室,一派沮丧中根本没发觉。

  就她对他的了解……

  “应该没什么急事。”

  “先走吧,”时江拿定主意,“反正十多分钟就到了,等我到家再打回去。”

  人行横道边上的红绿灯还亮着禁止通行的红色,信号灯显示的红色人形旁边堆砌起计时的方块。等方块累积到屏幕顶端,人形转为绿色,她跟桃井五月朝着马路对面的车站走去。

  “但话说回来。”

  桃井不知想到了什么。

  “小时江跟赤司君相处的方式还真是和我们不一样呢。”

  心知她说的“我们”是指她自己和青峰大辉,时江眨眨眼,疑惑道:“哪里不一样?”

  “很多方面啊,”桃井掰手指细数,“比如——”

  有时候,日常的终结只需要一瞬间。

  并不止是在桃井的点算中心不在焉地侧过头,在一切还没来得及发生时,水落时江确实感觉到了那么一点不太自然的动静。比如说轮胎摩擦过柏油路面的震动,又比如司机隔着驾驶室玻璃隐约传来的喊声。

  然后,她看到了。

  明白自己躲不掉的那一刹那,时江下意识将眼前的人狠狠一推。

  “危险——!”

  桃井踉跄向前跌去,与此同时,钢铁重重撞上肉体的声音传来,她惊慌回头,“小时江?!”

  被撞飞的瞬间,水落时江看到了司机同样慌张的脸。刹车失灵的卡车紧接着打了一个弯,车头撞歪了路边的围栏,直到一路栽进花坛。

  巨大的惯性带得她的身体在落地时都接连翻滚了好几圈,狠狠在粗糙路面上蹭破的皮肉都在其次,她清楚地听见了骨头断裂的响动。脑袋昏昏沉沉,时江挣扎着想要起身,自觉用尽了全部力气,可最终也不过是手指动了动。

  好冷……

  她不知道到底折断的是哪里的骨头,只觉粘稠的液体在身下漫开。

  相机飞出去了吗?

  时江迷迷糊糊地想。

  如果她就这么死了,妈妈会怎么想?

  有其他汽车急刹车时的尖锐摩擦声,她也听得见有人在哭着打急救电话——被血糊住的耳朵听不大清声音,她只觉得那像五月。水落时江想张口呼救,半晌只咳出一口血沫。

  嘈杂的人声中,一道幼嫩的声音突兀地刺了进来。

  “完了完了完了,居然是这样的发展吗……”

  “为什么偏偏这时候只剩下我轮班啊!”带着哭丧似的哀嚎,“呜哇啊啊啊您不能死啊!您要是死了我们怎么办啊?!”

  水落时江:“……”

  这是在说她?

  她还差一口气呢……

  开始涣散的视线中出现四只爪子,她竭力想从模糊的视野中辨认出那是什么动物,可隐约只看得出好像是一只脸上纹着红色斑纹的狐狸。

  她的眼里还有神。

  意识到这一点,狐之助眼睛一亮。

  “请您再坚持一下!”它高声叫道,“您不能死在这里!”



第2章 奇迹

  奇迹。

  高桥彩香推着手扶车进入单人VIP病房时,如是想。

  但凡听闻过那场车祸的人,大抵都会这么感叹一声“奇迹”。

  被卡车撞飞出十余米,后遗症只是一点皮肉伤和轻微的脑震荡,这已经不止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程度了。护士们私下议论时,新来实习的下村吐槽说这一定是上辈子拯救了世界才能幸运到这种地步。

  唯一令人疑虑的是地上的血迹,检查时也没有发现能跟那出血量相对应的伤口,但只要人没事就好。

  眼下,女孩正坐在病床上,栗色的发丝长及肩膀,柔软地在发尾稍稍打着卷儿,一点看不出那天纠杂着血污的痕迹。窗外透进的阳光在她睫羽上拢出一层薄薄的亮色,浅榛色的瞳仁中正一闪而过介乎于茫然和迟疑之间的神念。

  高桥护士的目光停在她手里握着的糖纸和略微鼓起的一侧脸颊上。

  “哎呀,第几次了,”高桥挑高眉,“要我去告诉天马医生吗?”

  被逮了个正着的水落时江傻眼了。

  “我错了我错了!”

  她一想到那位认真过头的主治医生的碎碎念就头大,忙不迭一把将糖纸塞进枕头下毁尸灭迹,“彩香小姐千万别说!”

  她生得是很好看的,打眼底里带着水灵,鼻尖挺翘,稍稍吊起的眼梢透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儿,这会儿讨好地笑笑就能让高桥彩香轻易心软下来。

  这患者转到她手下,联想起自己家里也有个年龄相仿的妹妹,高桥就难免多关照几分。这照顾也没白浪费,小姑娘漂亮又性格好,一来二去两人熟了不少。

  “虽然不用再控制饮食,”她走过去帮她测量体温,“但也不能这样啊,你现在糖分摄入过量也不好——这糖有那么好吃?”

  “味道不错,朋友送的,”时江讪笑,“我保证这是今天最后一颗。”

  “说好了,最后一颗。”

  高桥直起身,调整了一下她还挂着的点滴。

  “对了,前台刚接到电话,森下先生半个小时后来看你。”

  “好。”

  时江笑着道谢,“麻烦彩香小姐传话了。”

  “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高桥护士摆摆手,去看体温计上的温度,“体温正常,你情况很稳定,应该再过两天就能出院了。”

  抬眼时,余光中一抹亮色让高桥一愣。

  “耳环很好看。”她回过神,笑眯眯地称赞。

  “也是朋友送的,刚戴上。”时江不太好意思地摸上耳垂,“不过不是耳环,是耳夹,我没打耳孔。”

  “还真是。”

  高桥仔细一看,知道是自己看岔眼了。

  这耳夹做工很精巧,只是看不出是什么质地,看着像银又有点微妙的差别,“银的?”

  “啊、诶……应该是吧。”

  高桥“咦”了声。

  连她自己都不清楚?

  “我过一个小时来拔针,”高桥彩香也没有就这个话题多做纠缠,她叮嘱道,“再偷吃糖我真要跟天马医生说了。”

  等她推着摆满器械的小车走出病房,水落时江才松了口气,靠向身后被充作靠垫的枕头。

  “诺亚。”

  空无一人的病房里,她轻声道。

  “是,”男生温柔的音色直接在她脑海中响起,“我在。”

  水落时江:“……我再问一遍,你真的不能读心吗?”

  “不能。”

  不知是出于放心还是遗憾——又或者两者兼具,时江叹了口气。

  “稍微安心了点,看来我还是有隐私的。”她嘟囔道,“但这样自言自语,如果被别人看见了会不会被认为是精神有问题啊?”

  “根据场景模拟,会的。”

  “……喂!”

  水落时江报复似的用指尖捻了下耳垂上的吊坠。

  她不认为这是银制的,它的触感和重量更像是某种不知名的金属,也许是两百年后新发现的矿材。

  这当然不是普通的耳夹。

  方才跟她对话的声音便来源于此。吊坠构造精密,其间藏匿着一块不到半个小拇指指甲盖大小的芯片。而芯片上装载的,是名为“诺亚”的人工智能AI,更确切地说——辅助生存装置。

  “未来的科技还真发达啊。”

  她呼出一口气,抽出伸到枕头下的手,先是将那一小块糖纸揉成一团准确地掷进墙角的垃圾箱,又把玩起跟这耳坠一起交给她、又被她藏在枕头里的手机——那看上去倒跟这个时代的没什么差别,“或者说,玄幻?”

  救了她的那只会说话的狐狸,自称狐之助,是两百年后时之政府的代表式神。

  当时的她真的只差一口气。

  颅骨骨折、肋骨折断陷入内脏、脊椎神经受损,一处处都是致命伤,在这个时代,就算能抢救回来,后半生是什么状态也预料得到。

  狐之助的插手让一切有了转机,也变得复杂许多。

  她当时正处于强弩之末的身体无法通过时空隧道接受未来的急救,取而代之的解决办法是先暂时用大量他们称之为“灵力”的力量强行还原出车祸发生前的样子,为了不让现世的人们起疑,还是留了些伤口。

  但那只是种半假不真的幻象。

  严格来说,如果不能继续维持灵力的供应,她依然会陷入濒死的状态。

  问题就出在这里。

  谈到以后的解决办法时,狐之助望着她直叹气。

  “为什么您的灵力这么弱?”

  水落时江:“……???”

  怪她咯?

  她能怎么办,她也很绝望啊。

  据说她的灵力低到近乎没有,别说是能不能用其保持现在的状态,能否使用都不好说。水落时江坚持认为那才是现代人的常态,但不可否认这于她当下而言确实是致命的。

  己身的灵力不足以支撑,自然需要依靠外力。

  灵力补充剂伪装成软糖送到她手里,但光靠她这么个初入茅庐的新手也无法好好利用,好在他们还提供了AI诺亚。

  由他解析灵力进行疏导,时之政府在确保她的生存上真是下了不少功夫。

  “因为过了最佳抢救时期,贸然撤下灵力只会让您的身体立刻垮掉,所以这个辅助装置可以帮您长期地调理修复。等您的身体适应再接受进一步的治疗,这是最保险的方案。”

  狐之助在解释时这么说。

  “这不是没有代价的,”它犹豫了一下,接着道,“在这期间,您要为我们工作。”

  “审神者”——那是水落时江第一次听说这个称谓。

  两百年后出现了被称为“历史修正主义者”的谋反者,伙同他们手下的时间溯行军妄图篡改历史。为了维护历史,时之政府招揽到灵力强大的人才出任“审神者”一职,唤醒沉睡的器灵作为战力,这都没什么问题。

  但……

  “不管怎么看,我都跟灵力强大挂不上钩啊。”

  水落时江费解道。

  “我懂知恩图报的道理,可这样下来不是你们在赔本吗?”

  在她身上倒贴这么多灵力补充剂,让她去当审神者只会用得更多,随便换个灵力强点的普通人来都行,干嘛一定要她?

  狐之助沉默了很久。

  “以您现在的权限,”它缓缓地说,“我只能告诉您,是为了保护历史。”

  时江挑高眉。

  她想起来了。

  昏迷过去前,她听到它在哀叹轮班的事,搞不好先前她就处在层层监视下,所以才会在遭遇危机时第一时间被施以援手。

  她对历史……有那么重要?

  难道不会是他们找错了人吗?

  “我还是不明白。”

  为了稳定病人的心理状态,墙面上贴着颜色柔和的壁纸。水落时江还没完全从几个小时前和狐之助的对话中拔出思绪,她注视着上面的花纹,“我只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高中生,连被认定为‘超高校级’的才能都没有,你们至于看得这么紧要吗?就没怀疑过找错了人?”

  “您有您能做到的事,我们也没有找错人。”诺亚的声音温软,“请按照狐之助所说,用这个手机注册账号吧。”

  除了出任审神者,时之政府还有个另外的附加条件。

  ——经营起一个推特账号。

  至于如何经营,当然是利用她的本职——虽然水落时江还不知道他们是要她拍什么。

  “我说过,我已经放弃摄影了。”

  嘴上这么说,水落时江还是按着软键盘输入电话号码,“尽管不知道为什么你们把我看得这么重,但就算我不拍照,你们也会努努力让我活下去吧?”

  “……的确,”诺亚说,“每天会为您提供最低剂量的灵力补充剂。但如果您按照要求做,政府会根据每张照片的质量和影响折算成额外的剂量。”

  她的指尖停住,“我要那些干什么?”

  “这事关您的身体状况。”

  AI的男声进一步做出说明。

  “因为现在您需要灵力才能存活,灵力刚刚够用和灵力充沛,您的感受是不一样的。此外,您将来工作的本丸要运作也需要审神者的灵力支撑,环境如何取决于灵力多少。”

  水落时江懂了。

  是活得捉襟见肘还是富足有余的差别。

  这时候,放不放弃的选择权已经不在她手上了。

  “行吧,我试试,”她道,“拍得不好可别怪我。”

  她还在瓶颈呢。

  “但现在还有个最大的问题……”

  时江皱起眉。

  “我没有相机啊。”

  专职摄影的总有那么两三台,至少水落时江曾经是如此。可前不久陷入瓶颈的困扰,她疑心是设备还不够好,把头几年弄到的两台相机变卖后又加上攒下的零用钱,买了那架哈苏又新配了镜头。

  都说摄影穷三代,单反毁一生,自从入了这个坑,她就没停过吃土。

  然后她的哈苏在车祸里摔了个稀巴烂。

  换句话说,她现在身无分文,别说是相机了,连一根螺丝钉都买不起。

  ……等等。

  想起高桥护士说的来访时间,时江意识到有办法解决。

  森下尚弥进门时,看到女孩正端端正正地坐在床上。

  “今天精神不错啊,”他拉过椅子在床边坐下,“小时江。”

  “爸爸。”

  水落时江笑眯眯叫道,森下尚弥也乐得“哎”了声。

  “有件事跟你商量一下。”

  “行行行,”他一向对这个继女视同己出,“你尽管说。”

  他这么说,水落时江索性开门见山,“我想借点钱。”

  森下尚弥:“……”

  他的脸色一时变得尴尬起来。

  “这个啊,不是爸爸不想借,”森下尚弥咳嗽一声,“你前两天出事,***妈回来以后……我本来藏得很好的……”

  秒懂。

  “怎么又被找着了?!”时江恨铁不成钢。

  “我真没跟上次藏一样的地方。”

  森下尚弥为自己辩解道:“是优子她太擅长找私房钱了。”

  “要不还是跟优子撒撒娇,”他建议,“有什么想要的让她给你买。”

  “不行,你知道的,只有这方面她绝对不支持。”

  时江叹气。

  能跟赤司家有所往来,虽然有部分原因是***妈和诗织阿姨是大学同学,但同时也是因为水落优子是日本商界少见的女强人。如果不是优子不喜她接触摄影,按照她家条件,早够她把器材换了好几轮。

  她获再多奖,水落优子都不可能提供资金支持,顶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看她把零花钱全攒下来花在摄影上。

  反倒是时江十二岁时跟优子再婚的继父森下尚弥,偶尔会偷偷用自己的私房钱接济她。

  眼下这条路都堵住了,水落时江咬牙切齿地把自己埋进枕头里。

  “诺亚,”她小声问,“你们在这方面就没有什么经济援助吗?”

  贷款都行啊!

  “没事。”

  AI笑答。

  “您有办法解决的。”

  她有个鬼办法!

  “小时江,小时江。”在森下尚弥眼中,女儿是气到用枕头泄愤,“最好快起来哦,赤司君应该快到了。”

  ……诶?

  时江抬起头,“他来为什么不跟我说?”

  “不清楚。”

  森下尚弥摊了摊手,“我也是路上才知道的,他只是跟我说了声。”

  如他所说,病房门在十分钟后被再度敲响。

  她异色瞳的青梅竹马进来时,森下尚弥便笑着招招手走出去,给他们同龄人留点空间。

  水落时江有些僵硬。

  她上次见到赤司是在刚醒的时候,那会儿来的人不少,他只是没说话地站在不远处,没待多久就?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综]超高校级的审神者 [强推] 一日征召,半生奔波。 被赶鸭子上架成为审神者的水落时江,顺带还被塞过了个推特账号。  作者:曲奇碎可可

下载地址:

验证码:123456

×

QQ扫一扫,关注右侧QQ群" 领取[验证码]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