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这个付丧神大有问题

点击 青春校园 |作者:暝阑| 正版 | [收藏]

[综]这个付丧神大有问题
豆瓣评分:★★★★☆ [免费]
某一天,

本丸的付丧神们发现他们锻出了一把和自己画风不太一样的刀剑,

那是一个曲裾深衣,容貌可爱,微笑时像一块甜甜软软小软糖的——

女孩子!

付丧神:夭寿了!本丸突然锻出了刀剑少女怎么办?!

1、女主是刀,非性转,非暗堕本丸

2、女主本丸内甜甜软软小软糖,出阵一秒狂化一刀一个堪比太刀

3、文名样式来源于美术部~

4、沉迷日常,偶尔搞事

vip强推奖章

为了能够更好的维护历史,时之**召唤了名剑鱼藏。但是万万没想到,这柄被称为勇绝之剑的短剑竟然是一个微笑起来甜甜软软,像是小软糖一样的女孩子!作品简评:本文立意新颖,语言轻松,人物间的相处日常平实自然,女主的一举一动都软萌可爱,有很强的画面感。作为千年前的刀剑,女主逐渐融入现代社会中出现的种种问题也是本文的一大看点。综漫 幻想空间 无限流 甜文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为公版书籍,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或上传的文件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阅读平台!
全站资源均免费。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第1章 问题之一

  

  九月,

  不知名的浆果缀满了树梢,红色的枫叶为本丸染上了一层明亮的颜色。

  鹤丸用手托着下巴,若有所思的注视着池塘里姿态优美的锦鲤,他白色的内番服被阳光照耀着,在空旷的本丸中显得十分显眼。

  因此,脚步急促的在回廊上奔跑着的前田藤四郎,十分轻易的就找到了他。他露出了松了一口气的表情,然后将手放到唇边,比成了喇叭状,朝着鹤丸喊道“鹤丸殿!政府又送来了御札!”

  “哦哦,是吗!”鹤丸放弃了和池塘里游鱼含情脉脉的对视,他直起身,金色的眼眸中满是欢愉的色彩“这可真是吓到我了,没想到这次这么快,好——”

  他将袖子卷了起来,做出了干劲满满的样子“这一次,我一定要将一期一振锻出来!”

  路过的鲶尾听到这句话之后,毫不遮掩的嗤了一声,他双手叉腰,歪头像是嘲讽一样注视着鹤丸“虽然这么说,你最近锻出的,不都是打刀吗?”

  130地狱……鹤丸的脑海中立刻出现了这个词。

  鲶尾说的没错,最近几次锻刀,不管他扔进去多少资源,锻出的都是本丸已经有的打刀。

  “就算是拿去链结,也未免太多了。”鲶尾抱怨道,他似乎是刚刚完成内番,脸上还残留着些许疲惫的表情。

  但虽然这样抱怨着,他也还是朝着鹤丸走了过来,等着他一起前往锻刀室。

  他们这样频繁锻刀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这座本丸——没有一期一振。

  即使粟田口一派的刀剑日夜都在期盼自家兄长能来,但是从来没有一次成功过。

  鲶尾看了看被交到鹤丸手上,可以大幅度提高锻刀成功率的富士御札,忍不住出声多叮嘱了一句“这一次如果还是一个半小时的话,就换人来吧。”

  原本鹤丸是这座本丸里最擅长锻刀的人了,但是每次许愿锻到一期一振的时候,总是像受到诅咒一样,变成一只非洲鹤。

  非洲鹤站在锻刀炉前陷入了沉思,对于一期一振的屡锻不中显然打击了他的自尊心。

  “这一次干脆全部都放进去好了……”他低声嘀咕了一句,然后在投放资源数量全部设置成了最大数值。

  橘色的炉火将他白色的内番服照亮,他扬手将御札投入到了炉火中,看着它一点一点的被燃烧成灰烬。

  而后,无论是他还是鲶尾和前田,都在同一时间仰头看向了最上方的计时牌。

  [00:30]

  鲶尾忍不住用手揉了揉眼睛,他表情微妙的转过了头,仔细打量着鹤丸“虽然说希望你不要在锻出打刀了,但是,用这么多资源锻出短刀,你未免也……”

  他的话并没有说完,但是鹤丸已经明白了他究竟想要说什么。他也露出了一副惊讶的样子,目光迟疑的注视着计时牌“原来这个公式……是可以锻出短刀的吗?”

  理论上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鲶尾也并没有多想,他伸手拍了拍鹤丸的肩膀,故作无奈的摇了摇头“还是叫物吉来吧。”

  “物吉现在不在哦。”在锻出一期一振这件事上从来没有幸运过的胁差,此刻应该在远征才对。

  鹤丸左右看了看,觉得资源完全不成问题,于是他决定趁着物吉回来之前,再锻一次试试看,他随手拿起了身边的加速符,将它丢进了炉火中。

  计时牌上的数字在瞬间归于了零,而后,从炉火中缓缓浮起的刀剑,被白色的光团所笼罩着,看不清本体真正的样子。

  “咦?”鹤丸发出了有些讶异的声音本丸已经拥有的刀剑付丧神,按照常理说应该是不会被再度召唤的,因此,假如锻出本丸中已经有过的付丧神,从炉火中出现的,应该就是普通的刀剑本体。

  但是现在,面前的这把只能依照轮廓辨别出刀种的短刀,显然是本丸没有的新刀。

  “政府新实装了短刀吗?”鹤丸问。

  被问到的前田认真的摇了摇头“没有接到这样的通知。”

  “那就只有召唤出来看看了啊……”鹤丸低声嘀咕了一句,他将蕴含着灵力的召唤式神置入了包裹着短刀的光圈中,而后白光炸开,漫天的桃花飘散开来。

  从纷纷扬扬花瓣中最先出现的,是如同水波一样荡漾开裙摆,裙摆之上,是纹绣着日月的玄色深衣。

  只要一眼就知道并非是此地的装扮,但是,令付丧神们如此惊讶的,并非是她的衣服,而是面前微微阖眼,有着黑色柔顺长发的——短刀少女。

  即使自家弟弟是一个完美的女装大佬,鲶尾还是被面前突然登场的付丧神吓了一跳。

  “女……女孩子?还是……”

  被议论着的付丧神缓缓睁开了眼睛,如同世界上最完美的人偶一样精致的脸上,出现了些许茫然的神色。

  她如同黑曜石一般纯黑,但却闪闪发光的眼眸掠过了在场的三个人,最终定格在了面前将她召唤出来的鹤丸身上。

  “您……”她脸上露出了欢快的神采“您就是我的……那个……咦?”

  新锻出的刀剑少女脸上一瞬间闪过了有些惊慌的神色,她微微低下头,自顾自的嘀咕了起来“明明来之前特训过的,应该怎么称呼新的君上来着?”

  “……”鹤丸在一瞬间有些哑然,他看着面前微微皱起眉,看上去与庄重的服饰十分不搭的面容可爱的女孩子,终于想起了之前政府下达的文书。

  时间溯行军经过与刀剑男子长期的战斗,已经熟悉了他们的战斗方式,为了减少伤亡并且起到奇兵的作用,政府提出了“交换生”计划。

  计划的内容十分简单,就是将不同国度的付丧神进行交换。因为计划还不完善,政府打算先选择一座本丸作为试点。

  这就是交换来的,邻国的付丧神吗?

  鹤丸不由的惊奇了起来,他用眼神向鲶尾和前田传达着“看,我的运气不是很好嘛,这可是多少人想要的,唯一的刀剑啊!”

  然而,鲶尾和前田并没有搭理他,因为世上刀剑千千万,他们现在想要的只有一期一振。

  而另一边,终于想起了自己恶补的知识的刀剑少女,则完全无视了面前三个人的眼神交流,她用欢快的声音补全了之前的话语“我想起来了!您就是我的master吗?!”

  “……”什……什么?鹤丸有些茫然,但是一边的鲶尾却像是突然来了兴趣一样,露出了带着些许兴奋的表情“你也在看吗?那个《为圣杯而战》”

  少女立刻点了点头,她的声音像是棉花糖一样又甜又软,大约是因为开心,她说话时的眼眸,一直在闪闪发亮“因为不太了解这边的礼仪和称呼,所以临时补了很多知识!”她的话语顿住了,然后脸上露出了十分羞涩的表情“但没想到,立刻就忘记了。”

  不不不,你补习的方向有些奇怪啊。

  被吓到了的鹤丸,连忙挥了挥手手想要澄清这个错误。但是突然间,他意识到了这是一个机会。于是,露出了恶作剧之前特有的欢快神采的鹤丸,言语模糊的说道:

  “嗯,虽然有些不一样,但是我确实是将你锻出来的人。”

  “喂喂,鹤丸——”鲶尾试图阻止一看就知道想要恶作剧的鹤丸,但是已经晚了,已经将鹤丸当成未来将要侍奉的主公的小短剑,已经认认真真的开始向‘主君’介绍起了自己:

  “我是鱼肠剑,虽然诞生于春秋时期,但是被使用的时间却很短。虽然很多地方都还有不足,但是还是请多多指教。”

  她顿了顿,而后再度浮现了有些局促的神色“我已经很久没有过主人了,所以……可能有些地方……”

  大约是因为紧张,她用手握住了自己宽大的袖口,脸颊也微微侧了过去。原本就是想要开个小玩笑的鹤丸,由衷的产生了一种罪恶感。他正打算开口解释,却见已经调整好了呼吸的鱼肠剑,用带着些许羞涩,但却十分认真的表情对他说“但是,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保护你的!”

  虽然看上去娇小而又柔软,但是在她说出这段话的时候,却让鹤丸感到了可靠。

  可是,鹤丸他一点也不开心。

  感觉此刻澄清误会的话,这位因为见到了新主公而欣喜的少女,一定会像是被雨水打湿的花瓣一样瞬间颓丧下来。

  这下糟糕了。鹤丸将求助的视线投给了在一旁看热闹的鲶尾和前田,没想到鲶尾一把拉住了想要帮忙解释的前田,用一脸看好戏的表情注视着鹤丸。

  看来请外援已经是不可能了,苦笑着的鹤丸重新将目光投到了好奇的盯着他看的少女身上。

  他嘴唇动了动,解释的话语在喉咙间转了一圈,然后又被他吞了下去。

  “总之……”他伸手轻轻揪了揪自己的头发,然后在少女闪闪发亮的视线之下,僵硬的将头转向了另一边“我先带着你去……参观一下本丸吧……”



第2章 问题之二

  小鱼几乎是立刻就答应了,她在鹤丸转身之后,就立刻跟了上去。谁知道刚刚走了一步,就踩在了长长的裙摆上。

  她一时没站稳向前倒了下去,宽大的袖子被突然带起的风吹拂起来。她努力挥舞着手臂希望保持平衡,像是永远储藏着光亮一般的眼睛微微睁大,然后,她从喉咙中溢出了又小又轻的“呀”声。

  但是,这些都只发生在一瞬间。就在离她最近的前田发出惊呼声的时候,她的另一只脚猛地向旁边一移,身体转了一个圈,然后竟然稳稳的站立住了。

  她茫然的盯着自己的脚尖看了很久,突然像是也受到了惊吓一样,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太好了,要是在第一次见面的人面前摔倒可就糟了。”她小声的嘀咕并没有被捕捉到,因为,在其他三个人看过来的时候,她已经露出了有些困扰的笑容,颇有些心虚的解释道:“抱歉,因为刚刚从时空隧道里出来……”

  她长长的睫羽轻轻颤了几下,突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样,猛地将视线集中到了鹤丸身上。

  糟……糟糕了……被master看到了。

  一直以来想要成为主公可靠贴心的小软糖一瞬间焦急了起来,她猛的向前跨了一步,也不管和自家新主君的距离是不是有些太近了,只是用略显焦急的语调解释道“但是……但是master,虽然偶尔有些冒失,但护卫工作我还是会好好做的,请你不要担心!”

  “不……我没有担心这个……”鼻端是浅淡的兰花的香气,少女白的透明的脸庞占据了他所有的视线。莫名觉得有些呼吸困难的鹤丸微微别过了头,然后有些绝望的抬手捂住了自己的额头。

  这一刻,他终于理解了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

  这样不行,鹤丸在心里说道,如果不在这里澄清这个问题,之后误会恐怕会越来越大。于是他迟疑着,打算委婉一些和少女说明这个本丸的真实情况:

  “其实……我……”

  但是,他支支吾吾的解释并没有说完。

  之前在锻刀时被云层遮蔽的太阳,此刻恰好从云层之后钻了出来。

  “啊……”被阳光照亮了侧颜的少女发出了短促的惊呼,她微微扬起了头,眼眸中都是温暖的光辉。

  “今天的天气真好啊。”她说。

  明明只是一年四季里,绝对会出现很多次的,平常的天气,但是她却露出了像是久违了一样的欣喜的表情。

  鹤丸有一瞬间从她的语调中读出了某种隐藏着的希望与喜悦,但是还没等到他细想,少女又再度恢复了平时的样子,用像是太阳一样的笑颜对他说“我们走吧,master!”

  糟了……最好的解释机会又被错过了。

  突然意识到了这一点的鹤丸暗自叹息一声,他摇了摇头,拜托鲶尾和前田帮忙收拾一下锻刀室,然后默不作声的带着少女迈出了门。

  假如本丸有审神者的话,鹤丸完全可以将真正的审神者带到少女面前。但可惜的是,这座本丸并没有审神者。

  拥有着唤醒器物沉睡的思念之力,并且能够承受的住众多付丧神而不会灵格崩坏的审神者,在这个世界上是极为稀有的。但是,依靠这些稀少的审神者对抗数量庞大的溯行军,这个过程实在是太过漫长了。

  于是,时之政府研究出了灵力融合装置。

  将不同的灵力汇聚融合在一起,然后输送至本丸的中枢,维持着付丧神的活动。

  希望能够陪侍新主公的鱼肠剑,被召唤到的这个本丸,恰好是一个没有审神者领导的本丸。

  要怎么告诉她呢?

  鹤丸忍不住侧目看了看少女,拥有着精致面容的少女,仿佛永远充满着好奇与喜悦,她的目光如同宝石一样璀璨,微微张开的嘴唇如同桃花一样娇嫩。

  鹤丸无法狠下心摧毁她对于未来的希望,他金色的眼眸中第一次出现了有些苦恼的神色,而后就在他开始烦恼的那个瞬间,少女突然站住了。

  她伸出手指向了远方,柔顺的长发顺着她的动作从肩膀上滑落了下来。

  “master,那……那个……是老虎吗?”

  鹤丸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在不远处的草坪上,五虎退还有乱正在给小老虎梳着毛。

  鹤丸一瞬间想起了日本号,即使面前的小老虎看上去完完全全就是小猫的样子,但是那个拥有官位的长/枪,却还是被吓的不敢靠近。

  但是,明明放在日本号身上有些违和的事情,放在面前看起来瘦瘦小小的短剑身上,却像是理所当然一样。

  也是呢,鹤丸抬手托住了下巴。

  虽然看起来很小,毕竟也是老虎。那是只要提起名字,就会让人联想到力量与血腥的残暴的掠食者。会害怕也是理所当然的。

  对小鱼的恐惧表示理解的鹤丸,一脸宽容的看着她。他思考了一下,在制造惊吓和安慰她这是短刀五虎退的老虎,并不会伤人之间选择了后者。

  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他的解释还没出口,少女就扭过头,跃跃欲试的看着他。

  “我可以摸摸他们吗?Master?”

  总觉得和自己预想的剧本有哪里不一样的鹤丸心情复杂的点了点头,他看着小鱼向前跑了几步,然后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整个人都僵住了。她缓慢的回过头来,然后一脸乖巧的盯着鹤丸看。

  鹤丸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意思,于是他挥了挥手说“没关系,不用在意我。”

  于是,在他说完这句话之后,努力想要尽忠职守的小短剑在羞涩的拉了拉自己及腰的长发之后,就立刻放飞了自我。

  她脚步轻快的跑到了五虎退和乱面前,用手撑着膝盖,弯腰看着小老虎们。

  有着金蓝相间眼眸的小老虎在她过来的时候就竖起了耳朵,和它因为陌生人到来而有些羞涩和害怕的主人不同。小老虎在小鱼到达的瞬间就转过了身。

  它歪着头看着穿着复杂的小短刀,然后冲着她嗷呜了一声。

  小鱼蹲下了身,她小心翼翼的伸出了手,抚摸着小老虎的头。小老虎没有挣扎,它甩了甩自己的尾巴,尖尖的耳朵动了动,在轻轻的嗅了嗅小鱼之后,将头靠在了她的身上。

  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受到小动物欢迎的小鱼微微睁大了眼睛,她呆呆的看了看自己的手,然后小心翼翼的将小老虎举了起来。

  一旁跟过来的鹤丸承担起了解说的职责,他为两把好奇注视着小鱼的小短刀简单说明了今天发生的事情,然后就迎来了乱毫不留情的吐槽。

  “所以说,就是你又失败了对吧。”乱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草屑“需要我帮你记到本子上吗,第一百次锻一期哥失败记录达成?”

  “真是毫不留情啊,乱。”鹤丸摇了摇头,他双手抱臂注视着将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小老虎身上的小鱼,然后低声嘀咕了一句“说起来,时之政府也未免太不负责任了,一个人孤身到达异国,还承担着守护和自己无关的历史的使命,怎么看也太严苛了吧。”

  乱没有回答,他只是歪着头看着面前如同盛开着的桃花一样,看起来可爱而又活泼的少女,然后无视了身边的鹤丸,露出了灿烂的微笑“我是乱藤四郎,是粟田口一派的短刀,你……”

  小鱼回过头,好不容易将注意力从老虎身上转移开的小短剑脸上,闪过了毫不遮掩的惊艳的神色“好……好漂亮……”

  但是,这句话的尾音刚刚落下,她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

  对于以后一起共事的同僚可不能是这样的态度啊……

  她不由的想到了前主公子光,他曾经拥有过的刀剑无一不是气势森然正气凛然。

  这样可不行,第一印象总是非常重要的,如果被当做是不可靠的小孩子就糟糕了!于是她立刻调整了过来,一脸严肃的挺直了胸膛,试图让自己显得可靠一些“方才失礼了,我是春秋时期欧冶子锻造的鱼肠剑,如果可以的话,叫我小鱼就好。”

  她本身就不适合严肃,所以在绷着脸说了几句话之后,脸上又出现了浅浅的红晕“但……但是您真的非常漂亮。”

  她长长的睫羽下是大而明亮的眼睛,因为害羞而微微躲闪的目光和因为紧张下意识绷紧了的身体,让她看起来十分可爱——并且很软很好欺负。

  她收回了手,用小老虎半遮住了乱的目光,然后微微扭过头,将头埋在了小虎柔软而蓬松的绒毛里。

  五虎退本来因为陌生人的到来而感到了羞怯,但是因为小虎对面前新来的刀剑十分亲近,他也不由得放松了一些。

  “小……小鱼……”他抱紧了小老虎,微微仰头看着她,试探性的询问道“是女孩子吗?”

  “当然是啊!”小鱼对于五虎退的问话感到了不解,她将小老虎放到了自己的膝盖上,用手拉了拉自己的脸颊,看上去十分迷糊“难道我不像女孩子吗?”

  “不……不是,只是没想到……真的有刀剑女士……”

  嗯?小鱼下意识的看向了微笑着的乱,对上了小鱼视线的乱丝毫没有遮掩,他伸手指向了自己,笑容平白的多了几分艳丽的神色“这么看着我,难道是好奇我裙下有什么吗?”

  莫名感到了某种危机的小鱼,动作迅速的摇了摇头。

  早就习惯了自家兄弟这样举动的五虎退露出了无奈的表情,他被阳光照耀着的脸庞看上去有些苍白,脸上的小雀斑让他看上去显得青涩而又柔和。

  “那……那这么说的话……小鱼就是,本丸唯一的女孩子了。”

  “诶?”出乎意料的是,鹤丸却露出了有些惊讶的神色,他之前所有的心神都留在被误认成了master怎么办上,所以并没有觉得哪里有什么异常。

  但是现在,注视着面前的少女,鹤丸国永终于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在这个全部都是刀剑男士的本丸里,第一次,迎来了一个……女孩子……

  “等……等?”他举起手摆出了暂停的姿势,然后在粟田口一家复杂的目光下,捂着脸向后退了一步。

  和其他拥有审神者的本丸不同,这个本丸的付丧神自从变成人之后,就没有接触过女孩子了。他又再度从指缝里看了看个头娇小,歪着头看他的少女,一直在心中猛烈安慰着他的“都是刀剑,怎样都好吧”的声音突然就消失不见了。

  在拥有人身之后吸收了过多人类情感与知识的付丧神,最终还是给面前的小女孩贴上了“娇小、纤细、需要细心保护的标签。”

  于是,鹤丸国永,这位现在沐浴在九月的阳光中,一直活力满满的皇家御物,满脑子都被“该如何和女孩子相处,在线等,急”给刷屏了……



第3章 问题之三

  

  小鱼被自家master变换莫测的表情惊到了,她眨了眨眼睛,然后伸手拉了拉鹤丸的衣袖,声音像是棉花糖一样又轻又软。

  “您怎么了master?是哪里不舒服吗?”她眼眸中皆是担忧,认认真真观察着鹤丸奇怪的脸色。

  而一旁听到了小鱼对鹤丸称呼的五虎退和乱藤四郎表情却微妙了起来。

  “什么master啊……”乱摆出了一脸十分嫌弃的表情“你原来还做了这种无聊的事情吗,鹤丸?”

  “不不不,你先听听我的解释……”鹤丸连忙挥了挥手。

  然而乱藤四郎对此不为所动,他抱住自己的手臂,丝毫没有听鹤丸解释的意思“总之,就是你又在制造什么惊吓了吧,呜哇——差劲——”

  他将对这样可爱的女孩子,你居然也下得了手这句话咽了回去,然后转过头,看着一脸茫然小鱼,微微鼓起了脸颊“这个家伙啊,根本不是什么master,他和我们一样,是这座本丸的付丧神……”

  “等……等等……”鹤丸连忙想要阻止乱说出真相,但是已经晚了,如同遭受了重大打击一样的少女眼中似乎浮现了浅浅的水波,在水波剧烈的震荡之后,她微微低下了头。

  对方仿佛突然颓丧起来的样子终于让乱意识到了哪里有些不对,他扭头看向了鹤丸,发现对方正苦笑着摇着头。

  “真是抱歉,我本来一开始就想说的,但是……”但是,她看上去确实是想要好好的陪伴着主公。

  努力向鹤丸介绍着自己,生怕对方觉得自己不可靠的小短剑,实在是太过可爱了。

  鹤丸走到了小鱼面前,他伸手摸了摸小鱼的头发,然后微微弯下腰,想要看清她掩藏着垂下的黑发中的表情。

  但是,小鱼其实并没有他想象的那样沮丧,她用脚尖轻轻踢了踢草坪,然后歪着头,用十分苦恼的声音说道“这样的话,之前背下来的那些台词,就全部都没有用了啊……”

  “诶?”乱眨了眨眼,他和自己兄弟对视了一样,然后问道“什么台词啊?”

  提到这个,小鱼终于又精神了起来,她重新抬起头,一脸认真的注视着面前的乱“像是由我来守护你、大家的背后就交给我之类的。引导我的人说,这些话是绝对会用到的。”

  所以说……你究竟被教了些什么啊……

  我们居然一直在为这样的政府工作吗?

  怀疑起了时之政府引导人员可靠度的付丧神们同时心情复杂的沉默了下来,在一片寂静的气氛中,抱着小老虎的五虎退伸手推了推自己兄长“既……既然有新的同伴来了,果然还是要重新准备房间吧……”

  被五虎退一提醒,鹤丸才意识到这个问题。

  原本这座本丸就只差一期一振了,虽然早就为一期准备好了房间,但是因为太过思念兄长了,所以短刀们就擅自将一期一振和他们的房间——打通了。

  换句话说,现在整个粟田口一派,都是住在一个房间的。

  如果小鱼是普通的付丧神,那么让他暂时和小短刀们住在一起也是可以的,但偏偏她是一个女孩子。

  这可难倒鹤丸了,完全不知道女孩子的房间应该怎么布置的他下意识的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乱。

  没想到的是,乱恰好对给小鱼布置房间有些兴趣。他抬手将散落的金发扎好,然后用食指推住了自己的脸颊,露出了可爱的笑容“这个就放心的交给我吧!”

  鹤丸松了一口气,他仔细想了想,觉得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让面前看起来有些呆的小姑娘先熟悉本丸。

  于是,他伸手拍了拍小鱼的肩,让她跟着跟他走,打算为她介绍一下本丸。被树叶覆盖着的树林并不是很好行动,想到小短剑差一点在锻刀室平地摔的事情,鹤丸最终还是朝着她伸出了手。

  “咦?”脚步轻快行走在林间的小鱼茫然的抬头看他,她的发间沾上了落叶,红色与黑色相互交织缠绕竟然显得异常和谐。

  鹤丸将伸出去的手抬高,在短暂的犹豫之后,将红色的树叶从她的发间拿了下来。

  “啊……”发出了小小的感叹声的小鱼立刻低下了头,抬起手小心的拍了拍自己的头发,想要看看有没有其他的漏网之叶。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做这个动作的时候,连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轻轻踮起了脚。

  鹤丸忍不住笑了起来,他金色的眼眸镀上了一层柔和的光辉,目光柔和的看着这位新同僚。

  有一点……想要摸摸她的头。

  虽然产生了这样的想法,但是鹤丸却很快就抑制住了。他看着重新立正站好的少女,觉得别说摸头了,之前想要伸手牵对方的动作,似乎也有些做不出来了。

  他空空的手握了一下,觉得莫名的有些寂寞。

  果然,如何和女孩子相处,真的是一种十分玄妙的技术啊。

  而一直等着鹤丸带路的小短剑在发现鹤丸一动不动之后,终于意识到了他方才究竟想要做什么。

  她面上浮现了有些苦恼的神色,脖子微微的向后缩了缩“您是担心我会摔倒吗?果然之前的事情吓到您了吧……”

  她的手轻轻的垂了下来,明亮的眼眸仿佛时刻涌动着明亮的光彩“但是,那次真的是因为时间太久没有到过外面来了,一时有些不适应。但是,我现在已经完全没有问题啦!”

  像是为了证实自己并没有说假话,她甚至张开了手臂,原地转了一圈,然后用自己在阳光下如同宝石一样闪闪发光的眼睛,注视着鹤丸。

  鹤丸的注意力并没有过多的停留在她那句时间太久没有到过外面上,每一位选择对抗时间溯行军的付丧神,他们身上都背负着悠长而沉重的历史。

  不过是习以为常的事情罢了,但是鹤丸却还是在一瞬间感到了微妙的心疼。

  大约是面前的少女实在是太过于天真无邪了,就像是未经雕琢的璞玉一样,纯净的过分。

  鹤丸不由的长长叹息了一声,他收回去的手最终还是没有忍住的,落在了小鱼的发间。

  “是是,我知道了,那么,我们就继续参观本丸吧。”

  小鱼重重的点了点头,她学着鹤丸方才的样子朝着他伸出了手,在对方微微诧异的目光下,露出了带着些许局促的笑容“不过,还是非常的感谢您,您真是温柔的人啊。”

  完全不介意之前欺骗过她的事情,反而害怕鹤丸觉得尴尬而伸出的手,看起来有些苍白。

  鹤丸的指尖颤动了几下,然后缓慢的伸出了手。

  这是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新奇的体验,虽然很快,这份新奇的体验就被突如其来的烦恼打破了。

  鹤丸站在坑里,默然无语的抬头望着从上方惊慌失措向下望的小鱼。他颓然的抬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综]这个付丧神大有问题 某一天, 本丸的付丧神们发现他们锻出了一把和自己画风不太一样的刀剑, 那是一个曲裾深衣  作者:暝阑

下载地址:

验证码:123456

×

QQ扫一扫,关注右侧QQ群" 领取[验证码]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