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很爱你

点击 言情小说 现代小说  |作者:木浮生 | 正版 | [收藏]

原来我很爱你
豆瓣评分:★★★★☆ [麦谷多]

微信“扫一扫”领取

有人说,相爱的人厮守在一起,连光阴都是美的。桑无焉一直小心收藏着的一个秘密,是那些长久萦绕在她耳边的唯美韵律。

穿过人潮人海,世界的另一头,有一个人随手泼墨,就能将她带入盛开的玫瑰园。她一直好奇,是谁能赋予文字如此鲜活的生命?直到她遇到了苏念衾……

他有着一双世界上最动人的眼睛,执笔便能勾勒出最缠绵的感情。虽然他的高傲冷漠让她退却,他的善良和才情却让她深深沦陷。她说:“我喜欢你,从第一次见到就喜欢。”

最初的悸动,从相遇的那一秒钟就早已注定,有些瞬间,即是永恒。跋涉多年的逝水年华,她倾尽所有的运气去等待,原来要等的人一直在耳边。我想和你一起虚度光阴,一起消磨精致而苍老的宇宙。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豆瓣网,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交流平台,本站不提供任何存储下载服务,所有内容收集于互联网!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编辑推荐
  

  你一个不经意的温暖笑容,点亮的却是我的整个世界。
  木浮生具期待值的暖心力作盛大回归,遇见属于你的“第1眼男神”。
  晋江原创网征文大赛具口碑的亚军作品,千万读者翘首以待。
  浪漫樱花封面、随书手绘剧情海报、唯美书签,双封面豪华装帧,绚烂整个寒冬。
  新增番外、作者内心独白,首次揭露本书写作的“幕后故事”。 

内容简介
  有人说,相爱的人厮守在一起,连光阴都是美的。
  桑无焉一直小心收藏着的一个秘密,是那些长久萦绕在她耳边的唯美韵律。
  穿过人潮人海,世界的另一头,有一个人随手泼墨,就能将她带入盛开的玫瑰园。
  她一直好奇,是谁能赋予文字如此鲜活的生命?
  直到她遇到了苏念衾……
  他有着一双世界上动人的眼睛,执笔便能勾勒出缠绵的感情。
  虽然他的高傲冷漠让她退却,他的善良和才情却让她深深沦陷。
  她说:“我喜欢你,从一次见到就喜欢。”
  最初的悸动,从相遇的那一秒钟就早已注定,有些瞬间,即是永恒。
  跋涉多年的逝水年华,她倾尽所有的运气去等待,原来要等的人一直在耳边。
  我想和你一起虚度光阴,一起消磨精致而苍老的宇宙。
  经典语录:
  那是桑无焉生平一次见他笑。眉毛挑起来,眼睛像星星一般闪亮,然后睫毛随着微微颤动,顿时让人的心都觉得软软的,甜甜的。
  苏念衾摸了摸她的头,“有什么可担心的。在哪儿走失的,我一定会在哪儿一直等到你回来。”
  在这样一个玻璃小房子里,城市的半空中,伴着蒙蒙细雨,似乎时光都沉醉了。
作者简介
  木浮生,生于蜀地,自小喜欢看书,只爱书中那些有关儿女情长的桥段。一直记得亦舒的那句话:“做人凡事要静。静静地来,静静地去;静静努力,静静收获,切忌喧哗。”所以,惟愿自己拥有一颗安静的心。80后畅销都市言情小说家,被业界誉为具潜力的天后生力军。代表作《良言写意》是读者公选出的必读十大言情之一,并已输出影视版权。已出版作品:《良言写意》《世界微尘里》等。
媒体评论
  ★苏念衾这个人物是木浮生的小说中我喜欢的男主角,他恃才傲物,固执地用自己的单纯和善良来对抗这个复杂的世界,喧嚣的城市中,他是那一抹安静却亮眼的风景。
  ——读书网友
  
  ★《原来我很爱你》的文字十分有画面感,雨中的摩天轮、人潮人海的地铁站、女贞树下撑着伞的男女……这些精致的画面串起了一个浪漫却坚定的爱情。两个相爱的人,即使在人潮人海中走散,最终都会找回彼此。
  ——网友
  
  ★桑无焉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从她一眼见到苏念衾开始,这个男人就注定成为她一生的执念。这个坚定勇敢、把所有热情都交付到一段爱情中的女孩,让人印象深刻。
  ——微博用户
目录
第一章电梯偶遇
第二章盲文老师
第三章孩子他爹
第四章偷吻未遂
第五章爱情哲理
第六章物种楷模
第七章我的女人
第八章情何以堪
第九章剩女相亲
第十章谁灭了谁
第十一章何为“猿粪”
第十二章终身美丽
第十三章生则同衾
番外一爱在西元前
番外二为你写诗
后记一生一刹那
精彩书摘
  雨中摩天轮
  他们两人坐在摩天轮里,一人一边面对面。圆形的玻璃盒子一点一点地远离地面。
  这时,天空下起雨来,雨滴落在玻璃上然后一注一注往下流。
  整个城市都笼罩在了烟雾之中。
  桑无焉突然想到苏念衾的一句歌。
  “城市霏微,雨细清都。”很像从宋词里走出来的段子。
  桑无焉顿时觉得,看不见的人也能写出这么美丽的景色,也许想象比眼见来得更浪漫些。
  苏念衾好像完全陷入了一种自我的沉思中,一直未发一言。他坐在座位上,背也挺得笔直的。他的眼睛好像能看见一样,目光落在桑无焉身后那片城市的远景中。
  桑无焉细细地打量他。
  大概不常在户外活动的关系,他的皮肤细腻又苍白,睫毛又长又浓密,不禁让桑无焉担心,假若他不是失明的话,睫毛会不会挡住视线?
  那双没有焦距的眼睛非常的漂亮,着了墨一般的深黑色。
  此刻,桑无焉竟然有点庆幸他的眼盲,正因为这样,她才能这么肆无忌惮地盯着他看。
  他的唇总是抿得很紧,显得一副漠然的样子。唇很薄,唇色也很浅,好像孩童般的色彩。
  忽然,她冒出一个古怪的念头。
  她—很想吻他。
  桑无焉被自己大胆又奇特的念头吓了一跳。
  她亲过爸爸妈妈的脸,亲过程茵,甚至是小时候流着鼻涕的魏昊,独独没有吻过这样一张国色天香的成年男人的脸。
  可是,下一秒,她又为这个惊悚的念头羞得无地自容,于是强迫自己拧头不再看他。
  这样一个男人,连牵个手估计都会被他嫌弃,怎么会让人吻。
  说起手,她想到被她烫伤过的地方,于是不禁又回过头。他的双手都在盲杖上,又白又长,指节就跟玉似的。
  不经意地一抬眼,余光内还是出现了那嘴唇。
  此刻的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将双唇微微打开一点,这样一来下唇显得比上唇丰盈了些。
  不过确实是机不可失。她觉得完全可以模拟一下,反正没人看见。
  这么一想,心中竟然有些欢喜。
  她轻轻地伸过头去,一点一点地靠近他的脸,然后使劲屏住呼吸,怕他一察觉自己的气息便露馅了。
  在两人的脸还有两寸距离的时候,她停了下来,她不能再接近了,盲人的知觉是很敏锐的。
  她缓缓地,轻轻地,阖上双眼,让心沉醉了一下。
  不能得到他的吻,这样模拟一样也是好的,她在说服自己。
  在这样一个玻璃小房子里,城市的半空中,伴着蒙蒙细雨,似乎时光都沉醉了。
  哪知,就是如此静谧凝固的一刻,苏念衾却突然说道:“这种事情,似乎都是男人主动的。”
  他温暖的气息随着那句话打到桑无焉的脸上,她吓得尖叫了一声,急忙跌回座位上。
  一系列动作让整个车厢都摇晃了一下。
  “你……”桑无焉像个被当场捉住的小偷,脸红得好似一个大番茄,“你怎么知道?”
  “桑小姐,我有说过我是个瞎子吗?”
  女贞树下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
  说它大,又不大;说它小,但是也能淋湿衣服。苏念衾和许多男人一样,不爱带伞,能省就省,现在正好遇到下雨。
  他站在人行道的树荫下,还是有那么一些雨滴从叶缝中漏下来,落到他的肩上,肩部的衣服已经湿了一小片。
  桑无焉走到旁边,举起伞,分了一半空间给他。
  他察觉,转身。
  “是我。”她说。
  “没关系,雨不大。”他温婉地拒绝。
  “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桑无焉继续磨厚脸皮。
  于是,两人就这么站在女贞树下,撑着伞。他不怎么爱说话,她一个人也聊不起来,索性也闭嘴,免得再惹人讨厌。
  桑无焉也学着闭起眼睛。然后,她听见雨滴落到伞上叮叮咚咚的,偶尔还有车道上汽车飞驰而过的声音。
  他就是这么体会生活的?
  还有……她突然就嗅到一阵花的香味。她睁眼一抬头,发现在女贞树绿叶的遮掩下,已经有些细碎的花率先开了。
  A城路边人行道上总是种很多女贞树,大概因为气候的原因,这里的女贞比其他地方开花得早,而且花期也长。
  细小的白花会开满整个街道,一到雨天,那香味夹在湿润的空气中,显得格外清新。
  原来不知不觉之间,春天已经来了。
  “呀,女贞都开花了。”桑无焉感叹。
  “女贞?”苏念衾问。
  “嗯。”
  “以前有人跟我说,这种树是冬青。”他喃喃地说。
  “女贞和冬青不一样。”
  为了证明自己说的,她将伞交给苏念衾,仰头绕着树走了一圈,终于找到一株最矮的枝丫,随即跳起摘了一片叶子。
  女贞树因为这种震动,倏地一下,积累在叶子上的雨水如没了线的珠帘一般掉了下来,砸到苏念衾的伞面噼噼啪啪,自然也湿了桑无焉一身。
  桑无焉抹了抹额头的雨水,走回伞下。她牵起苏念衾的右手说:“最简单的就是叶子不一样,你摸摸。”
  她指引着他的食指去摸树叶的边缘,“这个是光滑的。冬青的叶子边上是锯齿形的。”
  “那天的芦荟也是锯齿形的。”他说。
  “对。”桑无焉点头,对着眼前这个好学的孩子眯眯笑。
  不一会儿,来接苏念衾的那辆车已经停在路边。
  在回去的路上,余小璐连续瞅了苏念衾两三眼,终于忍不住问:“你一直捏着片叶子做什么?”
  “没什么。”苏念衾淡淡地回答,然后打开车窗松开手。
  女贞树的树叶,随风飞了出去。
  两个人的地下铁
  回去的路上,在地铁站,正是六点多人潮最汹涌的高峰。
  地铁来了,她在前面牵着苏念衾的手躲开人流,等着最后上车。这时候几个为赶时间而飞奔过来的人,一下子撞开他们,然后将桑无焉挤进人群被带上了车。
  待她往回走却见已经关门了。
  她不知道苏念衾是不是也上了车,又不敢在车厢里大声地叫他的名字,怕他窘,便四处张望。她个子不高需要踮起脚尖,来来回回地找。
  左边,右边,座位上。
  没有。
  她的心开始焦急起来。
  苏念衾一定还留在车站,他很少一个人在这种公共场所,人又那么多,他又死鸭子嘴硬肯定不会找人帮忙,早知道就让余小璐开车来了。也不晓得他认得路不,会不会遇见坏人,他的手机又在自己的背包里。
  她越想越着急,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
  地铁一停,她立刻下车在另一边原路坐回去。
  回程的车厢里,人少了许多。她紧挨着门口站着,外面是漆黑的隧道,一直蔓延。好像有一个世纪那么长之后,地铁才重新见到外面的光亮。车厢里的喇叭报着站名,然后缓缓地停下来。
  她透过窗户的玻璃,远远地看见苏念衾立在那里。
  就是他们错开的那个地方,一动不动。
  他个子挺拔,长相很抢眼,所以好像不需要特别醒目的标志就能一眼找到他。
  桑无焉奔去,一把扑过去,环抱住他的腰。
  他轻松地说:“这么快!”好像还等得意犹未尽一样。
  “我都吓死了。”
  苏念衾摸了摸她的头,“有什么可担心的。在哪儿走失的,我一定会在哪儿一直等到你回来。”
  ……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原来我很爱你 有人说,相爱的人厮守在一起,连光阴都是美的。桑无焉一直小心收藏着的一个秘密,是那些  作者:木浮生

下载地址:

验证码:123456

×

QQ扫一扫,关注右侧QQ群" 领取[验证码]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