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爷谋婚:痞妻撩人

点击 现代言情 |作者:大雪人| 正版 |

军爷谋婚:痞妻撩人
豆瓣评分:★★★★☆ [收藏]
轻松暖心婚恋爽文。 这是一个某女绞尽脑汁撩人的血泪史。 这是一个某男不动声色等着被撩的追妻史。 # 贝奕叶:骨灰级颜控腐女。 爱好:看个小绿文,欣赏个高清无码大战视频,外加调戏个英俊小哥,靓丽美女。 目标:用自己无与伦比的魅力将某男掰直。 结果:某个清晨,某女死鱼一样躺在大床上,妈蛋!说好的高冷基佬呢? 人与人最基本的信任呢? # 叶哲琛:高冷腹黑神秘军官。 爱好:关注某女动态,掌控某女行程,制定周密计划,不动声色的出现在某女视线中。 结果:经历了同俊男竞争,同美女决斗之后,终于将人拐到户口本上。

【母女小剧场】 贝奕叶:“上次是一半的肝脏,这次又要我一颗肾,如果下次你的宝贝女儿心脏也衰竭了呢?” 盛姿桦:“你的存在的意义,就是让雨欣活下去!” 贝奕叶:“我亲爱的妈妈,我存在的意义,是让你一、败、涂、地。” 【互怼小剧场】 某军营。 XX军报记者:“贝奕叶,明明有大好的前程,为什么选择特招入伍?” 贝奕叶沉思道:“拯救某基佬。”

XX军报记者:“……没有想到你这么幽默。”小眼神飘向谣传是基佬的叶哲琛。 贝奕叶真诚道:“我很诚实,比如叶队,十分需要拯救。” XX军报记者已经泪流满面:你可以不诚实一些! 记者淡定的转移话题:“你的座右铭是什么?” 贝奕叶一脸正直:“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 XX军报记者已经感激的要哭了,总算有句正常的答案。 叶哲琛神秘一笑:“她的座右铭很多。” 记者双眼冒光:“比如?” 叶哲琛:“……” 贝奕叶磨牙。 XX军报记者面如死灰:“……”还能不能好好做个采访?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为公版书籍,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或上传的文件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阅读平台! 注册用户:每天均可免费下载1本书籍。 VIP用户:每天可下载3本。可下载VIP精品书籍。 加书友QQ群:650923332 ,送3天VIP会员!!!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00一 谁特么能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

京都医院。

住院部210。

21点。

漆黑的夜空难得出现几颗星星,被都市的霓虹灯掩盖了光彩,黯淡了许多。

夜风拂过,柳枝摇曳,光秃秃的枝干,少了绿叶的陪伴,没有一丝生机。

深秋的夜风很冷,很凉。

病床上的女孩儿十指微动,须臾,缓缓睁开了双眸,下意识像上扯了扯被子。

看着手背上的针头,贝奕叶这才意识到,她是在医院。

房门猛地被推开,女人一身黑色职业套装,妆容得体,长发盘于脑后,一丝不苟。步履间透着威严。

“贝奕叶,既然你已经醒了,就快点签字,雨欣等着做手术,现在是雨欣最佳手术时间。”

盛姿桦冷漠的命令道,完全没有半点作为母亲的慈爱。

医生立刻离开了病房。

病床上,女孩儿脸色惨白。

昏迷了三个月,刚醒来,等待她的不是温柔的怀抱,而是冷漠残忍的命令。

“从我五岁开始,就是陈雨欣的移动血库,几乎每三个月都要为她输一次血。”

“十岁的时候,你们从我的身上取了一半的肝脏,移植给了她。现在,她肾衰竭,你们又盯上了我。”

贝奕叶抿着双唇,凝视着充满威严的女人,“妈,在你的眼里,我是什么?”

盛姿桦只是睨了她一眼,冷漠中带着厌恶。

“如果不是你可以让雨欣活下去,你以为,我会带着你这个拖油瓶,被人嘲笑吗?”

贝奕叶抿唇,漂亮的眸子迎上了盛姿桦那厌恶的目光。

“在你的眼里,我只是让陈雨欣活下去的工具吗?”

沙哑的嗓音透着不符合她双十年华的沧桑,莫名让人心疼。

盛姿桦微愣,诧异贝奕叶的改变。

从前,她是绝对不敢跟她对视的,更不敢用这样质问的口吻跟她说话。

“我以为,你早就已经明白了你的使命!”盛姿桦面无表情的脸越发的冷漠。

“如果不是雨欣先天不足,如果不是你身体的各项指标都跟雨欣相符,当初,我根本不会将你带到陈家。”

贝奕叶垂眸,细密的长睫毛掩下了眸中的悲伤,明明早就已经知道答案,为什么还要再被她伤一次?

为什么要让她回来?

为什么要让她继续这样的噩梦?

盛姿桦却以为她的沉默是无声的抵抗。

“你以为你能够逃走吗?你以为你离开了陈家,一切就都会结束吗?最后还不是被你心心念念的男人送了回来?”

她的声音越发的冷漠,眼中嘲讽更甚,“你存在的意义,就是让雨欣活下去!这就是你的命运。”

贝奕叶一手按住心口,忍住钻心的疼,眸中的泪,苍白的小脸,眸子清亮,倔强的强撑着仅有的自尊。

“想让我签字?”她沙哑的声音轻颤着。“可以。我要见洛天辰!”

“洛天辰?一个刚刚走红的歌手罢了,你以为他能抗衡的了陈家?能帮你逃脱命运?”

“不要忘记了,他可是曙光娱乐旗下的艺人!我是他的老板!”

盛姿桦冷漠中透着嘲讽。

“我要见他,这是我签字的条件!现在我已经成年了,就算你是我的妈妈,也不能替我做决定。”

“没有我的签字,谁也不敢从我的身体里拿出一颗肾脏,捐给你的宝贝女儿。”

贝奕叶勾出一抹浅笑,只是一个弧度,如初生的晨光,却足以摄人心魄。

“如你所愿。”盛姿桦转身离开,却在门口停了下来。

“提醒你一句,你是被洛天辰亲自送回陈家的,你觉得他会帮你吗?”

盛姿桦的话没有得到贝奕叶的回应,她已经闭上了双眸,细密的睫毛如同一把扇子,挡住了她眸中所有的情绪。

过往的记忆如同海浪一般汹涌袭来,她正在一点一点梳理着。

*

曙光娱乐。音乐总监办公室。

洛天辰在公司同经纪人和音乐总监商讨演唱会具体事宜。

出道两年,发了两张个人专辑,反响很不错。加之温柔英俊的长相,不俗的唱功,迅速蹿红。

可以说是曙光娱乐新一代偶像歌手。

正在商讨的过程中,洛天辰的电话响了起来。原本想直接挂断,看到盛姿桦三个字之后,立刻接听。

“她醒了,想见你。”

“我马上到。”

六个字,让洛天辰来不及跟两位解释,猛地跑出了办公室,飞车来到了医院。

一路上,他的脑中只有三个字,她醒了。她醒了。睡了三个月,她终于醒了!

洛天辰看着电梯不断上升的数字,擦去了额头上的汗水,做了一个深呼吸,平复了波涛汹涌的情绪。

走进病房的时候,之前的激动,急切全部消失了。

一个消瘦的女孩儿,静静的躺在病床上。明明是单人床,可是她的身子竟然只占了不到三分之一的位置。

苍白的病容,挺翘的鼻梁,双唇干裂起皮,双眸紧闭,细密的睫毛微颤,长长的黑发被压在身下。

好似坠入人间的天使,轻轻一碰,便会消失。

洛天辰情不自禁的压低了声音,“叶子。”

清润的声音,咬出这两个字,参杂着无奈,愧疚,留恋,心疼,最后变成了隐忍。

贝奕叶忽的睁开双眸,清亮的眸子如夜空中闪烁的星辰,亮的惊人。

只是一个眼神,刚刚那脆弱的美便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固执,倔强,坚强。

十几年的过往在贝奕叶的脑中飞驰而过,盛姿桦的冷漠,陈家人的无视,让她在忍受身体上的痛楚的同时,还要承受精神上的打击。

终于,在一年之前,在盛姿桦要她的眼角膜的时候,她逃走了。

她没有钱,没有学历,偌大的京都,竟然没有她的容身之所。

在她花光了仅有的一千块钱,晕倒在路边。

洛天辰就是在那个时候出现的。

撑着一把透明的雨伞,剪裁得体的西装,大雨模糊了她的视线,但是她却记得那干净修长的手指。

“你怎么样?我送你去医院。”

即便是现在,她仍旧清楚的记得,那温柔的声音,这就是他们的初见。压下脑中翻滚的记忆。

“盛姿桦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亲自将我送回家?”

洛天辰垂眸,将沉重的感情全部掩盖。“明年三月,全国个人演唱会。”

“曙光娱乐还真是大手笔,竟然给你这种只发了两张专辑的人,开演唱会。难怪你会答应。”

贝奕叶不悲不喜,但是洛天辰却听出了其中的嘲讽。

“一年前我从这里逃走,晕倒在路边,是你救了我。为了让你坚持歌手的梦想,我一天打三份工,维持我们的日常开销。”

“在你送我回来的当天晚上,我还在布置房间,做了你最爱吃的牛排,庆祝你专辑大卖。”

“你说你要给我一个惊喜,我就毫无防备的跟你走了。”

“但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你的惊喜竟然是将我送回这里。这个当初我千辛万苦才逃出的牢笼。”

贝奕叶凝视他的双眸,沙哑的声音却如湖水一般平静,仿佛这件事情跟她无关。

“这就是你所谓的惊喜?”

这般平静的指责让洛天辰的心生疼,背在身后的手掌握成了拳头,他避过了她清亮的眸光,“这是你的家,不是龙潭虎穴。”

贝奕叶收回目光,“你这是在自欺欺人吗?他们让我回来,只是想让我捐一颗肾脏给陈雨欣而已。”

洛天辰心中一怔,好似一块大石头,压在他的心间。

贝奕叶眯着双眸,缓缓回忆着。

“为了维持我们两人的开销,我去了快餐店做了服务生,因为店里允许服务员打包一份晚餐。”

“我们的房租到期了,你住的是距离公司极近的高档小区,房租是我们半年的生活费,为此,我去了夜场推销酒。每天忍受客人的骚扰。”

“你终于发片了,为了能够让你上节目的时候更体面一些,我接了一份发传单的兼职。七月的京都热死人,可我却要穿着玩偶装,因为,穿玩偶装比其他人多100的薪水。”

贝奕叶凝视着他,“你说过,会给我幸福,你说过,我是你创作灵感的源泉。”

“你回馈我的,却是将我送回地狱。他们要的是我的一颗肾,你就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洛天辰抑制住汹涌的情绪,迎上了她清亮的眸子,“她是你妹妹。”

“你爱过我吗?”贝奕叶突然问道。

“即便你们同母异父,可是你是她活下去唯一的希望。”

“你,爱过我吗?”

“你应该救她。”

贝奕叶下了床,站在他跟前,固执的想要一个答案。

“洛天辰,你爱过我吗?”

“在过去的400天中,哪怕是一天,一时,一刻,一分,一秒,又或者是一瞬间?你爱过我吗?”

洛天辰下意识的后退几步,最后,迎上了那清亮的目光,露出一抹浅笑,“没有。”

因为,即便是现在,我依然爱你。

贝奕叶却忽然展颜一笑,“好巧,我也没有。”

洛天辰一愣,就在一瞬间,贝奕叶猛得窜到他的身后,朝他的后颈就是一击手刀。

在他晕倒的同时,贝奕叶扶住了他倒下的身子,直接将他扔到了床上。

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将他脱了个精光,只留下了一条小内内。

她用最快的速度,换上了洛天辰的衣服。

这一刻,她实在是庆幸,他们两个身高差不多,为了不被粉丝认出来,洛天辰还戴了一个鸭舌帽。这给她的伪装增加了一份保障。

贝奕叶顺利走出了病房,飞快的逃出了医院。

------题外话------

新坑已挖,待贫道休息一个月再填~

来吧,卖个萌,打个滚,求个收藏~

002 帅哥,做个交易怎么样?(修改)

漆黑的夜色中,璀璨的霓虹灯下,一个消瘦的身影,飞快的跑着。

夜风从耳边掠过,贝奕叶大口大口喘息着,只感觉呼吸越来越困难。

可是,她却不能停下,只能狂奔,她不想再被陈家人抓住。

贝奕叶心中充满了疑问,谁能告诉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不是因为洛天辰的背叛,受了刺激晕倒了吗?

不是刚好从楼梯滚下去,十八个台阶,导致昏迷不醒吗?

可是只有她清楚,她不是昏迷不醒,而是到了另外一个时空,一个比现在这个世界,更加进步的时空。

在那里,她依然叫贝奕叶,但是,却是一个优秀的特工。

在那里,她生活了十年,借着大明星的光环,同战友们完成了一个个艰巨的任务。

就在前一秒,她还是在任务中,因为身份被揭穿,死在了对方的枪下。

她还在还能感觉到子弹窜过心脏的痛感。还能记起搭档的嘶吼和悲痛。

谁知道,再次醒来,她竟然又回来?

真特么操蛋,上天究竟在跟她开什么玩笑?

她在那边生活了十年,在这里竟然只是昏迷了三个月?

难道说,那些惊险刺激,那些铁血狼烟,那一次次并肩作战,一次次死里逃生,都只是她的梦境吗?

是她因为昏迷不醒,大脑的自我意识作祟?

可是,如果真的是自我意识,刚刚那灵敏的身手怎么解释?

要知道,刚到那里的时候,她可是用了三年的时间,才练就了即便是男人也无法轻易取胜的格斗技术!

如果真的只是一场梦,怎么会那么真实?她甚至可以记住那曾经并肩作战,同生共死的战友!

可以清晰的记起他们共同执行过的一件件绝密任务!

右手钻心的疼痛拉回了她的思绪,她的身体没有经过系统的训练,刚刚那一击手刀,虽然让洛天辰昏迷了,但是同时,也让她的胳膊肿的老高。

贝奕叶一手扶着墙壁,大口喘息着,她的身体刚刚醒来,根本没有办法承受长时间的奔跑。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只看到一片片灿烂的霓虹灯,一个个热闹鼎沸的酒吧。

妈蛋,她怎么跑到了红灯区!

就她现在这小身板,如果遇到什么霸王硬上弓的事情,可应付不了。

贝奕叶低着头,再一次庆幸,她现在穿的是男装。

可是,她刚走几步,手腕就被握住,她刚要挣扎,对方一个大力,直接将她拽进了一道后门。

猛地推开了一个房间,她就这么被塞了进去。

漆黑得房间,浓浓的烟味,贝奕叶还没有适应这样的黑暗,对方猛地缠了上来,只听刺啦一声,贝奕叶略为宽松的外套,直接报销了。

感觉到对方温热的手掌,颈间吮吸的微痛,贝奕叶攻击膝盖,猛地上顶。

我靠,姐姐我不发威,你特么拿我当病猫!

听到对方闷哼一声,贝奕叶一个翻身,立刻脱离了他的掌控。

房间不大,贝奕叶躲避的空间不多,对方就像是有夜视仪一样,缓过来之后,再次冲了过来。

贝奕叶体力不济,无法反击,只能一边躲避,一边套话。

“你是谁?为什么针对我?”

“我不是这里的公主,也不是这里的少爷,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兄弟,我劝你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你的兄弟,万一治疗不及时,以后都不举了,那就悲剧了。”

可是,不论她说什么,对方就是一声不吭,在贝奕叶耗尽体力的那一刻,抓住了她,将人压到了身下。

上身的衬衫已经被撕裂了两道,扣子也开了三个,颈间的吮吸越发的大力。

危急之下,贝奕叶却放弃了反抗,反而拥住了对方的肩膀,顺从的让人惊叹。

身上的男人一怔,诧异她的反常。按住她肩膀的力道下意识了轻了许多。

漆黑的房间,贝奕叶勾唇浅笑,朝着他的耳垂儿轻吹一口气,舌尖更是划过他的耳坠儿。

男人的身子猛地一颤,竟然真的来了感觉!

他的反应换来的是贝奕叶娇声浅笑,小小的水果刀成了她自卫的武器。“你最好不要动我,除非,你是真的不想要你家小兄弟了。”

身上的男人再次愣住,小腹那冰冷尖锐的触感,让他知道,她说的是真的。

他立刻放开了她,下一刻,消失在房间里。

贝奕叶艰难的从长沙发上坐了起来,收起了水果刀,后背已经被汗水浸湿。

她刚松了一口气,房间的门突然被推开,漆黑被光明取代。

明亮的水晶灯下,一个笔挺的身姿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优雅微长的脖颈,白色的衬衫解开了三个扣子,露出了性感惑人的锁骨,举手投足间透着冷冽的高贵。

待他走进,贝奕叶将人看的更加清晰了。

英气逼人的剑眉下,一双漆黑的眸子,如深邃的暗夜,神秘莫测,冷漠而危险。

长长的睫毛,让女人都嫉妒。

高挺的鼻梁下,微薄的菱唇,让有一种亲吻的冲动。

可是,只是微微一抿,整个人变得森然冷厉,让人望而却步。

此时此刻,贝奕叶只有一个感觉,太特么帅了!

叶哲琛环视一周,只看到一个衣衫不整的女人。没有他想要的人。

“叶神,外面全是警察和记者,说是扫黄。我们中计了!有人借着这次的事情,故意设计你!”

叶哲琛看着坐在沙发上,就差流口水的女人,剑眉微皱。

“叶神,这件事情根本没有办法解释,绝对不能让记者和警察知道你在这里,不然你的前途就完了!”

贝奕叶终于攒足了力气,站了起来,看着眼前一个十分焦急,一个俊眉紧皱的男人,灿然一笑,“帅哥,做个交易怎么样?”

------题外话------

贫道掐指一算,4。12是个好日子,易挖坑。

来来来,都跳进来~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军爷谋婚:痞妻撩人 【颜控毒舌撩人狂vs高冷腹黑闷骚男】轻松暖心婚恋爽文。 这是一个某女绞尽脑汁撩人的血泪  作者:大雪人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