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心刺客

点击 现代都市 |作者:猴子搬救兵| 正版 | [收藏]

天心刺客
豆瓣评分:★★★★☆ [麦谷多]

微信“扫一扫”领取

完成无数不可思议任务的杀手之王罗耀,退役归隐,不甘平凡,在警局混得风生水起!大小案件,强弱罪犯,在他手下统统有来无回!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豆瓣网,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交流平台,本站不提供任何存储下载服务,所有内容收集于互联网!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第1章 英雄救美

“呜……呜……”

在一张华丽的英式大床上,一个美丽的少女嘴里塞着毛巾,大字型得绑在床上,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撕成了布条,蕾丝的胸围将圆香勒出诱人得沟弘,薄薄的小裤已经被扯断,风景迷人。

床的一头坐着一个满身肥肉得中年男人,全身已经脱得赤条条的,看着床上不停扭动着的躯体,脸上满是淫邪得笑意,一手拿着一只套子,一手不停得拨弄着。

“嘿嘿嘿……小骚货,等急了吧,很快……我就会让你成为真正的女人……”

张晓雨看着男人的动作,脸上满是惊恐的神情,精致的脸庞上,闪耀着晶莹得泪珠,因为害怕而不停得挣扎着,却不知她每一次扭动,都无不是在激起野兽不停高涨得情欲。

渐渐的,男人身下有了反应,收拾妥当,转身就扑在那火热的躯体上,伸手几下一扯,便将张晓雨仅剩的衣物剥了干净。

“要开始了吗……自己就要被这禽兽糟蹋了吗……”四肢都被牢牢的绑着,张晓雨知道自己再这么挣扎也是徒然,一行清泪挂在脸上,两眼无神得望着窗外,心中无力的哀叹:谁能来救救我……

窗外?

突然,张晓雨的眼神聚焦了起来,口中不停得发出呜呜的叫声,身体拼命的扭动了起来,比开始更加的剧烈几分。

男人正准备施暴,张晓雨的剧烈反抗令他几次无功而返,刚刚有点反应的东西,又软了下来。

“你行不行啊?”

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带着无比嘲讽的响了起来。

“谁,什么人!”

中年男人被这声音一惊,原本有些摇摇欲坠的东西,彻底跨了下来,转过身来看向背后声音来的地方。

窗口处,一身的黑衣黑裤,脸上带着一个鹰眼面具的男子无声无息得站在那里,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你是谁?”中年男子心中大是惊讶,这人是怎么进来的,能无声无息的站在这里,肯定不是普通人,不过他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表面上强装镇定,不动声色的问着,一边伸手摸向床头柜。

那里面放着一把大口径手枪。

面具男没有理会中年男子,冰冷的看了一眼床上的林晓雨,便收回了目光,拿起一张照片与中年男人对比了一下。

“张福盛?”

“嗯?”

张福盛下意识的应了一声,还没开口说话,一道寒芒从他眼前闪过,面具男一个转身,从窗口一跃而去,消失在夜空之中。

“嘶……”

鲜血像喷泉一样从他的喉咙里喷射出来。

张福盛满脸恐惧的想要捂住喉咙,却是再也提不出一丝力气,鲜血洒满了整个房间,张晓雨则在鲜血喷到自己脸上时,已经昏迷了过去。

床的一角,一张照片斜斜得插在张晓雨手腕边上,刚好切断了绑着她的绳子。

常州市一栋破旧的出租屋里,罗耀将身上的衣服换了下来,连同那个鹰眼面具一起丢进了一个铁桶里,点火烧了起来。

“完成了最后一个任务,自己就算是自由身了!”

罗耀看着烧起来的火焰,心里一阵轻松,以后就能过正常人的生活了,赚点小钱,泡个妹子,享受一下人生,实在太美好了。

这些年来,罗耀化身黑鹰,完成了一个又一个任务,这次刺杀这个叫张福盛的黑帮大佬是罗耀最后一个任务,只花了两天的时间便找到了他的老巢,实在太轻松了。

罗耀看着桶里的火,自言自语得说了一句:“肚子有点饿了,正好……”顺手拿起一个不锈钢脸盆接了点水,直接架在铁桶上,煮起泡面来了。

不锈钢脸盆里的水烧开后,罗耀把仅剩的5包泡面全煮了下去,当然了,那一点衣服肯定是不够烧的,旁边一张被拆散的椅子,罗耀顺手把一只椅子腿丢进火桶里。

反正明天就要搬走了,那肥房东抠门的要死,临走前用他一张椅子煮泡面也无所谓了,罗耀四下瞄了一眼,还在想着要不要把板床也踩了烧火呢?

“嗯……啊……”

突然一阵阵压抑着得娇喘声从隔壁传过来,却是隔壁的邻居搂着老婆操练了起来。

罗耀的这间屋子本来就不大,房东们为了多赚钱,把一间房子隔成几间来出租,与隔壁的屋,中间只是隔了一层木板,哪还有什么隔音效果。

不一会,隔壁的声音渐渐大了起来,战况听起来相当的激烈,连墙板都被撞动得直摇晃……

听着犹如现场直播一般的叫床声,罗耀脸上平静依旧,并没有什么好奇的神色,依旧低着头对付着一脸盆的泡面,看来不是第一次听到了。

正当罗耀吃得满头大汗,口袋里的电话震动了起来,拿出来一看,是他师傅打来的。

“老头子,什么事?”

“罗耀啊……咦,你在办事啊,那我晚点再打来吧……”

老头子从电话里听到隔壁的叫床声,语气十分的调侃,说是晚点打来,却是没有一点挂电话的意思。

“行了,装什么装,以你的耳力,还能听不出来,最后一个任务我已经完成了,有事别来烦我,没事也别烦我,我可告诉你,我已经自由了,你可别忘了……”

罗耀不耐烦得说着,他要先给老头子打好预防针,要不然不小心就被老头子给坑了。

“徒弟啊,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好歹师徒一场,我含辛茹苦得把你拉扯大,养育你,教你本事……”

“嘟……”

罗耀不想听老头子唠叨,一把关掉电话,不一会,电话又开始震动了起来。

“喂,小子,你也太不孝顺了,怎么可以挂我老人家的电话……”

刚一接起电话,老头子还没唠叨几句,罗耀开口打断他说道:“你再废话,这个号码你可再打不进来了。”

对于老头的唠叨,罗耀可是深有体会,他有股不好的预感,每次老头一打感情牌,就没什么好事,看来自己退休的愿望要泡汤……

果然,罗耀刚一想道,老头那头就开始说道:“耀子啊,本来呢,师傅我也想你马上就可以退休,不过这次也没办法呀,人家拿出鹰镖……”

“鹰镖!”罗耀心中一惊,有点头疼的问道:“你确定是最后一枚鹰镖吗?”

暗自叹了一口气,罗耀有些无奈,看来这最后一枚鹰镖没收回来,自己是不能退休了。

“是的,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枚鹰镖。”

老头子很确定的说了一句,接着又唉声叹气道:“唉……老头子我本来也不想你去的,可惜我就你这么一个徒弟……”

“好了,别废话了,这个任务我接了就是了,还有,我可事先说明,收回这最后一枚鹰镖,我可就退休了……”

罗耀实在想不出用什么方法来威胁老头子了,想了一下,恶狠狠得说道:“我就把你和村口王寡妇的事给抖出来。”

“呵呵……好。”听到罗耀答应了任务,老头子很是开心道:“明天你就去华海市找一个叫薛重文的人,他会给你安排的,去华海的机票我已经给你定好了,你去机场取就可以了。”

第2章 小妞儿

靠,死老头,连机票都一早定好了,肯定是早有预谋啊。

罗耀叹道:“老头子,别忘了把薪水给我结了,你可是拖欠了很久了。”

罗耀这些年来接了不少任务,佣金全是老头收着,每个月只给他一两千块生活费,十分苦逼。按理说,罗耀做的这些任务都是难度极高的,可是老头就是故意克扣罗耀的薪水,竟然每次都不给他钱,搞的他只能租破屋,吃泡面。

肯定是老头想坑自己的钱,罗耀咬牙切齿得想道。

“知道了,我已经把这些年你的工资全打你卡里了,做完这个任务你就可以直接退休了,好了,就这样吧,我也不打扰你了。”老头话一说完就想挂电话。

“等等……”罗耀眉头一皱,老头有阴谋,连忙问道:“你给我打了多少钱?”

“什么?两万……老头……”

老头子报了个数字就马上把电话给挂掉了,罗耀气不打一处来,这抠门老头,这么多年来,自己帮老头子完成了这么多危险的任务,怎么才这么点钱?

原本罗耀以为,这么多年的薪水存下来,不说几百万,几十万总是有的,要知道,罗耀曾经接了一个营救任务,单是那一次的委托金就要上亿啊……

“不行,这死老头,不能就这么算了。”罗耀不爽的拨了老头的手机号码。

“嘟……”电话一接通,听筒里传来了彩铃的声音:“啊……哦……罗耀啊……咦,你在办事啊,那我晚点再打来吧……”

罗耀目瞪口呆得挂掉了电话。

老头子实在太绝了,竟然把自己隔壁的叫床声给录了下来,搞得就好像自己在办事的时候被老头子撞破了一般,而且马上就做成了电话铃声。

自己的薪水看来是要不到了,罗耀很清楚老头子的龌蹉程度,如果他再追问下去,很可能下一刻,这段录音就会全世界皆知。

罗耀知道,老头子有这个能力。

“妈的,死老头,算你狠!”

罗耀被老头子打搅了心情,也没兴趣再吃面了,回到床上蒙上被子就睡了。

第二天一早,罗耀就收拾了东西去了机场,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衣服都烧光了,也没有其他东西好带,孑然一身,好惬意。

“罗先生,这是您的机票和证件。”

从机场取了机票,是头等舱,罗耀倒是有点受宠若惊,想不到老头子这次倒是大方。

不过一想到自己昨天被老头子摆了一道,几百万薪水都被黑掉了,坐个头等舱也是应该,如此一想,罗耀心里也就没什么了。

“咦?有美女?”正当罗耀准备进候机室时,身后的一个极品的美女吸引了他的目光,高挑的身材,素雅的面孔,粉红的连衣裙腰间被皮带束紧,使得玲珑的身材凹凸尽显,前凸后翘,看起来十分的养眼。

罗耀也忍不住多回头多看了几眼。

“你好!先生。”

正当他自顾自的看美女时,突然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叫住了他,言辞虽然十分的客气,不过那语气却是一般。

“嗯?”

罗耀被人打扰了看美女,有点不爽,转头看了一眼拍自己的人,二十多岁的年纪,一身名牌西服,还打着领结,一副成功人士的模样,脸上挂着温煦的笑容。本是看起来印象还不错的人,却因为眼神中的嫌弃而破坏了全部美感。

“什么事?”罗耀不高兴的问。

“先生,是这样的,头等舱的机票卖完了,我想和你换一张机票,不知道可以么,当然了,我会支付一笔令你满意的补偿的。”陈锦南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儒雅一些,心里却是十分的不屑,这乡巴佬一个劲得盯着前面的妍儿看,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什么德行。

一身普通的再不能普通的打扮,蓬松的头发,好像几个月没洗一般,白色的汗衫外面套着一件黑色衬衫,袖子高高的卷起,下身套着一条灰色的七分卫裤,这一身装扮,除了比民工干净了点,简直土的掉渣。

听了他的解释,罗耀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这家伙跟那美女不是一路的啊,看来是头等舱的座位卖完了,这家伙看上自己手里的票了。

罗耀好笑得看了小白脸一眼,还没开口说话,那个粉裙美女已经走回来挡在他的面前对小白脸不客气的说道:“陈锦南,你别这么烦好不好,我走到哪你跟到哪,现在只不过是几个小时的飞机,你也要缠着我,我已经跟你说了几百次了,我不喜欢你这种小白脸,你怎么都不死心呢!”

好香啊!

美女正停在罗耀身边,看着进在咫尺的美人,罗耀努力的用鼻子吸了吸,十分好闻的气味,不同与那种俗气的香水味道,而是少女本身带着特有的香味,令人心旷神怡。

从这个角度看去,白皙的脖颈,如玉般晶莹,薄丝质感的粉裙贴服在美人的翘臀上,看得罗耀一阵悸动。

嗯,好平滑,肯定是穿了Tback,罗耀心里想道。

陈锦南被薛妍儿当众喊小白脸,顿时脸一阵红一阵白,眼中闪过一丝狠历,不过很快的被他压制下去,笑吟吟得说道:“妍儿,我这不是为了照顾你么,万一飞机上有人劫机的话,我也能保护你呀!”

陈锦南话音刚落,惹来周围一阵白眼。

出门都讲究个一帆风顺,像陈锦南这么欠揍的,还真是少见,大家看着他,纷纷表示着:小白脸,你丫乱说什么,要是你像牛耿那么嘴贱,小心揍的你比王宝强还丑。

“别叫的这么亲密,就你那怂样,还保护我呢,你要是再胡说八道,小心我揍你!”薛妍儿彪悍得甩了甩拳头,威胁完陈锦南后,回过头对罗耀道:“你不准把机票换给他,小心我也揍你!”

“呵!”

罗耀露出一口白牙,笑着耸了耸肩膀,这美女看起来不像外表那么清纯啊,挺彪悍的一个小娘们,有意思。

看着罗耀那灿烂的有些邪气的笑容,薛妍儿目光短暂的失神,突然醒悟过来,顿时感觉脸上有些烧,狠狠剐了罗耀一眼,转头走开。

看着薛妍儿背影走向候机室,陈锦南收回了阴冷的目光,心中恨恨的念道:哼,臭婊子,等我把你弄到手,一定要你尝尝我的手段,这些羞辱,我迟早会要回来的。

薛妍儿不在场,陈锦南也懒的装绅士,直接拿出皮甲,掏出一叠钱在罗耀面前晃了晃,道:“怎么样,只要你把机票换给我,这些钱就是你的了。”

陈锦南手里那叠钱数目不少,最少也有一万了,别说换一张头等舱的机票,就是买几张都有余了。

边上的人看到那一叠钱,纷纷投来羡慕的目光,这民工可真是好运,就这么白赚了一笔。

罗耀看着陈锦南那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心里暗笑一声,接过钱在手里掂了掂,面上摆出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少了点啊。”

“什么?”陈锦南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一万块换张机票还少?你丫有病吧。

“小子,你脑子没病吧,这可是一万,头等舱的机票也就一千多点。”陈锦南脸阴沉了下来。

罗耀满不在乎得一咧嘴道:“如果我猜得没错,这座位应该是那个美女边上的吧?一万块买个陪坐,好像不够吧。”

陈锦南这是看出来了,这民工看起来是要趁火打劫,想要敲自己一笔啊。当下心里不由有些好笑,要不是大庭广众,自己早就一巴掌打过去了,一个臭民工,真不知道自己有几条命啊。

本来从常州到华海的飞机,也就两个小时的路程,就算不坐在薛妍儿身边也没什么,不过一想到要让这个臭民工和薛妍儿坐在一起,陈锦南心里就一阵不舒服。

拿出皮夹里所有的现金,陈锦南也没数多少,全递给了罗耀,道:“小子,全给你了,见好就收,要知道,不是谁的钱都那么好拿的。”

罗耀嘿嘿一笑,接过钱来满意地点点头,跟陈锦南去前台办理了机票改签,又重新定了一张经济舱的票,笑呵呵的进了候机室。

一走进候机室,一阵香风扑面迎来,罗耀抬眼一见,正是刚才那个粉裙美女俏生生得站在自己面前,脸色有些不好看。

第3章 脑残富二代

薛妍儿虽然在候机室里,不过外面的事情她还是看在眼里的,见罗耀真的将机票卖给了陈锦南,她就气不打一处来,气冲冲得对罗耀吼道:“不是说了叫你别把票卖给他么,你听不懂人话?我可真揍你的!”

看薛妍儿双手抱胸,圆香鼓鼓囊囊得呼之欲出,精致的脸庞硬是摆出凶狠的模样,罗耀双眼直勾勾地盯在那饱满之处,喃喃道:“好胸啊,好凶。”

“哼……怕了吧”薛妍儿还以为罗耀被自己给凶到,心里有些得意,等看到罗耀眼睛看的地方,顿时反应过来,连忙放下抱胸的双手。

“臭流氓!眼睛往哪看呢!”薛妍儿恶狠狠得瞪了罗耀一眼。

罗耀习惯性的耸耸肩,摊了摊双手,还没等他开口说话,这时候突然后面有人撞了他一下,另他不由自主得往前踉跄了一步,摊开的双手下意识得往前一撑。

两人的位置站的太好,刚好就挡住了登机室的半个门口,后面有个兄弟一手拉着手提箱,一边打着电话,也没注意到,就这样不小心撞了罗耀一下。

“啊!”

一声高分贝的尖叫声霎时响了起来,罗耀一双贱手,好死不死的刚好按在了薛妍儿的胸前,还把她推得后退了几步。

“啊,对不起,对不起。”

听到尖叫声,倒是先把那个打电话的哥们给吓了一条,看着罗耀和薛妍儿撞在一起,知道自己好像撞出事来了,连忙道了声歉,一溜烟的跑了。

罗耀眼神一闪,快速的站直了身子,缩回了手,盯着自己的手,一脸怪异。

薛妍儿抱着胸,愣愣的站在原地,脑子里乱成一团浆糊,她怎么也想不道,自己守身如玉的身子,今天就被眼前这个臭流氓给摸了。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刚才有人……”罗耀习惯性的耸了下肩膀,倒是没敢再摊手,挺认真的道了声歉。

“混蛋,臭流氓,你去死吧……”

反应过来的薛妍儿,两眼冒着怒火,恨不得把这个臭流氓给剁碎切丝,想也不想得冲了上去,伦起拳头就朝罗耀一阵乱打。

“混蛋,流氓,禽兽,我打死你……”

罗耀无奈得站在原地,手不经意得挥动着,抵挡住薛妍儿的拳头,心下也不由有些吃惊,眼前这个长的清纯无比的美女,打起人来力气不小啊,一般人还真经受不住几下。

不过这点力度在罗耀身上,无异于挠痒了,但是大庭广众之下,被这疯女人老这么打下去也不是个事啊。

原本罗耀还想着让她打几下消消气,谁知道薛妍儿发疯似的打个没完了。

“喂,够了啊,你再来我可就不客气了!”

罗耀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双手瞬间将薛妍儿的两只手给抓住,顺手将她拉了过来,紧紧贴在自己身上,以防止她乱动。

薛妍儿只觉得手上传来一震剧痛,再也使不上半分力道,心里的委屈,加上疼痛感,让薛妍儿忍不住要掉下泪来。

罗耀看她一副就要哭出来的样子,心里也有些不忍,手上稍微松了点力度。

“喂,我说了不是故意的啊,我也跟你道歉了,怎么就不讲理呢。”

“你下流,禽兽,不要脸,你耍流氓还有理了,你给我放开……”

薛妍儿不依不饶的,虽然手被拿住,却依旧拼命的扭动着身体,想要挣扎开罗耀的控制。

两人挨得紧紧的,火热的身躯,玲珑有致的曲线,薛妍儿这一扭,差点没把罗耀给爽死,身体也开始有了反应。

“好了,我放开,不过你可不能再动手了,你也不看看是什么地方。”

大庭广众之下,罗耀也不想做的太过分,趁着薛妍儿还没发现以前,说了一句后便松开了薛妍儿,退后了两步。

不过刚才那一下贴身的感觉可真好啊,这小妞的身材真火辣啊……

薛妍儿也反应了过来,自己这是在干什么啊,刚才她也明显感觉到,那个家伙竟然用那个东西顶了自己。

“你……你!”薛妍儿气得一阵头晕目眩,话都说不出来,直觉就把手伸向了腰间,咋一想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在外面呢。

两人纠缠的时间说长也不长,很快,换好机票的陈锦南已经走了进来。

“妍儿!怎么了?”看见薛妍儿和罗耀对峙的模样,连忙开口询问,说完眼神不善的看着罗耀。表现出一副你敢欺负妍儿,我就揍死你的样子。

罗耀淡淡一笑,扬了扬手中的机票道:“刚才这位小姐是我是不是把机票换给了……”

陈锦南下意识的点点头,接着罗耀的话道:“没错,我是换了机票,然后呢?”

罗耀嘴角微微一翘,快速说道:“我说陈先生为了这位……小姐花这么多钱,我让给他也是应该的。”

薛妍儿和陈锦南都没听出来,罗耀说到“小姐”时,语气微微变了变。

陈锦南脸上笑开了花,看向罗耀的眼神顿时柔和了起来,心道:你小子果然上道,这钱果然没白花。

薛妍儿心里恨死了这臭流氓,不过她也知道现在不是报复的时候,撇了撇嘴没有说话。

哼!臭流氓,你等着,等到了华海,总有你犯在我手里的时候。

“呵……,这又算得了什么,不就是点钱嘛,保护好妍儿是我的责任呀!”陈锦南一副谦和的翩翩公子状。

“谁要你保护了,自作多情!”薛妍儿白了陈锦南一眼,心里更加的反感起来,气呼呼的走出了候机室。

要不是这死皮赖脸的混蛋硬要跟着自己,自己哪里会被这个臭流氓欺负。

“妍儿,飞机快起飞了,你去哪呀?”陈锦南见薛妍儿跑了出去,连忙追上去问道。

薛妍儿也不理他,径直走到登记台,白了陈锦南一眼哼道:“换机票!”

“什么?”

飞机没多久就起飞了,罗耀发现那个疯女人还真的换了机票,把头等舱换成了经济舱,而且坐的位置只和自己隔了一条走道。

薛妍儿冷着脸一言不发,左右两边都坐着让自己恶心的家伙,一个死皮赖脸,一个下流痞子,真不知道自己是造了什么孽。

从头等舱换到了经济舱,陈锦南虽然改签了一次机票,无法再改,不过登机以后还是如愿得坐在了薛妍儿身边。

用头等舱的位置换薛妍儿身边经济舱的位置,还是比较容易的。

薛妍儿身边刚好坐着一位中年妇女,十分贪小便宜,一听说陈锦南要跟自己换位置,那位大妈就十分乐意的去豪华头等舱享受去了。

陈锦南看罗耀也坐在边上,瞟了他一眼,心里十分的不爽。

刚才他已经回味过来那句“小姐”的意思,而且自己花几万块钱,结果还坐回了经济舱,真TM就便宜了这个土包子啊。

从登机以后,薛妍儿一直冷着个脸,看见罗耀坐在自己边上,也好像不认识一般。

罗耀却不知道,薛妍儿心里一直在诅咒着:臭流氓,死流氓,等到了华海,一定要你好看。

飞机升上了高空,距离华海也就两个多小时的路程,过了不久,有空乘过来发放飞机餐。

罗耀要了一份鳕鱼饭,尝了尝味道还不错,飞机就是飞机,比火车上的快餐可强多了,只是用叉子吃饭比较不爽,不过想想这架飞机又不是国产的,他也只能将就了。

“这样的东西叫人怎么吃!”陈锦南看了看送来的便当盒,一脸的嫌弃,当即丢在一边:“给我来两份顶级牛排,再开一瓶红酒。”

对空姐说完之后,陈锦南转过来向薛妍儿问道:“妍儿,吃牛排好吗,或者你想吃些什么?”

“对不起,先生,经济舱不供应这些的。”空姐很有礼貌的拒绝道。

薛妍儿白了陈锦南一眼,一副看白痴的样子,也懒的说话,接过空姐递过来的餐饭,慢慢的打开吃了起来。

“怎么?难道你看我像吃不起么,我给你双倍的价钱就是了。”陈锦南见薛妍儿独自吃了起来,更觉得空姐落了自己的面子,十分不爽的拿出钱包。

“不是这样的,先生……”空姐心中虽然有些不悦,不过良好的素质依旧让她笑容依旧,不过等看到陈锦南拿出一个名牌钱包,打开里面却空空如也时,忍不住莞尔笑了一下。

陈锦南打开钱包才想起,自己的现金都给了那个民工换机票了,当即也有些发窘,狠狠得瞪了罗耀一眼。

罗耀正吃的津津有味,感觉到陈锦南的目光,头也没抬,嘴里嚼着饭菜,咕哝道:没钱就消停点,丢人都不知道……”

“你说谁没钱呢!”陈锦南脸顿时阴沉了下来,心中大恨道:死民工,吃你的饭,没人把你当哑巴!

罗耀无视陈锦南的脸色,从兜里掏出他给的那叠钱,甩了甩:“我这么多钱,还不是吃便当。”

陈锦南气的差点当场跳起来,掏出一张卡来对空姐,提升了音量,道:“老子有的是钱,给我刷卡!”

“噗……”

陈锦南的声音一落,周围的乘客忍不住发出了一阵哄笑。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天心刺客 完成无数不可思议任务的杀手之王罗耀,退役归隐,不甘平凡,在警局混得风生水起!大小案  作者:猴子搬救兵

下载地址:

验证码:123456

×

QQ扫一扫,关注右侧QQ群" 领取[验证码]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