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美女姐姐的浪漫情事

点击 现代都市 |作者:金三叔| 正版 | [收藏]

我和美女姐姐的浪漫情事
豆瓣评分:★★★★☆ [免费]
一次意外的偷窥,让我迷恋上了美女姐姐,一次又一次的梦幻,让我明白,思念是痛苦的,也是幸福的,因为有了思念,我才对她如此铭心刻骨……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为公版书籍,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或上传的文件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阅读平台!
全站资源均免费。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第1章 梦幻

朦胧中,我感觉朱美玲姐就睡在我的身边,她抓住了我的手,她那具雪白的身子慢慢地向我贴了上来压在我的身上。

晕,我已是欲罢不能了!

我情不自禁的张开双手,紧紧地将她搂在怀里。

蓦然间,我嗅到一股从朱美玲体内散发出来的醉人的芬芳,清晰地听见她的心跳和呼吸的声音。

这种声音不停地刺激着我的神经,我朦朦胧胧地感觉到一种莫名其妙的冲动,渐渐地,这种动越来越强烈。

最终,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感觉自己越来越难以忍受。

“向阳,你们在干什么?”一个声音从我耳边响起,我忽然发现母亲怒不可遏地站在我的床前。

“啊!”

我惊叫一声,翻身从床上跳下来,却发现自己并没有落到床下的泥地上,而是一脚踩空,落入了一个深不可测的万丈深渊。

四周黑洞洞的,阴森可怕极了。

我紧紧地闭上双眼,大声叫喊:“救……救命……救命啊……”

我猛地一抽身,一蹬腿,睁开了眼睛,并用手揉了揉自己惺忪的睡眼,却发觉自己睡在床上。

原来,这是一场梦!

……

十几年来,我经常做着同样梦,这个梦一直在我脑海里萦绕。

尽管梦中的朱美玲姐姐早已离我而去,可她那具雪白的身子,却始终铭刻在我的记忆里。

……

“各位乘客,本次列车终点站南华站到了,请带好你的行李物品下车,欢迎你乘坐本次列车……”

随着列车广播的响起,火车一声长鸣,缓缓地驶进了站台。

两天一夜的旅行生活结束,南华火车站终于达到了。

车厢内犹如蜂群一般骚动起来,乘客们纷纷将行李架上的行李箱取下来,朝车门口挤去,等候下车。

我站起身在行李架上取下了自己随着人潮往出车口挤去。

出站口接站的人很多,有些人手里举着牌子,牌子上写着一个个陌生人的名字。

我心里突然滋生一股奇怪的想法,希望在这些接站的人群中,能够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张熟悉的面孔。

然而,天不遂人愿,我并没有遇见熟人。

火车站广场上,到处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到处是高楼大厦。

我从出站口走出来之后,我已分不清东西南北了。

“小兄弟,你准备去哪里?”正当我犹豫不定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女人说话的声音。

我转头来,发现一位肥胖的中年妇女,正笑眯眯地看着我。

“难道她认识我?”我从脑海里搜索了一遍,对这个女人一点印象也没有,便问道:“大姐,米市坝怎么走?”

在南华市,除了不待见我的姨父、姨妈那家人外,就只有张华强父女与我关系最近了,我第一时间想起了他们曾经的住处,便将十年前那个街道名报上去。

南华市的变化这么大,市政规划的时候,街道名称都变了,一般人还真不知道老街道的名称。

“啊?米市坝?”妇人盯着我看了一眼,疑惑地问:“小兄弟,你是从外地来的吧?”

“是的,”我如实回答说:“我小时候就住在那里,一晃十多年过去了,南华变化这么快,都已经找不到了。”

“是啊,南华变化这么大,一般人是不知道以前那些地方的,今天,幸好你遇见了我,”妇人冲我得意一笑,建议说道:“这样吧,你坐我的车,我送你过去!”

“多少钱?”我本能地摸了摸自己的口袋。

“小兄弟,本应该收取你50元钱,见你挺帅气的,就给我40元,你看这样?”妇人征求道。

“那……好吧!”我犹豫着说。

一下子花出去这么多钱,我还是有点心痛,但一时没有更好的办法,又见这个妇人比较面善,不可能宰我,便答应了她的要求。

我随她一起钻进了停靠在路边的一辆桑塔拉轿车里,坐到了副驾驶位置。

嘀嘀!

妇人发动汽车,载着我在城里绕了好大一圈,才将车停靠在一条宽敞的大街上。

她侧过脸对我说:“小兄弟,米市坝到了!”

“啊?这就是米市坝?”我朝车窗外望了一眼,这里的情景与记忆中的地方大相径庭,便用一副不信任的目光看着她。

“是啊,”中年妇女点头说:“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可以去问问其他人。”

“不用,还是算了吧!”我知道妇人没有骗我,便摇了摇头,于是,掏出40元钱交到妇人手里。

四十元钱虽然不算多,但对像我这样一个久居山野的凡夫俗子来说,还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下车后,我彻底傻眼了。

“这哪里是米市坝呀?”我环视了一下四周,心里有些纳闷:“难道是那个妇人骗了我不成?”

在我十年前的记忆力里,米市坝一大片低矮的平房,如今是林立的高楼:写字楼、酒店、商铺和住宅楼比比皆是。

我问了许多人,他们都告诉我,这里曾经叫米市坝,现在是南华市开发区,更名为光华大道。

这里的居民们大都搬迁到安置房里去居住了。

我的心一凉,这里已是面目全非,我哪里去寻找姨父、姨妈一家人和张华强父女,我的母亲,还有我那些仇家呢?

我背着行李包,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行走。

突然,我看见一辆白色的宝马车停靠在一家名叫“丽婷服饰店”的门口,车门打开,一位气质高雅的女人从汽车里走出来,径直走进了服饰店。

“呀,那不是朱美玲姐姐吗?”我惊叫一声,随即来到了丽婷服饰店门口。

她迟迟没有从里面出来,我犹豫了一下,朝服饰店里走去。

进门后,那个女人正好从试衣间里出来,她穿着一件黑色的吊带裙,手里还拿着一件睡衣。

近前才发现,她的相貌虽然与朱美玲姐长得十分相似,但比美玲姐显得还要丰满,打扮得更为时尚,更为成熟。

“她到底是不是朱美玲姐姐呢?”我无法确认眼前这个美女是否就是记忆中那个朱美玲姐姐。

第2章 巧遇(1)

我在大山里居住了这么些年,从未见过女人有如此打扮,如此时尚,不受控制地将目光落到了她身上。

“你……你在看什么?”美女见我呆呆地看着她,羞得满脸通红。

我直盯盯地望着她,呐呐地问:“你……你是朱……”

女人仔细看了我一眼,先是一愣,随即怒声骂道:“你……你才是猪,我问你,你的狗眼往哪里看?”

“啊?”我彻底被她骂醒了,红着脸,结结巴巴的道歉说:“对不起,我认错人了,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是想……”

“你想什么?想耍流氓,对吧?”我的话还没说完,美女便打断我的话,说道:“是流氓都这么说,鬼才相信你不是故意的?长得就是一副流氓相,一脸色眯眯的样子,准是一个流氓!”

“大姐,我真不是流氓。”我努力替自己辩解说。

“我呸,你一直往我身上看,不是流氓是什么?”美女将自己的身子往前挺了挺,啐了我一口,怒骂道:“臭流氓!”

我本来就是一个二十多岁,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见这个女人左一个流氓,右一个流氓地骂我,而且还朝我啐了一口,感到十分窝火。

“这分明是一个泼妇嘛,哪里是曾经那个朱美玲姐姐呢?”我从心里嘀咕了一句,大声质问道:“喂,你这人讲不讲道理,我已经说过了,我不是流氓,而且还给你道歉了,你怎么还骂人?”

“我骂你怎么啦,谁叫你管不着自己这双狗眼睛,到处乱看呢?”美女睥睨地瞧了我一眼。

“什么流氓?什么狗眼?”我不甘示弱地说:“我见你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我是觉得你长得像我认识的一个人,才不跟你一般见识,你怎么骂起人来跟泼妇一样?你告诉我,我看你哪里了?”

“像我的人多着呢,你少跟我套近乎,”美女见我不仅看了她,还说她是泼妇,又替自己找借口,恨得牙痒,气急败坏地说道:“你这个混蛋,你不仅是流氓,还是无赖、痞子,根本不是男人!”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男人?”我毫不示弱,反辱相讥道:“你要不要找个地方和我一起试一试?”

“你……”美女气得满脸通红,扬起手冲上前来,朝我的脸部扇了下去。

啪!

一声脆响,我的脸上出现了五个指印。

我没想到这个美女的身手这么快,出手这么狠,只觉得眼前一花,就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

我从师父那里学了那么多招数,自以为身手不凡,没想到大意失荆州,刚来南华就这么轻易地被一个女人扇了一耳光。

“唉,”我苦笑了一声,从心里暗叹道:“都怪自己怜香惜玉,心慈手软,反应迟钝,白挨一耳光,活该!”

“犯贱,还真不是男人!”美女见我挨了一巴掌之后,居然还能笑得出来,轻蔑地看了我一眼,转身走出了丽婷服饰店。

丽婷服饰店的货架上,满是一些花花绿绿、琳琅满目的高档时装,每一种时装款式都特别时尚、新颖和新潮。

这是一家女性服饰专卖店,男人们除了陪自己女朋友和情人来里面买东西外,一般都不会单独来这里。

而我这个刚从山沟沟里走出来的村野莽夫,不但光顾了女人服饰店,还因为管不住自己的眼睛,偷看了一个酷似朱美玲姐姐的女人,又因与她发生口角,被她恨恨地扇了一耳光。

我有一种大白天撞鬼的感觉,顿觉自己真是倒霉和窝囊透顶了。

暗恨自己不应该自作多情,误把那个人当成了自己心目中的女神朱美玲姐姐,进了这种地方!

我与美女发生口角时,丽婷服饰店的老板忙于在柜台上盘点库存和算账,并没有注意到我们之间发生的纠葛。

当她听见那个女人的打骂声,急匆匆地走过来的时候,那个女人已经离开了服饰店,只剩下我一个人站在原地发愣。

“喂,你是怎么进来的?”我的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略带一些责备的声音:“刚才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循着声音望去,一位身穿吊带裙,身高在165厘米左右,身材火爆的长发美女站在了我的跟前。

望着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那张熟悉的脸蛋,顿时惊呆了。

“你这个人是怎么搞的?怎么这样盯着别人看?”老板见我见到她时这副惊愕的表情,误以为我是花痴,竖起柳眉,问道:“你刚才与那位顾客吵架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轻薄人家了?”

我没有直接回答她的话,而是将眼睛挣得老大,张大嘴,呐呐地问:“你……你该不会是……”

“啊?你是?”服饰店老板仔细打量了我一番,终于把我认出来了,惊叫一声:“向阳,是你?真的是你?”

“嗯,是我!”我认真地点了点头。

我万万没想到,这家服饰店的老板居然是张瑶姐,见到她的时候,我激动的心情不言而喻。

“向阳,还真是你,”张瑶仔细确认我的身份之后,激动得热泪盈眶,一把拽住我的手,拉我到里面的一张真皮长椅沙发上坐了下来,问:“这些年,你跑到哪里去了,你是怎么过的?怎么连一点信息都没有?”

“我……我……”我不想让她知道我从人贩子手里逃脱,坠入悬崖,被师父赵浩南和她的女儿小凤所救,向他拜师学艺,隐居山里的事情,灵机一动,结结巴巴地说:“十多年前,我离开南华后,去了一个遥远的地方,被一个好心人收留,一直就住在他们家里……”

“我还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呢,”张瑶用一次性纸杯给我泡了一杯浓茶之后,站在我跟前,仔细打量着我,啧啧地称赞道:“向阳,这么多年不见,你长大了,长高了,长帅了……”

“你也是,变得越来越漂亮了,”我回敬了她一句,感到无比亲切,忍不住问:“你爸呢?他老人家还好吗?”

第3章 巧遇(2)

张瑶一听见我提起她的父亲,眼睛就变得湿润起来,悲愤地说:“我爸在三年前已经过世了!”

“啊?张叔叔是怎么死的?”我惊呼出声,想起这个我曾经叫过几天爸爸的男人,感觉一股莫名的悲伤。

张瑶忧郁地说:“十多年前,你因刺伤那位名叫杨崧的小男孩后,突然从南华失踪了,我父亲总觉得对不起你母亲临行前对他的嘱托,四处打听你的消息,可一直没有结果,心里特别烦躁,三年前的一天晚上,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在家被人杀死了……”

“啊?”我大吃一惊,急忙打断她的话,问道:“张叔叔是被人杀死了?什么时候的事情?他是被谁杀死了的?”

“不知道,”张瑶茫然摇头,说道:“一天早上,我做好早餐,去他的卧室门口叫他吃饭,见里面没有人应声,就推门进去,却发现我父亲被人杀死在床上,胸口上还插着一把匕首,整个床都被血液染红了,我当时吓坏了,急忙打电话报警,警察感到我家里,对父亲的死进行立案侦查,可是到现在也没有抓到杀人凶手……”

张瑶向我诉说完父亲惨死的情景后,补充说:“我父亲的尸体还是由我和你母亲一起安埋的呢。”

“啊?”我吃惊地问:“我母亲?我母亲现在哪里?”

“不知道,”张瑶再次摇头,说道:“你母亲提前释放后,觉得没脸见我父亲,一直躲着他,当她得知我父亲的死讯后,简直是悲痛欲绝,跑到我家里和我一起处理完父亲的后事,当她听说你是因为你表妹叶珊,才离家出走而失踪的,便去了你姨父、姨妈家,找他们理论,你母亲与他们吵了一架之后,便失踪了……”

“啊?怎么会这样?”我怒声说道:“我母亲的失踪肯定与他们有关,你告诉我,他们家住哪里?我现在就去找他们算账!”

一想起我曾经被表妹叶珊歧视和羞辱,想起她带着一帮小屁孩欺负我,我失手捅了与她一起鬼混那个名叫杨崧一刀,才被人贩子拐卖的,心里就感到一阵窝火。

“唉,”张瑶叹了口气,劝慰道:“你最好暂时别去找他们,以免发生冲突,惹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为什么?”我不解地问。

张瑶劝解道:“你知道吗?你姨父现在是云龙集团公司的董事长,该公司与远东集团公司和天发集团公司是南华市三家最大的企业,这几家公司的经济实力都比较雄厚,各方面的人脉关系很广,黑白两道都吃得开,你如果现在去找你姨父一家要人,与他们撕破脸皮,甚至发生冲突的话,会吃大亏的……”

“那你说我该怎么做?”我急切地问。

张瑶考虑了一下,说道:“我认为,你还是等时机成熟之后,再向他们打听你母亲的下落!”

我觉得张瑶的话有道理,便向她打听道:“这些年,你见过叶珊吗?”

“没有,”张瑶再次摇头,“据说,她出国了。”

“哼,”一提起这个女人,我就感到心痛,我冷哼一声,咬牙切齿地说:“这辈子最好别让我再见到她!”

张瑶无语,做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曾经与她在一起鬼混,被我捅过一刀小男孩死了吗?”我继续问。

“没有,”张瑶摇摇头,叮嘱道:“据说,他现在是南华市的黑帮老大,你以后见到他,可得躲着一点!”

“他没来找你的麻烦吗?”我询问道。

“没有!”张瑶摇头说。

“这样最好,如果以后他再找我们的麻烦,我还会收拾他!”我恨恨地说道。

“哎,过去的事情别提了,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张瑶怕勾起我那段伤心的往事,故意将话题岔开。

“我刚下火车。”我如实回答说。

“这么说,你还没有找到住的地方?”

“是的。”我点点头。

“既然这样,就先到我那里去住吧!”张瑶建议道。

“那怎么好意思?”

想起自己小时候有一次从姨妈家逃出来后,张瑶在菜棚子里找到我,用身子帮我取暖时,我们搂抱在一起的情景,忍不住一阵脸红。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张瑶笑了笑,说:“别忘记了,我是你姐姐,要不是你妈妈出事了,我们早就是一家人呢!”

一想起我那可怜的母亲,我的心就低落到了极点,泪水不受控制地流了出来。

张瑶见我眼里噙满泪水,劝慰道:“我相信,吉人自有天相,你母亲那么善良,她一定会活得好好的,等你在南华市安顿下来了,我们再一起去打听她的消息,你觉得呢?”

“嗯。”我含泪点头。

这时候,有几名女士从外面走进来,见有男人坐在里面,均用惊异眼光瞧着我,随后脸红了红,不好意思地退了出去。

这些女人还是有点面浅,不好意思当着男人买衣服,见到一个大老爷们坐在店铺里,她们不尴尬都不行。

看来,这里还真不是男人呆的地方。

“我在这里不会影响你的生意吧?”我往张瑶身上瞟了一眼。

她穿的那件吊带连衣裙很短,很暴露,露出洁白的双臂和香肩,合身的裁剪,将她的身子绷得紧紧的。

将那玲珑浮凸、结实优美起伏的线条,完全地显现出来,全身上下洋溢出一股健美、撩人的韵味。

望着她优美的身影,我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

“张瑶姐穿得这么暴露呢,这不是引人犯罪吗?”我的目光不敢在她身上停留,于是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借此转移自己的视线。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我和美女姐姐的浪漫情事 一次意外的偷窥,让我迷恋上了美女姐姐,一次又一次的梦幻,让我明白,思念是痛苦的,也  作者:金三叔

下载地址:

验证码:123456

×

QQ扫一扫,关注右侧QQ群" 领取[验证码]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