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花爱上我

点击 现代都市 |作者:蜗牛| 正版 | [收藏]

警花爱上我
豆瓣评分:★★★★☆ [免费]
一个是貌似忠良的大骗子,一个是嫉恶如仇的女警花。 他是堕落红尘的前特工,肩负着保家卫国的神秘使命。 她是独立自强的新女性,却逃脱不了家族的命运纠葛。 恩怨情仇,冤家聚头。 再摊上一个不靠谱的上司或老爸。 当骗子遇见了女警花,又将撞出怎样的一朵奇葩!?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为公版书籍,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或上传的文件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阅读平台!
全站资源均免费。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第1章 喝酒误事啊!

陆小非觉得自己的人生,好像是在玩一款勇敢大冒险的游戏。

你永远不知道前方是火山,还是无底的深渊。

数个小时之前,陆小非还在一间叫做野玫瑰的酒吧,搂着美女上下其手。

而现在却只能孤零零的一个人呆在这间近乎封闭的房间里发呆。

等等!

这是哪儿?

陆小非死命的摇晃着脑袋,努力使自己清醒起来。

模模糊糊中,对面墙角几个红彤彤的大字,在眼前不停的摇晃。

陆小非努力的眯了眯眼睛,一字一顿的辨认。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这,这是局子?

陆小非悚然惊醒。

空荡荡的屋子,洁白的墙壁,孤零零一张桌子在陆小非的面前。

自己就是坐在桌子后一张铝制椅子上,双手戴上了一对贼亮的手镯。

陆小非用力的撑了撑,以他数十年的经验来看,这绝对是大天朝的优良军工品。

他有些哑然失笑。

这些小玩意儿,就能困住哥么?

毫不夸张的说,十二岁就进入华夏国特殊事件紧急处理办公室的陆小非,至少有一千种办法弄开这个玩意儿。

比如一根牙签轻轻一捅。

当然最省力的办法就是鼓一鼓真气,直接粗暴的拗断。

他是这样想的,也打算这么做。

正当陆小非调动丹田真气流转的时候,脑海之中莫名就想起来那个猥琐的胖主任老黄的话。

“小非啊!我们这个部门,可不是一般的部门。你记住,这次任务很重要,也很危险。你千万不要在外人面前暴露自己的身份,特别是不能再世人的面前动用自己的异能!”

可是,谁能料到这一离开就是不闻不问的三年?

陆小非颓然的吐了口气,无可奈何的放弃了用真气逼酒的念头。、

因为走廊上已经传来噔噔的皮鞋声。

门吱呀一声开了,映入陆小非眼帘的是一位俏丽的女警。

她头发盘在警帽里,耳侧垂下一缕,越发衬托出小巧的耳垂,以及吹弹可破的精致脸蛋。眼睛很大很亮,闪烁着一种摄人的光芒。小巧而微翘的鼻梁下方是一张樱桃小口。剪裁得体的制服更显的她腰肢曼妙。

她步伐生风,径直走到陆小非面前,将手中的文件夹重重的拍在桌上。

“陆小非,坦白从宽!我们的政策你是知道的!”

陆小非偏了偏脑袋,用手挡住了刺眼的强射灯,总算是略微舒缓了一些。

“仔细想想,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女警见陆小非一脸痛苦的模样,声音柔和了很多。

昨天发生了什么?

五颜六色的灯光,震耳欲聋的音乐,端着托盘的兔女郎,以及DJ嘶哑的大吼“大家一起嗨起来!”,一幕幕如流水般从陆小非眼睛划过。

“我喝酒了?”

陆小非惊恐的瞪着一双大眼睛。

他心里很清楚作为一名特殊人员非特殊情况不得饮酒,也清楚自己若不动用真气的情况下,自己的酒量在哪里。

“很多!”

漂亮女警笃定的点了点头。

“那是喝高了?!”

陆小非痛苦的捂住自己的脸。

喝酒不要紧,可一旦喝高,那个后果可就严重了。记得上回,胖子怎么说来着?

抱着一个女人的大腿叫妈?!

“可没说错什么话吧?”

陆小非抱着一丝侥幸。

“说了!”

女警冷冰冰的话语将陆小非打落万丈深渊。

“说了什么?”

陆小非闭上眼睛,似乎不敢见人了!

“你丫的从兜里掏出一叠软妹币,往半空一撒,说今日全算你的!”

“还好!”

陆小非夸张的喘了口气,接着又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跳了起来。

“全算我的?那该是多少?”

女警鄙夷的白了他一眼。

“没人当真!你丫的整个钱包就那么几千块,还充什么大头蒜?”

“喝酒误事啊!”

陆小非一声长叹,做深刻的反省。

下意识的就要掏自己的钱包,却愕然停住,一对眼睛瞪的溜圆。

“还脱了衣服!?”

是的,陆小非全身上下光溜溜,下身只裹了一条浴巾,脚趾在人字拖里不安分的扭动。

“你说呢?!”

女警鄙夷之色更浓。

“不然你会在这儿?仔细想想。”

陆小非眼前飘过一个妖娆女郞,扭着性感小蛮腰,朱唇微开。

“帅哥,不如上去坐坐?”

陆小非似乎看见自己屁颠屁颠的进了包房,女郞笑眯眯的拿出一粒蓝色的小药丸,投入酒杯,还冲他笑了笑。

“这,这是嗑药了?”

陆小非几乎失声了。

“你说呢?”

女警再次反问。

醉酒加嗑药还有女人,这可是要害死人的!

陆小非低头瞅了瞅腰间的浴巾,开始觉得五雷轰顶!

酒后乱性,警察临检。

事情似乎很明显,自己能坐在这里就是明证。

“警官,这可真不关我的事啊!我只是喝醉了,什么都不知道哇!”

陆小非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恨不得立马扑上前去,抱住女警的大腿。

“坐好!”

女警一拍桌子,面前的茶杯蹦了三蹦,陆小非伸出的大腿就及时停住了。

“仔细想想,后面还发生了什么?”

女警好心的开始提醒。

“后面,还有!?”

陆小非差点儿没蹦起来。

光这三项就要要人命了,

后面还有?

还要不要人活啊!

陆小非开始艰难的转动脑壳儿,一幕幕情景如同一台老式电脑哼哧哼哧读着几十兆的硬盘,顿时开始觉得头疼欲裂起来。

………

“来呀,来呀,你还等什么?”

昏暗的灯火下,女郞身子半卧,翘起一条笔直修长的大腿,一只玉手,从下往上慢慢抚摸。醉眼懵松,丁香小舌俏皮的在朱唇便一绕,耳边传来春天旷野的猫叫,似近又好像很遥远。

陆小非的小弟就有些蠢蠢欲动,有一种化身为汽车人首领——擎天柱的冲动了。

………

“流氓!”

女警脸色绯红,敲了敲桌子,打断了陆小非的臆想。

“这个不是重点!再想想,接下来是什么?”

接下来?

陆小非摸着光溜溜的下巴,眼神开始飘忽起来。

……..

暗香浮动,鼻尖传来一阵若有若无,似麝似兰的香味。一双藕臂挂在陆小非的脖颈,身子半跪,翘臀微曲,山半身紧贴顾小北的胸膛。星眸半闭,吐气如兰,轻轻向耳朵吹着气,一根手指若有若无的在陆小非胸膛上画着圈。

清扬的音乐在房间环绕,似歌似泣,似晚风拂过平静海面,似春天第一朵丁香花幽幽绽放。

忽然,海面微微起了波澜,花蕊被风拂过,轻轻的颤抖。

陆小非一个机灵,只觉的浑身三百六十个毛孔都要舒张开来。女郞嘴角微翘,俏脸含春,小舌从脖颈间轻轻滑下,一对贝齿轻轻咬住顾小北衬衫的扣子,轻轻一吐,无声无息之间露出陆小非赤果果的胸膛。

“这妖精,看哥哥不收了你!”

陆小非大吼一声,纵身扑上。

咚咚咚~~~~

一阵短暂而急促的敲门之声,打断了陆小非的下一步动作。

门被粗暴的撞开了。

为首一个光头的汉子,脖子上戴着一条粗粗的金链子,不由分说,一把把陆小非推坐到床上!

他的身后一溜儿腰粗膀圆的大汉,一字儿排开,抱着膀子嘿嘿冷笑。

有一个獐头鼠目的家伙,抱着一个照相机,咔嚓咔嚓对着床头就是一阵猛拍,闪烁的镁光灯几乎令陆小非睁不开眼。

“这,这是什么情况?”

陆小非的脑袋有些当机。

身后的女人发出一声长长的尖叫,光着身子缩在被子里瑟瑟发抖。

“什么情况!?”

光头冷笑一声,一双偌大的拳头在陆小非的眼前放大。

“你搞了我老婆,你说是什么情况?”

陆小非捂住眼睛,双手乱摆。

“兄弟,误会,全是误会呀!我不认识她!”

“不认识?!”

光头脸一横,横肉就是一抖。

“不认识能光着身子搞到一张床上去?”

“废话少说,识相点的,赶紧想办法摆平这件事!”

光头身后的汉子恶狠狠的掐住陆小非的脖子。

砰~~~

门被再一次被粗暴的踢开了。

陆小非只看见一个黑乎乎的枪口。

“举起手来!不许动!”

很明智的,他头一歪,顿时昏死过去。

………

“混蛋!陆小非,你不老实是吧?实话告诉你,你的情况我们已经掌握了!“

漂亮女警面色铁青,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打断了陆小非的回忆。

“陆小非,男,现年22岁。无业,主要收入来源就是接一些坑蒙拐骗的活儿。比如代写中小学生作业,冒充男友等。说不好听一点,你这叫行骗!…….”

她摊开面前的文件夹,语气颇为不善的念到。

“警官,我可是良民啊!你情我愿的事儿,犯不着这样吧?”

陆小非哀怨一声。

“良民?良民能到那个地方去?”

女警冷哼一声。

“老实交代!后面发生了什么?”

后面?

陆小非眼睛开始咕噜乱转,漫天叫起屈来!

“后面您不知道了嘛?您一脚就踹了进来!”

“我问的是我没冲进来之前!”

女警狐疑的上下打量着陆小非,颇有些不满意。

“可想清楚了。你现在交代算是主动承认错误。等会要是查出来了,那可就罪上加罪!”

“警官,你要我交代什么?真是这样。哥至多是喝醉了酒,还被人下了药而已!哥可是受害者啊!”

陆小非苦兮兮叫起屈来。

“姐接到的线报可是有人做毒品交易!”

女警又是一拍桌子,吓的陆小非一缩脖子。

“住手!”

一声威严的厉喝在门口响起。

一个微胖的中年人不停的抹着头上的冷汗。

“林小蛮,注意你的身份!你是一个光荣的人民警察!”

“局长!这小子不老实!”

女警嘟囔着嘴巴,一脸的不依。

局长!?

陆小非一下子就活了过来。

上前紧紧握住中年人的大手,摇个不停。

“局长,您可要为我做主啊!我可是受害者,有这么对待人民群众的吗?”

那位局长满脸带笑。

“同志,不好意思,让您受委屈了,是我们的工作没做好啊!”

接着,身子一转,对着女警道。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道歉!”

“道歉!?凭什么,我可是接到线报~~”

局长脸一板,低声道。

“什么线报!你闯错门了!刚才同事们已经抓住他们了。他们是在下一楼!”

这是什么警察啊!?

陆小非的耳朵很尖。

听完后也是醉了。

抓个人还能走错房间?

陆小非顿时理直气壮。

“道歉,听到了没有!?哥是冤枉的!“

女警犹自不服输的吐吐舌头。

“一样不是好人!“

“出去!“

随着局长一声大喝,女警乖乖的转身离去。

就听局长乐呵呵的笑道。

“同志,不要在意啊?我们这个丫头呀,脑袋受过刺激,见不得男人~~~”

“哦~~~”

陆小非拉长了语调,作恍然大悟状。

“原来是被男人甩过呀!怪不得~~~”

林小蛮就是一个踉跄,差点没崴了脚。

“好你个陆小非!本小姐算是记住你了!”

第2章 哥可是专业的!

女人惹不得,尤其是漂亮的女人!

更尤其的是这个漂亮的女人还是一个警察!

可惜,陆小非醒悟的太晚。

惹了林小蛮这个人如其名的女人的后果就是。

陆小非光着膀子,腰间紧紧裹着一条浴巾,在春天的初寒之中瑟瑟发抖。

如果仅仅是这样也就罢了!

更关键的是,现在是什么时间,现在又是站在什么地方!

八九点钟的云海城已经是一锅煮沸了的粥,翻腾的就是各式各样拎着包脚步匆匆的人群。这个时候,站在市中心的警察局门口,陆小非犹如黑夜里的一盏三百六十瓦的大灯泡,想不吸引人也不成!

“兄弟,你到底犯啥事了?怎么光着屁股出来了?莫不是被老婆赶了出来?”

一位的哥按着喇叭,缓缓在陆小非面前经过,发出连珠般的追问。

“估计不像!”

与他并列的的哥,煞有介事的开始揣测。

“老婆赶出来,能赶到局子?估摸着这位可能是被捉奸在床!”

“哦~~~”

围观的众人齐齐发了一个秒懂的惊叹。

甚至有人开始掏出手机,对着陆小非一阵猛拍。

陆小非的脸色开始变黑了。

可以想象,明日报纸,搜狐等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上面加黑鲜明的印着几个大字“半夜出轨,裸男现身捉警察局”,“有图有真相”等等。

哧~~~~

一声刺耳的刹车声,一辆金杯歪歪扭扭的停在陆小非的面前。

车窗摇下了,露出史胖子肥肥的脑门儿,鼻子上的墨镜往下拉了拉。胖子下巴就跌碎了一地。

“小非哥,您这是搞行为艺术在?”

“滚粗!”

陆小非喜形于色,毫不客气的一把拉开车门,一猫腰就溜了进去,就是一声长叹。

“一言难尽哇~~”

可不是?

回想起半个小时之前的那一幕,陆小非那个眼泪就快要流淌成河了。

“有人在吗?我是来领东西的?”

陆小非抱着膀子,在一处写着寄存处的房间门口停住了,敲了敲门。

“是你!?”

门开了,陆小非看见一双狡黠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不禁后退了一步。

“可不是我嘛!”

林小蛮得意洋洋的扬起了下巴。

“你不是刑警嘛?怎么在这儿?”

陆小非本能的就感觉到一丝不妙。

“为什么不能在这儿?小刘请假外出了,姐来替会儿班。说吧,什么事儿。我们的好市民!”

林小蛮在好市民三个字特意加重了语气。

报复,这是赤果果的报复!

“我的衣服呢?”

陆小非还抱着一丝侥幸。

“衣服?哎呀!”

林小蛮夸张的拍着额头,假装四处搜寻的样子。

“这个不是。哦,这个也不是。到底在哪儿呢?”

陆小非快要哭了。

“你行行好。把衣服还我吧!别在玩了。”

“怎么是在玩呢?这是工作!”

林小蛮一本正经,突然做恍然大悟状。

“哎呀,差点忘了。刚才看见一堆破烂堆在这里,是不是你的?”

“是,是!麻烦你还我!”

陆小非头点的如同小鸡啄米。

“没啦!我看见那破破烂烂的,还以为是哪个叫花子的呢?便拎出去扔了!”

林小蛮拍拍双手。

“扔了?”

陆小非瞪圆了眼睛。

还别说?这事儿估计只有这个丫头干的出来。

“要不,我赔你吧!对不起,是我工作的疏忽。”

小丫头一连串的道歉,拿出了一叠软妹币,但陆小非看的分明,这丫头嘴角在偷笑呢!

“你这里还有没有其他的衣服,先借用一下?”

陆小非苦着脸,瞅着自己腰间的浴巾。

“那不成!”

小丫头头摇摆的如同开了振动。

“给了你,那别人怎么办?这可是原则问题。你还是拿钱自己买一身吧!”

买一身?

您说的轻巧。

这里距离商场至少还有上千米。

就这么光溜溜的出门,那乐子可就大了!

陆小非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小丫头一把推了出去,门砰地一声关上了。

…….

“小非哥,要不咱去商场买身衣裳?”

史胖儿的问话打断了陆小非的思绪。

“不,还是先拿钱吧!”

陆小非抱着抱枕,一下子就缩在后座上。

“我懂!”

胖子伸出一个大拇指。

“这样显得咱们专业嘛!”

“必须的!”

………

城北一处废弃的汽修厂,杂草丛生,人迹罕至。

一辆黑色的奥迪静静的停靠在中央,车边有几位戴墨镜的西装男四散开来,警惕的注意着四周的动静儿。

人群中间一个半秃的中年胖子不停的拿着手帕抹着脑门的汗。

陆小非与胖子驾车如鱼一般缓缓滑进这处空场的时候,就看见那中年人喜形于色。史胖子眯了一下眼睛,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相片,冲陆小非点了一下头。

“这是正主儿。没错!”

陆小非身子缩的更低了。

“你小心点儿!情况不对,你就赶紧回来!“

“放心!”

胖子一边打开车门,一面哈哈大笑。

“王老板,久等了啊!”

那中年秃顶大老远的张开了双手,做了一个拥抱的姿势。

“刚到,史老板,很准时嘛!”

胖子给了他一个热烈的拥抱,一手不停的拍着中年人的后背。

“那当然!我们是最专业的嘛!”

两人一触即分,中年人王老板凑在胖子的耳边,悄悄的问道。

“事儿办的怎么样?”

史胖子左右瞅了瞅,敞开了怀抱,露出里面夹衣口袋里的一个大信封。

王老板取过来打开一看,眉毛一挑,顿时喜形于色。

“史老板果然是史老板!没有您办不成的事儿!”

他拍了拍了手中的信封,无比得意道。

“有了这玩意儿!我看那婆娘还敢说要分财产!?”

胖子很识趣的背对着他,好像对着空气自言自语。

“您说什么?风大我没听见!总之,您满意就好!那么,那个您是不是~~~”

胖子做了一个搓手指的动作。

“哈哈,史老板果然够专业!放心,少不了您的!”

王老板哈哈大笑,拍了拍巴掌。

一个墨镜男便打开车后备箱,取出两叠厚厚的钞票来,递给了胖子。

“您数数!一分不少?”

胖子沾了沾唾沫,手指飞快的在钞票上划了一遍。

“不对呀!王老板,这您就不够意思了吧!”

“嗯?怎么不对呀!事先说好的这个数儿啊!”

王老板面色有些不善,随着他一声冷哼。几位墨镜男开始挽起了袖子,慢慢的逼了过来。

“您误会啦!”

胖子满头大汗的摇摆着手。

“今儿这事儿不顺啊!本来事情好好的,谁料到突然有警察冲了进来。就为了您这事儿!兄弟我好几个弟兄都折了进去啊!”

胖子腆着笑脸,把事情经过解释了一遍,最后道。

“您看,你是不是适当的多加点儿!毕竟捞人也要花费不是?”

生怕中年人不信,他还冲金杯招了招手。

陆小非就抱着膀子,一个劲儿的打哆嗦,出现在众人面前。

“您看我这位兄弟,可算是遭了大罪了!”

胖子便凑在王老板的耳边说了几句,一下子就把他逗乐了。

“这位就是那个功臣?”

他围绕着陆小非转了几圈,拍了拍陆小非的肩膀。

“兄弟,身材不错啊!演出挺卖力的啊!行啊!”

言罢,又是一叠钞票抛了过来,自己却在众保镖的拥簇下进了车。

胖子眼睛笑的眯成了一条缝儿,远远冲着车挥手。

“谢老板!下次还有活儿,别忘了叫我啊!”

眼瞅着汽车尾部喷出一股黑烟,消失在两人视线外。

陆小非遥遥伸出一个手掌与胖子一击,异口同声道。

“耶!我们是最专业的!”

第3章 最专业的骗子!

没错儿!

这就是陆小非!

他现在的职业就是一个骗子!

这是一个分工很明确的团伙。

胖子负责招揽客人,陆小非就是主力演员,而还有一位未露面的赵刚,需要武力支援的时候,他才会出现。比如昨夜几个兄弟就是赵刚的兄弟!

他们的业务遍及全国各地,范围覆盖各行各业。从帮人做作业,到冒充黑社会收数,只要是能捞的到钱的活儿,他们基本都干!

一句话,大错不犯,小错不断!、

当然,他们最中意的还是诸如王老板这样的卡司,来钱快,给钱也大方!

这一次,虽然出了一点意外,但显然陆小非杰出的演技再一次的为他们争取到了更高的收入。

尤其是刚才陆小非抱着膀子,委屈的一脸发抖的模样。

简直是见者伤心,闻者流泪啊!

不拿个小金人真对不起这身演技!

“兄弟,干的漂亮!”

史胖子冲着陆小非伸出大拇指,一手就把一叠红头人抛了过来。

“老规矩,三份儿!”

陆小非接过来,数也不数,信手就分开一半,扔了回去。

“赵刚那边的弟兄们都捞出来了吗?他那边花费多,还是多给他留一点吧!”

胖子也没有推辞,他熟悉陆小非的性格,这位就不是一个能存住钱的主儿。

“放心啦!我出面不好,赵刚会安排的啦!”

胖子亲热的搂过陆小非的脖子,道。

“今天也算是收获颇丰,要不咱们去庆祝一把?”

陆小非长长的打了个喷嚏,愁眉苦脸道。

“先弄身衣裳再说吧?这都快感冒了!”

……..

数个小时之后,破金杯歪歪扭扭在一处偏僻的小巷子里停下。

装扮一新的陆小非钻了出来,远远的就看见楼梯口前面站了几个人,为首的一手插裤兜,酷酷的冲他们吹了个口哨。

他有着一头柔顺的偏分头,长至盖住了耳朵,额前垂下一缕,不时的向上飘动。刀削般的脸蛋微微笑着,露出一道浅浅的酒窝。

上半身穿着一件军用背心,露出肌肉鼓鼓的膀子。下身着一条短裤,人字拖前一对脚丫子不安分的扭动着。

他就是赵刚,数年前退伍回家和陆小非们结识的伙伴。

“你小子!也不嫌冷?兄弟们怎么样了?”

陆小非上前冲着这个扮酷的家伙胸前擂来了一拳。

“没事儿!刚领他们出来!”

赵刚一边回答道,一边露出身后的两位兄弟。陆小非眼熟的光头赫然在列。

“来,这就是我和你们常提起的非哥!叫小非哥!”

两人参差不齐的叫了一声,避让了一旁,让赵刚三人勾肩搭背的上去,远远的就听见三人的谈笑。

“老规矩,老地方!都订好了!”

其中一个头发染黄的家伙,就纳闷的问及身边的光头。

“哥,这就是传说之中的小非哥?不像啊!”

“你懂什么?”

戴着一条粗粗金链子的光头大汉,在黄毛的脑袋上敲了一击。

“小非哥在这个行业是这个!”

他翘起大拇指。

黄毛吐了吐舌头。两人沿着楼梯噔噔的上去,二楼一个霓虹灯招牌上闪烁着“金龙网吧”几个大字。

没错儿!

这就是陆小非他们仨的根据地。

他们口中所谓的庆祝一把,无非就是在此打几把游戏。

黄毛两人赶紧跟着进去,里面烟雾缭绕,乌烟瘴气,伴随着一阵阵吵杂的“我KAO!我去!”之类的谩骂!

蓦然,黄毛的眼睛瞪的溜圆,指着打开电脑的陆小非,轻轻的捅了捅身边的光头。

“你确定他们是专业的?”

“你懂什么?!”

光头一脸不满的拉开了旁边一张椅子坐下,指点着屏幕道。

“人家那个才叫敬业呢!这叫游戏工作两不误!”

这是一款现在颇为流行的修真类游戏。

只见陆小非熟练无比的在一处街道口坐下,很快就支起了摊位。

这是打算摆摊打制装备。

这倒也不会令黄毛吃惊。

关键问题是在陆小非的对面,胖子已经竖起了一块招牌,上书。

“全服最低价!打造各种装备,信誉第一,货真价实!”

黄毛简直差点晕了。

两人在面对面摆摊,打算抢自己人生意?

但很快,他就醒悟过来了。

因为陆小非的招牌也打出来了。一个黑粗的箭头直指对面。

“对面是骗子!小心上当!!!”

这,这俩人是唱双簧?

正值白天,能玩游戏的人不多。街上行人聊聊,胖子的人物儿很快就一动不动。这就是常说之中的挂机。

“看仔细了,学着点儿!”

光头突然扯了扯黄毛的裤子,朝陆小非的屏幕上呶了呶嘴。

只见街道娉娉婷婷来了一位仙子,她侧着脑袋在胖子的摊位上看了一眼,又疑惑的瞥了对面陆小非一眼。

“嗨!靓女,小心别上当啊!”

一直坐着不动的陆小非突然手指如飞,他人物的头顶上不停的冒着字,还不停的冲美女招手。

美女细细的看了胖子摊位上标注的价格,微微皱眉。

果然,这个胖子是个坑货。有的标价是很便宜,但你若不注意的话,他里面总有几个掺杂的东西标价多了一个零。

毫不犹豫,美女转身过来了!

陆小非愉快的笑了。

……..

“好爽啊!终于出了一个极品啦!“

于此同时,一间办公室内,林小蛮兴奋的握起了拳头,跳了起来,叫了一嗓子。

“嘘~~小声点,别让领导听见了!”

对面一个偏胖的姑娘小声的提醒她。

林小蛮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人家高兴嘛!好不容易攒了几个月的材料,今天终于打造出一件好兵器了!”

她的电脑屏幕赫然就是陆小非刚刚的画面。

“哎,小敏!我跟你说啊!我今天算是遇见好人了!差点被人坑了!”

林小蛮一兴奋起来就叽叽喳喳不停。

那位叫做小敏的姑娘面色却很是古怪。

“你该不会看见一个摆摊的胖子了吧?”

“你怎么知道的?”

林小蛮一脸惊奇。

小敏无语的捂住了脸。

“林大小姐啊!你该不会是被骗了吧!这两人是这区有名的骗子!一唱一和的,不知骗了多少人!要不是他们只骗小钱,早就被人通缉追杀了。你说,他是不是给你看了装备之后,突然又取消了交易,说出了极品要加价?”

林小蛮心中一咯噔,口上却不服输道。

“出了极品,价格肯定不一样啊!”

就听小敏用可怜的眼光幽幽道了一句。

“你看看交易信息吧!人家趁你不注意,肯定多加了一个零!”

………

数秒钟之后,办公室突然传来林小蛮一句怒吼。

“好小子!连姑奶奶也敢骗!今儿不揪出你来,我就不叫小蛮啦!小敏!你赶紧帮我查一下,他的IP地址在哪儿?”

小敏花容失色。

“不是吧!大小姐,你不会是想动用系统去查一个游戏ID吧?”

“哼!得罪了本小姐,还想跑?”

林小蛮一抹鼻子,溜到了小敏的身边,开始腻歪起来。

“好小敏,你的最好姐妹被人欺负了,你帮还是不帮?”

………..

警局里顿时一片骚乱。

而金龙网吧里却是欢腾一片。

“耶!又做成了一单!少说也能换几十啦!”

陆小非站起身来,与胖子击了一掌。

“我们是最专业的!”

叮叮~~~

突然一阵悦耳的铃声响起,打断了两人的欢庆。

“你们玩,我出去接个电话!”

陆小非扫了桌上的手机一眼,和胖子打了声招呼。

快步向外走去,信手按下了接听键,把手机贴到了右耳边,也不忘记给自己点燃了一颗烟。

“喂,哪位啊?”

蓦然,陆小非的下巴张的老大,香烟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警花爱上我 一个是貌似忠良的大骗子,一个是嫉恶如仇的女警花。他是堕落红尘的前特工,肩负着保家卫  作者:蜗牛

下载地址:

验证码:123456

×

QQ扫一扫,关注右侧QQ群" 领取[验证码]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