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极品美女老板

点击 现代都市 |作者:一路西风| 正版 | [收藏]

我的极品美女老板
豆瓣评分:★★★★☆ [2金币]
一不小心冲撞了悍马,我就象个倒霉催的,竟然要面对比悍马还悍的悍女!被卷入到不能自拔的“整蛊”漩涡中,面对乖戾、蛮横、绝顶聪明与美貌并蒂的集团千金上司,我该如何笑看风云、从容应付……机关算尽、下岗被炒、咸鱼翻身,换子疑云,我原来距离人们所垂涎的富二代居然并非那么遥远……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为公版书籍,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或上传的文件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阅读平台!
注册用户:每天均可下载5本书籍(按单本收费),免费区域不收费。
VIP用户:每天可下载5本。全站资源无限制。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第1章 慧星撞地球

人要是倒霉,喝口凉水都塞牙,做梦都出岔。早晨九点,我还在酣睡,梦里,喜忧两重天,如过山车般惊逝。

下了公交车,我惊喜地在人群中发现一位长发飘飘绝世美女:黑亮如瀑的长发披肩飘逸,俏脸红晕剔透,长长的柳眉如星空弯月,细柳含烟,长长的睫毛下一对晶莹剔透的大眼睛,焕着迷一般的光彩,小巧的鼻翼下轻抹了些许口红的樱唇,娇艳欲滴,白晰得近乎透明的脖颈贴着一副金灿灿的项链,映衬着她脸蛋上的红润,一袭雪白长裙裹着纤细修长身躯,衬托出少女特有的娇嫩、纯净和清秀青春健康的气息。

我有些呆了,直愣愣地看着……心猿意马,一路不怀好意佯装无所事事跟踪到古城店门口,那美女在进入店门前居然向我回眸一笑,我立时如傻子般怔在那了……

当我还沉浸在“只因为在人群中看了你一眼”那首美妙的旋律不能自拔时,古城店店长,我的上司王子其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面前,呲牙咧嘴恶狠狠地斥责我上班为什么迟到。我下意识地看了一下手机,距离签到还有整整两分钟!明白王子其是因为商品的事情在打击报复我,便与他理论起来。交火中,看到王子其被我的慷慨陈词质问得抓耳挠腮,不知所措,我耸着肩膀,端详着他的洋相嘿嘿傻笑。

忽然,王子其恼羞成怒,抢起巴掌,向我扑来……,霎时,一阵阴风扑面,我激灵灵打了一个冷颤。

“懒猫,快起床,太阳啃屁股了。”

“我的妈呀,走光了。”我倏地睁开眼睛,心里暗自庆幸王子其没有打中自己时,却发现老妈正横眉冷目地注视着我赤条条的躯体。

“噩梦!”,我下意识地抓起被角往身上扯。

没等完全盖住,被子再次被掀起,紧接着便是一顿爆豆般的河东狮吼:“臭小子,什么叫走光,你那点零碎老娘都看了二十多年了,有什么可遮掩的。不好好工作,丢了饭碗,还跑出去酗酒,胸无大志……”

被子是盖不住了,我紧闭眼睛,不敢直视老妈盯着自己赤身裸体冒火的眼睛。听到关于工作的时候,我吓了一跳,双目微睁,怯怯地问:“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知道?昨儿夜里你回到家,对老娘又搂又抱又啃,嘴里还不干不净,骂声连天,你小子肚子里的那几条蛔虫,我数都数得过来。”

“呃,厉害,厉害,知子莫如母。”我无奈地嘟囔着,又闭上了眼睛。

“这下好了,我看你也别出去找工作,正好店里有个男服务生刚辞职,你就在店里补缺吧。”老妈甩下这句话,转身向外走,没到门口,又扭回头,命令道:“赶紧起床,中午的外卖,就你了。”

老妈走后,我赶紧拾起被子,盖在身上,想再来个回龙觉,经她这一阵怒吵,已然无法入睡,直愣愣地瞅着天花板出神。

我大学学的是建设设计,因为是独子,母亲死缠烂打,几个月以前,把我从北京揪了回来。很长时间找不到合适的对口工作,一个阴差阳错的机会,应聘了本市最大的零售企业林氏集团策划部经理一职,面试过关后,却被通知到其旗下的门店古城店任副店长。

我的梦想是做一名设计师,虽然策划部与建筑设计区别很大,但终究是搭了点儿边,这也是我应聘的初衷。不知什么原因被下放,我自然有些不情愿,但考虑到暂时能有个落脚点,而且古城店是林氏集团在本市最繁华的门店,最终还是选择了“屈就”。

古城店店长王子其四十多岁,是林氏集团的老人儿。刚上任时对我态度还算马马虎虎,过了一段时间,我发现,古城店对食品区的管理比较松散,有些过期的食品不能及时下架。做为副店长,我提了几次意见,惹得他很不痛快,对我的态度也随之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昨天,我检查自制食品时,看到一些明显过期两三天的熟食,居然被修改了生产日期重新上架,于是就要求食品销售员下架,遭到王子其的强烈反对。我据理力争,反而挨了他的一顿暴斥,并恶狠狠地对我道:“自己几斤几两不知道,大王小王还不知道?”

我一向反感这种赤裸裸的作威作福,辩解道:“原则和大王小王没有什么关系。”

“什么是原则?做企业的原则就是把损失减到最小,利润做到最大。”王子其以极其不屑的神情白了我一眼。

“企业追求利润是应该,但食品关系到群众的生命安全,如果出现问题,这点利润是没有办法弥补的。”

王子其把头向老板椅上一靠,慢条斯理地道:“生命安全?别给我扣大帽子,不要说我们集团,即使国际上的知名品牌肯德基不是也在用豆浆粉加水勾兑豆浆,重复使用炸鸡油吗,做了那么多年,也没出现什么生命事故。”

我抓住他的漏洞,抢话:“肯德基最后还是被曝光了。”

“曝光又能怎样,肯德基还是肯德基。”

“林氏集团不同于肯德基。”

“林氏集团什么样,你还没资格来评论,我进集团的时候,你小学还没毕业吧。”王子其气哼哼地道:“林氏集团是本市乃至全省最驰名的品牌,你才了解多少,这是专业。”

“当然,我不了解林氏集团,食品卫生也不是我的专业,但作为一名责任人和潜在的消费者,我清楚食品安全带来的影响。”听到“专业”两个词,我明白他是瞅不起自己这个门外汉,语气异常的坚定。

“我看你不但不了解集团,还不了解卖场的工作,如果不能适应卖场的规则,我可以向集团建议,给你调一下岗。”王子其利用一店之长的权利来对我作威作福。

没想到他居然会赤裸裸地说出这种话来,我气愤地道:“规则?是潜规则吧?您的意思是我适应不了这种潜规则,也就无法胜任副店长一职,更不可能胜任其它工作,应该识趣点,辞职了。”

“什么潜规则,小题大作,随你的便。”王子其说完,低下头去看报纸,不再理我。

见罢,我一怒之下甩门走了出去。我本就对这份工作没有什么留恋,作为一名重点名校的毕业生,报考集团总部,却被贬到分店,一开始就心有不甘。如果不是老妈逼我离开北京,如果不是林氏集团的声誉,如果……。

虽然没有什么遗憾,可毕竟是“被”辞职,晚上,约了许多、林子旭两个死党,喝得一塌糊涂。

工作的事情,我不敢跟母亲提及,怕她担心。现在,酒后失言,母亲知道后没有什么大的反映,让我很欣慰。一想到从现在开始,还要不厌其烦地投简历,找工作,被人挑白菜般地扒拉,我感觉有些烦,醉酒的后遗症开始发作,盯了会儿天花板,昏昏沉沉地又睡了过去。

“臭小子,还想懒到中午啊,赶紧送外卖去。”

“遵命,遵命。”朦胧中只觉得屁股火辣辣地疼痛,我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跃起来,慌慌张张作揖般地躲避老妈手中的掸子。

觉是睡不成了,看了一下手机,已经快到十点,老妈肯定是卖完了早点,回来后发现我还在懒觉,怒火中烧。无柰,我磨磨蹭蹭地穿上衣服,隆重地洗漱一番,来到自家的小饭店前,骑上门前停着一辆装好盒饭的外卖电动车,驶了出去。

从北京回来找工作期间,我始终在母亲开的小饭馆里打杂,偶尔卖弄一下自己的“独门绝技”――大学时在饭店打工时偷学的两道菜肴。不过,送外卖是我主要的任务。

客户距离不是很远,要穿过一条主路,临近中午,有点堵车,我倒没觉得有多烦,这种堵车相对比经历过的北京来说只是小儿科。看到绿灯亮起的那一刻,我正了正身子,手一动,电动车向右拐了过去。

“我的天啊!”车子还没驶出几米,猛然发觉一个庞然大物向我飞驰而来!

第2章 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晕、痛、惊、吓,金星四射、星光大道。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怀里揣着呼之欲出狂窜乱跳的小兔子,我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首先出现在我眸子里的是还在高速旋转的电动车车轮。按照惯例,我明白,自己一定是被撞飞了出去,在空中顺着飞出去的这股劲漂亮地翻了两个跟头,象是拍电影一样,完成的动作估计成龙影片里的特技也没有我的真实。我摸了摸木木的头部,粘粘的,似乎是血,胳膊肘处有点痛,动了动,还好,没有骨折的迹象。

抬起头,我看到不远处停着一辆庞然大物,“Hummer”,一看标志,知道那就是传说中的悍马。我惊吓之余忽然有些窃喜,心中随即展开了激烈的思想斗争,暗暗盘算要不要狠狠地“敲诈”它一把。

这时,悍马车门缓缓打开,下来的居然是一位美女,年龄应该不到二十五岁,长发披肩,乌黑中带着些许亮紫,如瀑般倾泄至肩后又波浪汹涌卷起。一张洁而无瑕的鹅蛋脸,配上冷翘的鼻翼,鲜艳的红唇,微蹙的蛾眉,散发出冰雪般的冷艳气质。纤细的腰身,不腴不瘦,恰到好处,身黑亮的紧身皮衣,勾勒出优美的突兀曲线。更为超乎寻常另类的是她鼻翼上价值不菲的萧帮太阳镜和垂挂两耳至肩超大号的金耳环,仅这两个饰品,价值也在十几万元。

悍车悍女!如果她手中端着一支冲锋枪,俨然是一位不折不扣的美女特工。我看罢,心中有些发毛,周公解梦里说梦境大部分是反的,有一定的道理,我明明在梦里梦见的是一位淑女,眼前却端端是一悍女,看来,想借机揩油的思想一定要打住。

美女下车后,看都没看我一眼,几步抢到车前,开始仔细检查她的爱车,这让我心里陡升不快。

“怎么搞的?没长眼睛吧,把我的大灯都撞裂了,滚起来,赔。”美女伸出两根白晰的玉指,拂了拂稍有些裂纹的车灯,转过身发了疯似的对我一阵狂嚣,字字精短,如暴如豆。

NND,滚起来?够狠的!我还以为她会过来询问我有没有伤到哪里,居然会先去关心她的坐骑,典型是没教养的“richsecondgeneration”——富二代!

没被她撞死,差点气死:“小姐,讲一点道理好不好,是你撞我啊!没有撞死我已经算是你的幸运了。”我抚了抚胳膊,气得说话都有点结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谁撞谁啊,你搞清楚点好不。”那美女看到坐在满地都是白的、青的、绿的散满一地的盒饭堆中,一个虽算不上英俊、但还算耐看的小伙子的滑稽像,语气稍稍有些缓和:“你不是没死吗?”

我的肺都快气炸了:“我要是死了,你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见不见得到太阳,你说的不算,它说的算。”美女呵呵一笑,倚在悍马高高大大的保险杠上,拍了拍车头,得意地笑着。

娇弱的电动车与彪悍的悍马比起来,实在是微不足道。我顾不得伤痛,一轱辘从盒饭堆中爬起来,走到少女近前,急头白脸地强调:“机动车撞了电动车,你说怎么办吧?”

“别扯没用的,撞坏我的车你就得赔……”美女绕开我的话,不依不饶。

“我的呢?”我反过头瞧了瞧躺在地上还在旋转的电动车。

“这还不简单,你赔我的,我赔你的。”美女话如脱豆。

切,让她给绕进去了,悍马的大灯,少说也得万把千的,我的电动车即使换成新的,也就二千多人民币,赔大发了。我旋即指了指湿漉漉的头部和破了皮的胳膊,抢话道:“我的伤呢?”

“两条创可贴够么?”美女仰起脸,瞅了瞅太阳,诡异地一笑。

“你、你……”我气得说不上话来。

发生了交通事故,开始有围观的人过来旁观我和美女一轮又一轮的交锋。这个女人真的很霸道,很难缠,在语言上,我丝毫占不到上风。

很快,维持秩序的警察走了过来,询问情况。美女抢在我之前刚要说话,忽然她的手机响了。

“嘛呢,超级火辣大美女。”对方是一位纤纤女声。

“无聊。”美女极其慵懒地应道。

“呵呵,您老人家还有无聊的时候,地球不转了吧!”

“堵。”美女捉住几缕额前的秀发。

“堵?怎么,昨夜去泡吧了?喝多了没吐出来,小心,让交警逮到,那可有你无聊的。”

“谁要是敢逮我,我就溅他一身。”美女恶狠狠地道:“死三八,什么泡吧,我是说添堵,想给我栽赃,小心你的狗头!”

“啊?我的大小姐,你怎么还这么粗俗,看来,董事长教给我的任务我是完不成了,小女子无可教也。以后见了董事长,能不能装一回淑女,别让我下课?”

“我看你还是识趣先辞职吧,否则面子会很难看。”

“遇到你真是我的不幸。”对方无奈地笑了笑,又道:“对了,说到董事长,前两天他给你介绍的那本书买到了吗?昨天还向我问起这事。”

“一提那书我就来气,如果不是因为它,我能受这份洋罪?”美女狠狠地撇了撇嘴。

“好啦,您也别太添堵了,千万不要着急上火,毁了你的花容月貌。”对方嘻嘻地笑着:“对了,快到了吗?”

“到什么到,出车祸了!”美女狠狠地说。

“啊,您没事吧。”对方极其的关切。

“没事,只是车受了点轻伤。”

“那就好,那就好,你什么时候过来?”

“没时间,我等着那家伙赔我的车呢?”

“人没事就好,您还是把车放那,我这就派人去处理,林董事长这边已经等不及了。”

“让他找别人,我没空儿。”

“真的没合适人选,我的大小姐,你就应应急吧,求您了。”对方近乎央求。

“哪那么多废话。”美女说完,气恼地挂掉了电话。

第3章 没光荣吧

美女打电话的空儿,我简单地把情况向警察介绍了一番,看到她放下电话,便冲她道“我说完了,你自己向警察交待吧。”

“警察怎么啦?吓唬谁啊?……”美女显得很不屑。

警察看了她一眼,没理会,拿着本子,道:“你说吧。”

“我没什么可说的,正常行驶,那家伙没头没脑地冲上来,撞坏了我的车,他得赔我。”美女的话简单又简短。

我没等她的话落地,赶紧道:“我才是正常行驶呢,是她撞的我。”

“警察先生,一看他就是无证驾驶的人,转弯让直行,这点道理都不懂,是他先违反了交规,还想耍赖。”

晕。这是哪跟哪啊,她居然如此曲解转弯让直行,明明是她闯了黄灯!

瞅热闹的群众没看到序幕,开始对现场的状况进行品评,对我指指点点。交警似乎也有些偏向她的曲解,不住地点头探询。

我的天啊,我感觉比“窦娥”还冤,看来除非马上天空开始顠雪才能够洗刷我的冤情,否则我就是有十张嘴也讲不清。——大叔、大婶们,你们都知道什么啊就在那瞎议论。

“我坚持我的原则,机动车撞了电动车,就得赔。”我有口莫辨。

“瞧瞧,警察先生,他自己承认了吧,现在的人,是怎么啦,总以为非机动车违反了交通规则,都是有理的,都可以逃避责任,如果这样的话,那和碰瓷有什么区别。”美女抓住我的漏洞,唇枪相击。

我大怒:“你说谁碰瓷?”

美女得势不饶人:“我就说你,怎么啦,你这不是碰瓷是什么?”

“对,对,女孩子说的对,现在有的人,看见好车就往上撞,真是要钱不要命的主儿。”围观的群众骚动起来。

“你,你,气死我了,你这车我就是不赔,爱怎么着就怎么着”我知道说什么都没用,还是耍无赖吧!

“呵呵,警察同志,他开始耍啦……”美女借助群众的攻势大做文章。

真倒霉,我这个悔啊,一句话说错,满盘皆输,真窝火。

我还想分辩,万恶的是手机忽然响了,是古城店一起工作的同学许多打过来的。

“哥们,哪呢?”

“路上。”我一只手擎着手机,一只手端着胳膊,气喘吁吁地。

“听这架式,搞体力运动呢。”

“没,出了点小车祸。”

“啊,没光荣吧?”许多关切而戏谑地问。

“你才光荣了呢,有话快说,我这有个要命的追着呢。”看到那美女和警察谈得很投机,我怕她占了先机。

许多嘿嘿一笑,道:“刚刚接到集团的通知,一会儿老板要领着一位美国佬来视察工作,让店里找个翻译,我想来想去,只有你能胜任。”

一听到工作,我更来气,道:“什么?你不知道啊,昨天的酒都喝到狗肚子里了?我已经辞职了。”

“什么?辞职?噢,噢,瞧我这脑袋,昨天就盯着酒了,我把你老兄的事给忘了。” 许多笑道。

“酒肉朋友。”我痛恨道。

“可王子其今天没什么动静,我说店里只有你英语好,他连个屁也没放啊?”

“他放不放屁那是他的事。”我冷冷地道。

“都是些气话,你辞职,他说的也不算,象你这样中层主管,要集团才能决定。”

“管他什么决定不决定。”我说:“如果没什么事先挂了,我这热锅上的蚂蚁,等着往外爬呢。”

“别,别挂。” 许多焦急地道:“我不知道你和王子其有什么过节,我已经给他打了包票,你不来,我怎么交差。”

“我不管你怎么交差,自己立下的军令状,自作自受吧。”

“我的水平你还不知道,能认识ABCDEFG这哥几个就不错了。”

“那没办法。”说着,我便要摞电话。

“兄弟,别那么绝,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兄弟丢了饭碗吧。” 许多装作悲悲切切地说:“我这给您跪下了。”

我一时不知所措。许多的情况我最了解,前一阵子因为顾客大闹古城店,险些被辞退,这个忙绝对应该帮,但是……

许多听出了我的犹豫,趁热打铁道:“我就说嘛,哥们儿绝对是活菩萨,好了,半个小时后立马出现在店里,否则,兄弟就要到你老妈的小饭店里要饭了。”说完,不容我接茬,便挂了电话。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我的极品美女老板 一不小心冲撞了悍马,我就象个倒霉催的,竟然要面对比悍马还悍的悍女!被卷入到不能自拔  作者:一路西风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