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岛生存十六人

点击 纪实文学 |作者:[日]须川邦彦| 正版 | [收藏]

无人岛生存十六人
豆瓣评分:★★★★☆ [2金币]
“虽然船沉了,但我们十六个人,一定要全部活着回去!”《书的杂志》评选“20大海难纪实作品”第一名——《无人岛生存十六人》,讲述龙睡号1898年12月从东京出航,原定前往小笠原诸岛进行渔业考察,却在途中遭到强烈西风的重创,失去了全部三只船锚,桅杆也断裂,只得顺势前往夏威夷求助。

谁知在修缮完毕后的返航途中再次遭遇前所未有的巨浪,深夜触礁搁浅,最终被浪头拍了个粉碎。船上一行十六人在船长的带领下登上了太平洋中心的无人岛。摆在十六位船员面前的,是饥饿、恐惧、疾病,以及漫无止境的等待岁月。只要一个人稍微有点软弱与怀疑,十六人便可能全军覆没。

于是他们定下四条绝对法则:一、用岛上取得的东西生活;二、不讨论做不到的事情;三、生活要有规律;四、保持心情愉快。他们积极分工开展搭建庇护所、收集饮用水、织网捕鱼、饲养海龟、晒盐、摘果、搭建了望塔等种种工作。他们心里清楚,这一行,必须得做好在岛上生存十年的准备……


“我们在这座岛上,出色地、开朗地、没有一天愁眉苦脸地活了下来。在我们十六人团结一心的强大力量前面,没有不安,也没有担忧。不论是吃的、喝的,大自然都赏赐给我们。海豹、鸟儿、云、星星都来与我们为伴。在这座无人岛上,我们第一次活出了人生的价值。”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为公版书籍,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或上传的文件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阅读平台!
注册用户:每天均可下载5本书籍(按单本收费),免费区域不收费。
VIP用户:每天可下载5本。全站资源无限制。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编辑推荐

?虽然船沉了,但我们十六个人,

一定要全部活着回去!

 

?《书的杂志》评选“20大海难纪实作品”榜首,

近250天海难求生经历,

激励日本半个世纪的热血成长小说,

简体中文版首度面世。

 

?这片海上有多少种绝望,就有多少种活下去的可能。

 

内容简介

龙睡号1898年12月从东京出航,原定前往小笠原诸岛进行渔业考察,却在途中遭到强烈西风的重创,失去了全部三只船锚,桅杆也断裂,只得顺势前往夏威夷求助。谁知在修缮完毕后的返航途中再次遭遇巨浪,深夜触礁搁浅,最终被浪头拍了个粉碎。船上一行十六人在船长的带领下登上了太平洋中心的无人岛。

 

摆在十六位船员面前的,是饥饿、恐惧、疾病,以及漫无止境的等待岁月。

只要一个人稍微有点软弱与怀疑,十六人便可能全军覆没。

 

于是他们定下四条绝对法则:

一、用岛上取得的东西生活;

二、不讨论做不到的事情;

三、生活要有规律;

四、保持心情愉快。

他们积极分工开展搭建庇护所、收集饮用水、织网捕鱼、饲养海龟、晒盐、摘果、搭建了望塔等种种工作。他们心里清楚,这一行,必须得做好在岛上生存十年的准备……

 

“我们在这座岛上,出色地、开朗地、没有一天愁眉苦脸地活了下来。

在我们十六人团结一心的强大力量前面,没有不安,也没有担忧。

不论是吃的、喝的,大自然都赏赐给我们。海豹、鸟儿、云、星星都来与我们为伴。

在这座无人岛上,我们活出了人生的价值。”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须川邦彦(1880-1949)

1880年生于东京。1905年自日本商船学校航海科毕业后就业于大阪商船。曾参加日俄战争,后任船长职务,之后在商船学校任教,并担任东京商船学校校长、海洋文化协会执行董事。1941年开始于《少年俱乐部》杂志连载从老师中川仓吉(前龙睡号船长)处听来的海难事件,并在1948年结集出版为《无人岛生存十六人》。另著有《船是活着的》《象的故事》。

 

译者简介:

陈娴若

东吴大学日文系毕业,从事编辑、翻译工作多年,现为自由译者。

 

目录

前言

第一章 “龙睡号”出航

中川船长的话

“龙睡号”出发的目的

探险船的准备

大西风

世界海员的典范

返回故国

海龟之岛,海鸟之岛

珀尔和赫米斯环礁

瞄准暗礁

翘首盼来的黎明

舢板和人被浪卷走

白浪上走钢索

“龙睡号”啊,再会了

 

第二章 无人岛生活

所有人,先把衣服脱了

生命之水

四个规定

心的基石

生火

堆沙丘

瞭望岗

瞭望塔

渔网

海鸟的季节

海龟牧场

海豹

宝岛探险

无人岛教室

制盐

把帐篷改成茅草屋

龙宫的花园

 

第三章 一辈子的宝藏

文具用品

茶话会

鸟邮差

野葡萄

我们的好友海豹

海豹的胆

信天翁的智慧和力量

川口的雷声

“有船”

在“的矢号”上

欢喜的早晨

再会了,小岛,海豹们

祖国的土地

 

精彩书摘

瞄准暗礁

 

 

夜空中一颗星星也没有。白天,渗出黑色的蓝色海洋涌起又沉下。摇晃船身的大浪在漆黑的夜海中变得更为巨大,上下漂浮着,不知到底要把船推到什么地方去。

我们像被大自然无形的绳索给捆绑住了似的,船只与船员们都束手无策,只能任由潮流摆布。浪涛像是在讪笑人类的软弱,一再摇晃着船身。这种时候,身为船长的我心中的煎熬,就算说得再多,没有经验的人又怎么能够了解呢?

船内报时的半夜时钟“锵锵锵”地敲了八声。这八声钟鸣响完之后,就代表到了二十日零点。

大约过了一个钟头,我离开自己的房间,走到船尾甲板去找大副。

“真是伤脑筋,完全没有要起风的迹象。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再继续测量水深看看。”

我这么说着,站在一旁测量深度的水手以颤抖的声音报告:

“一百二十英寻测深线到底了。”

一听到这句话,我立刻大声吼道:

“全体就位!”

接着我把所有休息的人都叫了起来,全船进入非常警戒状态。

我让水手立刻再测量水深,得到了“六十英寻”(约一百〇九米)的报告。

一百二十英寻突然变成只有六十英寻的深度,这是船已经接近珀尔和赫米斯环礁的证明。珀尔和赫米斯环礁是陡峭直立的岩石,宛如屏风一般从深海海底耸立而上。由于它的头部只稍稍露出海面,所以即使岩块的半海里之外,也只有六十英寻的深度。

船已经逃不掉被推向珀尔和赫米斯环礁的命运了。再漂到更浅一点儿的地方,就必须立刻下锚,就算海底是砂石、岩块也不管了。我下令:

“准备下锚!”

接着,就只听到测量水深的水手喊道:

“四十英寻!”

“三十英寻!”

水变浅的速度非常快,船一秒一秒地朝暗礁处漂过去。

“二十英寻!”

礁石已经近在咫尺了,我下达命令:

“右舷下锚!”

“扑通。咔啦,咔啦,咔啦……”右舷的锚从船头滑落海中,连接船锚的链条滑动的声音听起来与平常不太一样。状况千钧一发。

然而,因为海底是岩层,锚爪无法固定。船只“咔啦咔啦”地拖动船锚,继续漂流着。

扑上浅海岩块而激起的波浪,与外海方向所涌入的波浪,肯定让深夜的大海激荡澎湃吧。船身的摆动太过激烈了,导致甲板上的作业都无法进行。

“锚定着了!”

水手用快喊破喉咙的音量大声报告。然而船身没有被锚拉住,还是朝着暗礁直直地漂过去。危险了!

“左舷下锚!”我立刻下令,左舷的锚也投出去了。两个锚终于牢牢地勾住海底和岩石,锚链也紧紧绷着。

此刻,大副和水手长站在船头看管船锚,船长我则在船尾甲板上指挥调度。帆船上没有船桥,指挥者为了随时观测吹动船帆的风向以便下达指令,一般都会站在船尾。

锚爪勾住海底,牢牢地固定住了。锚链若是绷紧的话,船头就会被锚链固定,便不会再动了。然而船尾的部分却朝着某一个方向开始打转,不久之后整艘船又笔直地朝向锚的方向,呈现停泊的状态。但是,如此一来海浪拍击船头的力道就和冲到岩石上一样强大了。

“锚链到底了。”

大副大声报告。

“了解了。”

我回答。心想总算可以暂时松一口气了,但说时迟那时快——

“砰——”

一个大浪打在船头上。一大片海水如同海啸般撞击粉碎开来,船身猛然一晃。

“咔——”

船底部一种渗透开来的声响传到了船体。

我心中闪过“完蛋,锚链断了”念头的同时,果然就听到一声悲壮的报告:

“右舷锚链断裂!”

我正想回应,霎时又再次“咔”的一声!

我心底也随之一颤,心想:啊,两条都断了。

“左舷也断了!”

呻吟般的呐喊在船头响起,这下惨了。

“全体注意,准备预备锚!”

我大声地发令,这是最后的手段了。

“啊!”

耳边只听到“吼——吼——”的声音。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什么东西都看不见,只听得到波浪与岩石奋战的声音。

暗礁就在附近。船身拖着于海底断裂的锚链,被推挤着朝向岩石的方向前进,危险近在眼前。糟了!再这样下去,船体会撞上暗礁,四分五裂。然后,沉没——

现在船的命运全都系在那个紧急备用的预备锚上。全体船员冒着危险,死命地准备着预备锚。

没有在小船上经历过惊涛骇浪的你们,恐怕无法想象那是什么光景吧!更何况四周一片漆黑,完全看不见任何东西。那是夜里一点多,接近两点的时候。

力道强劲的深海巨浪使尽全力撞击海面稍稍露出来的暗礁,然后反弹回来,与一波接着一波、不断涌来的浪头互相碰撞、混乱地震荡着,形成三角形巨浪疯狂乱窜,然后又形成更大的

波涛,汹涌而来。浪涛们合力将船摇来摆去。如果以言语形容的话,那就是:

 

狂舞而来的波浪,猛烈地晃动着帆船——

怒涛将船只蹂躏殆尽——

 

大概是这么一回事。不过,实际的情形绝非笔墨可以形容的。

话先说在前头。这种大浪并不是暴风雨时猛烈的巨浪。那天的天气很稳定,也没有刮风。但上下起伏的猛浪不断地袭来,激烈地拍打在暗礁上。

所有船员拼了老命地进行预备锚的准备作业。但甲板前后左右地剧烈倾斜,如果不抓住东西,根本就无法站立。

而且,刚才丢下去的右舷和左舷锚都一直分放在船头左右,准备随时备用。但预备用的大锚则牢牢地绑在接近船头的甲板上。这是为了让它不管遭遇多大的浪头,都不会被浪给卷走;不管船怎么摇摆,都保持不动如山。如果浪头想让这个锚移动,起码得在甲板上凿出一个大窟窿。

我们解开绑住预备锚的小铁链和绳索,系上粗锚索,准备丢进海里。这些作业可不能有丝毫的疏失。在激烈摆动着的船体上,只要预备锚稍一滑脱,就可能会折断作业人员的手脚,造成伤害。

于是,老练的水手长、不论面对什么危险都从无惧色的大副、本事高超的水手等四个人,在油灯光线的照射下一脸严肃地准备着预备锚。其他的人则拉起了粗大的锚索。

“吼——吼——”波浪打在岩石上的声音显得越来越大。

“啊,看到白色的碎浪了!”

“那礁岩就在附近了!”

已经来不及了吗……船拖行着垂在海底的长铁链。迎面拍打而来的波浪,推着船往后方漂流。

大浪“哗”的一声把船头拱起,接着通过了船尾部分,使得船尾也忽然间被拱起,船头立刻向前倾倒。

“啪嚓、啪嚓,咚——”

惊人的巨响从船底传来,一瞬间甲板上的人险些全员跌倒。

“撞船了!”

岩石从船底擦过,甲板猛然向上抬起。连接水泵和水槽的管子也因为船底与岩石擦撞的冲击,从甲板上飞了出去。与此同时,大海浪首次冲撞这艘不能动弹的帆船。

“咚——唰——”

如高山一般的海水崩落到甲板上,冲击的力量将所有遇到的阻碍全数击碎,然后又像瀑布似的自甲板倾泻而下。于是,被破坏的物体一个不剩地被冲洗殆尽。狂暴的巨浪无止境地袭击而来。

已经没办法准备预备锚了。终于,我们搁浅在珀尔和赫米斯环礁的一个暗礁上,船只的命数已定。此时是午夜两点,距离黎明还很远。

 

 

 

 

 

翘首盼来的黎明

 

 

我们的“龙睡号”被冲上了暗礁。但是由于船底卡在了岩石上,且船头朝向浪来的方向,所以船体还不至于马上破裂沉没。本来船只就是依赖船头破浪前进,才能向前航行。所以船头都会被打造得比较坚固,利于划开浪头。

因此,我首先判断船身可以挺到天亮。如果海浪是从船侧的方向袭来,可能船立刻就会支离破碎了吧。

我在漆黑一片的甲板上将所有船员召集过来宣布:

“我想各位平时就对这种状况做好了心理准备。要想在这黑暗之中游过狂暴汹涌的波涛上岸,只会白白送命。所以我们要等到天亮之后再上岸,只要忍耐三小时就行了。

“趁着这段时间,我们要尽可能地把未来五年或十年无人岛上生活所需要的一切物品,统统收集起来。”

承受着从头顶浇灌而下的白浪,我勉强站在甲板说了这些话,然后又大声命令道:

“渔夫四人,保护渔船,把它绑紧。千万不能让它被海浪卷走。

“水手四人,保护舢板,舢板是我们赖以维生的工具。水手长,你要把舢板保护好。

“渔业长,就算我们能安全上岸,但依照这海浪的凶险程度,也很难把充足的粮食搬上去。所以渔具很重要,要尽可能多地收集一点,准备带上岸。

“榊原大副,你先去找齐掘井的工具,铲子、鹤嘴锄这两样一定要带。火柴、望远镜、锯子、斧头也绝对不能少。

“实习生和会员们,上了岛之后,我们可能要过好几年的无人岛生活。如果只是平安得救,我们就没有颜面去面对那些等候我们归来的人了。所以你们必须继续完成你们期望的学业,去尽可能地收集书本吧!船长室里的书全都带上。六分仪、经线仪也是。准备好了吗?大家立刻都动起来!”

当船撞上礁岩的那一刻,船内的灯火也全部熄灭了。因为撞上岩石的力道太剧烈,室内书柜、架子上的书全都飞了出来,各种器具也都摔落在地上,舱房的地板和甲板上凌乱不堪。

油灯点了立刻又熄灭。虽然没有风,但浪花飞沫不断淋在火上,烧熄了火苗。大家在黑暗中淋着兜头而下的海水,摸索着收集物品。

在波浪的冲刷下,船体一直发出“嘎吱嘎吱”的诡异声响。大浪每次一袭来,一定会打坏某些地方,并且将一些物品冲走。

为了防止海浪把渔船冲走,四个渔夫紧紧地绑住了它。但没想到只是一个大浪冲过来,便“哗”的一声把渔船打得粉碎,连个小碎片都不剩。不过,保护渔船的渔夫们真不愧是经历过无数次滔天巨浪的勇士,他们全员平安无事,没有人受伤。

我向大家下达命令之后便立刻直奔回船长室,将必要的书籍捆成一摞,用包袱巾包好放在床上,之后一直待在甲板指挥作业。大浪从右舷打上来,冲破了船长室的门通到左舷去,把船长室内的物品洗劫一空。不论是航海图、水路志还是罗盘,全都被攫走了。

只有一艘舢板没有被海浪卷走,它是我们的命根子。只有它,无论如何都不能够失去。我们要集合全体船员之力来保护这艘舢板。

即使在这种危急存亡的时刻,我们十六名船员仍然冷静应对,尤其是小笠原老人。他一面鼓励着年轻人,一面也着手上岸的准备。

这一夜,时间显得特别的漫长,黎明仿佛遥遥无期。“神啊,请快点天亮吧!”我们一边淋着海浪,一边在心里这么祈祷。

出生在小笠原岛的归化人范多问我:

“岛上会有水喝吗?”

我的心里沉了一下。小小的珊瑚礁应该是不可能有淡水的,但是我们费了好大的一番工夫才登到岛上,假如没有维系生命的淡水,那大家将会多么失望啊。

“会有水的。”我答道。明知这是个谎言,但经过再三的考虑,沉默了半晌后我还是这么回答了。

总之,再忍耐一两个小时,天就要亮了。希望船体有办法承受浪击到那个时候。

每当大浪袭来,船身就“噼里啪啦”地颤抖。铺在甲板上的木板从接缝处裂开,一片片木板扭曲变形,变得难以通行。桅杆也摇摇晃晃地松动了,不知何时将会倒下。

“大家注意帆桁啊!”

大副出声提醒。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无人岛生存十六人 虽然船沉了,但我们十六个人,一定要全部活着回去!《书的杂志》评选20大海难纪实作品第一  作者:[日]须川邦彦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