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徽商与淮扬社会变迁

点击 贸易经济 管理学理论与方法论  |作者:王振忠| 正版 | [收藏]

明清徽商与淮扬社会变迁
豆瓣评分:★★★★☆ [2金币]
中国早就自成“小世界”,空间差别分明。

两千年前,司马迁便觉察都市经济与商业发展的联系,并肯定竞争乃属自然趋势:“富无经业,则货无常主;能者幅凑,不肖者瓦解。”

虽说直到近代,他还被“不患寡而患不均”教条的信奉者斥作“崇势利而羞贫贱”,但历史总似乎在作出相反结论。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为公版书籍,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或上传的文件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阅读平台!
注册用户:每天均可下载5本书籍(按单本收费),免费区域不收费。
VIP用户:每天可下载5本。全站资源无限制。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明清徽商与淮扬社会变迁(修订版)》是一部以徽商与区域研究相结合的社会史研究。作者重视明清两代制度层面的继承与变化,重视徽商群体的流动性,重视区域文化的历史变迁,客观生动地展现了制度的内部调试机制和徽商群体在历史演进过程中所发挥的不可替代的作用。

作者简介

  王振忠,1964年出生,福建人。1982年考入上海复旦大学,1992年获历史学博士学位。现为
  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所副教授,主要从事历史人文地理及明清社
  会文化史的研究。已出版专著《绍兴师爷》、《近600年来自然灾害与福州社会》和学术散文集《斜晖脉脉水悠悠》,发表学术论文30余篇,策划“区域人群文
  化丛书”并任副主编,《原学》学术集刊编委。
 

目录

导言
第1章 徽商与明清两淮盐政
一 从势要“占窝”到盐商“占窝”——明代盐政制度之嬗变
(一)释“窝”
(二)开中法与“占窝”的变迁
二 康熙南巡与清代两淮盐务
(一)南巡探微
(二)徽州盐商与康熙南巡
三 清代前期徽商对两淮盐务的控制
(一)“首总”制度之确立
(二)“务本堂”考释
(三)睦姻任恤的“月折”
第2章 徽商的社会流动及其影响
一 从祖籍地缘到新的社会圈——明清徽商的土著化进程
(一)“商籍”和“占籍”
(二)以侨寓地为中心重修族谱、重建宗祠
二 “无徽不成镇”——徽商与盐业城镇的发展
(一)“扬州繁华以盐盛”一新、旧二城地域分异之形成
(二)淮安关厢一西湖嘴的崛起
(三)淮南盐运中枢一仪征
(四)“天下货物聚买第一大码头”——汉口
(五)苏北滨海市镇的发展及特色
第3章 徽商与东南文化变迁
一 两淮“盐商派”
(一)扬州盐商社区文化
(二)淮安盐商的生活方式
(三)两淮盐商与明清社会风尚
二 徽商与盐业城镇、文化的衰落
(一)扬州、淮安商况市景的变化
(二)其他盐业城镇的盛衰递嬗
(三)从“扬气”到“洋气”
主要参考文献
附录1 徽商与盐务官僚——从历史档案看乾隆后期的两淮盐政
附录2 游艺中的盛清城市风情——古籍善本《扬州画舫纪游图》研究
后记
修订版后记
 

精彩书摘

  (一)南巡探微
  关于康熙南巡,曹雪芹在《红楼梦》第十六回中,安排了赵嬷嬷和王凤姐的一段对话:
  赵嬷嬷道:“……还有现在江南的甄家,嗳哟!好气派!独他们家接驾四次,要不是我们亲眼看见,告诉谁也不信的。别讲银子成了粪土,凭是世上有的,没有不是堆山积海的。‘罪过可惜’四字竟是顾不得了!”
  王凤姐道:“……只纳罕他家怎么就这么富贵呢?”
  赵嬷嬷道:“告诉奶奶一句话:也不过拿着皇帝的银子往皇帝身上使罢了!谁家有那些钱买这个虚热闹去?”
  这段对话,显然是曹雪芹假借笔下的赵嬷嬷之口,道出了祖父曹寅四次接驾的真相。除了上述的小说家言外,“康熙、乾隆两朝南巡之文献,今惟存官样文章,至实状实鲜记载”。的确,在《清实录》、《南巡盛典》和康熙《御制文》等实录、政典中,处处可见玄烨煞费苦心的自我表白。由此造成的假象,亦遂迷惑了此后的诸多学者。
  那么,南巡的实际情况究竟如何呢?有一部重要的史料,迄今尚未受到论者的重视。那就是在晚清时人汪康年编辑的《振绮堂丛书初集》中所保存的一卷传抄本一一《圣祖五幸江南全录》。据书后题跋可知,该书不著撰人名氏,是汪康年于壬辰(光绪十八年,1892年)入京会试时所见,并移写而成——
  是书虽记巡聿,然旁见侧出,颇足考见当时情事。……至著书之人得按日记载,自是随扈之人;但书中屡有“探闻”字样,则亦非得日近天颜,疑是京僚之奔走王事者。细读全书,虽于叙事外不著一语,然颇有言外之意,盖亦有心者,惜姓名不可考矣。
  汪氏此跋作于宣统二年(1910年),此时清室虽已处于风雨飘摇之际,但许多话似乎还不便明说。笔者认为,他所指的原书的“言外之意”,实际上就是该书的史料价值所在一一亦即翔实地记录了康熙第五次南巡对沿途官吏商民的盘剥。
  康熙四十四年二月初九日(1705年3月3日),玄烨自京师南下,经扬州、江宁、苏州、松江、杭州等地,到闰四月二十八日(1705年6月19日)还京,此次南巡时间长达109天。从《圣祖五幸江南全录》的记载来看,这次南巡途中康熙一路上接受大小官员、商人和乡绅、百姓的贡奉不下60次。其中,徽州盐商之献媚邀宠,更是时常可见:
  (康熙四十四年三月十一日)至晚,抵扬州黄金坝泊船,有各盐商匍匐叩接,进献古董、玩器、书画不等候收。扬州举人李炳石进古董、书画不等,上收《苏东坡集》一部。
  ……
 

前言/序言

  修订版后记
  此前,为了修订《明清徽商与淮扬社会变迁》一书,我在复旦大学图书馆特藏部调阅各类古籍,重新核对书中的一些引文。偶然间,在一册泛黄的线装书内保留的书签上,看到自己于1987年的借阅签名,不禁感慨系之——时间过得真快!
  1991年lO月,我完成博士学位论文《明清两淮盐业盛衰与苏北区域之变迁》,这是有关历史经济地理方面的一项专题研究。此后数年,结合对“徽学”研究的新探索,我将其中的相关部分修改而成《明清徽商与淮扬社会变迁》一书,该书收入“三联.哈佛燕京学术丛书”第三辑。
  此书梓行时的1996年,国内的学术著作出版极其困难,尤其是对年轻学人而言,这与时下的情形不啻有天渊之别。当时,我刚刚年过而立,此书的顺利出版,曾给我以很大的鼓励。在我的学术道路上,《明清徽商与淮扬社会变迁》算是最初的一个足迹,此后的诸多研究,都在此基础上逐渐延伸而出。
  我本人的专业是历史地理,虽然有的同行曾将该书归人历史人文地理研究之列,但从严格意义上讲,这并不是历史地理的著作,而是社会史研究的专著。不过,尽管如此,它仍然得益于我在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受到的学术训练。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在大陆学界,区域研究还不像现在这样风行,实地考察和对地方文献的收集与利用,亦远没有如今这样普遍。当时,除了受海外资助、开风气之先的一些学者之外,并没有太多的人有兴趣且有经费走出书斋,前往自己研究所涉的实地考察,收集民间资料。不过,我所在的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一向有着实地考察的优良传统,业师邹逸麟先生就经常鼓励我应在书本之外,前往所研究的场域考察风土民情,收集当地文献。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我不止一次地前往苏北和皖南,徜徉于古运河畔,流连于淮、扬的街衢巷陌,行走于黄山白岳之间。其间,不仅对研究对象有了诸多感性的认识,而且也收集到传统历史文献之外的其他珍贵资料。《明清徽商与淮扬社会变迁》一书,如果说有一点成功的话,很大程度上就得益于这些经历以及与之相伴而来的各类鲜活的史料,这使得制度史与区域社会史的研究得以相互衔接。
  作为国内第一部徽商与区域研究的相关专著,该书自出版伊始,便受到学界一定的关注。当年,中国大陆的“徽学”研究活动极为活跃,每年都有至少一次乃至多次的国内或国际学术会议召开。在这样的诸多场合,此书中首度揭示的一些史实和观点,也得到国内同行以及日本、韩国学者的指教、交流和评论。由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同行主持、撰写的经济史研究年度综述曾指出:该书“对明代以来盐务中‘占窝’的变迁,徽商与康熙南巡及对两淮盐务的控制,‘月折’制度及对徽商发展的影响,徽商的土著化进程,徽商对东南城镇、文化的影响等问题提出了许多新见,从而更清晰地揭示了徽商对淮扬社会变迁的影响。”
  ……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明清徽商与淮扬社会变迁 中国早就自成“小世界”,空间差别分明。两千年前,司马迁便觉察都市经济与商业发展的联  作者:王振忠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