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观幽明谭

点击 现代小说 |作者:燕垒生| 正版 | [收藏]

贞观幽明谭
豆瓣评分:★★★★☆ [2金币]
燕垒生小说的好,好在总能从不动声色,到绘声绘色,再到风云变色,终于让人目迷五色。

和每一次读他的小说一样,翻开《贞观幽明谭》,我感受到了那种砍柴人误入山中的感觉,头上分明还是那轮圆月,可脚下却阡陌纵横,身边已百卉齐发,耳畔是百禽争鸣,不知不觉已被作者带入他的道。

这就是燕垒生最厉害的地方。


《贞观幽明谭》以历史为基础再现唐代传奇,虚构出一个光怪陆离的纸上世界,让我们惊讶世间还有如此的风景。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为公版书籍,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或上传的文件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阅读平台!
注册用户:每天均可下载5本书籍(按单本收费),免费区域不收费。
VIP用户:每天可下载5本。全站资源无限制。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编辑推荐
  故事以唐代贞观末年的长安为背景,描写了一个自幼背负诅咒的少年巫师明崇俨在追寻自己身世之秘的过程中,卷入了太子、南昭郡王等争夺王的阴谋。
内容简介
  《贞观幽明谭》共四卷,分别为“胡姬傀儡之卷”、“蛟与龙之卷”、“魔都妖异之卷”、“天魔苏醒之卷”。故事以唐代贞观末年的长安为背景,描写了一个自幼背负诅咒的少年巫师明崇俨在追寻自己身世之秘的过程中,卷入了太子、虬髯客、南昭郡王等争夺王位的阴谋。与此同时,日本、新罗、百济等周边国家的奇才异能之士也怀着各自的目的纷纷登场。作品中人物众多,架构也铺陈得极开,但是内容精彩紧凑,各条线索交织依存,扑朔迷离,容易对读者产生极大的吸引力。
作者简介
  燕垒生,生于七十年代。三大奇幻杂志《奇幻世界》《九州》《幻王》的首席作家,杭州作协会员。燕垒生从十五岁开始写作,作品多为奇幻、武侠和科幻,至今已出版作品多部。其人最喜古体诗词,饱读诗书且博闻强记,文字平实而具有震撼力,以汪洋肆恣的想象,雄健、大气的笔触,纵横于奇幻、武侠和科幻三界。拥有众多的粉丝,被其粉丝尊称为“燕大叔”。 “燕大叔作品”目前已经成为网络上极具影响力的字眼。代表作为长篇小说《天行健》。

内页插图

  •  
媒体评论
  以历史为基础再现唐代传奇,虚构出一个光怪陆离的纸上世界,让我们惊讶世间还有如此的风景。
  ——《天涯文学》主编  朴素
  燕垒生小说的好,好在总能从不动声色,到绘声绘色,再到风云变色,终于让人目迷五色。和每一次读他的小说一样,翻开《贞观幽明潭》,我感受到了那种砍柴人误入山中的感觉,头上分明还是那轮圆月,可脚下却阡陌纵横,身边已百卉齐发,耳畔是百禽争鸣,不知不觉已被作者带入他的道。这就是燕垒生最厉害的地方。
  ——著名奇幻作家、出版人  张进步
  燕垒生像是位疯狂画匠,他动手扯开那些典籍和史料的幕布,展露之下竟是如此惊心动魄的虚拟历史。恰恰是有了这些虚拟,我们才更接近那段充满传奇的大唐历史。
  ——四次“银河”奖得主、著名科幻作家  潘海天
  看《贞观幽明潭》的感觉有点像大学时看金庸的作品,引人入胜而有古意,得中国风的骨血,燕垒生兄是有积累和阅历的人,没有积累的人也写不出这样的文学。
  ——著名奇幻作家  江南
  《贞观幽明潭》,我个人认为是比《天行健》更有想象力、也更有新意的一部作品!
  ——著名奇幻作家、编剧  今何在
目录
楔子
胡姬傀儡之卷
蛟与龙之卷
魔都妖异之卷
天魔苏醒之卷
精彩书摘
  正在想着该如何换一个工稳些的字眼,坐骑忽然站住了。
  这匹马是高仲舒的父亲高睿所选,买来已有五六年,甚是驯良,这条道也走得熟了,根本不必牵引,因此高仲舒信马由缰,根本毫无防备。马突然站住,他在马上却是向前一倾,差点摔下来,连忙一把抱住马脖子,让自己坐稳。只是这么一吓,方才想到的一个对句也忘到了九霄云外。他将手中的马鞭轻轻在马头上拂了一下,喝道:“阿白,你怎的这么不当心!,,阿白就是他这马的名字。其实这马也并不很白,是匹灰马,只有一缕鬃毛是纯白的。
  平时阿白听到他的呵斥,马上会应声打个响鼻,似乎在表示歉意,今夜却低着头,慢慢地向后退去,两个马耳朵也支了起来,似乎听到了什么可怕的声音。高仲舒怔了怔,也不禁向前看去,突然就想起前几天和苏合功斗嘴时他说的那句话,心道:“没这么邪吧,别让苏合功那乌鸦嘴说中了,真碰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顺义门街幽长黑暗。这条街的南侧从东到西,依次是布政坊、醴泉坊、居德坊,北侧则是颁政坊、金城坊,再过去就是高家所居的义宁坊了。高仲舒此时刚走过了颁政坊,前面是个十字路口,正是顺义门街和景耀门街的交叉。向南隔着醴泉坊,就是长安城最为繁华的西市,远远的还有市声隐约传来,但在这个夜里听来,那些声音支离破碎,有着说不出的诡异。
  妖鬼每每在十字路口迷失方向,便不停打转,这是乡里俗谈。因为十字路口时常会起一阵小旋风,那些无知之人便说是因为鬼物迷路后引起的,高仲舒自是不信。顺义门街虽然冷清,但他每天都走惯了,也不觉得有什么古怪。他用鞭梢轻轻敲了敲阿白的头,道:“什么也没有,阿白,走吧,回家给你吃一个油饼。”
  高仲舒最喜欢吃的是油炸面饼,每天回家,家人总给他备好两张当夜宵。高仲舒有时晚饭吃得饱了,便把一张油饼喂给阿白,一来二去,阿白也最爱吃油饼了。但油饼似乎也对阿白没了诱惑力,阿白摆了摆头,仍是退了一步,只是低低地打了个响鼻。高仲舒有些着恼,踢了马肚子一下,道:“快走!”
  今天阿白不知出什么毛病了。他想着,要这样走法,只怕禁夜了还回不去,要被查夜的金吾卫撞见,也是麻烦事。
  阿白被踢了一脚,才不敢再倒退,重新向前走去。只是,高仲舒觉得阿白今天走得甚是不稳当,他本想将那首诗吟成五言四韵,现在看来只能吟一首断句了。
  断句就断句吧。他不无解嘲地想。薛道衡的《人日思归》也只有四句二十字,一般是千古绝唱。想到薛道衡这首诗,他索性将自己打的腹稿先扔一边,嘴里哼哼着:“入春才七日,离家已二年。人归落雁后,思发在花前。”
  四句皆对。而“人归落雁后,思发在花前”十字更是婉妙异常,有这等诗才,怪不得前朝炀帝会因为妒薛道衡吟出“空梁落燕泥”之句而动杀机呢!自己的诗才当真差远了,苏合功嘲弄自己写的诗“定能免妒”,虽是玩笑话,说得倒也没错。
  高仲舒不禁苦笑了一下,刚出顺义门时的兴致已荡然无存,现在他只想早点回家。
  此时已到了十字街的中心。景耀门街直贯长安城南北,比顺义门街宽一倍以上,但是在长安南北十一街中还是算比较窄的。
  高仲舒走在路中心,突然没来由地打了个寒战。他正在奇怪,阿白忽地一沉,低低地哀嘶了一声,他还不曾明白过来,人已一个骨碌翻倒在地。
  高氏一族,向来文武兼修,高仲舒虽是弘文馆学生,骑术也相当高明,还不曾摔倒,他猛地一按马鞍,双脚已脱出马镫,向一侧跳去。
  阿白竟然失蹄了!高仲舒怒火升起,伸手要去抽它一鞭。若不是自已身体灵便,阿白要是压住自己,只怕会被压得骨折。可是,他的马鞭刚一举起来,却不由呆了。

在线试读

《贞观幽明谭》楔子

这是秋尽时的圆月夜。明崇俨看着兀立在荒坟间那一排排桑树,心中也不禁有了一丝寒意。桑树不能长得太高,因此每年都要修剪,年积月累,断口虬结如拳,映着银白的月光,宛如鬼怪的手指。这个身着白衣的十二岁少年虽然已经看惯了这一切,但每次来的时候,心头仍有抑制不住的恐惧。

  • ·楔子(1)
  • ·楔子(2)
  • 在线试读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贞观幽明谭 燕垒生小说的好,好在总能从不动声色,到绘声绘色,再到风云变色,终于让人目迷五色。 和  作者:燕垒生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