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乱时期的爱情(精制多看版)

点击 影视小说 外国现当代小说  |作者:[哥伦比亚]加西亚| 正版 | [收藏]

霍乱时期的爱情(精制多看版)
豆瓣评分:★★★★☆ [免费]
《霍乱时期的爱情》是加西亚•马尔克斯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后完成的第一部小说。

讲述了一段跨越半个多世纪的爱情史诗,穷尽了所有爱情的可能性:忠贞的、隐秘的、粗暴的、羞怯的、柏拉图式的、放荡的、转瞬即逝的、生死相依的……

再现了时光的无情流逝,被誉为“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爱情小说”,是20世纪最重要的经典文学巨著之一。 特别说明排版/制作:阿獴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为公版书籍,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或上传的文件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阅读平台!
全站资源均免费。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 原著首印量是《百年孤独》的150倍,中文版已售100万册!

★ 这部光芒闪耀、令人心碎的作品是人类伟大的爱情小说。

★ 《霍乱时期的爱情》是我好的作品,是我发自内心的创作。

★ 马尔克斯正式授权,完整翻译

海报:

内容简介

  

《霍乱时期的爱情》内容简介:《霍乱时期的爱情》是加西亚·马尔克斯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后完成的小说。讲述了一段跨越半个多世纪的爱情史诗,穷尽了所有爱情的可能性:忠贞的、隐秘的、粗暴的、羞怯的、柏拉图式的、放荡的、转瞬即逝的、生死相依的……马尔克斯曾说:“这一部是我发自内心的创作。”是20世纪重要的经典文学巨著之一,被誉为“人类伟大的爱情小说”。

作者简介

加西亚·马尔克斯(Gabriel García Márquez):

哥伦比亚小说家,“魔幻现实主义”文学主峰,被誉为“二十世纪文学标杆”,曾影响滋养了几代中文作家。

1927年出生于哥伦比亚马格达莱纳海滨小镇阿拉卡塔卡。童年与外祖父母一起生活。1936年随父母迁居苏克雷。1947年考入波哥大国立大学。1948年因内战辍学,进入报界。五十年代开始出版文学作品。六十年代初移居墨西哥。1967年《百年孤独》问世。1982年获诺贝尔文学奖。1985年出版《霍乱时期的爱情》。2014年4月17日于墨西哥病逝。

 

精彩书评

  

★ 这部光芒闪耀、令人心碎的作品是人类伟大的爱情小说。

——《纽约时报》


  

★ 《霍乱时期的爱情》是我发自内心的创作。

——加西亚·马尔克斯


  

★ 有两部书写完后使人像整个儿被掏空了一般:一是《百年孤独》,一是《霍乱时期的爱情》。

——加西亚·马尔克斯


  

★ 一部华丽炫目的作品,写尽了爱情、死亡、回忆的主题。

——《华盛顿邮报》


  

★ 一个力量无穷的爱情故事,一部永恒的杰作。

——《新闻周刊》


  

★ 马尔克斯以小说作品创建了一个自己的世界,一个浓缩的宇宙,其中喧嚣纷乱却又生动可信的现实,折映了一片大陆及其人们的富足与贫困。

——诺贝尔文学奖颁奖辞


  

★ 一部在写作上烂熟的小说,永远暗含丰富的哲理,充满人性的光辉。

——《出版家周刊》


  

★ 加西亚·马尔克斯把爱情写成了一种救世恩典,一种使生命具有意义的伟大力量。

——《明镜周刊》


  

★ 爱情战胜了死亡,作者将对女性世界的认识融入到字里行间,为我们创造了一个世界,我们便会梦想着都要去的世界。

——《星期周刊》(哥伦比亚)


  

★ 《霍乱时期的爱情》写尽了生命的尊严与哀伤,呈现出一片人世的奇迹。

——《朝日新闻》


  

★ 《霍乱时期的爱情》是加西亚·马尔克斯知名的作品,为我们描绘了爱情中的执著、忠诚与命运。

——《ABC》(西班牙)


  

★ 在《霍乱时期的爱情》中,马尔克斯发掘出一条新的道路,一条漫长的永恒爱情的通道。

——《快报》(法国)


  

★ 在我小说的许多地方,都有对爱情的恐惧。我有这样一种印象:爱情小说是一种感觉,这种感觉伴随着恐惧,有些恐惧的时刻不仅在恋爱关系中表现出来,而且在性关系中也是如此。

——加西亚·马尔克斯


  

★ 如若没有在这条河上的航行,就没有爱情可言:这样航行的产物就是那些把我们破损不堪的灵魂归还给我们的作品,而这其中不可置疑地包括这部炫目且令人心碎的小说《霍乱时期的爱情》。

——托马斯·品钦


  

★ 这部多姿多彩、时间跨度为五十年的悲欢离合的巨著,展示了所有爱情的可能性,所有爱情的方式、表现、手段、痛苦、愉快、折磨和幸福。它堪称是一部充满啼哭、叹息、渴望、挫折、不幸、欢乐和极度兴奋的爱情大全。

——安东尼奥·卡瓦耶罗


  

★ 爱情是一种病。对阿里萨来讲,这场由文字幻想营造的爱情疾病,从来没有被治愈过,因而他执著地等待了五十一年九个月零四天。

——梁文道


  

精彩书摘

  一名警官带着一个正在市诊所进行法医实习的年 轻学生,已先行赶到这里。正是他们,在乌尔比诺医 生到来之前,打开窗子通风,并把尸体遮盖起来。两 人庄严地向医生致意。这一次,这庄严中的哀悼之意 多过崇敬之情,因为无人不知医生和赫雷米亚·德圣 阿莫尔之间的深厚友谊。德高望重的医生和两人握了 握手,就像一直以来,他在每天的普通临床课前都会 和每一位学生握手一样。接着,他用食指和拇指肚像 拈起一枝鲜花似的掀开毯子的边缘,以一种神圣的稳 重,一寸一寸地让尸体显露出来。赫雷米亚·德圣阿 莫尔浑身赤裸,躯体僵硬而扭曲,两只眼睁着,肤色 发蓝,仿佛比前一晚老了五十岁。他瞳孔透明,须发 泛黄,肚皮上横着一道旧伤痕,还留有很多缝合时打 的结。由于拄着双拐行动十分吃力,他的躯干和手臂 就像划船的苦役犯一样粗壮有力,而他那无力的双腿 却像孤儿的两条细腿似的。胡维纳尔·乌尔比诺医生 注视了尸体片刻,内心感到一阵刺痛,在与死神做着 徒劳抗争的漫长岁月中,他还极少有这样的感触。  “可怜的傻瓜,”他对死者说,“最糟的事总算 结束了。” 他盖上毯子,又恢复了学院派的高傲神情。去年 ,他刚刚为自己的八十大寿举行了三天的正式庆典。  在答谢辞中,他再次抵制了退休的诱惑。他说:“等 我死了,有的是时间休息,但这种不虞之变还没有列 入我的计划当中。”尽管右耳越来越不中用,也尽管 他得靠一根银柄手杖来掩饰自己蹒跚的步履,但他的 穿着依旧像年轻时一样考究:亚麻套装,怀表的金链 挂在背心上。他的巴斯德式胡子是珍珠母色的,头发 也是,梳理得服服帖帖,分出一道清晰的中缝,这两 样是他性格最忠实的体现。对于越来越令他不安的记 忆力衰退,他通过随时随地在零散的小纸片上快速记 录来做弥补,可最后,各个口袋都装满了混在一起的 纸片,难以分辨,就像那些工具、小药瓶以及别的东 西在他那塞得满满的手提箱里乱作一团一样。他不仅 是城中最年长、声望最高的医生,也是全城最讲究风 度的人。然而,他那锋芒毕露的智慧以及过于世故地 动用自己大名的方式,却让他没能得到应有的爱戴。  他给警官和实习生下的指示明确而迅速。不必解 剖验尸。房里的气味足以确定,死因是小桶中某种照 相用酸液引起的氰化物挥发,赫雷米亚·德圣阿莫尔 对这些事十分清楚,所以绝不可能是意外事故。面对 警官的犹疑,他用自己典型的方式斩钉截铁地打断了 他:“您别忘了,在死亡证明上签字的是我。”年轻 的医生非常失望:他还从来没有机会在尸体上研究氰 化金的作用。胡维纳尔·乌尔比诺医生惊讶于自己竟 从未在医学院见过这个学生,但那动不动就脸红的样 子和安第斯口音立刻便使他明白了:也许这年轻人才 刚刚来到这座城市。他说:“要不了几天,这里的某 个爱情疯子就会给您提供这样的机会。”话一出口, 他这才意识到在自己所记得的数不清的自杀事件中, 这还是第一起不是因爱情的不幸而使用氰化物的。于 是,他一贯的口吻有了一丝改变。  “到时候好好留意,”他对实习生说道,“死者 的心脏里通常会有金属颗粒。” 接着,他就像对下属说话似的同警官交谈起来。  他命令警官绕过一切程序,以便葬礼能在当天下午举 行,而且要尽可能秘密地举行。他说:“稍后我会去 和市长说。”他知道,赫雷米亚·德圣阿莫尔是个极 端俭省的人,生活近乎原始化,他靠手艺挣来的钱远 远超过他的生活所需,因此,在房间的某个抽屉,想 必会有绰绰有余的存款来支付安葬的费用。  “没找到也没关系。”他说,“全部费用由我承 担。” 他让警官告诉报界,摄影师是自然死亡,尽管他 相信这消息根本不会引起记者们的丝毫兴趣。他说: “如果有必要,我会去和省长说。”警官是个严肃而 谦卑的公务人员,知道医生对公事向来一丝不苟,有 时甚至因此激怒最亲近的朋友,所以很惊讶他竟会如 此轻率地为了加快安葬进程而跳过法律手续。他唯一 不愿做的,便是去和大主教商量,让赫雷米亚-德圣 阿莫尔葬在圣地。警官对自己的失礼有些后悔,试图 做出解释。  “我知道,他是一位圣人。” “更为罕见的是,”乌尔比诺医生说,“他是一 位无神论的圣人。但这些就是上帝的事了。”  ……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霍乱时期的爱情(精制多看版) 《霍乱时期的爱情》是加西亚•马尔克斯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后完成的第一部小说。讲述了一  作者:[哥伦比亚]加西亚

下载地址:

验证码:123456

×

QQ扫一扫,关注右侧QQ群" 领取[验证码]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