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牙的高山

点击 现代小说 |作者:扬·马特尔| 正版 | [收藏]

葡萄牙的高山
豆瓣评分:★★★★☆ [麦谷多]

微信“扫一扫”领取

《少年Pi的奇幻漂流》作者扬·马特尔,时隔十五年又一震撼杰作 一九〇四年,葡萄牙。有一天,托马斯开始倒着走路。在那之前,他失去了一生所爱——爱人、孩子和父亲。深陷痛苦泥沼中的他意外发现一本来自两百多年前葡萄牙殖民地的、尘封的神父日记,里面记载到,神父制作了一件“世间罕有”的圣物,后来辗转流落到了葡萄牙高山区。托马斯借了伯父的雷诺汽车,踏上寻找圣物的公路旅行……

一九三八年的最后一天深夜,还有几个小时就到新年。病理医师欧塞比奥在解剖室邂逅了举止奇怪的妻子,她谈起阿加莎·克里斯蒂和《圣经》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奇怪的客人随之而至——一位带着破旧手提箱,从葡萄牙高山区的小村庄跋涉而来的老妇,想要知道自己亡夫的讯息…… 一九八〇年。加拿大参议员彼得并不会知道,自己会在偶然造访的灵长目研究所与一只猿猴心意相通,也不会知道,当自己带着这只猿猴踏上寻根之旅时,自己的命运会与七十多年前的怪人托马斯联系在一起……

每个人都在讲述自己的故事。穿透语言的迷雾, 你将看到一个暗流汹涌、堆满镜子的世界。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豆瓣网,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交流平台,本站不提供任何存储下载服务,所有内容收集于互联网!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直到我第四次阅读书稿,都还会发现新的之前遗漏的细节。《葡萄牙的高山》带给我的酣畅淋漓的阅读体验,令人久久回味、不断在脑中回放的细节,以及突然顿悟之后的心灵冲击,是近几年来少有的。——本书编辑 任菲

 

★ “早在我读大学时,这个故事就躺在我脑海里,至今三十多年了。”——扬·马特尔

布克奖得主、《少年Pi的奇幻漂流》作者扬·马特尔构思、酝酿三十余年的故事,带你进入一个亦真亦幻的魔幻葡萄牙。

★ 一件葡萄牙高山区的神秘圣物,一具不期而至的尸体,一只能看透人心的黑猩猩,作者用真实可信的细节写出了虚幻离奇的事物,带领读者进入波澜壮阔的精神世界深处。有豆瓣网友评价说这本书是“《云图》的结构,马尔克斯的语言”。

★三个故事中的主人公都是芸芸众生的代表,他们处理痛苦的方式也各不相同,有人选择逃避、有人选择对抗,有人在自责中舔舐伤口,有人像婴儿般退行。从每个人身上我们都可以看到自己的影子。

 

★ 充满叙事的魔力,文笔极其流畅、克制:既有故事的阅读快感,又有巨大可供解读的空间,留下永恒的谜题。

★ 授出21国版权,《纽约时报》畅销书,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2016年度荐书

 

内容简介

《少年Pi的奇幻漂流》作者,时隔十五年,又一场关于生命与信仰的奇幻之旅

 

一九〇四年,里斯本。有一天,托马斯开始倒着走路。在那之前,他失去了一生所爱——爱人、孩子和父亲。深陷痛苦泥沼中的他意外发现一本来自两百多年前的神父日记,里面记载到,神父制作了一件“世间罕有”的圣物。托马斯借了伯父的雷诺汽车,踏上寻找圣物的公路旅行。

 

一九三八年,布拉干萨。还有几个小时就到新年。病理医师欧塞比奥在解剖室邂逅了举止异样的妻子。奇怪的客人随之而至——一位带着破旧手提箱,从葡萄牙高山区跋涉而来的老妇人,要求医师在她眼前为她丈夫尸检。光怪陆离之物在尸身中次第显现:呕吐物、一支笛子、一块红布、一只蜷缩的黑猩猩……

 

一九八〇年。加拿大参议员彼得并不会知道,自己会在偶然造访的灵长目研究所与一只黑猩猩心意相通,也不会知道,当自己带着这只动物踏上寻根之旅时,自己的命运会与七十多年前的怪人托马斯联系在一起。

 

作者简介

扬·马特尔,著有畅销全球的小说《少年Pi的奇幻漂流》。该作品赢得二〇〇二年度布克奖及其他众多奖项,并由导演李安拍成电影,获得奥斯卡奖。他的其他作品包括:《赫尔辛基罗氏家族的幕后真相》(荣获加拿大“旅程奖”),长篇小说《自我》和《标本师的魔幻剧本》,以及非虚构作品《给总理的一百零一封信》。

精彩书评

  “迷人的作品……马特尔是一位寓言大师,他的大多数作品都体现了这一点。马特尔知道他擅长什么;第三章中猿猴与他的饲主之间的复杂情感牢牢吸引住读者的注意力。” 

  ——《纽约客》

 

  “极具想象力……马特尔以叙事的魔力将相隔七十多年的三位主角、独立的三个章节以‘葡萄高山区’这一线索联系在一起。在承认世事无常的悲剧性同时,也歌颂着这种无常的疯狂和荒诞——生命的神秘就在于此。” 

  ——《出版人周刊》

 

  “马特尔的写作从未如此令人着迷,喜剧的部分恰到好处,悲剧的部分也并不耸人听闻……《葡萄牙的高山》达到了一种高度,我们从中看到一个静默的奇迹。” 

  ——《华盛顿邮报》

 

  关于痛苦、失去、信仰和爱,《葡萄牙的高山》提出了非常精彩的追问。而其中的动物元素为故事本身又添几分滋味。猩猩和伊比利亚犀牛的出现,无疑比那只孟加拉虎更具吸引力。 

  ——加拿大书讯杂志Quill&Quire

 

  《葡萄牙的高山》开篇让我有些云里雾里,但读下去之后,就会发现意外的惊喜。

  ——《每日电讯报》

 

  《葡萄牙的高山》是一本符合当下的小说。我们很幸运有马特尔这样的出色作家,通过他们的作品探讨一些我们急需考虑的问题:人与动物之间无法逾越的鸿沟,以及无法切断的联系。在这个世界上,人类终究无法孤立地存在。 

  ——《卫报》

 

  令人耳目一新,出乎意料,充满幽默与犀利的闪光片段。 

  ——《达拉斯晨报》

 

  这是那种我有生之年都不会忘记的书。它令我想起了塞万提斯和梅尔维尔。有如一件珍宝,带给我纯粹的阅读的快乐。 

  ——美国ya马逊读者

 

  如果你喜欢《少年Pi的奇幻漂流》,喜欢魔幻现实主义风格的作品,或者喜欢解读隐喻,我大力推荐你读这本小说。 
  —— Goodreads读者LeAnn

目录

第一部分:无家可归

第二部分:归途

第三部分:家园

 

 

精彩书摘

他决定走一条绕远的路。他离开圣弗朗西斯科-德保拉新街,拐进萨克拉门托街。伯父家快到了,他记得前面有一盏路灯。回头看路时,他抬头望向伯父豪宅的背面,望着它精美的飞檐、繁复的线条和高耸的窗户。他感觉有一双眼睛正盯着他,随即注意到二楼拐角的窗后有个人影。那是伯父的办公室,所以多半是马蒂姆伯父本人。于是他转回头,故意昂首阔步,同时小心地避过灯柱。他沿着伯父宅院的外墙来到大门口,转身准备按门铃,手却停在了半空,然后缩了回来。尽管知道伯父已经看见他,在等他进去,他还是陷入犹豫。他从胸前的上衣口袋里掏出那本古老的羊皮封面日记,把它从棉布套里取出来,背靠着院墙缓缓滑下,坐在人行道上。他凝视着日记的封面。

 

 

“关于生命的文字

以及礼物的说明

神父乌利塞斯·曼努埃尔·罗萨里奥·平托

上帝谦卑的仆人”

 

 

他对乌利塞斯神父的日记已经十分熟悉,能够整段地背诵。他随意翻开一页读起来。

 

“在贩奴船靠近岛屿、准备‘卸货’之前,他们需要清点人数,打扫货舱。港口近在咫尺,他们开始把奴隶一个接一个扔进海里,左舷和右舷同时作业。有些奴隶身体绵软、无力反抗,其他的奴隶则虚弱地打着手势。这些人要么已经死了,要么病得很重。第一类已经毫无价值,而第二类也必须处理掉,因为他们的病可能传染给别人,影响其他人的价钱。奴隶被活生生抛下海之前竭力呼喊,海风把他们的惨叫声送到我耳边,随即是落水的声响。他们沉入安娜沙维斯湾,消失在海底那片堆满尸体的幽冥之境。”

 

伯父的家也是一个悬浮着早夭生命的幽冥之境。他闭上眼。孤独仿佛一条狗,循着气味凑上前来,绕着他转了一圈又一圈。他挥手驱赶,它却不依不饶。

短短几天内,他的生命无可挽回地枯萎了;几星期之后,他与乌利塞斯神父的日记邂逅了。他在国立古代艺术博物馆当副馆长,那次发现源自工作中的一个偶然。里斯本的红衣主教若泽·塞巴斯蒂昂·德阿尔梅达·尼图向博物馆捐赠了一批文物,里面既有教会用品也有世俗物品,全是几个世纪以来在葡萄牙帝国的疆域内搜罗而来的。经过红衣主教尼图的许可,博物馆委派托马斯到塞尔帕平托街的主教档案馆展开研究,追溯这些精美文物的准确出处,查明每件物品—圣餐台、圣杯、十字架苦像、圣诗集,或是一幅油画、一本书—是如何辗转来到里斯本教区的。

迎接他的不是平常井井有条的档案馆。里斯本大主教的文件浩如烟海,历任秘书显然对整理文件这等俗务并不热衷。他走进一个被简单命名为“杂项”的区域。在堆放红衣主教若泽·弗朗西斯科·德门东萨·瓦尔德雷斯(一七八八年至一八〇八年任里斯本主教)文件的一个开放书架上,他注意到这本褐色封皮的手缝羊皮卷。封皮虽已斑驳褪色,手写的书名依然清晰可辨。

这是一个怎样的生命,一件怎样的礼物?他不禁好奇。会有怎样的说明?乌利塞斯神父又是谁?他稍微用力展开书页,书脊发出细骨头碎裂的声响。笔迹清晰地跃入眼帘,黑色笔触在象牙白的纸面上异常鲜明,仿佛刚刚写就。这些鹅毛笔书写的斜体字来自另一个时代。书页的边缘隐隐泛黄,说明写完之后就几乎没再打开过。他怀疑瓦尔德雷斯主教也不曾读过。封面和书内都找不到任何存档记录—无论是目录编号、日期,还是批注—而且档案馆索引里也没提到这本书。直觉告诉他,没人读过这本书。

他仔细查看第一页,注意到一段文字的上方标注了时间、地点:一六三一年九月十七日,罗安达。他小心地一页一页翻下去。更多的日期出现了。有记录的最后一年是一六三五年,但没有具体月份或日期。看来是一本日记。他还发现多处有关地理位置的记载:“拜伦多的群山……蓬戈安东戈的群山……本格拉古道”—全是葡属安哥拉的地名。一六三三年六月二日,一个新地名出现了:圣多美。这是位于几内亚湾的一座殖民地小岛,日记里对它的描述是“非洲头上掉落的一片头皮屑;这块大陆瘟疫肆虐,我们沿着它潮湿的海岸线往北航行数日方才到达”。他的目光落在几页之后的一句话上:Esta é a minha casa。“这就是家。”但这句话写了不止一次。重复的词语蔓延开来,同样的短句铺满了整页纸。密密麻麻的字母,每一行笔迹微微上下抖动:“这就是家。这就是家。这就是家。”然后这种重复戛然而止,文字回归到旅途的漫记。然而翻过几页,同样的句子再次出现,写满了半页纸:“这就是家。这就是家。这就是家。”再往后,它又一次出现,足足一又四分之一页:“这就是家。这就是家。这就是家。”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葡萄牙的高山 《少年Pi的奇幻漂流》作者扬·马特尔,时隔十五年又一震撼杰作一九〇四年,葡萄牙。有一天  作者:扬·马特尔

下载地址:

验证码:123456

×

QQ扫一扫,关注右侧QQ群" 领取[验证码]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