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负流年不负卿

点击 言情小说 |作者:连三月| 正版 | [收藏]

宁负流年不负卿
豆瓣评分:★★★★★ [2金币]

大衍之数四十有九,这里是上苍给芸芸众生留下最后一处慈悲的地方——慈悲客栈。

许一诺守在这里,倾听每一个客人或甜蜜、或忧伤的故事。当触动心弦的相思之情化成延续生命的灯油,她便可以帮助他们见到想见却不得相见的人。

她慰藉了他人的内心,却无人排解她的寂寞。一场大火,夺去了她的记忆,也夺去了她对他的爱恋。她忘记了曾有那么一个人,一直陪在他身边,视她如生命。

他说:“竭尽余生,我只想为你造一座城。城灭,我死。换你今生的勇气,值。”

这是一场爱情的对赌,这是一场命运的游戏,这是一场人间的别离。

原来,爱是永恒的慈悲。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为公版书籍,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或上传的文件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阅读平台!
注册用户:每天均可下载5本书籍(按单本收费),免费区域不收费。
VIP用户:每天可下载5本。全站资源无限制。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天蚕土豆倾情推荐!虐恋情深、催人泪下的奇幻灵异爱情故事。
  超人气白金大神天蚕土豆倾情推荐,黑马作者连三月倾力打造灵异风的虐心力作,诠释最深情的守候。用三生三世的错过,换下一世的长相守。
  ★新颖的故事设定,精致优美的文笔。
  小说由四个小故事组成,看似独立,实则相互关联串成一条主线。作者优美的文笔赋予了故事独特的灵气,让人欲摆不能。
内容简介
  当曼陀罗花留下眼泪时,你便能见到你最思念的人。
  一场荒唐的爱情游戏,一场盛大的人间别离。
  良辰美景奈何天,此去一别是永年。
  如果让你与他人交换命运,你是否愿意继续这场游戏?

  大衍之数四十有九,这里是上苍给芸芸众生留下最后一处慈悲的地方——慈悲客栈。
  许一诺守在这里,倾听每一个客人或甜蜜、或忧伤的故事。当触动心弦的相思之情化成延续生命的灯油,她便可以帮助他们见到想见却不得相见的人。
  她慰藉了他人的内心,却无人排解她的寂寞。一场大火,夺去了她的记忆,也夺去了她对他的爱恋。她忘记了曾有那么一个人,一直陪在他身边,视她如生命。
  他说:“竭尽余生,我只想为你造一座城。城灭,我死。换你今生的勇气,值。”
  这是一场爱情的对赌,这是一场命运的游戏,这是一场人间的别离。
  原来,爱是永恒的慈悲。
作者简介
  连三月,农历三月,生于广陵书香世家。喜欢宅,喜欢甜食,喜欢听故事,更喜欢冷笑话。热爱一切美好的事物,偶尔心血来潮做些说走就走的事情。生性乐观,向往单纯执著的感情,所以笔下的男女主角都是忠贞不渝的美好代表。
目录
楔子
第一章 你是我的人世间
第二章 你我来生不相见
第三章 以父之名的守候
第四章 人间久别不成悲
华应言篇
番外 我可能不会爱你
番外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媒体评论
  名家推荐:
  连三月是一个非常有潜力的作者,精致的文笔和独具匠心的构思赋予了她笔下的故事特有的灵气。非常看好她的实力。
  ——天蚕土豆

  我看的言情小说并不多,但是这篇小说却吸引到我,无论是细腻的文笔还是巧妙的构思,都能让人沉浸在其中。
  ——猫腻

  读者推荐:
  喜欢小说这种灵异的感觉,四个小故事看似独立实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样看起来轻松又有内容,非常喜欢。 
  ——sueland

  每一个小小的故事,都寄托着淡淡的思念。每一个故事,又充满淡淡的忧伤,无论故事的主角成功与失败,但途中他们遇到的事情所带来的体会是最宝贵的。
  ——MINMIN

  喜欢这种轻松中又带点伤感,又有点坚强的故事。
  ——无忆

  故事很新颖,意境也非常美,男女主角之间的爱情令人感动,三生三世的守候,幸好最后没有彼此辜负。
  ——离离
精彩书摘
  雨,磅礴大雨。
  许一诺站在雨中,连睁眼睛都觉得困难。她面前是已经昏死过去的许一默,她的胞弟。无论许一诺怎么喊他的名字、怎么摇晃他、捶打他,他也没能像过去那样站起来做鬼脸,说那些让许一诺火冒三丈的混账话。
  从家族没落,到被迫离开家乡,两人相依为命从未放弃过希望;从世家大小姐,沦落到茶楼弹琴、夜间女红,许一诺从来没有仇恨过生活。终于,许一默考取了功名,他说:“姐姐,你再也不用那么辛苦,我来养你,给你攒嫁妆,让你嫁个好人家。”许一诺觉得生活充满希望,她很高兴。
  那些姐弟间的谈话犹在耳畔,可眼前的三千无根水几乎将她冲倒,似乎将她这些年来的希望一点点瓦解,毫不留情。
  伞,二十四股黑色油纸伞。
  “他是因你而死的,他帮你挡了劫。”伞下的声音冰冷地响起,尽管风大雨大,许一诺还是听得很真切。
  许一诺狠狠地擦了擦脸颊,但雨水依旧将她的头发、衣服淋了个透,她根本无法看清伞下的人,那人也没有给她打伞的意思,一把伞,恍若隔着人世间。
  “我弟弟不可能死。”许一诺坚定地说,不只说给对方听,更像是给自己的信念,“有我护着他,他怎么会死?”她的声音依旧很笃定,沙哑中却带着无尽的悲伤。
  “他死了,你知道的。”伞檐水帘后,是那人微微浮起的笑。
  许一诺开始控制不住地打战:“不,他没有死。”她的指甲掐进了手掌心,这雨打在她的身上,从未有过的钻心疼痛。
  许一诺努力想抱起弟弟,可是怎么也抱不动。她换了个半跪的姿势,想要把一默放到自己的背上,她像从前一样嘲笑着他:“哎,一默,你一定又偷吃点心了吧?胖得姐姐都抱不动你了。再这样下去,就算你是我弟弟,也会娶不到媳妇的。”
  伞下的人丝毫没有帮忙的意思,静默地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终于在许一诺背起弟弟的时候,他说了第三句话:“我有一个法子救他,你可愿一试?”
  她曾经以为人世间是最灿烂的奢侈,到如今才晓得那是多么孤独的自由。
  对面茶楼开张,老板品味十分高妙,没有舞狮子放鞭炮,只给各家发了一张品茶帖,微黄的竹纹老纸上,一笔端雅的楷字透着幽幽木香,最后一句尤其得我心意:以茶会友,不问金银。
  其实我并不喜欢喝茶,因为怕苦,父亲在世时曾经想要培养我和一默的文化底蕴,让我们学些茶道知识,那时我和弟弟只喜欢玩。不得已要喝那些在父亲看来是享受、在我看来是折磨的茶水时,一默就会丢一块糖到我茶盏里,我便一闭眼一咬牙咽下去,那时候我就知道,女子就是要对自己狠一点儿。后来发现,放了糖的茶味道真是别具一格,久而久之,长安的不少千金也会在茶里放些糖,以显示她们的与众不同和俏皮可爱,而始作俑者的我,只是因为怕苦。
  当时只道是寻常。
  离乡已有五年,我抬头看了看秋高气爽的天空,平安镇里有我见过最美的枫叶,那是长安不曾有过的红。眼前的这张品茶帖,突然勾起了我对长安的想念。那是我生长的地方,我的亲人、好友、爱情,都生于斯,也毁于斯。初到平安镇的那些日子,我曾经夜夜转侧地憎恨它,也夜夜转侧地怀念它,最后也不得不归于平淡和遗忘。
  比起怀念和憎恨,我有更加重要的事情。
  或许我一直以来难以忘怀的,不过是那些曾经投入过的感情,而非长安那个实实在在的地方。现在的长安已经没有了我曾经爱过的一切,我的长安早已死去。
  易平生就在这样美好宁静的午后,乐颠儿乐颠儿地晃进了我的客栈,一脸兴奋地嚷嚷道:“一诺一诺,走,有茶吃!”说罢还晃了晃手里的品茶帖,张牙舞爪欢欣雀跃的举动让我不忍直视。
  我连忙将帖子塞进袖子中,一边道:“这新街坊呀,真是客气,以茶会友甚是高雅,嗯,甚是高雅呢……”话未说完,软绵绵已经滚到了易平生的脚下,拿着头可劲地蹭着,我看着它,眉毛抖了抖。
  “得了得了,你快看看店里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拿去作见面礼。”易平生一向能看透我的装腔作势,打断了我的话,接着摸了摸软绵绵的下巴,软绵绵甚是受用,干脆四脚朝天任君摸。
  易平生是我的街坊之一,平安镇最有名的纨绔子。听街口卖松饼的刘婆婆说,他家是平安镇最大的大户,没有易家就没有平安镇。因此虽然平日也不见他经营什么产业,只是整日闲晃,出手却十分大方。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宁负流年不负卿 大衍之数四十有九,这里是上苍给芸芸众生留下最后一处慈悲的地方——慈悲客栈。 许一诺守  作者:连三月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