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宠成欢,总裁的天价贵妻

点击 现代言情 |作者:文忘川| 正版 | [收藏]

一宠成欢,总裁的天价贵妻
豆瓣评分:★★★★★ [免费]
一纸婚约,我嫁给了自己暗恋了十年的男人--沈墨琛。
  我以为他一直都只是一个冷漠无情的人,却不曾想,他也曾对一个人倾心过,只是那份深情,从来都不是对我。
  心如死灰,我终于递上了离婚协议书:“离婚吧。”
  他看着我,眸色渐深:“既然你对我们的婚姻有疑问,那我不介意巩固一下。”
  ......
  “沈墨琛,我们两个已经没有了任何瓜葛!”
  “那我就制造瓜葛。”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为公版书籍,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或上传的文件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阅读平台!
全站资源均免费。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001:一会儿再叫

下午莫助理来了,他们两个在谈事情,我在沙发上坐着玩电脑。

“用家人来逼沈兴耀出现。”

“沈总?”

莫助理刚出声,沈墨琛就对着他做了一个停止的动作:“不用说了,就按我说的做。”

“好的沈总。”

“另外。”沈墨琛说:“一会儿六点的时候安排一个视频会议,我要看看公司目前的情况,把沈兴耀的股份全部收回来。”

“好。”莫助理收到沈墨琛的命令,出去办事去了。

亲眼目睹沈墨琛在商业上的独断、雷厉风行,觉得挺骄傲的。

但还是担心他的身体,于是走到床边去,趴在他肩上:“刚好没多久就要工作,受得了吗?”

沈墨琛伸手搂住我:“没办法,妻儿难养,要是再不挣钱就不行了。压力大啊!”

我:“......”

这B市要是沈墨琛的压力都大了,我真不知道其他人要怎么样过活。

沈墨琛刚刚伸手搂我的动作把他的衣领拉开了好一些,我贴上去,正好能够看见他的双肩。

就这么一眼,就让我再也移不开眼。

靠近左肩的位置,有一块红色的朱砂胎记,看我一脸懵逼的样子,沈墨琛正要动,却被我一把捏住肩膀:“别动。”

沈墨琛听话停下。

我凑过去,把衣领掀开了一些。

红色心形朱砂胎记。

心里一块重石再次落下,这两天一忙,我就把这件事暂时放下了,加上这段时间我怀孕,我和沈墨琛几乎都是老老实实的,每次亲热也都没有越距,所以一直没有注意。

位置和胎记与谢老信里跟我说的一模一样,看来墨琛是谢老孩子的事情,还真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看我拉着他的衣领半天不说话,沈墨琛终于稳不住了,拉过我的手,转头道:“怎么了?”

慌神,我说:“哦......没事,我还从来不知道你身上竟然会有胎记。”

沈墨琛愣了一下,淡道:“我说你在看什么,原来是看那个。”

“嗯。”

“行了。”沈墨琛在我屁股上拍了一下,道:“收拾一下,一会儿我们出去吃饭。”

“啊?”我惊讶道:“出去吃饭,好啊,......等等,你不是还要开会吗?现在都......”我看了一眼手机,答:“都下午四点半了。”

还有一点半小时,就是他说的开会的时间。

“没事。”沈墨琛说:“我们不走远,就在这附近,再说了,即便是迟到了也没什么关系,只要不是太多时间就行。”

“啧啧啧......沈大老板自己都不严格,还往死里要求员工,你这简直就是只等州官放火,不许员工点灯。”

“谁说我没有给员工点灯,不然公司每天这么多电费是白交的?”

“......咦,我不跟你贫。”我说:“真的可以去?”

“嗯,医院的吃食太乏味,想出去转转。”

我想也是,沈墨琛在医院待了这么多天,要不是他在这里,我早就受不了要走了。

于是点头赞成:“那好,我收拾一下就走。”

“嗯。”

五分钟后,我和沈墨琛走出医院,他今天穿上了那天我给他买的休闲装,没有开车,此刻我们就是最普通的小夫妻,我挽着他的手,他带着我走,我俩脸上都带着最自然的笑意,静静地在街上逛着。

走了一段路,沈墨琛说:“想吃什么?”

以前我特别喜欢吃辣的东西,所有沈墨琛指着一家川菜馆,提建议:“这个?”

我摇摇头:“不要。”

“那我们继续找。”

“好。”

直到我们把整条美食街都走完了,我也没有相中一家吃的。

“都不想吃?”沈墨琛跟我面对面,边伸手给我理好额头上的碎发一边问。

我无奈地摇头。

“那饿了不饿,要不要先吃点什么东西垫着慢慢找?”

陪着我走了这么久,我一家都没有选中,沈墨琛没脾气就算了,竟然还问我要不要先垫着肚子慢慢找。

可能死怀孕的原因,也可能是刚刚从医院出来,好久没有和沈墨琛这样好好地在街上逛着找吃的东西,我忽然敏感得想要哭。

看着我眼底的清亮,沈墨琛埋头吻在我额头上,这么多人经过,我有些不大好意思,正要偏过头,沈墨琛却不让我动,用手拂去我眼里的泪光,柔声道:“没找到好吃的就哭,那我以后得多难哄?”

“才不是。”我忍不住笑了出来,说:“我又不是吃货。”

“好了,不跟你贫了,既然你选不出来,那我帮你选?”

我想了一下,发觉只有这一个想法可行,于是点头赞成。

沈墨琛最终选了一家西餐厅,我们进去刚坐下就有人给我抱了一束红艳艳的玫瑰过来,送进我怀里。

我惊讶地看着沈墨琛,他却只是耸耸肩,说:“偶尔浪漫一下也不是不可以。”

这个臭男人!

我刚在心里抱怨完,紧接着沈墨琛打了一个响指,立马有人上来演奏小提琴。

曲声悠扬,清静幽雅。

我被沈墨琛突如其来的浪漫弄得脸色绯红,等到演奏小提琴的人走了,才好意思埋下头去问沈墨琛:“喂,你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怎么还弄这些东西啊?”

说着,我把手里的玫瑰花往前动了一下,沈墨琛了然,笑道:“我高兴,什么事都可以做。”

“……”

好吧,当我没问,于是安静埋头吃桌上的东西。

我还没有把牛排切开,沈墨琛已经把他的那一盘全部分成均匀块状的牛排拿过来,把我刚刚吃了一口的牛排换过去。

心里一暖。

“快吃。”

“嗯。”

等我们吃完时,已经快接近七点了。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沈墨琛牵着我在街道上面慢慢地走,走了一段,我才忽然想起他还有会议没有开。

“喂,你是不是已经迟到了?”

“嗯哼?”

“你出来的时候啊。”我停下脚步,道:“你不是说你要开会吗?我们快点打车回去吧。”

“哦,不用忙。”沈墨琛说:“先让他们等一会儿,我先带你去一个地方。”

说着,沈墨琛已经伸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喂......开会了,你要做什么啊,你要是想要去哪个地方我们明天也可以去啊,或者你开完会......”

“去沈氏。”沈墨琛跟司机说。

“是。”

“沈氏?”我已经被沈墨琛“塞”进了车里,看着沈墨琛疑问道。

沈墨琛点头,说:“做好。”

“好。”

我乖乖坐正,但还是忍不住问题:“是要回去开会?”

沈墨琛很轻地嗯了一声,嘴角却轻轻勾起,低声道:“到了你就知道了。”

我匪夷所思地点点头。

车子很快开到沈氏,作为B市最高的建筑物,这个点沈氏更是大放光彩,流光照亮了楼下一大片地方,下车,沈墨琛付了钱,出租车从我们身后开走。

在原地等了一分钟,沈墨琛却丝毫不见有什么反应,我捏了一下他的手掌:“喂,不是要去开会吗?走啊。”

“嗯。”然而说完这句话,我们还是停留在原地的,我根本拉不动沈墨琛。

我忍不住转身,沈墨琛毕竟很久没有管公司的事了,开会这件事可大可小的,现在看他不动,我反倒替他担心了。

“喂。”我看着他说:“怎么还不走?”

“晓晓。”沈墨琛不答反倒是先叫了一声我的名字。

“啊?”

他跟我对立站着沈氏大楼之下,很多路人投眼过来,用各色的眼光盯着我们,我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催促沈墨琛:“你有什么话要不我们进去再说吧,嗯......这里人怪多的。”

“没事。”沈墨琛说:“反正也这样任性不了几次。”

我有些不明:“嗯?”

就在我最没有准备的时候,沈墨琛突然就在我的面前跪了下去。

周围突然传来一阵哄,我也被吓到了。

城市的流光从我们身上流过,周围行人把焦点定格在我们身上,背后就是沈氏大楼,前面是沈氏的主人。

我突然有点觉得整个B市,不,可以说是整个世界都在我身边了。

“你......你这是干什么?怎么......怎么突然跪着了。”

其实心里是有一些预想的,也有一些期许。

沈墨琛忽然放开我的手,从裤包里拿出一个红色的丝绒盒子出来。

我下意识捂住嘴巴,不敢相信这一幕正在发生,也就在这个时候,背后忽然想起了烟火的声响,一声一声升入夜空中,绽放,转瞬即逝,又有更多的升入空中。

我跟着大家转头看过去,一眼就看见沈氏大楼的灯牌,上面写着:沈太太,嫁给我吧。

刚看到,沈墨琛捏了我的手掌一下,我感应到回头。

“晓晓,借给我吧。”沈墨琛看着我认真地说,明明天空中赞放着最闪亮的烟火,我却觉得沈墨琛眼底的眸光却比那些烟火还要沉亮。

我捂着嘴,激动得几乎快要掉出泪来:“我......我......”

 

☆、002:你还不配有我的孩子

“啧啧啧,原来女人在床上居然这么贱,我真的想问问,你们是不是见到一个男人就可以迫不及待贴上去,甚至厚颜无耻的要孩子?”

我没有注意到,他的措辞是“你们”。

刺耳的话语一下子钻进我的耳膜,猛然睁大了双眼,我的双手胡乱地抓住他的后背,手脚并用着在他身下挣扎,他却已经不给我任何反抗的机会了。

我不明白,既然他那么恨我,为什么当初还要答应和我结婚?

沈墨琛紧紧扣住我,我疼得倒抽一口气,刚吼出来一声就被他狠狠捂住了嘴,我看见了他眼里淡漠疏离,甚至带着仇恨的目光,心里一痛,我怔怔地看了他一眼,绝望地闭上了眼。

他突然发狠,我像是从地狱被他送到了天堂一般,才闭上的双眼一下子睁开来,嘴角被我刚刚的大力撕咬已经开始流血,血腥味很快在我的口腔里弥散开来。

很快,他便卷土从来。

许是看到我嘴角的血,沈墨琛冷道:“怎么?这样就受不了了,放心,我会,更狠的......”

那个狠字,被他咬得极重。

我紧紧地闭着眼睛,眉目皱成很深的一团。

事后,他径直去了浴室,我摊在床上已经没有半点力气了。

随着里面传来的淅淅沥沥的水声,我才慢慢清明过来,无力地睁着眼看着地板上自己那破碎的衣物,我强忍着下身的酸痛感,翻身起来,弯身把地板上的衣服慢慢地捡起来,收好寻了一个角落放下。

我也就在那个角落坐了下来,双眼无神地看着眼前的地板上,怔怔地发呆。

想哭,但是我不能哭,哭只会让他更加想要羞辱我。

听见他从浴室里走出来,我心里下意识一跳,斜眼往他那边看去,沈墨琛根本看都不看我这边一眼,径直走到床边拿起电话拨了出去。

“喂,拿点避孕药上来。”

异常平静的语气,我却忽然觉得他好可怕,脚不停地动着,恨不得将自己嵌进身后的角落里,陷进墙里去,把自己与他隔绝开来。

很快,我看见保姆端着药和水上来了,她正在向我走来。

我慌而急地往后瑟缩着,恐惧地开口:“不要......不要过来,不要,不要......”

保姆脚步顿下来,脸上明显有些难为。

沈墨琛冷声吼道:“喂她吃下!”

保姆颤着嗓音说:“是。”

保姆越来越近,我看见她拿着药朝我过来,眼看手就要袭上我的身子,我一急,下意识一抓,她手里拿着的药和水,被我打翻在地上。

她翻身就要去捡,沈墨琛却几步走过来,把她往后一拉,从餐盘里从那一瓶药里拿出几粒出来,一只手桎梏着我的脑袋和身子,眸光严厉地盯着我,将药片倒进了我的嘴里。

“给我吃下去,你以为我会让你怀上我的孩子?我告诉你,不可能,想都不要想!”

他强怕我吃下了药,真正见我的嘴里什么都没有了,才将我往后一甩,转身离去。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一宠成欢,总裁的天价贵妻 一纸婚约,我嫁给了自己暗恋了十年的男人--沈墨琛。 我以为他一直都只是一个冷漠无情的人  作者:文忘川

下载地址:

验证码:123456

×

QQ扫一扫,关注右侧QQ群" 领取[验证码]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