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女厨:医生大人慢点吃

点击 现代言情 |作者:辉辉小姑凉| 正版 | [收藏]

金牌女厨:医生大人慢点吃
豆瓣评分:★★★★☆ [2金币]
他是冷酷医师,为人做事极有原则。她是大明星经纪人,嬉笑怒骂忽悠人不偿命,她还有额外技能,做菜煮饭一把手!

八杆子打不到一块的人,却一碰再碰。第一次见他,她撞车了。第二次见他,她被贼抢了。第三次见他,她差点被人XXOO了。

有他的地方,就有她的多灾作难,他是她命里的灾星么?只是这灾星,至于帅得这么让人心动吗?他的建议,更让人心动:不如,我们就在一起一辈子吧?

度过唐僧的九九八一难,灾星也会变福星的。想法不错,好想试试……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为公版书籍,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或上传的文件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阅读平台!
注册用户:每天均可下载5本书籍(按单本收费),免费区域不收费。
VIP用户:每天可下载5本。全站资源无限制。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第一章 我要你道歉

香港,兰桂坊。

 

灯火迷醉。

 

酒香怡人。

 

一辆低调的休闲车子稳稳地停在了酒吧的门口。

 

一位美腿修长的女子跃下了车前座,和后座一个娇小的女孩一道,走进了酒吧里,很快,便扶着一个长相十分俊朗的男子走了出来。

 

“有狗仔队……替我把他们甩掉……”纳兰容皓已经昏昏欲睡了。身为人气明星的他不顾形象地打了个酒嗝,“送我到海滨茶楼去,我约了人……”

 

沈婉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都醉成了这模样了,还不忘记泡妞?

 

不过,身为经纪人的她还是点了点头。“把他放到后座上去。”她对助理小妹低声吩咐道。

 

助理小妹手忙脚乱地,“碰”的一声,竟然把容皓的脑袋磕在了车门上。

 

他痛呼了一声:“是谁?那么大胆!居然打我?”

 

“没有的事。”助理小妹吓得直吐舌头,沈婉却不慌不忙地答道,“是我拍了你一下,看看你是不是还活着。”

 

她坐上了驾驶座,有条不紊地吩咐道。“月月,你现在把他的衣服脱下来,然后,”她忍住笑,把自己的化妆小包递到后座,“给他披上假发,抹上口红,等会,你就扮成是他,到他家楼下晃一圈,让狗仔队不要跟着我们。”

 

月月连忙点头:“我知道了。那沈婉姐,你呢?”

 

“我?我当然是送这个家伙到他想去的地方了。要不,他醒来又得像头狮子一样要咬我了。”沈婉的车子已经稳稳地发动了。

 

工作室的记者把照相机一收,赶紧也跳上了车子。

 

“不好办啊。”司机喃喃道,“这是纳兰的金牌经纪人沈婉,这丫头滑溜得跟条蛇似的,最喜欢带着我们游大街了。”

 

果然,沈婉的车子开得很狡猾。

 

她的车速非常地慢,记者的车子不得不紧紧地跟在后面,像台老爷车一样磨着。

 

可那丫头,磨蹭到绿灯快转黄灯的那一瞬,就忽然加速,飞似的冲了出去,记者的车,堪堪地刹车在了红灯前,气得直拍方向盘。

 

“没事的,纳兰容皓已经醉了,他肯定是回家了,我们等会到他家楼下埋伏,也是一样的。”

 

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

 

记者的车子开到纳兰容皓常住的小区门口时,果然看见了他鬼鬼祟祟地下车,钻进了街边的便利店。

 

几乎“纳兰容皓”一下车,车子就飞也似地开走了。

 

记者们兴奋地下车:“纳兰是不是想买TT,家里有人等着他么?”

 

他们对着那个身影一阵咔嚓咔嚓地乱拍,直到,便利店里的人回头,他们才看清了:“什么?那个,是女的?”

 

“糟糕!”纳兰肯定还在刚才那辆车上。沈婉又把他们摆了一道了!

 

现在去追,沈婉的车子,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沈婉把容皓摇醒了。

 

目送他下车,她才吁了口气。

 

这个金牌经纪人当得不容易啊,现在都快11点了,才能收工。

 

她慢悠悠地去买了宵夜,正准备开车回家,就发现那辆阴魂不散的采访车又跟在了她背后了。

 

烦不烦?每次都是这个车牌?

 

她踩住了油门,飞速地向前开去。

 

好人做到底,现在,她就负责来把这队狗仔给引开吧。

 

后面的车子,咬得很紧,沈婉在夜归的车流里穿梭着,心越来越烦。

 

还没甩脱他们,她怎么回家?

 

趁着前面路口黄灯亮起,沈婉的车子“咻”的一声,就冲了出去,准备趁这个机会溜出重围。

 

一辆银灰色的车子,刚刚好在这一刻停了下来。

 

黄灯的时候不过线,车主是个乖宝宝。

 

只是他这规矩的一停,飞速赶来的沈婉已经来不及刹住车子了。

 

“哐当”一声,沈婉的车头嵌进了人家的车尾,对方的车子也傲娇地往前一挺。

 

还好,车主实在太乖,他和前车保持着足够的距离,这才没有形成连锁的撞车反应。

 

沈婉的脸色都刷地一下白了。

 

面前的黄灯,也已经转变为了红灯。

 

采访车里的闪光灯照个不停,沈婉却心痛着自己的车子。

 

纳兰容皓,明天,一定要你赔我的维修费!

 

不过,面前一个更大的麻烦已经来了。

 

前面车主下了车,正冷冷地向她走了过来。

 

“下车!”对方冷冷地敲着她的车窗。

 

男人长得很帅,身形也相当高大,站在她车窗前,就算一尊雕像似的,五官深刻。

 

他俊眉星眸,五官也立体得令人惊叹,深邃的眼眸里,如果透出的视线不要那么冰冷,可能经纪人出身的沈婉还会给他点个赞,问他有没有兴趣当平面模特之类的。

 

她刚才买的宵夜在剧烈的撞击中被打翻了,滚烫的汤汁,淋了她一腿,现在,火辣辣地正疼。不过,麻烦既然已经出现了,回避,不是她的作风。

 

她把长裙一盖,不甘示弱地跳下了车子:“先生,你挡到我的路了。”

 

她的先发制人并没有让男人让步,他只是冷冷地指着自己的车尾:“你撞了我。”他的口气极其笃定,丝毫没有退让的余地。

 

沈婉有些心虚了,不过她还是眼睛一转:“我有急事,如果不是你挡我,我的车子已经过去了。所以……”

 

“你撞了我。”那人加强了一下语气。

 

解释,他不听。反正,他就阐述所有人看到的现实。

 

沈婉有些窝火了:“撞了就撞了,我不是瞎子,我看得见。”她晦气地道,“我给你我的名片。”她把名片掏了出来,想递到男人手里。

 

他没有接。他什么都不听,他只说:“你撞了我。”

 

“不撞都撞了,还能怎样?”后面的狗仔队已经对着她不断拍照了,沈婉心里怒气翻腾,“你明天跟我律师联系,我会赔的。”

 

“你撞了我。”男人继续道,在沈婉以为他只会说这句话的时候,他说出了第二句:“可是,你连句道歉都没有。”他的语气极冷,跟他那冰雕一样的立体五官极其相称,“不是有钱,就能解决所有事情的。”

 

“那你想怎么样?”沈婉的眸子眯了起来。

 

“报警。”男人毫不含糊地拿起了手机。

 

混蛋,至于吗?就追了个尾,各自让一步不就算了?

 

“你知道我是谁吗?”沈婉咬牙,“我是一个经纪人,在香港很出名的,我不会跑了你的路。我现在也没有空……”

 

她还没说完,电话已经响了。

 

“我没有办法过去接你,现在……现在有人跟我纠缠不清的,再说了。”她草草地挂了电话,正面对着那个极其较真的家伙,“我现在没有办法陪你等吊车,我不会跑路的,你……”

 

“你连一点歉意都没有,你还说你不会跑路?”男人像听到什么笑话似的,勾起了嘴角。

 

那抹笑意,冷冷的,看得人心里都快结冰。

 

不过,不包括沈婉。

 

她转身回了车上,把自己的包包拿了出来,胡乱地把现金全掏了出来,放到了男人的面前:“够么?我赶时间的!”

 

“道歉。”男人很坚持。

 

“是你忽然跑出来挡我的!”沈婉也不让步,“我赔你修理费就够冤的了!”

 

“那报警吧。”男人已经拨通了电话,“我也不想堵到人家的路。”

 

沈婉被他打败了。

 

她伸手,按住了对方的通话键:“好,我道歉。”她很不真心的,“对不住了。但是,你也有错。好了,我说完了。”她把钱塞到男人手里,“但愿不要再见了。”

 

混蛋,大半夜,遇到这么一个较真的男人。

 

她的腿都被烫得快站不稳了,她必须马上找家医院,把自己的伤口处理一下,要不,等会回去,让爸爸看到了,还指不定怎么念她呢。

 

要命的是,这辆破车……明天怎么开着去上班啊!!

 

男人的眼眸一眯。

 

在沈婉跳上了车子之后,他敲开了她的车窗,把这一把钞票撒进了她的车里。

 

她愣愣地看着他。

 

“不是所有事情,都能用钱解决的。”他酷酷地说完,就转身返回了自己的车里。

 

点火,启动。

 

沈婉呆呆地目送着那辆车尾被撞得歪歪扭扭的银灰色车子潇洒地离去,才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被撒了满身的钞票。

 

那个男人,把她给鄙视了?

 

好,好得很!

 

她被气得笑了出来。

 

连纳兰容皓这个大明星都要让她几分,这个不知道从哪个山顶洞跑出来的野蛮的家伙,居然连点绅士风度都没有!

 

风水轮流转,别让她再遇到了!

 

哼。

 

她一动,腿就麻辣辣地疼。

 

她掀开长裙一看,白皙的肌肤,都已经被烫出了好几个大水泡了。

 

算了,还是看医生去吧。

 

如果不是伤的地方太不对了,刚才就该掀起长裙,撂出伤口,跟那个男人吵上一大架!

 

如果那样,她现在就不会被弄得满车子都是牛杂宵夜味道,还是浑身湿哒哒的钞票……

 

她安慰自己,大半夜,不要生气,才勉强发动了自己残破的车子,朝最近的医院开了过去。

 

一想到,等会看完医生还得去洗车和修车,她就觉得这个晚上,她又不用合眼了……


第二章 毫不怜香惜玉的大夫

深夜医院的急诊,依旧人潮汹涌。

 

纳兰容若走进了诊室,换上了自己的白色医生袍,才和值下午班的同事换了个岗。

 

“帅哥,今天来得迟了一点喔。”脸圆圆的女医生忍不住调戏了他一下。

 

不调白不调啊。这么养眼的一张脸,简直就是送给医院女同胞们的一项好福利啊。

 

看着他,腰不疼了,腿不酸了……

 

当然,那是她的感受。

 

至于病人的感受嘛,就是自从他从北京调到香港这家医院之后,急诊科的接待病人数量蹭蹭蹭地往上升,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感觉,很多病人看起来都蛮眼熟的样子,似乎都是回头客了……

 

容若只淡淡的应了一句“嗯”,就开始写起了病历。

 

眼前的女病人,也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他,半天都不说话。

 

他抬起了眼:“你没什么不舒服吗?”

 

“啊……”病人才回过了神,“有,有。我……我拉肚子了,奇怪,怎么感觉现在不拉了?”

 

容若皱起了眉,旁边几个年纪大点的,都笑了起来:“是啦。看见了纳兰医生这么帅,都不晓得痛咯。”

 

“验个血。”容若一丝笑容都欠奉,他撕下一张化验单,送到那人的面前。

 

病人如获至宝地接了过去,周围人都看笑了。

 

“下一个。”容若的表情有些无奈了。

 

沈婉排了号,看见急诊那门口堵的人,就觉得心也堵得慌。

 

这年头,三更半夜,看个症也不方便啊。

 

只是那些人也奇怪,堵住门口,放着大好的椅子不坐,刚好可以让她这个腿部烫伤的人歇歇脚。

 

从里面出来的病人还在花痴:“纳兰医生好帅喔。”

 

她却只关心,能不能快点排到自己。

 

等她好不容易走进诊室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想转身走掉。

 

面前这个所谓“好帅”的医生,沈婉眯起了眼睛。

 

这家伙,不就是刚才跟她在马路上要“道歉”的那个冰块男么?

 

纳兰容若把眼睛一抬,也看见了她。

 

“坐吧。”他的眼皮一抬,也似乎认出了面前的人。“有病?”

 

沈婉的肺快气炸了,他才有病!

 

有医生这么说话的吗?

 

她咬牙:“我被烫到了。”她一字一顿地道,“刚才,有个不长眼睛的,把车停在我前面,让我追尾了,所以,我的宵夜淋了我一腿,烫得很疼。”

 

容若抬起眼睛,瞟了她一眼,那表情疏离得好像那个“不长眼睛”的人不是他似的。

 

“躺床上。”他站了起来。

 

沈婉往台上一躺,对方把帘子一拉,稍稍围起来的空间,就只剩下他们两人了。

 

她眯起了眼睛,随时提防着这个小气巴拉的家伙报复自己。

 

“裙子掀起来。”他冷冷地道,戴上卫生口罩的他,只露出两只极好看的眼睛。

 

沈婉配合着,把自己白皙的大腿露了出来。

 

“你这条裙子,等会会一直摩擦到伤口的。”他忽然道。

 

“嗤啦”一声。

 

沈婉不敢相信,这个男人居然就这样把她的裙摆撕了一大块下来。

 

如果不是他实在长得太帅,她就要叫“非礼”了。

 

“你,你知道我这条裙子多少钱么?”沈婉咬牙,问题是,她等会怎么穿这条后现代的裙子出去?

 

“如果不想伤口烂掉,随你。”那人把撕下的裙摆甩在她身上。

 

天杀的,现在香港的医院里医生都这种素质吗?!

 

“我要投诉你。”

 

“门口有投诉信箱。”他低头配着消毒药水。

 

沈婉还在心疼自己的裙子,忽然,大腿一凉,又是一阵尖锐的刺痛袭来。

 

“啊……”她忍不住低呼了一声,“好痛。”

 

那人也不说话,他拿着钳子,用药棉毫不怜香惜玉地替她清洗着创口。

 

“伤口感染了,去打一针。”他甩过来一张单子,“出门右拐先交钱后打针。”

 

混蛋。

 

沈婉痛得小脸都煞白了。

 

她在台子上半天起不来,那人已经拉好了帘子,理都不理她,直接坐回了位置上,给接下来的病人继续看诊了。

 

看着自己被撕得参差不齐的裙子,她一咬牙,“嗤啦”又是一声。

 

到脚踝的长裙,已经变成了一条别出心裁的超短裙了。

 

沈婉抓住自己的包包,从台上一跃而上,勉强地撑着墙壁,一脚深一脚浅的,坚持出了诊室。

 

她不知道的是,背后有一双眼睛,隔着白色的口罩,一直注视着她倔强离去的背影……

 

打针,修车,等沈婉踏进家门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

 

她顾不上梳洗,整个人摔在了大床上。

 

好困,好累,伤口好痛,就连扎的那一针,好像也特别狠。

 

明天还要太多的工作在等着她,她一定要睡觉……

 

第二天,纳兰容皓要拍摄一支平面广告,主办法还特别交代要跟她面谈,把下一个代言拿下来。

 

面对满衣柜的衣服,沈婉只能挑了一件及膝的中裙。

 

大腿上还带着红痕,不过比起昨晚的灼痛,“蒙古大夫”的药似乎见效了。

 

不过,他交代了,不能摩擦到伤口,也不能下水,可沈婉得见人啊。

 

她能穿着条小底裤到片场探班么?

 

算了,她穿上了裙子,把那个家伙开的药吃了下去。

 

药方上,有着他打印的名字:纳兰容若。

 

名字和相貌看起来都像是男神,行事作风嘛,哼,打个零点几折吧!

 

她发誓,再也不去那家医院了。

 

片场里。

 

聚光灯下,俊男美女十分养眼。

 

而这几人里,最最耀眼的那人,嘴角勾起的笑容,足以魅惑众生。

 

纳兰容若对着镜头神情自若,和广告女主角的一个牵手,一个眼神,都仿佛带出了无限的深情,搭档的嫩模脸蛋羞红,沈婉只是坐在休息椅上,冷眼旁观着。

 

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沈婉低头一看,飞快就按掉了。

 

她把手机关机,然后走到一旁的电话亭里,拨打了公司高层的电话。

 

对方果然暴跳如雷:“沈婉!你在哪里?!”

 

“我在片场,今天纳兰有一支广告在拍……”沈婉回头瞟了纳兰一眼。

 

“你马上回来,出大事了。”

 

“我也知道,我刚刚收到南都报的电话,我已经马上关机了。行。十分钟,我马上到。”

 

沈婉果断挂了电话。她朝助理做了个手势,纳兰只来得及看见她利落的长卷发消失在片场的大门边。

 

十分钟。

 

沈婉赶到娱乐公司楼下。

 

“沈婉姐。”年轻的女孩助理跟她打着招呼,“老板在12楼等你。”

 

“我知道。”沈婉一鼓作气,跳上电梯。她动作利落,职业的套裙让她整个人显得十分干练,却又不显得老气。

 

“副总。”沈婉敲开了副总经理办公室。

 

副总的脸,都铁青了。

 

他把一条彩信摊在沈婉面前:“你看看,你自己看看!”

 

沈婉低头一看,脸色陡变。

 

昨晚,她付出了几乎“毁腿”的代价,纳兰容皓和女子约会的照片,还是被拍到了。

 

虽然背影朦胧,可两人相拥喝茶的一幕,还是十分养眼,放到哪张报纸上,都是极具杀伤性的头条。

 

“这个纳兰!”副总冷哼了一声,“你说,好好的形象不珍惜,天天搞这些花边新闻出来。你说跟人炒作一下当宣传还好,现在被人拍到这么狼狈的一面,什么形象都毁了!”

 

沈婉深吸了口气才道:“副总,南都报选择把照片发给你,把电话打给我,就是有回转的余地。我来活动一下吧,尽量把这件事情淡化掉,对他们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新闻。没有女主角,他们说到天上去,我也可以把他们给拉下来!”

 

副总才舒了口气:“我就知道你能解决。沈婉,你去安排吧。还有照片给纳兰看一下吧,让他私底下别太胡来了,哪天,让人再逮到劲爆的东西,谁都保不住他!”

 

沈婉点头表示明白。

 

她走出办公室,重新开了机。

 

“南都总编吗?你好你好,我是沈婉。”她的口气一变,已经热络了起来,“真是抱歉,刚刚想接电话,就没电了。您的电话,我不敢不接,你看,我可是一边在充电一边在跟您打电话呢……”

 

她心里微微地叹息着。恐怕,今晚又不能早点回去了。

 

觥筹交错。

 

菜肴飘香。

 

本是一场其乐融融的场景。

 

如果能忽略沈婉腿上摸索着的那只毛毛大手的话。

 

沈婉不着痕迹地退了一退,包里手机响了:“总编,抱歉,我去接个电话。”

 

总编微笑着看她,眼里的色彩浓重:“沈婉呀,你去接电话,等会可就不回来了,我会不明白么?”

 

沈婉脸上浅笑不改:“既然这样,那我先自罚一杯好了。”她把酒液一饮而尽,“电话是纳兰打来的,米饭班主,我可不敢不接,告罪了告罪了。”

 

她微一躬身,已然离席。

 

关上包厢的门,她从包里抽出手帕,轻轻一吐,已经把满口的酒都吐到手帕上。

 

酒气浓重的手帕被随手丢进了垃圾筒里,她深吸了口气,靠在门上,表情有着淡淡的无奈。

 

所谓的电话,不过是她赴饭局之前调好的闹钟。

 

她振作了一下精神,准备去洗手间溜达一圈再回去的时候,却赫然见到一个颀长的身影飘过。

 

竟然,又是他?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金牌女厨:医生大人慢点吃 他是冷酷医师,为人做事极有原则。她是大明星经纪人,嬉笑怒骂忽悠人不偿命,她还有额外  作者:辉辉小姑凉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