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犯上:总裁太狂野

点击 现代言情 |作者:甄怡| 正版 | [收藏]

以下犯上:总裁太狂野
豆瓣评分:★★★★☆ [免费]
切!再怎么拽,也做不成老公,只有做“闺蜜”的份!

许艺蔚毫不掩饰的嫌弃,被苏月瞳尽收眼底,“你,你……想干什么?”

“我是“闺蜜”吗?嗯?”

解释就是掩饰!是不是跟她有毛关系呢?吻她干什么?!

许艺蔚狼狈时候被苏月瞳解围,当场宣布要嫁给这样的男人,本来以为之前是自己一厢情愿,没想到新婚第二天发生的事就已经超出她的界限。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为公版书籍,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或上传的文件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阅读平台!
全站资源均免费。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第一章 同志的愤怒

嘈杂喧闹的酒吧包间,一群年轻男女围着许家千金——许艺蔚。

红的、白的、啤的、混合的排着队等着灌她,她一律来着不拒,只要端起杯子就是一饮而尽。

“红的?像不像玫瑰花?”许艺蔚姣好的面容笑靥如花,眯起眼睛贴在玻璃杯上,好像真的看见了花似的!

“蔚蔚,你到底喝是不喝呀,要认怂也爽快点儿!”旁边的人有些等不及,戏谑地激了她一下。

用激将法对付许艺蔚绝对百试不爽,“当然喝!”她梗着脖子,一张嘴又是一饮而尽,少许漫出嘴角的红色液体沿着她尖尖的下巴滴到前胸,所有男人的眼睛都直了。

只是美人不自知,放下酒杯豪爽地一抹殷红小嘴,“怎么样?!”

“痛快!”人群中一声赞誉,一杯深水炸弹又推到了她面前。

“不行,人有三急!”许艺蔚捂住肚子,娇俏的瓜子脸已是绯红,眼神带着丝丝缕缕的迷蒙,细白的长腿也有些不听使唤,她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还十分豪放地打了个酒嗝,“你…你们先玩,我去洗手间!”

金妃嘴一撇,“蔚蔚,你不是要跑吧?”

今天是金妃特意为了许艺蔚告别单身,才张罗得这场最后的疯狂——单身party夜!来的都是大学相熟的好友,聊得来也放得开,许艺蔚作为今晚的主角,自然是群攻的对象,一杯接一杯被灌了不少酒。

她一巴掌拍到金妃头上,也不理会她嗷嗷直叫,踉跄转身,曲线向前,还不忘放下大话,“就你们几个,姐根本没放在眼里,等我去个洗手间,回来再战。”

身后一片叫好、起哄,看来今晚许艺蔚是铁定要被灌翻了……许艺蔚说是上洗手间,其实是空腹喝酒太急,胃有点难受了,她捧了冷水拍在脸上,又猛灌了大半瓶矿泉水,这才觉得胃里舒服了一点。

她不紧不慢地洗着手,还想着一会儿回去怎么找金妃他们算账呢,忽然,洗手间外面响起了男人懊恼的声音。

“卧槽,都湿了!”

许艺蔚:“……”好有内容的抱怨!

“怪谁?还不是你!”另一个醇厚低沉的男中音,许艺蔚可是相当熟悉。

苏月瞳?!

怎么是这个抠唆衰男!

许艺蔚顿时来了精神,像是八卦狗仔一般,竖起了灵敏的鼻子,手都来不及擦,直接甩了甩水花就冲出了女洗手间,对面便是男洗手间,只隔了一道不宽的走廊。

果然是他!

要说起许艺蔚怎么会认识苏月瞳,全都是泪!

常泡吧玩耍的都知道,磕碰是在所难免的,可这货居然因为打了他两瓶酒,居然就让她双倍赔偿!之后只要在酒吧偶遇,她都是绕着他走的,生怕再碎个酒、翻个果盘啥的,又来讹上她。

饶是这样,她还是没躲过。就在刚刚,她停车时不小心蹭了他点点车漆,直接就被讹了几百大元!

从没见过这么极品小气的男人!

旁边那位是他形影不离的好兄弟路瑞,讹她的事儿,也有他一份儿,所以许艺蔚对这俩人可说是印象深刻!

此时路瑞英俊的脸正微微俯下来,细碎的发磨蹭着苏月瞳白色的衬衫,手里还拿着帕子在苏月瞳腿以上腰以下的暧昧位置不停动作,而苏月瞳伸出大手握住了他的手,似乎是要阻止,又似乎是想更加贴近。

天哪!这两个人,简直了!

许艺蔚看在眼里,噼里啪啦的一通火花乱闪。

同样英俊帅气的两个男人在洗手间里动作暧昧,而且身上某个部位还都湿湿的。

她惊得长大嘴巴,脚下一个不稳“咚”地靠倒在墙上,听到声音的两个人同时偏头看向她,手里的动作瞬时静止一般地顿住了。

完全就是《春光乍泄》的既视感啊!难怪俩人总是形影不离,原来是一对Gay!

瞬间明了的许艺蔚眼含深意地呵呵一笑,道:“呵呵……我……我只是路过,上个洗手间,你们继续……”

苏月瞳脸色一沉,纤长的睫毛在脸上投下了阴影一片,更多了几分阴郁之感。

切!再怎么拽,还不就是个变态gay!许艺蔚看着苏月瞳深沉又霸道的样子,心里很是不屑,眼神里的嫌弃尽显无疑。

许艺蔚毫不掩饰的嫌弃,被苏月瞳尽收眼底,他的眸子寒光一闪,正要开腔,却被一旁的路瑞打断。

“嘿,美女!”路瑞嘿嘿傻笑着,眼神涣散地看着许艺蔚,撑着苏月瞳的肩膀摇摇晃晃地直起身,半倚着他。

真是个废柴、猪队友,才灌了几杯猫尿就成孙子了,把酒洒他身上,毁了他的衣服也就算了,还头脑不清,磨磨唧唧非要在卫生间替他擦裤子!

苏月瞳气恼地一把拽过他的胳膊,把他甩到一旁的洗漱台上,让他趴着。

“别自作聪明,你以为你是谁!” 苏月瞳粗着嗓子,低低向许艺蔚吼了一句。

他被许艺蔚含义颇深的眼神气得不清,看见了个什么啊,就一副好像她全部了解的样子,真是愚蠢至极,还可笑不自知!

许艺蔚看着苏月瞳眼里的冷刀子嗖嗖的,简直就像是要杀人灭口一般,“没关系,没关系的。”她好女不跟Gay斗,陪笑道:“你别多想,我不歧视这种情况的。再说都什么年代了,真爱是无敌的,不分国界,当然也无惧性别,嘿嘿……”

苏月瞳的肺直接就炸了,她都胡扯些什么?还真爱无敌?!还不分——性别?!他还从没受过这样的奇耻大辱。

他脸色阴沉,死死瞪着许艺蔚,黑眸深不见底,周身都散发出森冷的危险气息,长腿一迈,就直直逼了过去。

许艺蔚心里一慌,说话都不利索了“你,你……想干什么?”

苏月瞳冷然不语,只是步步逼近,许艺蔚连连后退,后背猛地透心凉,她已退到墙边再退无可退了。

“我告诉你!我朋友都在,你……。”

许艺蔚强装镇定的警告还没说完,唇就被苏月瞳一低头堵得严严实实,熏然的酒气就在两人口齿之间蔓延。

许艺蔚傻呆了,Gay可以这么没节操?!

苏月瞳却在舌尖蓄积了他所有的怒火,粗暴地撬开许艺蔚的贝齿,掠取她的香舌,恨不得将她拆分入骨,分分钟碾压在身下。

终于意识到该奋起反抗的许艺蔚张牙舞爪地踢打,却没能阻止他半分,反而招之更加猛烈的强吻,他直接扣住她的后脑勺,恨不得吸尽她所有!

许艺蔚挣扎得没了力气,无比近距离地看着他,原本棱角分明的脸一下子被放大数倍,真是个龌龊的丑陋Gay!

她的小脸憋得通红,差点就要窒息的时候,苏月瞳才稍稍平息了怒火,松了手,放过了她的唇,却极为色青跟她卖弄了一下风骚,压低声音黯哑道,“我是gay吗?嗯?”

许艺蔚心中忍不住学着金妃的语气骂了一句:卧槽!真他妈恶心!

解释就是掩饰!简直就是欲盖弥彰,分明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再说是不是跟她有毛关系呢?强吻她干什么?!

“神经病啊!”许艺蔚大骂一声,扬手就“啪”地甩了苏月瞳一记响亮的耳光,嫌恶地一抹唇,死命剜了他一眼后才恨恨离开。

苏月瞳懵了,摸着灼痛的脸颊,还真是有点疼,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挨巴掌,而且还是被一个女人打的!

他望着许艺蔚纤细的背影,眼神讳莫如深,嘴角渐渐勾起,这个女人虽然有点辣,但还真有点对他的胃口。

苏月瞳薄唇轻抿,回味着唇齿间残留着的她的气息。
 

第二章 断 片

许艺蔚回到包厢,甩了甩还有些酸麻的手,气呼呼地坐在那生闷气。

金妃愣了愣,坐到她身边拍了拍,笑道:“这是怎么了?出去吐了一会儿,把笑脸都给吐没了?”

其余几人也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见她生气,也纷纷过来问道:“是啊,蔚蔚,怎么了?”

“没事!”许艺蔚恨恨一声,头也不抬,“继续干!”

她小手一抬,直接喝光了几个人的酒,咕咚咕咚地灌下去,眼睛都不眨一下。好似喝得不是酒,是仇恨。

那冷飕飕的小眼神,看得众人脊背发凉。

“啧啧,这是吃炸药了?”

“不知道,不会是被人欺负了吧?”

金妃一挑眉,看了窃窃私语的几人一眼,笑了笑,“瞎说什么呢,我们家蔚蔚要告别单身了,还不许她独自忧愁,凄凄惨惨戚戚啊?咱们接着喝啊,陪她一醉方休!”

说着便豪气地端起酒杯倒了满满一大杯,单脚踩在桌子上,好似将世界都踩在脚底下,“喝!”

其他人都看神经病一样看她,还没说话,结果金妃身边就伸出了另外一只脚,白皙又性感。

许艺蔚拿着酒瓶,直接吼了一句,“爱妃,拿酒杯多没劲,直接吹瓶吧。”

金妃也不是个怕事的,她唯恐天下不乱,也放下酒杯,直接捞起一瓶酒,和许艺蔚一碰,“姐们儿今儿就舍命陪君子,喝!”

说着两人相视一笑,咕咚咕咚直接对着瓶子吹起来,豪爽得好似古代仗剑走江湖的侠女!

剩余的人见许艺蔚角都放开了胃喝酒,纷纷跟着起哄,拎起酒瓶开始灌,一行人彻底喝开了。

酒精的麻醉让许艺蔚心里舒坦了一点,被强吻的怒气也勉强消了一些,胃里承受不住却开始翻滚不止。

大家都已经玩high了,许艺蔚招呼都来不及打,直接就冲出门,趴在洗手间吐得天昏地暗,难受得眼泪都出来了,真是醉的一塌糊涂,走路都是晕的,眼前似乎有无数小星星在绕着飞。

天旋地转的时候,脚步摇晃的许艺蔚面前又出现了苏月瞳那张讨人厌的丑脸,她眯起眸子,直接一拳就呼了了去。

结果扑了个空,一个趔趄,眼看就要摔倒在地。

骨节分明的大手伸过来用力一揽,许艺蔚就稳稳地落进他怀里,苏月瞳挑眉,又是她!看来他俩的缘分还真是不浅。

许艺蔚脸色潮红,眼神涣散无神,显然已经醉得深了。

“喂!你朋友呢?能认出我是谁吗?” 苏月瞳摇了摇怀里娇柔的小人儿,这呛口小辣椒醉得跟猫似的,今天还是少招惹为妙。

许艺蔚被摇的胃里又有些翻腾得难受,奋力一甩胳膊,“摇什么摇!你不就是那个死Gay吗!

苏月瞳的眸子腾地就窜起一股火儿,该死!

不过看她已经醉成狗了,嘴里叽里咕噜的也交待不清,想要跟她正常交流是不可能了,苏月瞳叹了口气,不打算跟她一般见识,连抱带拽地把她弄到了楼上的酒店。

谁知刚把人扔到床上,她就又不老实地坐了起来,“干,继续干!不醉不归!”

“行啦,你醉了也归了,安省点儿吧!” 苏月瞳千杯不醉,向来鄙视三杯倒的人,更鄙视没有酒量还爱逞能的人,最鄙视的就是这种没酒量逞能喝倒还耍酒疯的——女人!

“你——谁呀!管我!” 许艺蔚费力地吐出口齿不清的几个字,然后就努力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男人。

“啊!你个死抠变态Gay!你还想干吗?”她尖叫了一声,就双手护胸,用已经看不到黑瞳在哪儿的眼睛翻着苏月瞳。

苏月瞳被她这副可爱的样子逗得大笑不已,竟然有人的白眼儿可以翻到这种地步。

“行,行,你厉害!您老人家歇着吧,我这个死抠变态退下了!”他心中的怒气已然是烟消云散了,扶着她躺下,放下房卡,就准备起身走人。

“唔!”苏月瞳眸子骤然一缩,那只醉猫细细软软的胳膊一把勾住他的脖子,他也被强吻了。

酒香混合着她嘴里的甜就在他的嘴里弥散开来,他喉头一紧,变被动为主动,贪婪地吮吸着醉人的滋味。

“啊!”正迷醉间,苏月瞳舌尖吃痛,嘴里泛起血腥,她竟然狠狠咬了他一口,“蛇蝎美人,真是蛇蝎美人!”

“呵呵呵!”许艺蔚醉眼朦胧地看着他,笑得甚是得意。

苏月瞳打算跟她记下这笔账,秋后再算!谁料再次起身时又被这个小妖精给缠住了,她嘴里含混不清地呻吟不止,手也不老实地在他身上乱摸,更要命的是还有意无意地轻扫他的下腹部。

“嘿嘿!Gay先生,来证明啊!” 许艺蔚像水蛇一样缠上他的身子,竟然开始脱起自己的衣服。

精巧的锁骨,凝脂的双峰,纤细的腰肢……苏月瞳深吸一口气,猛地抓住她的手没让她再继续脱下去,他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只是刚才吻了一下就被咬出了血,谁知道他真要办了她,那只醉猫又会怎么报复他!

玫瑰虽美,刺儿太扎人!

他可不想因为贪恋一时美色,留下什么终身残疾之类的,苏月瞳撇过头,避免再被这喷血的香艳诱惑,利索地用衣服把她捆成一只粽子,半分不敢耽搁就逃了出去。

阳光调皮地跳跃在脸蛋上,白皙的脸颊上洒下了温暖的金光,许艺蔚缓缓睁开眼睛,额头还是疼得要炸,这就是宿醉的后果。

入目是一盏水晶吊灯,装潢华丽的房间显然不是自己的卧室。许艺蔚撑着胳膊坐起来,环视一周,发现自己在酒店的房间。

断片了。

她努力锤着脑袋,昨夜的记忆断断续续地涌现……“我吐了,然后就撞见了苏月瞳那个死Gay,接着就骂了他,还狠狠咬了他…。。,可是怎么我的小伙儿一个都不在,只有我一个人在酒店。”许艺蔚自言自语着,目光下意识地一扫——衣服呢?她眸子颤了颤,心跟着就跳漏了一拍,赶紧掀开被子,还好,还好,裤子还在,而且下身也没觉得有什么异样。

许艺蔚裹上被子,长长地舒了口气,又开始冥思苦想昨天到底都发生了哪些事儿,但是很遗憾,记忆全是一组一组不挨着的片段,她敲破了脑袋再也想不起来别的,尤其是她怎么睡到这张大床上来的,半点记忆都没有。

“唉!喝酒真是误事……” 许艺蔚哀嚎一声,翻身下床,胡乱套好衣服,鬼鬼祟祟地探出房门,听见隔壁的房门“吱”地一声。

许艺蔚一偏头,眼神一抖,她简直想要骂娘,这是什么孽缘啊!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以下犯上:总裁太狂野 切!再怎么拽,也做不成老公,只有做闺蜜的份! 许艺蔚毫不掩饰的嫌弃,被苏月瞳尽收眼底  作者:甄怡

下载地址:

验证码:123456

×

QQ扫一扫,关注右侧QQ群" 领取[验证码]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