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佳妻之世子请和离

点击 古代言情 |作者:钰阙| 正版 | [收藏]

锦绣佳妻之世子请和离
豆瓣评分:★★★★☆ [2金币]
晋王世子,芝兰玉树,明月皎皎,当之无愧的国民男神。 只可惜,这样一位谪仙一般的人物,却先天不足。 多智近妖,惊才风逸的世子,在双十年华被神医诊出命不久矣。 时有护国寺高僧批算,找到命格互补的女子冲喜,方能逢凶化吉。 一番寻觅,晋王世子妃终于出炉。

这是哪家姑娘? 什么?这哪家姑娘你都不知道? 兄弟,你外地来的吧? 这姑娘就是新晋国都崛起的富贵酒楼沈家的女儿。 你要说没听过富贵酒楼,那兄弟我们就没法交流了。 小火锅,全鱼宴,满汉全席,没吃过你枉来人世一遭! 沈玥,沈家小女儿,一遭被人推入湖中溺水而亡。 再醒来,已经换了个灵魂,现代美食女王逆袭而来。 欺她,辱她,诽她! 那就,还回去,还回去,还回去!

家中倒闭的酒楼,经她妙手,声名鹊起。 好不容易收拾完那些渣渣们,却没想到一道圣旨来。 圣旨赐婚,命格奇佳,嫁入晋王府。 嫁人?沈玥摸着下巴思索,这个买卖可以做! 晋王世子命不久矣,嫁过去,妥妥的短线股。 一个命不久矣的世子爷,简直是绝佳的夫婿人选。

晋王世子妃这个身份,让她更好的在国都混。 而命不久矣的未来夫婿,简直不能更满意。 享受权利,而不履行义务的完美婚姻啊。 沈玥欢欢喜喜的穿上嫁衣,上了花轿。 洞房花烛夜,盖头揭开。 沈玥看着眼前果然如传闻般病入膏肓的夫君,温柔而笑,心中想着,古人诚不欺我! 晋王世子看着眼前清丽绝伦的佳人,眸中满是温柔宠溺,心中想着,为了娶到这个丫头,爷我可是下足了功夫! 男女主身心干净,宠文无虐。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为公版书籍,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或上传的文件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阅读平台!
注册用户:每天均可下载5本书籍(按单本收费),免费区域不收费。
VIP用户:每天可下载5本。全站资源无限制。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00一 酸菜鱼去哪了?

“小姐你如今身体大好了,就该去府里给夫人请安。在你昏迷不醒的时候,夫人还来看过两三回,带了好些贵重药材的。”

小厨房中,青燕对着懒懒的靠在灶台边上的沈玥不断地劝说着。

“好了。”原先懒懒的沈玥突然站直了身体。

青燕面上一喜,果然多多劝说还是有用的。但是,下一刻……

只见她家小姐正揭开锅盖,开心的说道:“酸菜鱼好了,只闻这香味,就知道今天有口福了。”

一边说着,沈玥一边已经撸起袖子将一锅酸菜鱼给端了出来,面上喜滋滋的。

青燕面上的喜色就那样凝固在了脸上,然后僵硬,龟裂,最后碎成渣渣。

小姐,刚才奴婢说的话,你到底有没有听到呀……

沈玥当然听到了,只是左耳进右耳出了。要是原来的沈玥,自然是才醒,估摸着就赶紧的回去谢恩了。但是如今的沈玥却不是那个沈玥了,她是来自现代的一缕幽魂。

她也叫沈玥,在现代,是闻名华夏的美食女王,因地震而意外到了这里。穿越到了被人推入湖中溺死的商户沈家庶女身上。对于这个现实,她倒是没有特别的感受。在现代的时候,她也是个孤儿,无牵无挂的。到了这里,就当作是换了一个生活环境了,还多了乐趣和挑战。

唯一不足的就是,身边这个丫鬟实在太啰嗦了。一天到晚的劝说念叨着,她真觉得耳朵都要被说出茧子了。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个叫青燕的丫鬟对原主是非常忠心的,不离不弃,是真的为原主好。

“小姐,你以前也很敬重夫人的,请安什么的从不落下。”青燕不辞劳苦的一路跟着沈玥到了堂屋,嘴里也不曾停过。

沈玥将酸菜鱼放到桌子上,自己找了个位置坐下,举起筷子迫不及待的夹了一块鱼肉进嘴里,顿时满口酸爽,“鱼肉鲜嫩,酸辣适中,没辜负我一下午的功夫。”

“小姐!”青燕有些郁闷的跺了跺脚,小姐自从醒来后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对吃的特别执着。

沈玥似乎才发现青燕还在,抬眼看了过去。

那一双仿若宝石般的猫瞳清澈如水,看得青燕心一下子就软得不行。忍不住想到,小姐这次落水遭了大难了,连大夫都说让准备后事了。还好菩萨保佑,才缓过劲来。如今也才醒来几天,身体正虚弱着,确实不宜多走动。再过几日吧,等好彻底了去也是可以的。

想通了这些,青燕再看沈玥吃东西,面上也带了笑模样,还劝道:“小姐多吃点,这样好得快。”

“青燕你也吃点啊,我一个人吃没意思。有人和我一起吃,我才吃得多。”沈玥对着青燕眨了眨眼睛,非常萌人。

青燕一时间真有些招架不住,愣神间就被沈玥给拉着坐了下来,待反应过来的时候,手里已经拿着筷子,碗里也有了小半碗的酸菜鱼。那种特别的香味非常勾人,抬头就看到对面自家小姐期待的眼神,青燕瞬间就投降了。

沈玥也高兴的继续吃着,心中暗想,美食和美人的诱惑,青燕小丫头怎么抵挡得了呢。

沈玥如今住的地方是沈家在西街的一处小宅子,里面统共就五间房,一个厨房,一个堂屋,其余的却是没了。说起这沈家,那也是国都有名的商户,其余的没有,银钱却是不少的,但却让一个刚刚落水的女儿住在这样的宅子里,且只留了一个丫鬟照顾,其中缘由着实耐人寻味了。

却说这座宅子建在西街青花巷内,青花巷里大多都是这样的宅子,多是富贵人家安置外室所在,如沈玥这般的却是罕见。

此刻,紧邻沈玥住的宅子内。

穿过栽满桂树的院子,拐过爬满花树的回廊,在眼前的是一间雅致的屋子。屋子的窗户半开着,从窗户望进去,可以看到青色珠帘后,雕花大床上有一男子正眼睛紧闭的躺在床上,地上跪着两个小厮,此刻皆是垂着眉眼。看这情况,床上男子的情形似乎不太好。

视线拉近,只见床上那男子,容颜精致,明月皎皎,仿若画中走出来一般。此刻安静的躺在那里,好像是沉睡的上仙一般。

突然,男子睫毛轻轻的动了动,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若说男子沉睡的时候,美丽的像是一幅画,那此刻睁开眼睛的男子就好像是苏醒的谪仙。眼眸灿若星辰,生动的眉眼,仿若那天上月,气质清雅出尘,像是从九天而来。

“白雪。”

“主子。”其中名唤白雪的男子跪前一步,等待着主子的吩咐。

“去隔壁看看。”萧御的话清清淡淡的,听不出什么情绪。

白雪立刻接道:“主子放心,属下这就去查,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的人。”那些人胆子真是大,主子在这里养病,还敢在旁边安钉子。真以为主子脾气好呢,真是太天真了。瞧瞧,主子眼睛一睁一闭就察觉了。白雪心中的崇拜有些汹涌,领命完,起身,才迈开一只脚,耳边却是听到那边萧御接下来的话,顿时停住了脚步。

“看看隔壁做了什么吃的,香味这么勾人。”萧御若无其事的说完,浑然不觉得这话有什么不妥。

白雪却是有些反应不过来,他转头,不确定的问道:“那气味有毒?”主子也太厉害了吧,是否有毒都闻得出来。

“端过来。”萧御薄唇轻轻吐出两个字。

嗯,等下言神医会过来,看来主子是打算让言神医验证一下了。这般想着,白雪已经手脚麻利的出了房间。一出了房间,白雪的身影立刻飘忽起来,眨眼之间就看不到他的影子了。悄无声息之间,白雪已经到了隔壁,循着香味来到了厨房。

到了灶台边,将锅盖揭开,就看到里面放着半盆的酸菜鱼,正涓涓的冒着热气。

这香味,还真是勾人。幸亏主子英明,及早发现不妥,否则还真是容易中招。白雪一点也不客气的将整盆酸菜鱼都端走了,三两步就出了厨房。一个呼吸后,却是又转了回来。

“这样似乎不够严密。”白雪自言自语的念着,

接着,只见他将酸菜鱼放下,在灶台前捣鼓了一会,然后就满意的端着酸菜鱼走了。

圆满完成任务的白雪将酸菜鱼端到了萧御面前,萧御取了筷子,夹了一块鱼片入口。

白雪看着,心中暗叹,主子真是好胆色,这是亲自尝试呢。

只是,很快白雪就目瞪口呆了。

吃一口是尝试,这将整整半盆都给吃了是几个意思?

所以,主子你真的只是被香味吸引了,想吃而已。最后,他发现天真的,其实是他自己……

萧御用帕子擦了擦嘴角,点评道:“味道非常不错,这样的吃法以前倒是没见过。”

白雪几乎给跪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只天边还有一些余辉。

沈家宅子的后院里,青花树上挂着一张吊床。自然,这是沈玥自己做的。下午的时光她就是躺在这张吊床上摇过的,此刻到了晚饭时间,她轻轻睁开了眼睛。清澈的猫瞳里似有水光轻轻摇曳,似乎还有些没睡醒,迷迷糊糊的模样非常可爱。她伸手揉了揉眼睛,缓缓坐起身子,清醒一些了之后,就下了吊床,一路往厨房而去了。

中午吃剩的半盆酸菜鱼一直放在锅里热着,这下端起来吃,味道更好。想想等下会吃到的美味,沈玥心情就非常不错。

只是……

酸菜鱼呢,我的酸菜鱼呢……

沈玥觉得她发现了一件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那就是她放在锅里的酸菜鱼没有了……

只见锅里,只孤零零的立着一个盆。

宅子里就她和青燕两个人,青燕是不可能做这种事情的。

究竟是谁呢?

沈玥仔细的观察起周围来,很快的就被灶台上细细碎碎的脚印给吸引了。

额……,这是动物的脚印吧?

而且这脚印,有点像是狐狸的脚印。

她觉得有些凌乱,总不会是狐仙降临,将她的酸菜鱼给端走了吧。

青燕四处没找到沈玥,就寻到了厨房来,看到自家小姐正对着锅里发呆,不禁纳闷的问道:“小姐怎么了?”

“哦,没事,就是酸菜鱼被狐狸端走了。”沈玥淡定的将锅盖放下,转身提了小袋面粉过来,打算晚上做点拉面吃。

“也怪小姐做的酸菜鱼太好吃了。咦,等等,被……被狐狸……给端走了……”青燕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待反应过来沈玥说的话的意思后,一张嘴惊讶的张大。

“小姐,你是在开玩笑吧。”青燕弱弱的问道。

沈玥头也没回,一边揉着面粉,一边郁闷的念着,“要端走也不提前打个招呼,到了饭点了才发现。现在还要饿着肚子做晚饭,对方实在是太不厚道了。”

青燕:……

而此刻,隔壁的宅子内,萧御吃着府里厨娘做的精致吃食,心中却是想着,不知道隔壁的宅子明天中午会做什么吃的。今天的那鱼,味道着实不错,回味无穷。

002 隔壁做饭的去哪里了

沈玥早上睡了个懒觉,自然就没起来做早饭了,早饭是青燕做的,熬了点青菜香菇粥。虽然火候不是很够,胜在清淡,沈玥也用了两碗。吃过早饭,沈玥拿了一把凳子,坐在前院的青花树下,背靠着青花树,悠闲的晒太阳,顺便想下中午吃什么。

昨天吃了酸菜鱼,今天做个红烧猪脚吧。想好了中午吃什么,沈玥正要喊青燕去买猪脚,就听到外面有敲门声传来。

沈玥也没起身,依然那样坐着,外面的人敲了一会没回应,似乎有些不耐烦,敲门的声音越发大了起来。沈玥不悦的皱起眉头,而这个时候青燕已经小跑过去开门了。

当先推门进来的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嬷嬷,头发梳得非常光亮,皮肤白净,眼睛细长,下巴尖尖的,严肃的样子看着有些刻薄。这个嬷嬷穿着一身暗绿色锦缎,头上一根银簪子,通身自有一股气派,不张扬,却有几分凌厉的味道。

沈玥微微眯了眯眼睛,怕是来着不善。

那嬷嬷进了院子后往旁边站着,紧接着就看到两个穿着讲究的丫鬟扶着一个清丽婉约的女子进来。

青燕看到那女子,恭敬地喊了一声丽姨娘。

沈玥瞳孔轻轻一缩,呼吸都乱了几分。

丽姨娘,那就是这个身体的生母了。

在原主落水几乎没命的时候没来,修养的那几日也没来,而今日她几乎已经大好,这个生母才姗姗来迟,沈玥轻轻垂下眼睛,起身,一步一步来到丽姨娘身边,弯腰行了一个礼,“姨娘。”

丽姨娘淡淡的嗯了一声,绕过沈玥,带着一行五六个人,有丫鬟婆子,径直走着,往堂屋而去。

“小姐。”青燕担忧的喊了一声。

沈玥这才抬起头来,伸手拍了拍青燕的手,让她莫要担心。她抬脚跟上丽姨娘的脚步,待来到堂屋的时候,就看到丽姨娘正安然的坐在首位,目光淡淡的看着她。身边两侧站着丫鬟婆子,那当先进来的嬷嬷也在一边伺候。

根据原主的记忆,沈玥知道那个嬷嬷是丽姨娘的奶娘黄嬷嬷,对丽姨娘十分忠心。

沈玥走到丽姨娘面前,就低着头不说话了。

“身体好了,为何没有回府?”丽姨娘垂着眼睛,抬起右手,似乎在端详着手上的浅粉色的豆蔻染得如何。

沈玥依旧低着脑袋的,怯怯的说道:“女儿也想早些回府去见姨娘,也想去感谢夫人,但是女儿身体一直没好利索,怕过了病气给夫人和姨娘。”

听到沈玥的话,丽姨娘眸中快速闪过什么,放下了手,开始打量起沈玥来。

“你倒是孝顺。”这话带着几分讽刺。

沈玥不说话,只怯怯的咬着嘴唇。

看到她这样,丽姨娘似乎失了兴致,“收拾收拾,等会就和我回府吧。”

“是。”沈玥依然是咬着嘴唇,一副懦弱又没主见的样子。沈玥在养病的这几日早将原主的记忆给融汇贯通了,也揣摩透了原主的性格。因此,此刻应付起生母丽姨娘来,也是游刃有余,丽姨娘未曾怀疑半分。

沈玥来这座院子养病,几乎什么也没带,只几身换洗的衣服罢了。如今整理起来,也不过片刻的功夫就已经妥当了。青燕双手提着好些东西,沈玥手上也拿了一个大包袱,跟着丽姨娘一行人上了等着院子外的马车。

丽姨娘这次来,带了两辆马车,此刻沈玥和丽姨娘以及黄嬷嬷一辆马车,其余的则是坐在后面的略显简单一些的马车丽。

到了马车上,沈玥坐在角落里,低垂着脑袋,胆小的很。

丽姨娘看了几眼,开口道:“这次事情我都知道了。我先前不是和你说过了,让你少惹事。你倒好,竟然和知府家的千金起了冲突。”

沈玥用力的咬了咬唇,一副怯弱害怕非常的样子,心中则是起了几分心思。这个丽姨娘真是奇怪,明明是那知府千金李秀娥惦记原主的未婚夫户部侍郎的外甥秦南,在前几日的花灯会上故意刁难原主,更是在争执中,让手下的婆子趁机将原主给推落了湖中,丢了性命。

就这般,亲生母亲不心疼便罢了,竟然还责备女儿惹事。

她相信,原主什么性格,丽姨娘定然是极为清楚的,自然知道这件事情中,惹事的究竟是哪个。

虽然心中转过好几个念头,但面上依旧是惶恐不安的神情,“女儿知错了,下次不敢了。”

看到她这般模样,丽姨娘似乎很模样,面上神色也变得慈爱起来,她伸手将沈玥的手拿过来,轻轻地拍着,“姨娘知道这回你也委屈了,但是那知府千金是何等身份,哪里是你惹得起的。等过两日,找个机会,你去和那知府千金赔个不是,这件事情也就揭过去了。”

听了这话,沈玥心中却在想,去赔罪?以她的性子,再见到那李秀娥,把她给扔湖里去还差不多。她这个人素来小气,什么事情都记得仔细呢。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的主,怎么可能低三下四的去给仇人赔不是。就算是太阳打西边出来,都不可能发生这种事情。

但在丽姨娘面前,沈玥还是点着头,委委屈屈的应着:“女儿知道了。”

丽姨娘满意了,马车上也安静了,一盏茶的功夫后,马车停了下来,到了沈府门前。

从侧门进去,丽姨娘直接带了沈玥去了沈府夫人明氏的丹霞院中。

彼时,明氏正坐在床上,被身边的丫鬟服侍着喝药。明氏的身体一直不好,据说是当年生二小姐落下的病根,这么多年也没有调养过来,终年都是汤药不断的。这会听到下面的人禀报说丽姨娘带着三小姐来请安了。当时明氏就挥手让婆子将药收走了,让丽姨娘带着三小姐进来。

沈玥和丽姨娘站在花厅等着,不过一会,就得了吩咐让进明氏屋子里去。丽姨娘温柔的笑着,带着沈玥就进了明氏的屋子。

“婢妾给夫人请安。”

“玥儿给母亲请安。”

“快起来,不用这么多礼,咳咳……。”明氏才说了一句话就咳嗽不断,旁边的顺嬷嬷忙上前给她顺气。

丽姨娘看到,也是几步上前,让小丫鬟倒了一杯温水来,仔细的让明氏喝了两口。明氏这才缓过劲来,轻轻的拍了拍丽姨娘的手,叹道:“丽娘你总是这么周到细致,这个府中有你,让我省了好多心。”

丽姨娘谦虚道:“这些都是婢妾该做的,能够给夫人分忧,是婢妾八辈子修来的夫妻,夫人说这样的话,却是折煞婢妾了。”

听了这些话,明氏觉得心中十分偎贴。她松了握丽姨娘的手,转头去看沈玥。

沈玥此时也是好奇的抬头望过去,就看到雕花大床上坐着一个身着酱紫色织锦的妇人。妇人面色苍白,眼下青黑,看着病态而虚弱。此刻这妇人,正用一双慈爱的眼眸细细的看着她,让她恍然觉得有暖意在周身流转。

“玥玥身体如何了?”明氏开口,关切的问道。

沈玥忙回道:“女儿身体已经无大碍了,累得母亲担心,实在是太不孝了。”

明氏听了这话,却是笑道:“你既然喊我母亲,那母亲关心女儿,有什么好累不累的。快过来,让母亲好好看看。”

沈玥乖巧的上前,到了明氏面前,明氏仔细看了一番,看沈玥面色红润,双眼清澈,确是大好的表现,就放下了心来,亲热的拉着沈玥的手,让她坐在床边。

“那天究竟是怎么回事,下面的人也没说清楚。”明氏握着沈玥的手,疑惑的问着。

沈玥眸色微动,却感觉有一道凌厉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不用去看,就知道那是丽姨娘的视线了。她心中的念头转了转,微微垂着脑袋,说道:“那日花灯会,人多拥挤,女儿不小心被人给挤落进湖中。”

明氏听了这话,轻声安慰道:“花灯会人山人海,不怪你。倒是玥玥你此次受惊了,母亲等会让厨房给你炖点上好燕窝压压惊。”

“谢谢母亲。”沈玥自然是含泪感谢。

明氏面上有了几分疲倦,就让沈玥和丽姨娘下去了。

却说此时沈玥居住的那个院子的隔壁,到了吃饭的点,却是没有从隔壁传来那诱人的香味。

萧御觉得像是缺了点什么,昨日那奇特的美好味道似乎还在舌尖缭绕,让他有几分欲罢不能。昨日就等着今天的香味传来,好让白雪过去端吃的了。可是,怎么到了这个点了,隔壁还没动静?

“白雪,去隔壁的看看。”萧御慵懒的靠在临窗的长榻上,手里握着一本书,正悠闲的看着。

白雪听到这个吩咐,嘴角忍不住抽搐了几下,他惊才绝艳,算无遗策的主子,怎么突然变得这么馋的……

白雪认命的去了隔壁,到了厨房,揭开锅盖一看,什么都没有。再一看,灶台也是冷的。顿时疑惑的喃喃自语着,难道这家的人知道主子今天要来端吃的?在白雪眼里,自家主子肯吃这家的东西,那是这家天大的福气,丝毫没有偷吃的自觉。白雪带着疑惑,在这座宅子内转了转。

咦,空无一人。

再转了转,还是空的。

简直就是空宅嘛……

什么都没有,这里真的住过人吗……

沈家的这座宅子本来一直都是空着的,没人打理过。沈玥上次落水,就近就被送到了这个宅子里,也没让别人伺候,只让一个青燕守着。这般,沈玥和青燕也就住了几日而已,自然是没人收拾过这宅子。所以,这宅子看着,荒凉得很。

白雪觉得事有蹊跷,已经超出了他的思考范围,忙回去给自家主子禀报了。

萧御正翻页的指尖顿住,音调微妙的有些提高,“没人?”

“是的主子,无人居住。”白雪很认真的回答着。

萧御听了,却是轻轻的笑了,“还真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查。”

“是。”白雪看到主子面上那感兴趣的神色,顿时惊讶得眼睛都睁大了。对于自家主子,他最是清楚了,看着芝兰玉树,温润雅致,但心性却最是凉薄淡漠,万事不入心的了。可现在,竟然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真不知道,对于那做出酸菜鱼的人来说,是好事坏?

另一边,沈玥跟在丽姨娘身后,到了丽姨娘的清芙院。丽姨娘脚步不停,直接进了房间,沈玥心微微提着,也跟着进了房间。

“你们都下去吧。”丽姨娘让所有的下人都下去,顿时房间就剩下丽姨娘和沈玥了。

丽姨娘温柔细腻的看着沈玥,嘴角的笑容如春风般,嗓音也是极为柔软,“玥玥。”

“姨娘。”沈玥此刻全身都戒备着,丽姨娘此刻的温柔让她觉得毛骨悚然。

沈玥的姨娘两字才落下,唇齿还未松开,就感觉到一道阴影朝着自己盖过来,却是丽姨娘冷不丁的就甩了一巴掌过来。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锦绣佳妻之世子请和离 晋王世子,芝兰玉树,明月皎皎,当之无愧的国民男神。只可惜,这样一位谪仙一般的人物,  作者:钰阙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