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难渡:公子当心

点击 古代言情 |作者:古梦月缓| 正版 | [收藏]

桃花难渡:公子当心
豆瓣评分:★★★★☆ [2金币]
苏家之女苏谨心,为人狠毒、刻薄,在家时鞭笞庶姐,残害幼弟,还不顾廉耻地引诱自己的姐夫,珠胎暗结;出嫁后,更是气得自己的婆婆险些一命归西…

临窗而坐的女子纤手翻着官衙刚送过来的《临安府志》,轻笑道,“倒也说的是实情。”

婆婆几次威逼夫君纳妾,还接二连三地送来,好,她苏谨心是来一个收一个,来两个收一双,最后再统统送到她的公公身边,让那什么表小姐的,直接跟婆婆以姐妹相称,这结果嘛,自然就气得婆婆几乎发疯,“娘亲,他们说爹爹是你抢来的。”这时,蓦然响起的稚子声打断了女子的沉思,似乎还真是抢来的啊……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为公版书籍,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或上传的文件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阅读平台!
注册用户:每天均可下载5本书籍(按单本收费),免费区域不收费。
VIP用户:每天可下载5本。全站资源无限制。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第一章 把嫡女嫁出去还债

睦州新安郡城西,一处寻常的宅院内,一身绿衣的丫鬟巧兰疾步推门而入,兴奋地道,“恭喜小姐,姑爷中举了!”

她家小姐苏谨心,临安府苏家嫡女,本是身份尊贵的世家小姐,却被老爷早早地嫁给了新安郡一个落魄秀才李暮舟,据说这门亲事是老太爷当年定下的,这睦州李家世代书香门第,李老太爷在世时也算风光,只是到了李老爷,家境逐渐败落,而姑爷李暮舟,平日除了读书还是读书,根本就是等着坐吃山空,这些年若非小姐变卖嫁妆撑着,这李府哪还有片瓦遮天。

苏谨心放下手中的针线,哽咽道,“真的。”

“是啊,小姐,您终于可以苦尽甘来了。姑爷当了举人老爷,然后,就是官老爷,总之,让那大小姐后悔去!”巧兰愤愤道,“老爷真是偏心,给大小姐许了临安府一等一的人家,却把小姐您嫁到这里受苦。”要说老太爷定下的婚事,虽说反悔不得,但哪有把府中嫡女嫁出去还债,府里庶出的大小姐却养尊处优的,被当做嫡小姐养着。

“别这样说,姐姐自小待我最好,谢姨娘更是待我如亲生女儿。”反倒是自己的亲娘,却恨不得把她早早赶出府。

苏谨心是苏老爷正妻林氏所生,因那年林氏生她时险些难产而死,故而林氏对苏谨心极度不喜,再加之弟弟的出生,林氏就更不待见这个女儿。苏谨心十四岁那年,府中来了个游方道士,见了苏谨心就说此女命硬,是天煞孤星转世,将来要克死自己爹娘的,苏老爷当时只是将信将疑,但林氏却将此事放在了心上,时刻防着苏谨心。半年后,弟弟无故病死,林氏哭得悲天跄地,指着苏谨心大骂不知好歹的东西,祸胎!弟弟一死,苏老爷自然就信了那道士的话,不到一个月,就将苏谨心嫁到了睦州,还生怕李家不要她,赔了一大笔嫁妆,威逼利用,让李家娶苏谨心。

“夫君来了。”听到房外响起的脚步声,苏谨心抹了抹眼角的泪水,由巧兰扶着起身去迎接自家夫君李暮舟。

怀胎八个月,身子显得臃肿,昔日清丽的容颜也变得几分憔悴。

“别过来!”李暮舟一见苏谨心,下意识地退了几步,高喝道。

“夫君?”苏谨心不解。

“我让你别过来,你没听到吗?”李暮舟俊秀的脸庞带着浓浓的厌恶之色,“我今日才知道,你们临安苏家当初到底安了什么心,呵,把你嫁过来,是想让我们李家断子绝孙吗!我就说吗,临安苏府家大业大,怎么会把一个嫡女嫁给我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穷书生,闹了半天,感情他们是拿我当了替死鬼!”李暮舟日前与临安府的一些同窗饮酒,听到有关苏府嫡女苏谨心天生命硬,谁娶了她,谁倒霉。怪不得他这些年科举屡次不中,原来都是被她这个灾星给克的,若非他听了谢公子的话,到道观里求了几道符,否则他这辈子不都还是个秀才。

“夫君…”李暮舟口出恶言,还有那眼中的讥笑,使得苏谨心摇摇欲坠,一阵天昏地暗。就因为当年一个道士的无稽之言,他就避她如洪水猛兽,当她是孤星、祸根。

“姑爷,您怎么能这样对小姐,小姐腹中还怀着你的孩子啊,那可是姑爷您的亲骨肉啊!”巧兰扶住了脸色愈加苍白的苏谨心。

第二章 厚颜无耻的伪君子

“什么亲骨肉,怕也是个生来克我的祸胎吧。”李暮舟冷笑,苏谨心命犯孤煞,她生的孩子能好到哪里去,再说睦州顾知府的千金对他一见钟情,还非他不嫁,顾小姐是知府千金,若嫁过来,自然是不可能屈居苏谨心之下,李暮舟从袖口中取出早已写好的休书,直接甩到了苏谨心的脸上,“念在我们夫妻一场,我就不把你这个祸害告之李氏一族的族长,免得他们抓了你直接用火刑,将你挫骨扬灰。苏谨心,带着你的祸胎孽种赶紧滚吧,滚出李家,回你的临安苏府,继续去克你们苏家的人吧!”

呵……哈哈……,苏谨心大笑,笑得满脸自嘲,嫁给他是奉父命,虽不爱,但女子一旦嫁了人就是一辈子,她苏谨心自然会对他一心一意,可是,谁能想到,她这一心一意要对的枕边人,却是个听信他人挑拨,浅薄无知的伪君子。

“李暮舟,要我走也可以,先把我的嫁妆还给我。”今日撕了脸,这一世的夫妻缘分也就到此了,她腹中还有孩子,苏府必然是回不去的,她身无分文,出了李府,又该怎么活下去。

一听苏谨心提到她的嫁妆,李暮舟急了,“这笔钱是你爹给我的,是对我们李家的补偿,若不是我娶你,你苏谨心连苏府一个铜板都分不到。”

将她的嫁妆理所当然地认作是李府的家财,还大义凛然地说是他们苏府欠他的,苏谨心冷笑,亏她一直以为李暮舟饱读诗书,是个有着文人傲骨的铮铮男子,原来竟能厚颜无耻到这地步。

“苏氏谨心,不事舅姑,有恶疾,窃盗,今休之。”

休书上,寥寥几笔,就定了她的罪。

“不事舅姑,那我每日晨昏定省的人,是谁?”苏谨心抬头,目泛寒光,“我有恶疾,那你李暮舟还肯跟我同床共枕三年?至于窃盗,你李家一无所有,穷得家徒四壁,就是这宅子,还不是我用自己的体己钱买的!”

苏谨心上前,指着李暮舟大声质问,李暮舟自知心虚,恼羞成怒之下一脚踢向苏谨心的肚子,“苏谨心,你这个疯女人!”

腹中一阵剧烈的剧痛,苏谨心抱着肚子倒在了地上,襦裙下一道道殷红的血触目惊心,巧兰吓得大哭,直骂李暮舟是个畜生,不是个人!

“你这个贱婢,连尊卑都不分了吗。”李暮舟又重重地打了巧兰一巴掌,随后,一招手,李暮舟的身后出现了一个瘦骨嶙峋的男子,“韩老三,这个贱婢就赏你了。”

“谢谢举人老爷。”韩老三对李暮舟千恩万谢,走近巧兰,扛起极力挣扎的她,“喊什么,举人老爷已经把你卖给我了,以后你就是我韩老三的女人。”

“巧兰……!”苏谨心双目猩红,撕心裂肺地吼道,“李暮舟,你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你会有报应的!”

“小姐,小姐救我,小姐救我……”巧兰哭得惊恐而又无助,就这么被韩老三带走了。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桃花难渡:公子当心 苏家之女苏谨心,为人狠毒、刻薄,在家时鞭笞庶姐,残害幼弟,还不顾廉耻地引诱自己的姐  作者:古梦月缓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