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千金媚祸

点击 现代言情 |作者:等白| 正版 | [收藏]

重生之千金媚祸
豆瓣评分:★★★★☆ [麦谷多]

微信“扫一扫”领取

这个世上没有妖魔鬼怪,比妖魔更无情的永远是人性,比鬼怪更可怖的,永远是人心。 * 三年前,十八岁的辛蓝死在一个雨夜。 当晚,一对孪生姐妹受尽折磨,香消玉殒。 “爷,尸体…怎么办?” “剁碎了,封个罐子埋去苍山。”

弥留之际,清冷男声在耳边响起,随后,一刀,皮开肉绽,一刀,断筋挫骨,一刀又一刀,灵魂支离破碎之间,辛蓝心中忽然生出一股止也止不住的快感,她是笑着,离开的人世! 三年后,重生为安家长女安浔的辛蓝重回十八岁,姿容秀美品学兼优,成长为了一名优秀的——变态。 *

女厕所的偷窥狂,深巷里的截肢犯,有人砍了你的双腿还会痴迷的说只怪那腿笔直修长太过诱人无双;有人割喉数十人只为还原一首恐怖童谣,那是人性扭曲的阴影,唯有鲜血可以洗涤。 人肉火锅香飘千里,美人剔骨妙曼玲珑,这个世界从来不缺变态,只是如今在深渊的更深处,多了一双闪动寒光的眼睛。

【彪悍女主篇】 安浔,白日里的豪门大小姐,心理学系高材生,性子温婉容颜清丽,怎么看,都是一朵不甚凉风的小白花; 安浔,夜幕下的罪犯狩猎人,以变态为生,以恶意为食,一袭黑衣形如鬼魅,凶狠残暴叫所有人闻风丧胆! 她是临江最有名的都市传说,专门猎杀变态杀人魔,吞下他们的欲望,汲取他们的恶念,那样惊人的满足感,这世上没有任何一种快感可以比拟! 直至那一日,她吃饱喝足走上街头,遇见了一个人。 “我说过不打女人,可没说过,不杀女人。”

难以忘怀的声线一瞬入耳,安浔猛然回头,那一刻心中涌动的情绪比起初恋,还要叫人心醉战栗! 【有爱男主篇】 他是临江最富身家的钻石单身汉,年纪轻轻便执掌整个暗夜帝国; 他亦是临江名媛无福消受的高阁珍馐,义信社当家之名在前,无人敢染。 霍城面瘫,无口,不笑,也不爱说话; 直至终有一日,让他遇上了那个爱笑爱闹爱折腾的姑娘。 才让他第一次发觉,原来有的人扭曲,也可以扭得那么可爱...

* 爱上安浔以前,霍城堪比克星,阻她复仇,阻她觅食,她杀人他救人,救不了就先杀了,弄得安浔每次见他都很饿,饿得胃很痛; 爱上安浔以后,霍城化身忠犬,帮她复仇,帮她觅食,帮她找天下最美味的变态,整天想着怎么把宝贝再养胖点晚上压着好安眠。 安浔放学回家: “回来了?今天准备了两道菜,是先吃丝袜奸杀案凶手A,还是先吃雪地残肢案凶手B?或者还是…”霍城回头,清淡容颜灯火之下倾国倾城,“先吃我?” 安浔馋得抹口水,两眼亮晶晶,能不能都吃,都想吃! - 男女主双处双变态,暗黑系悬疑文,含大量变态杀人案,入坑需谨慎!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豆瓣网,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交流平台,本站不提供任何存储下载服务,所有内容收集于互联网!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楔子 雨夜断魂

临江市这一年的梅雨季来得格外早,四月末的时候已是阴雨绵绵,整日里都见不到阳光,四处阴冷得厉害。

老城区的一处民房里透出幽暗的光,墙上的水印子因着潮气愈发明显,隐隐带出一股霉味,不大的一居室里堆满了物品,挤着一屋子沉默的人。

墙角站着的女孩儿有着一头栗色的大波浪卷发,精致的五官此刻在灯光下显得有些黯然,身侧幽幽飘来一阵烟味,女孩儿皱了皱眉,没有看一边闷头抽烟的两个男生,而是偏头望向了不远处蹲在墙角低声抽泣的两个女孩子。

两人显然吓得不轻,正苍白着脸浑身哆嗦着搂在一起,边上还蹲着个男的,耷拉着肩,浑身抖得比女生还厉害…今晚他们一群二代出来嗨,借着酒兴玩疯了,或者说,玩脱了轨…

磕磕磕,一串略显凌乱的高跟鞋声将秦可儿的思绪拉回现实,屋里凝滞的空气让她有些烦躁,伸手撩动长发的那一刻窗外忽然一道白光闪过,紧接着一声炸雷落地,抱团的两个女生同时尖叫起来,叫声刚落,门外忽然响起了三声轻叩。

屋子里三男四女,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一瞬集中到了大门口,秦可儿立直僵硬的腰板回头瞥了男友关祺一眼,从他眼中看到了同样的紧绷,下一刻不住在屋子中央踱步的妇人已是快步过去一把拉开了房门。

门外的冷风一下灌进来,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眼前光影一暗,秦可儿眼看着一个人高马大的男人沉着脸走了进来,只是一瞥就把他们所有人看了一转,再一转身便进了卧室,秦可儿僵着脖子望向门口,那里霍凌风的妈妈还堵着门,单从背影都能看出一丝怯懦。

今夜他们玩大了,如今也许唯有黑道背景的霍家才能摆平所有麻烦。

“二弟…”衣着单薄的霍母莫锦云杵在门边,拉了拉身上的披肩形容凄婉,下一刻却是一阵冷冷男声自身后传来,打断了她的抽泣。

“爷,人在卧室。”

方才进屋查探的男人出来了,一开口,那声音比模样更加冷漠,门口的莫锦云惊了惊下意识退开,一动,屋外冷风冷雨刮了进来,打在秦可儿娇嫩的脸上。

刺痛中,她晃眼便撞见了一双漆黑如夜的眼,那并不是对视,匆匆一瞥之间,那似裹着屋外所有风雨寒意的黑衣男人已是侧身进了屋里。

他步子很浅,无声却走得很快,转眼已是进了那黑漆漆的小房间,秦可儿回头,只能看见一抹模糊欣长的背影隐在暗色中,却又感觉一股阴鸷之气自男人出现之后便似一瞬笼罩了整个房间,这般的冰冷,是事发之时她都未曾感受到的压抑。

更加潮湿窄小的卧室里,霍城无声站在门边,卧室里摆满了女生的用品,窗边的支架上甚至还晾着内衣。

屋内的空气沉闷中夹杂着令人作呕的气息,霍城的视线冷冷扫过覆着棉被的床,落在了不远处跪在墙角的少年身上,屋外电闪雷鸣做着少年的背景,他低着头一动不动。

霍城转身,一把掀开被子一角。

莹白的一道影子一闪而过,竟是滑落床头的一截手臂,那雪色的裸臂上伤痕遍布惨不忍睹,霍城的瞳孔紧了紧,目光落在床上少女苍白的容颜上。那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却已是死了有些时候,一双灰蒙蒙的大眼睛用力瞪着,脖子上一圈紫青掐痕,触目惊心。

更让霍城忍无可忍的是,床上居然不止一个人!

女孩儿身旁,躺着另一个衣不蔽体的姑娘,乌黑的长发凌乱的掩着面容,裸露的肩头上泛着一抹死气。

一个晚上,弄死了两人?

霍城死死拽着被角猛一回头,一瞬对上墙角男孩儿抬头望来的视线,那视线如同两道光,无声却炙热,死死凝望的方向竟是床上少女赤裸的身体,透出浓浓痴迷的欲望!

霍城抬脚就朝少年心口狠狠踹了过去!

轰隆一声,好大一声响从卧室传来吓了所有人一跳,下一刻反应过来的莫锦云惊叫一声冲了进去。

“凌风!凌风你有没有怎么样?!哎呀血!出血了呀!”莫锦云哭得就像刚才那一脚踹在了自己身上一样,手忙脚乱把儿子从地上扶起来,这时霍凌风适时呛出一口血水,其实多半只是牙齿磕破了口腔,却让莫锦云小题大做嚷嚷得更响,“二弟,凌风可是你亲侄子啊!你怎么能下手这么狠,他还只是个孩子…”

莫锦云仰头哭诉,声泪俱下的样子在触上高处那双俯看而下的冰冷墨瞳时闪过一丝动摇。

霍城不太容易动怒,也可以说喜怒哀乐各种情绪摆在他身上都像是有些多余。

莫锦云心里对这个年纪轻轻就执掌了霍家的小叔子总是又想亲近又有些害怕,特别当她晃眼瞥见他身后床上白花花的少女尸体之后,张扬的哭声戛然而止,她顿了一秒,变脸一般换上了无比凄苦的神色。

“二弟我知道,我知道你生气…你应该生气的,这件事是凌风错了,是他做错了!但是凌风还小,他只是不懂事,并不是坏孩子啊!其实这些全都该怪我,是我无能没有教好孩子,是我对不起霍家,对不起死去的姐姐…”

莫锦云期期艾艾抬眼,形容三分柔弱七分悲凉:“当初姐姐离世的时候凌风还那么小,那么乖巧那么可爱,若是让姐姐知道凌风变成了这样一定会伤心的,我是再也没有脸去见她了…”

莫锦云哭,哭着说出这番糟心的话,她很聪明,知道什么是对方的软肋,也知道提起谁,才能让对方无条件妥协。

对面,那张半隐在暗色之中的容颜还是清冷得看不出一分情绪,抽抽泣泣的哭声叫人烦躁,下一刻客厅里死死掐着烟头的男孩忽然火了,狠狠啐了烟头张口怒骂:“哭什么哭?有什么好哭的?!不就是个上不得台面的黑社会么,老子还求着你了怎么的,杀鸡儆猴给谁看呢?!今天的事你要帮就帮不帮拉倒,不就是死了两只鸡么真当严家摆不平了?!”

开口说话的正是今晚这一群纨绔里身家最硬的严昊涵,平日里就是个跋扈的性子,此刻更是憋屈狠了口无遮拦。一句话吼出来所有人都白了脸色,屋里霍城没有动静,却是守在门边的黑衣男人冷冷看了过来。

“严少还请谨言慎行,否则今晚死两人是死,死三人也是死,霍家不介意再多收一具尸。”

“你***说什么…!”男子话音落下,严昊涵暴怒着就要冲上去,却被关祺秦可儿一把扯住往外拉。男人的话他们都听懂了,那是霍家已经准备接手了的意思,保险起见当然不宜久留,关祺秦可儿合力将严昊涵劝下,三人竟是一走就没再回来。

淅淅沥沥的雨水打湿了屋外走廊,远方的雷声阵阵沉闷,随后进来的两人默默将现场勘查了一番,一人走到霍城身后恭敬俯身:“爷,尸体…怎么办?”

窗外的冷风声声呜咽,像极了冤魂凄厉的诅咒,霍城回眸,一双暗夜般的眸子扫过床上女孩儿隐隐泛起青灰的脸庞。

“剁碎了,封个罐子埋去苍山。”

这是他今夜进屋说的第一句话,也是唯一一句,清冷声线不带一丝感情,冻得人心肝一颤。

莫锦云又哭了,哭着押着霍凌风给小叔叔道谢,霍凌风还是那般沉默的样子,低垂的双目如炬,含着掩不住的扭曲。霍城没有再看他一眼,而是微一偏头,望向了客厅角落从方才起就蜷着瑟瑟发抖的两个女生。

名叫郑海兰的姑娘首先察觉到了视线:“不要…不要杀我!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凄厉的叫声刚刚嚷出一半就被身侧猛伸过来的手心捂了个严实,那只手也在抖,抖着,名叫祝晓青的女生咬牙抬头:“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看见!今天,今天晚上没有人来过这儿,只有辛紫的姐姐过来给她过生日,然后…然后她们姐妹就出去庆祝了,对,去了一晚上都没回来!所以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看见,海兰是不是,是不是?!”

祝晓青焦急开口,郑海兰回过神来拼命点头,吓坏了的两个女孩儿脸上满是泪水身上全是冷汗,霍城从阴影中走出来,盯着她们看了一会儿,终是转身从大门走了出去。

身后传来压抑的哭声,瞬间便被大雨吞没了干净。

——

一个月后,夜半苍山,冷月如勾。

漆黑的夜里,便是自己的呼吸都显得诡异,穿着清凉的女孩儿跟着男友走在山间密林,听着脚下落叶的沙沙声,第N次心生退意。

“阿涛,我们还是回去吧,我不想去那个古宅了…”

她的手心里都是汗,被阿涛紧紧拽在掌心里不肯松开:“没事儿,有什么好怕的,难道你还真的相信这个世上有鬼?”阿涛轻笑了一声,回头眨眨眼,“我跟你说,那个古宅可棒了,就算有鬼,肯定也是美女鬼哈哈~”

阿涛的话逗得女孩儿愈发心慌,却是不知道今晚的一切其实都是预先设计好的,那个宅子里准备了烛光酒水,那是阿涛自以为是的浪漫,就等着欲扬先抑给她一个惊喜!

女孩不情愿的再走了几步,忽然听见身侧传来一声轻响,她惊得一回头,借着月光,看见前方的树林里像是有个坟头!

她慌了:“阿涛那边是什么?!”

阿涛也吓了一跳,一瞬回头只模模糊糊看见一个小土包,他刚要笑,不远处的土包顶端却是一下滚落下一块小石头,咕噜咕噜滚到了他脚旁。

那一刻,阿涛听见了心跳漏下一拍的声响;

下一刻,土包顶端竟是一瞬裂开,一下爆出一只惨白的女人手臂,五指张开深深扣入了土壤中央!

——啊!

凄厉一声惨叫,惊飞了一片黑鸦!

楔子是导致女主当年死亡的案子,将来将会以插叙形式在正文里展现出来,这一章因为不是正文又为了交代清楚案件所以涉及了比较多的人,看着比较复杂。

大家粗略看过就行,这些人物以后会随着女主安浔展开复仇一个个再揪出来的哈,所以不需要现在搞清楚,下一章正文开篇就是三年后了,主线就很清晰啦╭(╯3╰)╮

00一 恶魔觉醒

三年后。

清晨的阳光穿过树叶缝隙,在灰白的大宅外墙上留下斑驳光影,四月的日子天气晴好,大宅一楼的厨房溢满阳光,一抹娉婷身影正在厨房里忙忙碌碌。

身后楼梯上传来轻微响动,煎着培根的女主人微微一笑,没有回头:“小浔下来了?快来吃早餐。”

闻言身侧的女佣笑眯眯的端了盘子过去,桌上已经放了好些吃的,面包奶糕小花卷,牛奶橙汁草莓酱,女佣放下手里的蛋羹,冲着桌前的少女微微俯身:“大小姐请慢用。”

“谢谢张嫂。”

端着培根的宋灵韵转身的时候看见的便是桌前少女微微侧过的笑颜,清爽的校服,乌黑长发扎起来柔顺的搭在肩头,少女肤色很白,一双大眼睛却是黑得纯净,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落在那张精致的容颜上都是灵动漂亮的,叫人移不开眼睛。宋灵韵脸上露出清婉笑意,将培根轻轻置在桌上:“好好吃,橙汁里加了钙片,一会儿要喝完哈。”

“知道了,谢谢妈妈。”

安浔微微笑着答,宋灵韵慈爱的理了理她的长发,回去厨房继续忙碌。安浔拿起桌上的小刀挑起一坨草莓酱,忽听身侧传来清越铃声,旋风般就刮到了跟前,那是一只小小的红贵宾,停在离她三米开外的地方趾高气扬,即刻就大叫了起来。

安浔没理它,徐徐在面包上抹开草莓酱,黏黏的一片血一样红。小狗叫得更凶了,却不知为何不敢再靠近一步,小腿不住跳着万分激动,几声之后宋灵韵不耐烦了:“安濛?安濛你还在磨蹭什么?快点下来吃饭,把宝贝锁到院子里去!”

应着声音楼上又冲下来一个女孩,一样的校服长发,白皙的脸蛋还带着点婴儿肥,下楼伸手就把小贵宾抱在了怀里:“不用锁,宝贝这么乖锁什么锁!”

安濛嘟囔着在餐桌另一头坐下,听见安母的埋怨不开心极了,大大翻了个白眼:“像宝贝这样的狗狗是很有灵性的好么,它不喜欢安浔肯定有它的道理的!谁知道她是不是背地里做了什么坏事,狗狗一般只对坏人才这么凶…诶呦!”

安濛话没说完就被宋灵韵一巴掌拍在后脑勺上,她对这个小女儿显然没有对着大女儿时的客客气气:“说什么呢你,怎么能这么跟姐姐说话?!当初你养狗我就反对,什么时候不好养偏偏赶着你姐要高考了影响她学习!”

安濛气急败坏着反驳,母女俩你来我往之间安浔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在宝贝警惕的目光中,她已是风卷残云又不失优雅的将桌上的吃食扫荡了一遍,最后叉起油光光的培根肉塞进嘴里,桌上的盘子杯子已经全空了。

安濛再次回头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她知道安浔能吃,但是每次看到她这样吃饭还是忍不住要刺激两句:“我去这么多东西你都塞进去了你猪啊你!简直胖不死你…”

“诶呀你快走!快去学校吧迟到了!”宋灵韵忍无可忍推了小女儿往外走,骂了好几句才平复下情绪,回头露出标志性的轻柔笑意:“小浔不当真哈,濛濛就是爱瞎说,没有恶意的。”

“妈妈我知道的,没关系。”安浔擦擦嘴站起来,收腰的小西装搭配着格子短裙,纤腰长腿的哪里看得出一点赘肉?

宋灵韵眸光一个流转,笑容依旧温婉:“今天听说要申报志愿了?”

“嗯,”安浔接过女佣手里的书包到门口换鞋,“上午报志愿,下午自习我请了假,想去滨江大学城见个学姐。”

宋灵韵点点头,对这个沉稳又乖巧的大女儿她一向很放心:“让老杨跟着去,晚上回来妈妈做点好吃的给你补营养。”

安浔应下推门出去,四月流莺的季节,屋外阳光正好,安浔在日光下仰起头来深吸了口气,一偏头,正对上了角落里偷偷望来的那双湿漉漉的小眼睛。

安浔凝视三秒,三秒之后宝贝呜咽一声扭头就跑,喉咙里发出的声音委屈得要命。

害怕了呀~安浔笑了。

——

市郊,位于滨江大学城的临江公安大学里静悄悄的,偶尔走过几个穿着警服的学生,看见不远处树下的漂亮姑娘都忍不住回头瞄上两眼。

安浔拿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

叫人有些昏昏欲睡的午后,主教三楼的一间阶梯教室里学生却是各个精神抖擞,目不转睛望着讲台的方向,目光甚至有些过于灼灼。

讲台上,年轻的讲师在黑板上写下“犯罪起因”几个字,转过身来,纤长的一双凤目在镜片之后透出清清淡淡的光。

“心理异常型罪犯往往有触发其初次犯案的契机,可以是生活的重大变故,是重要人物的离世,也可能仅仅只是因为到了他设定的某个期限。”

话落,学生们纷纷低头记笔记,前排的几个女生忍不住勾唇,真帅啊,好帅好帅!

教室后方座位上某个女生的手机震动起来,她飞快掏出看了一眼,塞回了抽屉里。

公安大学的很多课程因为性质特殊是不能旁听的,这一节犯罪心理学便是其中之一,安浔发过短信之后便自己先在校园里闲逛起来,今天阳光正好,这所安安静静的学校她很喜欢。

同一时刻,沐浴在市郊阳光之下的还有大学城外不远处的一片公共绿地,这附近来来往往的多是学生,两个女生已经在树下站了很久。

“你想去就去吧,不要拉着我…”

“诶呀你怕什么,之前发现新大陆一样嚷着有帅哥的可是你!”

两个女生拉拉扯扯面对的方向,一片树荫半笼着长椅,长椅上坐着一个黑衣黑发的男人,午后光影在他身上留下有些虚幻的印记,他低着头,手里轻轻翻着一份文件。

水泄一般的阳光轻触上那抹沉静的黑,便像是被那暗色全然吸收了一般化了暖意,男人在树下已是坐了有些时候,微长的刘海遮住了眉眼,只能隐隐看清那轻垂的长睫纤末如翼。即便看不太真切,女生也能感觉到那是一个长得极其清隽的男人,只是气质太冷,让人不敢靠近。

犹豫之间,有人走了过去,俯身说了句什么,男人收了文件站起身来。

女生们惋惜的情绪还没来得及表达,随着男人的动作,四周本散漫着的一群人忽然整齐划一的动了,全在那一刻跟上了男人一同绕出了公园小道,她们这才发现今天这里聚集了一批不太常见的诡异男人,各个虎背熊腰凶神恶煞的,再是走出几步,街角的地方竟是又跟上了一批,浩浩荡荡绕过转弯口不见了…

半晌…“你不是要去搭讪么,去啊…”

“咳咳…真是见了鬼了…”

半刻钟后,见了鬼的霍城静静坐在一间小屋里,身后围着义信社的兄弟,对面坐着的男人梳着大背头穿着皮夹克,笑起来满脸横肉挤着五官。

“我当今天是吹了什么风,竟然把义信的当家都吹到了我这小庙里~不过你们再是谁来都没用,那帮杂碎鬼知道去哪儿了,我阿豹只罩自家兄弟,管不到义信的狗!”

义信社出了叛徒。

一周之前,一批义信的成员私下购买了一批致幻剂,为了掩人耳目去了永兴会的码头交易,之后连人带货失踪,那码头正是阿豹的地盘。

霍城坐在沙发上,一袭黑衣身材修长,被身后一群肌肉发达的手下衬着,甚至显得有些身影单薄。阿豹说话间暗自打量对方,看着看着却有些走神,尼玛他还是第一次见男人长成这个样子,那眉眼细的,那皮肤白的,简直比他昨晚压了一夜的小妖精还要好看!义信当家?呵,长着这么一副女人皮相他到底是靠什么御下的?

阿豹的目光猥琐起来,霍城身后有人不爽了,捏得拳头格格作响,下一刻却是那淡漠眉眼一瞬轻抬望上来,直直看入了阿豹的眼。

那一眼很深很冷,看得阿豹一瞬打了个寒颤,下一刻霍城开了口,声音清清淡淡的:“那你是打定了主意否认了?”

那声音很轻,除了有些冷根本听不出什么威慑力,阿豹愣了一刻,因着方才的寒颤恼羞成怒:“不错!老子就是否认了怎么地?!你***在老子的地盘还想干什么?!”

阿豹大掌一拍,震得桌上水果晃三晃,霍城从花花绿绿的瓜果上抬眼,忽然笑了:“既然谈崩了,当然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他笑声刚落就动了,身影一晃之间已是瞬移了方位!阿豹算是反应快的,在一眼望见那淡漠黑瞳里聚起锐利的那一霎已是大喝一声后退拔枪,只是那还不够快,两方火拼谁开枪前不犹豫一秒,一秒之间却是寒光闪现鲜血迸射,一人惨叫倒地,割开的喉管处涌出大量鲜血!

永兴一方瞬间乱了,义信也乱,尼玛谁想得到爷在别人的地盘说动手就动手事先可没通知过啊!

双方手忙脚乱的拔枪,现场乱作一团之时又是几人应声倒地,一刀命中了咽喉,一手拧断了脖颈,那个满面流血的是怎么回事?居然,居然是被牙签捅破了眼珠子?!尼玛这是黑社会么招招犀利一击毙命这根本就是杀手啊!阿豹惊慌失措胡乱开了几枪一枪未中,下一刻那寒冰一样的墨瞳已是一瞬逼到了眼前!

霍城踹了阿豹一脚,闲闲适适从怀里掏出枪上了膛,身后有人冷笑,尼玛爷最忍不了的就是有人把他当女人歪歪这次你还不死?!黑洞洞的枪口对上,阿豹吓得要命:“要是我死了你就再也找不到那帮手下…”

砰,话音未落,一枪爆头!

枪口硝烟未散,四周已是恢复一片死寂,地上横七竖八倒着永兴会成员的尸体,大门下一刻打开,一脸冷峻的男人快步走了进来:“爷,全灭了。”

嗯,霍城淡应一声,扭头往外走,顾三在身后跟上一步:“失踪的人…”

“已经死了。”前方传来的声音很淡,霍城没有回头,“永兴得到消息之前派人先去码头搜一遍。”他顿了顿,“找密封的箱子,小得一眼看上去装不下五个人的那种。”

“是。”顾三沉声应下,一群人浩浩荡荡离开血染之地。

——

另一头,下课之后三个女生并肩走上街头,名叫张佳的小学姐十分兴奋:“小学妹我跟你说哇,我们那个唐教授简直是简直了,人又帅,年纪又轻,才27岁好么,已经是副教授了,来自星星的你!”

安浔被学姐夸张的语气逗笑了,身边跟着的沐以蓉学姐不悦的皱了皱眉,觉得张佳真是有损她在学妹面前的威严…

沐以蓉和张佳都是公安大学犯罪心理学系大三的学生,安浔同沐以蓉是在心理学论坛上认识的,今天第一次线下见面,本来想好好给小学妹宣传一下她们专业的,结果被张佳这花痴搅得不成样子…

张佳还在激动:“但是小学妹你也不要想得太美好,我们唐教授虽然很完美,但是也很恐怖!作业难,考试难,什么容易?挂科最容易!你造么,我们大一那一年心理学基础课,一共不到两百人,挂了整整一百多啊一百多!所以唐教授又名——百人斩!”

噗,安浔笑出了声,沐以蓉已经忍无可忍,正巧经过一家点心店看出安浔有点兴趣,沐以蓉赶忙把人鼓动进去,人一走就开始训张佳:“你怎么回事啊只会给学妹说这些有的没的,我们学校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我…”张佳被骂的一愣一愣,倒着往后退了一步,不想一下撞到了人,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却是她吓了一跳一回头,竟是一下对上了一双阴冷的眼!

那双眼在晃眼看见张佳身上的警服时闪过一抹慌乱,下一秒慌乱阴冷的男人竟是一下伸手朝腰侧摸去!张佳和沐以蓉都是公安大的,对这个动作格外敏感,沐以蓉几乎瞬时就把张佳一把扯了回来,两人警惕的紧紧盯上了男人的手!那一刻空气中竟像是隐隐飘来一股子血腥味,男人愣了一秒,忽然反应过来自己差点铸成大错!

他惊慌失措的放下手,慌乱着瞥了不远处一辆车窗漆黑的轿车一眼,在周围同伴鄙视的目光中绕过两个女生飞快上了另一辆车。几辆黑色轿车随即发动绝尘而去,留下张佳和沐以蓉愣愣站在街边,均是出了一身冷汗!

那个动作…难道是枪?!

安浔从点心店出来的时候,两人脸色都很不好,问了她们却只是摇头,谁也不愿再提…

是夜,安家大宅,时钟悄然滑过十二点,床上的女孩儿幽幽睁开眼来。

白裙抚过阶梯,无声轻盈,安浔下到厨房,黑暗中轻轻擦亮一簇火光,点燃了小小蛋糕上的蜡烛。

捧着蛋糕,安浔一步一步往回走,午夜的大宅难免阴森,烛火映着的那双眉眼,却是含着最澄净温柔的光。

她轻轻哼起歌来。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欢乐颂,生日歌,此刻却是哼出了幽冷的味道,烛火照亮的前方看着是那样静谧,离开那一小片温暖,被留在身后的黑暗啊,却是黑得,像是能吞噬人心!

安浔终于回到了房间,捧着小蛋糕,她站到了镜子前。

昏暗的火光映出她的脸,那是从未熟悉过的陌生,她看了片刻,微微弯起嘴角笑出来,本是让所有人喜爱的甜美,却是这一刻,绽放了从未有过的诡秘。

烛火在下一刻倏然熄灭,清冷空气中,传来裹着笑意的女声。

生日快乐呀,生日,快乐。

又是一年流莺四月,三年后的生日女主推开新世界大门,从此走上不归路~\(≧▽≦)/~啦啦啦,话说那一段生日歌白哼了哼,不说放缓了轻哼还蛮诡异的,搞得我热血沸腾~



男女主个性都出来啦,字数差不多四章内容了,后面白就用来存稿啦,到时候正式连载会大力通知大家哒,看到觉得喜欢的请收藏,么么哒!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重生之千金媚祸 这个世上没有妖魔鬼怪,比妖魔更无情的永远是人性,比鬼怪更可怖的,永远是人心。*三年前  作者:等白

下载地址:

验证码:123456

×

QQ扫一扫,关注右侧QQ群" 领取[验证码]

会员登录